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狼>白狼续集第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白狼续集第五章

小说:白狼 作者:愤怒的玫瑰 更新时间:2016/3/27 9:07:28

松尾带领的鬼子在筋疲力尽之后,总算走出了大山,他走在队伍的前面,第一个发现了挂在树上的风灯。在这支队伍里,他的身体不是最棒的,但是意志力是最强的。走到这里差不多的士兵都走不动了,他就主动的走在了前面,因为他清楚,如果他先卧倒,这支队伍中就不会再有人站起来,因为大家都疲劳到了极点。

时间已经到了下半夜,十几个小时的奔波,没有吃一口饭,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了。当风灯出现,给松尾的感觉是大照神显灵了,在告诉他们,前面就是山外,他们的苦难结束了,否则在这幽深的大山里,怎么可能出现风灯?随着他的惊叫,整支队伍就像扎了吗啡似的精神起来,因为那亮光就是大照神的眼睛,告诉他们已经走出了地狱,世界上还有比这喜讯更动人的情景么?

这一次松尾没有说一句多余的废话,部队中的每个人的脚步都加快了,此刻生的欲望比任何珠宝都有吸引力,没有人愿意早早地和地狱拉手。

当他们走出丛林,欢呼声刚刚响起,就像烈火遇到了暴雨,刹那间熄灭了,因为他们看见了一幕恐怖到骨子里的画卷。在风灯的映照下,那匹被狼群啃噬得只剩下骨架的战马仿佛是从远古地狱中钻出的骷髅,全身布满了狰狞,只有那对眼睛还突兀的大睁着。按说侵略者是不应该惧怕死尸的,因为他们亲手屠杀的人类就无以计数。活剥人皮,砍头挖心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对他们来说,杀戮已经变成再随便不过的小事了。但是读者不要忘了,此刻的情景和那时候有着本质的不同。当他们屠杀中国人的时候,死亡的是他们一向看不起的贱民,而他们是主宰,是上帝,现在死亡的是他们的坐骑。更主要的是,战马不是被中国人杀死的,是被狼群活剥的,而他们之所以到现在还游荡在天堂和地狱之间,都是拜白狼所赐,就是这只白狼,夺走了武士,弄得他们四面楚歌。眼前这匹战马死状凄惨,而守护他们的士兵踪影全无,几十匹战马不知去向,或许早已经成了狼群的美食。这个白狼简直是鬼魅,又残忍之极,天知道他是不是就隐藏在旁边,正准备进行饱食。如果他们落在白狼的手里,下场或许不会比这匹马更好。

“哇……”一个年轻的鬼子首先呕吐起来,一天没有进食,吐出的东西都是苦水,但是他还是在呕吐不止,看起来不把苦胆吐出来是不会罢休的。

呕吐是会传染的,有一个引头的,自然就有跟随的,随后又有几个鬼子呕吐起来。

松尾皱起了眉头,刚要大骂,突然涌来一阵大风,这风十分奇怪,直接对着风灯吹去,把风灯吹灭了,四周顿时一片漆黑。

仿佛风灯的存在就是标志,风灯灭了,狼嚎的声音开始出现。先是一两声短促的嚎叫,很快变成了一片,给鬼子的感觉是,他们已经掉进了狼群布置的天罗地网,狼群的攻击随时可能发生,当然,指挥这一切的肯定是白狼,刚才的妖风就是他施展的法术,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突然间刮起了大风?

有些事情就怕联想,那样一来假得就变成了真的。鬼子走出丛林,看见被狼群啃噬的战马已经毛骨悚然,战战兢兢,又看见风灯被吹灭,然后四面八方都是狼嚎,没有人知道来了多少狼,没有人知道能不能够挺到天亮,所以心虚胆寒加上对未知的恐惧,理智的堤坝自然就崩溃了。机枪手首先忍不住恐惧,对着叫声的方向射出了一梭子子弹,白色的孤光如闪电一般刺破夜空,叫声立刻停止了。但是当枪声沉寂,狼嚎声又响了起来,这一次不但是机枪手射出了子弹,别的鬼子也同时开枪了,沉寂的大山外像是过年一样热闹,空中像有无数只萤火虫在飞舞。当然这样的情景十分短暂,只要枪声停止,狼叫声就会响起,双方像是在搞声乐比赛。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用不了多久,鬼子的子弹就会用完,松尾明白这是在玩火,当他们的枪里没有了子弹,根本就打不过狼群。于是他大骂了一声“八嘎,”给了机枪手一个耳光。

挨了耳光的机枪手一怔,随后像是疯了似的,端着机枪向前冲去,任凭松尾在后面呼叫,就是不肯停下脚步,看来是真的疯了。原来他刚才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全靠枪声的刺激给自己壮胆,只要枪声停止,恐怖就会像潮水似的涌来,周围就都是狼的眼睛。松尾阻止开枪,最后的一点支撑破灭,他当然要疯了。枪里的子弹很快射完了,可是他仍然抱着机枪向前冲击,但是在漆黑的山坡路上,一个失心的疯子能够跑多远?

四周又静了下来,松尾的部队不敢随便走动,害怕被狼群吃掉,付良臣的义勇军也不敢出击,因为从刚才的枪声里听得出,鬼子的战斗力没有枯竭。但是这样耗着,对鬼子有利,事情明摆着,松尾在等待天亮。付良臣清楚义勇军不能等,他手里又没有真的狼群存在,如果白狼在这里,他自然就多了一份信心。他决定把队伍分成几股,其中的一股主要是骚扰松尾,掩护其余部队偷袭,至于战斗的结果会是如何,只能尽力而为了。因为付良臣没有想到,鬼子的确太顽强,长途跋涉的逃命没有让他们的身体彻底透资,强大的心里攻势也没有让鬼子全部崩溃,那就只能拼真家伙了。

部队刚刚分配完,还没有等到付良臣下命令,让他熟悉的三长一短,尖利的,带有女人哭声般的惨嚎出现了。对于付良臣来讲,这声音就是黄钟大吕,就是救命的音符,顿时凝立不动了,这一次是真的,是他的好兄弟白狼到了。

在远处的山顶上,一只白色的头颅高昂着,虽然付良臣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付良臣可以肯定,那个形象就是白狼,除了白狼,没有任何狼会发出这样动人心魄的叫声。当这叫声刚刚停息,海潮滚动的声音出现了,不同的狼嚎从四面八方响起,那种苍凉而悲郁的恸哭,除了狼的家族,没有任何动物可以发出。在这一刹那,付良臣有了哭嚎的冲动,恨不能投入到狼群里,加入恸哭的狼群中。

松尾在这同一时间也听见了群狼的嚎叫,也看见了那道耀眼的白光,大脑像被掏空似的凝固了,身体中的每一根血管都停止了流淌。怪不得刚才的嚎叫缺少了苍凉般的震撼,现在的他明白了,那是有人在冒名顶替,当时白狼并没有出现,现在的叫声才是狼群发出的恸哭,山顶上白色的神灵才是白狼。他掠走了武士,让他们在原始森林里吃尽了苦头,把几十匹战马葬送掉,还是不肯放过他们,要对他们进行最后的攻击,看来白狼和日本人的仇恨无解了,双方是不死不休的决战。

松尾脸上扭曲的肌肉已经在告诉他,他的忍耐仇恨同样达到了极限,今天一定要做个了断。白狼不死,他这一生就不会有安宁。想着,他抽出了指挥刀,发出了攻击命令。

密集而疯狂的子弹暴雨般的射向了狼嚎的方向,小钢炮划着弧线在远处爆炸了,响声惊天动地,压过了狼嚎声。在枪弹的掩护下,松尾带着部队向对面冲去,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打死白狼,恼怒已经让松尾失去了理智。其实他应该明白,凭他们的一双笨脚,怎么可能追上白狼?尤其在这漆黑的野地里,狼的眼睛是透明的,而他们的眼睛和瞎子差不多。可能有人会问,鬼子没有手电筒?回答是有,但是他敢打开么?那不等于给对手竖起了靶子?

松尾带着的鬼子并没有走多远就被一个物体绊了一下险些摔倒,低头看去像是一个人,他就拧亮了手电筒,当白光照在地上的物体,松尾顿时窒息了,因为这个挡道的物体就是那个得了失心疯的机枪手,不过他的肚子已经被破开,显然他遭到了狼的袭击。就是说,狼群就在他们周围,或许就在对面的草丛里。有个鬼子看见这个情景,掉头就往回跑,嘴里乌拉乌拉的大叫不止,像是遇见了鬼,显然是吓傻了。他的举动产生了爆炸性的影响,本来鬼子中好多人已经心神俱疲,胆战心惊,白狼在他们心里由虚幻变得越来越具体,变得越来越恐怖,现在看见同伴被杀戮,情况凄惨,下一个可能就轮到了自己,这种被杀会出于无形,很可能直到死去你都看不见白狼,这种恐怖是地球毁灭般的惊悸,多数人靠自身的勇力是无法抵抗的,因此看见别人逃跑,本能就会跟随,似乎走晚了一步,白狼就会摄取了他们的魂魄。至于哪里是安全岛根本不知道,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意念:逃,离开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看见这一幕发生,松尾的感觉就是毁灭,因为他清楚,自己没有能力控制部队了,在白狼面前他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因为白狼是神。曾经的精兵良将在神的面前只能成为散兵游勇,战斗力自然就谈不上了,他唯一的选择只能跟随大家一块跑。松尾做梦都不会想到,几乎征服了东北大地,打得东北军一败涂地的强大皇军,居然会败在狼和义勇军的手里,而且是败得不可收拾,连大照神都不能挽救他们,难道这是冥冥天意,是每个侵略者必然遇到的劫难?

付良臣一直在等待最佳时机发动进攻,白狼的出现让他喜极而涕,因为他明白,白狼在义勇军的心目中是神的符号,是胜利的符号,有了白狼的相助,任何侵略者都不会是对手,这对士兵士气的提升是关键的。反之,这个符号对侵略者来说就是要命的音符,是阎王爷手中的生死符,它宣告的是,没有任何侵略者可以蹂躏这片肥沃的土地而不受到惩罚,它发出的信号是正义者之歌,敲响的是侵略者的丧钟。有了白狼这样强大的同盟军,敌人就算武装到了牙齿,虚弱的本质也掩盖不了他们必然失败的命运,那么还等什么,既然侵略者喜欢用邪恶宣告他们的存在,就用邪恶送他们去地狱,那里就是他们反省罪恶的最佳祭台。

付良臣重新进行了部署,以小队为单位,对鬼子进行全面出击。顿时,义勇军的枪声和狼嚎一起,敲响了沉睡的大山,喊杀声如排山倒海般的涌来。

正在玩命逃跑的鬼子本来已经丧魂落魄,这枪声,喊声对他们来说,就是催命的音符,走进坟场的丧钟。一个正在奔跑的鬼子,膝盖像是被抽取了软骨,“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直到子弹射向他的胸膛,他也没有搞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不进行还击。还有两个从日本关东出来的鬼子,平日里凶残成性,经常拿杀人取乐,从来没有把中国人当人看,感觉里他们就应该是屠夫,操有掠夺别人的生杀大权。当他们亲眼目睹了狼群的神武,白狼的无处不在,过去的人生观被彻底颠覆,如大梦初醒一般的认识到这片土地的神奇和可怕。他们从来没有听说侵略者会成为狼群的敌人,没有听说狼群专门和他们作对,这不啻在说明,他们反人类的暴行惹怒了上帝,所以就让白狼做他们的使者,给他们签发走向地狱的通行证,因为阎王爷手里的户口薄都准备好了,就等他们签下自己的名字。

极度的恐惧让这两个鬼子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漫游,所以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脱离大部队,逃向茅草深深的深谷,他们不知道,等待在那里的是狼群。付良臣的义勇军发起冲锋后,狼群就让出了主战场,但是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入流弹不容易进入的死角,专门对付失散的鬼子。当两个鬼子看见十几双碧莹莹的眼睛如鬼火般的罩着他们,立刻惊呆了,不逃跑也不开枪,到像木桩似的直立不动了。或许是作恶太多,心中的罪孽成了绳索,绑定了他们的大脑,让他们的灵动思维休克了。或许是听见了白狼的呼唤:忏悔吧!他们服从了神氏的安排,在最后一刻规规矩矩的伏法了。

几天之后,某个山民从这里走过,看见两个被狼群吃光了身上的肉,只剩下骨架的鬼子,就把这个见闻讲了。鬼子听说之后从此再也不敢进入大山,这里就成了义勇军的避风港,当然,这是后话。

被包围的鬼子眼见四面都是枪声,在松尾的大声呵斥下,背靠树木做负隅顽抗,因为每个鬼子都清楚,他们还债的日子到了,不但是中国人,就是狼群都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年来,强盗般的杀戮,恶魔般的血腥,彻底激怒了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他们不把最后一滴血吐出来,就不可能洗去身上的罪恶。但是鬼子并不甘心,因为天皇告诉过他们,东方的世界是他们的,只要他们的脚步走到那里,那里的主人就是他们,主人杀死奴仆怎么能是犯罪?最可恨的是白狼,他本来是异类,为什么要加入到人类的血腥之中。

“鬼子听着,白狼告诉你们放下武器。”

喊声由付良臣发起,随后很多队员跟着喊起来。付良臣明白,有时候语言产生的烈度高于炸弹,这就是孙子兵法上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攻心为上。

仿佛在证明不是付良臣在假传圣旨,他们的喊声刚落,在空中飘来了白狼那独特的啸声。啸声如山谷幽灵,绵绵不绝,这声音对松尾的鬼子来说就是催命的音符。一个鬼子在颤抖之后,不由自主的扔下了武器,双手抱头趴在地下。

松尾则用惨白的眼睛看着啸声响起的地方,慢慢的掏出王八盒子对准了太阳穴,他知道一切该结束了,他永远不是白狼的对手。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热热的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淌了下来,随后他单腿跪地,身子侧歪,一个栽楞,狗吃屎般的趴在地上,去见大照神了。。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付良臣的义勇军创造了奇迹,消灭了松尾的骑兵小队,但是付良臣明白,如果论功行赏,首功应该是白狼,鬼子之所以在最后时刻失去了战斗力,是被白狼吓破了胆。他命令所有的战士站好了队形,面像东方,一齐呼喊:白狼,好样的。

白狼没有回答,回答的是山谷,是大地。

白狼续集到此结束,感谢关注的《白狼》的战友。2016.3.27日

6

白狼续集第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