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麒麟>第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小说:麒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3/5/22 12:03:33

54

2006年11月20日

赵三不慌不忙的,从楼顶平台走了下来,到了停车场,他把枪扔在奥迪的后车箱里,开车来到南郊的一个都市村庄里,他前几天特意在这儿租了一间房,为的就是之后方便自己躲藏,这个地方,除了他,就只有一个人知道。

他刚刚躺到床上,突然有人敲门,赵三小心的来到门后:“谁?”

“是我,唐玉林。”

55

2006年11月21日

高天宝死后,唐玉林感觉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从赵三的住处出来之后就在附近找了个酒吧,在里泡了一夜,一直到早上四点多的时候,酒吧打烊,他醉醺醺的从酒吧里走了出来。

这会儿,天还没亮,他顺着金水河边的滨河公园晃晃悠悠的找到了一个长椅躺了下来,刚想睡着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大哥,是我,国安。”

他带着几分醉意,大着舌头问道:“国安,你在哪儿呢,你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呢?”

“我在外面,上面特批的,让我出来……”说着说着,杜国安突然哭了起来,“他们让我出来吊孝。”

“吊孝?国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告诉我。”说到这儿唐玉林猛的坐了起来,刚才的醉意好像也醒了几分。

“我,我妈她……”

“杜大妈她怎么了?”

“我妈她,她不在了。”说到这儿,他再一次忍不住哭了起来。

“国安,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先说清楚了,怎么这么突然。”。

“是今天一早看管员通知我的,说昨天晚上警察发现了我妈她老人家的尸体。”

“国安,你不要着急,告诉我你具体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到,见了面儿咱再慢慢说。”

56

2006年11月21日

人民路派出所今天一早抓到了一个入室偷窃伤人的人,审讯中,这个人在无意中交待出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情来。

“前几天有个人花钱雇我,给另外一个人写了封信,让他主动交出来一个叫金麒麟的东西。我知道你们都正在找这个麒麟,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你们能不能对我从轻发落啊?”。

“金麒麟?”民警张子鑫转过身来小声问身边的一个年龄大一些的民警:“方老师,他所说的这个金麒麟会不会是报纸上说的那个什么踏火翔云兽啊?”

“不会这么巧吧?”

张子鑫又回过头来问道:“你所说的金麒麟是不是叫踏火翔云兽啊?”

“对啊,没错,就是这个东西。”

“信是谁让你写的?又是让你写给谁的?”

“说实话,花钱雇我的那个人,我连面儿都没见过,都是他打电话来和我联系的,事成之后,他再把钱汇到我的银行卡上。”

“那人怎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号的?”。

“我平时是个打零工的,也有点儿木工的手艺,有时候也会在路边儿摆个小木牌儿,接个小木器活儿什么的,那个牌牌儿上,都写着我的手机号,人家找我了也方便嘛。我想着,他可能是从这儿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那信又是写给谁的呢?”

“嗯,好像是一个叫唐玉林的。”

57

2006年11月21日

杜国安在屋里坐立不安,烟一根接着一根,地上早已满是烟头了。听到有人敲门,他赶忙上前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的唐玉林,他上去一把把唐玉林抱在怀里,大哭起来。

杜国安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是妈妈一手把他养大,他没有兄弟姐妹,妈妈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他一直都非常孝顺他的妈妈,今天早上一听到她的死讯,他哭的痛不欲生,看管人员得知他妈妈是她唯一的亲人,现在又无故被人杀害,便帮他向领导汇报,最终特批他回家为母亲料理后事。

“大哥,我妈她死的好冤啊,都是我害了她啊。”

“好兄弟,你别哭了,现在最主要的事,是先为老人料理后事儿,其他的以后再说。”

“我妈的尸体现在还不能入土,警察说要先找出了杀人真凶,另外我也不想她就这么入土,我一定要让她看到我为她报了仇,才能让她老人安好好安息。”

唐玉林到洗手间拿了条毛巾,湿了湿水,拧干后,拿到杜国安身边:“来,兄弟,先把脸擦擦,这件事儿,既然我知道了,就一定不会不管的,咱兄弟两个一起为老人家找出那个真凶。”

杜国安把脸擦过之后,强忍泪水:“大哥,我妈她过世之后,您就是我最亲的人了,您对我一直都像亲哥哥似的,现在我脑子里全都乱了,这件事儿,就全靠你了。”

“放心吧,兄弟。”

“我一直联系不上宝哥,他脑子最好,要是他来了,咱弟兄三个一定能想出更好的办法。”

“兄弟,你宝哥他,他也,唉。”

杜国安猛的一惊:“大哥,你说什么?难道宝哥他,也出什么事儿了吗?”

唐玉林心知说漏了话,假装无奈的摇了摇头:“唉,他也被人杀害了,我也是昨天晚上去医院看望她老婆的时候才知道的。”

“这,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啊?为什么会突然间发生这么多的事儿呢?大哥。”

唐玉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杜国安突然喊了一声:“麒麟,一定是那只麒麟。”

“什么啊?”

“大哥,我知道,一定是因为有人想得到那只麒麟,所以才杀了宝哥,我妈应该也是他们杀的,为的是逼我就犯。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只麒麟,就是因为它我才......”话没说完,他又一次泣不成声了。

唐玉林装做想了半天,然后点了点头。

杜国安猛的站起身来:“一定是亮子,我知道一定是他。他这个王八蛋,居然连我妈都不放过。”说着就起身来到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我要跟他拼了,王八蛋,敢杀我妈。”

唐玉林上前一把拉住他,看到他此时的眼珠都已经红了,于是大吼一声:“冷静,国安,你先把刀放下。”

“大哥,您别管我,我一个人去,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国安!你听我的。先把刀放下再说。”唐玉林抓着他的手猛的往桌角一磕,杜国安的手一松,菜刀咣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大哥,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报仇,我要杀了他,我要为我妈报仇。”

唐玉林紧紧的抱着杜国安大喊:“你冷静点儿,国安,你听我说好吗?”

杜国安身体猛的一软,又一次放声的哭了起来。

唐玉林把他扶到床边,让他坐下,然后蹲在他的面前对他说:“国安,你冷静点儿,你好好想想,照眼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根本不能肯定这件事儿就是亮子做的啊。另外,如果真的是他做的,他还会这么傻在那儿等着你去找他报仇吗?他一定安排了很多打手等着你我去找他,咱去了只能是送死,你知道吗?”

杜国安双眼无神,哭着说:“那您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们应该把这件事情再重新归置一下,好好想想,也许这件事儿不是亮子做的呢?如果真的确认就是郭亮做的,我答应你,我陪你去找他算帐,好吧?”

杜国安哭着点了点头,身子从床边滑了下来,直接跪在了地上:“妈,我对不起您啊!是我害了您啊!”

“国安,如果我没猜错,这件事,还是自己人做的,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其实并不算多。你好好想想,除了咱兄弟四个之外,你还有没有把这麒麟的事告诉过其他人?”

“大哥,这会儿我的头好疼,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还想不想为你妈报仇?想的话就好好动脑子想想还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儿?”

杜国安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床头妈妈的照片,咬了咬牙:“好,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好半天,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杜国安一支烟接一支烟的吸,唐玉林坐在他的身边好像也在想着什么。

突然杜国安一拍脑门:“啊,对了,大哥,我想起来了,真的还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是谁,说。”

“我有一个远房的表妹,十来年前,刚从农村来上大学,我妈好心把她收留在我们家住了下来。她对我和我妈都很好,我妈觉得她人好,就有心把我们撮合在一起。有一次,我喝醉了就把我们过去盗墓的事儿包括金麒麟的事儿,全都告诉了她,之后我也挺后悔的,可是看她再也没再提起过这件事,我也就慢慢把这事儿忘了。后来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我跟她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了,我们自然走的也就越走越远了。”

“接下来呢?”

“再然后,他大学毕业找了一份好的工作,我们也就慢慢不联系了。他找着工作之后自然也不在我们家住了,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之后多少年我也没有她的消息。刚才这么一想,在我身边,包括我妈在内都不知道我以前干过盗墓的事儿,所以只有她,只有她知道这件事儿,知道金麒麟的事儿。”

“你什么时候还有个表妹,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林慧。”

58

2006年11月21日

警察刚从荣光小区回来,又接到市民报警,说昨天傍晚见到一男一女,两个满身是血的人进了一家叫“志明诊所”的地方。这正好和荣光小区的目击者描述的那两个人非常相像。接着又有一位出租车司机也证明了这一点,他说,他昨天从嵩山路拉了两个衣服上全是血的人,因为害怕,他当时才没有报警。

几名警察奉命来到了西环附近的志明诊所,在门口叫了半天,也没人开门,从窗口看去,依稀看到里面好像有争斗过的痕迹。警察王军迅速采取行动,一脚把大门踢开,几个人一起冲进了诊所。

诊所的地上多处留有血迹,打开里屋的房门,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经检验,此人已死亡数小时了。调查结果断定,死者正是诊所的主人,唐志明。

59

2006年11月21日

“林慧?你确定她叫这个名字”。

“大哥,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我表妹的名字我还会记错吗?”

“那她是哪所大学毕业的?后来做的什么工作?”

“她好像是师范学院毕业的吧,后来自然是做了老师啊。大哥,您为什么这么紧张,是不是您也觉得她很可疑啊?”

唐玉林闭上双眼,太阳穴高高鼓起,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不止是可疑,你这个表妹,现在已经成了你的嫂子,我的老婆。”

“什么?”

唐玉林这才把自己和林慧的事,大概的告诉了杜国安。

想想,从和林慧相识,一直到结婚,好像所有的事都发生的太过于顺畅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好的。

杜国安听了之后,冷笑一声:“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重的心机,他一定是为了得到那只麒麟才有意潜伏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的,也亏得她能这么多年都不动声色。这个女人的心机真的太深了!”

唐玉林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绑架我妈的人,也很有可能是她,只有她下手,我妈才不会有任何的防备。”

唐玉林又点了点头。

“大哥,你怎么了?”

“我头很疼,兄弟,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杜国安心想,唐玉林这会儿知道自己结婚八年的妻子居然是为了得到金麒麟才有意和自己在一起的,一定受了很重的打击,所以就点了点头:“好吧,大哥,这会儿都中午了,我也饿了,不如我下楼去买点儿饭,回来咱俩好一块儿吃。你自己坐在这儿冷静一会儿,不要乱想了。吃完饭咱俩再好好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唐玉林没有说话,还是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让杜国安离开。

杜国安买完饭回来,开门的时候,好像听到唐玉林在和什么人说话,推门进来,却只看到唐玉林一个人坐在床边。

“大哥,刚才你和谁说话?”

“哦,没什么,有人打我手机,打错电话了。”

杜国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把买来的饭菜一一摆到桌上,叫着唐玉林一起吃饭。

刚吃了几口,唐玉林说身上没烟了,要下楼去买包烟,杜国安还没来急说话,他转身就下楼去了,临出门还交待杜国安,千万不要出门,他马上就会回来。

过了没多久,听见有人敲门,杜国安以为是唐玉林买完烟回来了。

“大哥,您等一下,我这就来。”门一打开,门外站的人不是唐玉林,而是一个女人,仔细一看,正是自己多年不见的表妹,林慧。

“怎么是你?”

林慧一看出开门的人是杜国安,也是一惊:“表,表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杜国安此时气不打一处来,想到面前的女人就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恨不得把她撕成粉碎。可是他转念又想,大哥说了,什么事都要等查清楚了再动手,再加上面前的表妹此时已经是唐玉林的妻子了,事情不能确认的情况下,还是不先不要撕破脸的好。不管怎么样,等唐玉林回来之后再动手也不晚。

杜国安把林慧让进屋来,他越想火越大,几次想要发作,都硬咬着牙压了下去:“表妹,不,应该叫嫂子才对。”

林慧一惊:“你,你都知道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

林慧眉头一皱,显得不安起来,唐玉林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企图了呢?

“没看出来,你心机还挺重的嘛。你处心积虑的和我大哥结婚,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吧?”

林慧冷笑一声:“关你什么事?要你在这儿多嘴?”

看到她不屑的表情,杜国安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关我什么事儿?你说,我妈是不是你害死的?”

林慧听了之后,没有说话,不慌不忙的从桌上拿了一支烟,吸了两口后,拍了拍手:“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个猪脑子也能想的到。”

“你的意思是你承认了?”

“你妈是我绑的,那又如何?”

60

2006年11月21日

林慧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杜国安的住处呢?当然是唐玉林故意安排的了,他故意找理由抽身离开,然后给林慧打了电话约他在杜国安的家见面。而他却一个人打车来到方丽所住的医院。

到了医院,方丽正在桌边倒水。唐玉林赶忙上前把她手中的水壶拿了过来:“弟妹,你怎么起来了?来,我帮你倒水。”

“是林哥啊,您怎么来了?我没事了,我自己倒就可以了,怎么好麻烦您呢?”

“没关系,我来吧。”说着,把水杯里的水倒满了递给方丽。

“谢谢。林哥是来找老高的吧?他不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今天一上午都没有出现。”

“哦,一定是昨天去我那儿喝的太多了,到现在还没有酒还没醒呢,我想过不了一会儿他就会过来了。”

“哦,这样啊,这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他出了什么事儿了呢。打他电话也关机了!”

“对了,弟妹,昨天天宝喝多的时候,跟我说才做了一笔大买卖,我一直问他是什么买卖,心想不知是个什么好门路,我也好凑上一份儿,能多挣点儿外块,可是他还没说清楚就醉的不行了,呵呵。”

“他哪有什么好门路啊。他只不过是为了给我凑看病的钱才不得已这么做的。”

“不得已?”

“是啊,他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和心血写了一本书,被一个老板看中了,非要花钱把他的书买下来,用自己的名字出版。老高的脾气你也知道,他当然不肯了,可是直到知道我得了这个病,需要很多钱来治疗,正巧那个老板又提起了这件事儿,他没有办法才答应了这事儿。这不,前两天他才和人家谈好了,自己费了几年的功夫写成的书,就这么,成了别人的了。要么他最近常常念叨,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呢。”

唐玉林听了大吃一惊:“怎么会是这样?”

61

2006年11月21日

CBD,是郑州新的核心,高楼林立,郭亮此时开着自己才换了没多久的悍马,准备回他刚在这里买下的新房子,他把音乐的声音开到最大,这会儿听着的是他最喜欢的黑豹乐队的第一张专辑,他在的眼中,只有这唯一的一张专辑,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中国摇滚”。也只有拥有窦唯的黑豹,才是真正的黑豹。

“简简单单思维,丰丰富富语言,洋装笑颜饥渴的眼,内心却焦急的,内心却焦急的呼唤……”他正跟着音乐大声唱着的时候,突然前面路口横着冲出一辆汽车,郭亮还没来的急刹车,那辆车就已经撞在了郭亮的车上。

这猛的一撞,郭亮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身边车窗外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他侧身一看,有一支枪正隔着玻璃对着自己的头,拿枪的人头上带着面罩。他刚想去躲,子弹却已经打碎了车窗,穿透了他的脑袋。音乐还在继续,可是再也听不到郭亮的歌声了!

然后开枪的人不紧不慢的钻进了后面的另外一辆汽车,开着车飞驰而去。

车开了很远之后,这人才把车停靠在了路边,把脸上的面罩取了下来,这个人,正是赵三。

62

2006年11月21日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亏了我妈还一直对你这么好?”说着,杜国安猛扑到了林慧身上,把她按倒在地上,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林慧奋力挣扎,可是他的手此时却像铁箍似的卡着她的脖子,让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杜国安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勉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杜国安的胸口,杜国安感觉不对,低头看到她手中拿着的枪,猛的一把抓开了她的手,子弹刚好打在了边上的墙上。

林慧还要再次开枪,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紧跟着进来了十几个警察。

“放下武器,你们被捕了。”。

林慧趁机挣脱开来,把枪丢在地上,双手抱头,趴在了一边。

杜国安对着林慧大吼:“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妈?为什么?为什么?”说着就要再次扑向林慧,两个警察马上上前把他按住。

“我没有杀她,我只是把她绑了起来,并没有……”

杜国安猛的挣脱了警察的控制,猛的扑倒在地,捡起地下的手枪,对着林慧就是几枪:“我要为我妈报仇,你个婊子养的。”

这些动作就发生在一瞬间,等几名警察反应过来,林慧早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林慧的血溅到了一名年龄最小的警察身上,他早已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手不由自主的扣动了扳机,他的枪口正对着杜国安。

这一枪正好打在杜国安的心脏,杜国安应声倒下,他的眼里此时充满了泪水。

63

2006年11月21日

赵三一路开车来到107国道的出市口。

“喂,唐哥,郭亮我已经摆平了,我现在已经到了你说的地方,你在哪儿呢?”。

“我马上就到,你等着我。”。

赵三刚把电话挂掉,车边突然冲出了二十多名警察,团团把车围住。

赵三一看情况不对,心知唐玉林已经把自己出卖了,眼见这么多的警察把车围住,他只好打开车门,走下车来,然后高高举起了双手。

两名警察来到赵三身边正要把他控制住,他突然从腰里抽出一支手枪对着这两名警察连开两枪,紧接着转身就要上车。

就在这一瞬间,一颗子弹正中他的额头,狙击手用对讲机汇报,目标已经击毙。

64

2006年11月24日

一个男人提着一个大皮箱,从广州机场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离开机场不久,就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交通意外,车内包括司机在内,两个人全部当场死亡。

后来,当地的公安确认,其中一位死者正是从郑州逃走的唐玉林,从他的随身的皮箱当中找回了当年失踪的国宝“踏火翔云兽”。

后记1

唐玉林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有心把那只麒麟收为已有,可是苦于没有借口,只好把金麒麟收藏在家中。为了不被别人找到,他还专门自己用水泥做了一个金鱼缸,然后把金麒麟藏在了鱼缸下面。多年后,林慧假意与他恋爱,其实他已经私下调查过,知道了林慧是杜国安的表妹,当时也已经看穿了她的计划,可是他明知是局,却有意将计就计,和林慧结为夫妻。

林慧在结婚后的八年里想尽办法想要得到那只麒麟,都不能得手,没想到二十年后,杜国安因为生意上的事入狱,林慧以为终于等到了动手的最佳时机,就利用这个机会把杜国安的母亲绑架,从而逼着杜国安公布了一个又一个关于金麒麟的事。

之后,林慧又以郭亮之名设计了几场好戏,写信恐吓唐玉林,找人开车撞人,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也正是她想和郭亮做成那笔麒麟的买卖。

唐玉林得知此事,正好顺了他的心意,他看着林慧设计的局,却装作一无所知,正好假借她的手,清除了所有对他自己有威胁的人。

至于赵三,其实早在他头一次接唐玉林去见郭亮的同时,就被唐玉林重金收买了。之后赵三开枪杀高天宝的时候,头一枪先打中了林慧,其实这也都是唐玉林有意的安排,只是他没有想到林慧中枪后并没有死,而只是受了轻伤。

接着,唐玉林查到了林慧把杜国安的母亲藏在了什么地方,让赵三暗中把她杀掉,然后又安排林慧和杜国安见了面,同时又拨通了报警电话。

之后他又安排赵三杀掉了郭亮,最后又向警方出卖了赵三。

后记2

2007年1月1日,河南省博物院举行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最近一段时间,闹的满城风雨的两只汉代祥兽“避水金睛兽”和“踏火翔云兽”于今日正式在馆中进行展出。

据说展出开始的时候,当盖在两只祥兽身上的红布揭开的时候,整个展厅突然放射出两夺目的奇光,一道红色,一道绿色。

4

第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