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一章 废纸上有神秘数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废纸上有神秘数字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6/25 6:17:21

跨过拘留所大门的管教民警柏松一如多年养成的习惯,抬手看了下腕表,这个动作仅仅是个下意识的习惯而不是为了看手表上的时针分针在什么位置,准确的时间在他的脑子里;应该是凌晨六点还差十分!这个下意识的看表动作,证明他具备严谨守时的作风。

按照和対班同事夏建军的电话约定,柏松提前两个小时来替班。

穿过幽静的廊道右转,走进二监区的办公室,眼神疲惫的夏建军从椅子上站起来,结结实实地伸了个懒腰:“柏兄,对不住啊,我怎么请都不来的老岳父,这次招呼都不打就要来,火车这个点到站,我......”

柏松没等他客套完,随手抓起桌上的值班记录说:“洗漱下赶快去吧!带我问候你岳父!”

夏建军离开座椅,柏松正要低头看值班记录,余光感觉夏建军身体移动让出的那组监控视频画面上似乎有东西晃动了一下......

夏建军离开后,出于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和缜密细致的职业习惯,柏松仔细观察刚才那组视频的一组画面,要捕捉被自己余光感觉到的那个小晃动到底是自己眼花了还是确实有问题......

二监区共有并排七个监室九组监控画面,柏松紧盯着的是两组过道里的视频,正常情况下,在这个时间,这两组视频画面里除了森严的铁栅栏和完全静态的通道,应该是犹如真画般的静止!

柏松又看了下自己的手表,此刻不是下意识的动作,而是要牢牢记住自己看表时的准确时间,因为他在视频画面上观察到干净得几乎一尘不染的通道地面上,有一个小纸球样的东西,凭自信的直觉,柏松断定刚才发现的视频画面上的晃动,不是自己眼花,正是这小纸球在监室抛出所致,目前视频画面上,这个小纸球在三号监室的位置,之所以要看表确定精准时间,就是为了如果有必要,可以调看各个监室在这个时间的监控视频,找出这个往外扔纸球的人,柏松的潜意识里觉得在这个时间有人往外扔小纸球,不敢说一定有问题,但是起码不正常,更何况监室只有卫生纸,为什么要往外扔那么一小球卫生纸?

后来发生的事让柏松暗自庆幸,恰巧夏建军岳父对女婿的突然造访,自己才能在这个时间替班,而自己进值班室时,恰巧夏建军是背对着视频画面挡着自己的视界的,而恰巧在关键的时刻夏建军伸懒腰后移动身**置又恰巧让自己感觉到这细微的问题,如果不是这几个“恰巧”的适当巧合,应该不会再有机会发现这个小纸球,因为按照惯例,每天早上当值管教打开铁栅栏门,最先放进监室通道的人是负责收集各监室垃圾的临时工阿姨,所以这些“巧合”但凡有一丝的偏差和错位,或许就不会有我们下面这个故事......

六点二十分,柏松准时打开二监室的铁栅栏门,临时工阿姨带着笤帚跨了进去,按照惯例将新的垃圾袋分别塞进各个监室的窄小铁窗,然后在等各个监室的垃圾由铁门下面的栅栏送出来的时候,遵照柏松的授意,用笤帚将那个小纸球扫出监室区......

小心翼翼展开这个纸球,皱巴巴的卫生纸上上隐隐约约有几个数字,柏松一边仔细辨认,一边用笔一个一个记下辨认出的数字:07523......

已进中年的柏松,调任监管所任职之前曾是一名刑警,对数字的感觉有本能的职业习惯,思维中出现的第一反映就是案件日期,零七年五月二十三号。这个日期是什么意思?这个娄连超为什么在期满出监之前扔出这个数字?柏松凝神思考,手指不经意间又拿起这张皱巴巴的纸,当他的眼神再次移向这张纸时,发现背后还有三个数字;172......

柏松凝眉盯着这个数字,172?什么意思?他将眼神转向娄连超所在的三号监室监控视频,一一过滤所有13个收监人员,答案找到了,172是同监室一个叫唐二宝的监服号码。由此可以断定这个小纸球的出现,一定是娄连超故意为之!但同时三个问号出现在柏松的脑海;一是娄连超为什么要在即将出监的几个小时前用这样的方式向我们传达信息?二是这正反两组数字必定有关联但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三是如果没有先前自己分析的那些巧合而使娄连超传出的纸球根本没被发现,他还会再用其他方式表达吗?

作为拘留所的管教民警,柏松很清楚拘留所环境的特殊性和自己的工作职责,那就是一方面按章管理教育在拘人员,一方面摸排深挖隐藏的破案线索以及尽可能多的掌握与各种犯罪相关联的信息......

柏松习惯地看了下手表,抓起桌上的电话熟练地拨通了市局预审科副科长、外号“黄麻杆”的黄岐山:“对不住啊!黃麻杆......”

“呵呵......你大爷的小柏怂(松),别废话了,我这就过去,给你带早点!”始终改不彻底天津口音的黄岐山看到这个时间点柏松来的电话,肯定是发现了新情况,所以不需要柏松在电话里多说,挂了电话就整衣出发......

黄岐山看见07523这组数字,脸上出现了怪异复杂的表情......

07年5月23号上午十时三十分,本市“慈济堂”中药店门前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桑塔纳”轿车将正在过马路的本市居民施亚平撞倒后逃逸,致使施亚平当场死亡,二十分钟后,肇事逃逸的司机在距离肇事现场二十公里的隍圩镇高架公路上,冲下尚未完工的高架断桥,车毁人亡。据查,死者施亚平,女,40岁,本市人,原本市路政管理处会计。肇事司机唐德林,玉山市塘口村人,现年38岁,无正当职业,长期在青山市经营非法客运。这起交通事故之所以让本与之无关的黄岐山印象深刻,是因为交警部门在事故处理期间,死者施亚平父母坚决不同意交警部门对事故的认定和处理意见,先后多次**市公安局要求以故意杀人罪和雇凶杀人罪立案侦查,市主管领导和公安局领导当时非常重视,但是半年后,终因证据不足,未予立案!

“黃麻杆,你真幸运,要是能在娄连超身上有所突破找到证据,估计能‘捞’条大鱼。”柏松听完黄岐山对‘07523’的简单介绍,高兴地说。

黄岐山‘嘿嘿’冷笑:“别尽想好事,兴许从这件事开始,我黃麻杆就要走背字喽!你知道施亚平父母和家属认定的凶手是谁吗?不光是那个肇事司机,他们认定幕后策划者是施亚平的丈夫李仕安!”

“副市长李仕安?”柏松从黄岐山的神态和表达语气里得出这样既肯定又疑惑的猜想:“那你打算怎么办?我听你的!”柏松这样说是出于对老刑警出身的‘黃麻杆’的尊重。

黄岐山很领情地点点头,然后摸着下巴的胡茬说:“既然撞上了,先接着再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办怎么知道谁是‘妖精’谁是‘唐僧’?”

每天上午九点以后,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便进入例行的拘限到期人员出监工作,黄岐山授意柏松按惯例进行这项工作,让娄连超排在出监人员的最后一个,目的是不让任何出监人员知道娄连超被自己留下了。

忐忑不安却故作镇静的娄连超被带进询问室,一眼看见端坐在审问席上抽烟的黄岐山,心里就立即告诫自己,紧张就是紧张,在‘黃麻杆’面前装镇静就是“瞎子吹灯白费劲”,早知道会把“黃麻杆”招来,自己真不该玩小聪明扔那个纸球,没事给自己找不自在,他娘的怎么就管不住自己喜欢犯贱的毛病呢?

娄连超的这些心理反应所表现出来的眼神和面部表情,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逃过黄岐山的眼睛:“‘娄阿鼠’,咱们算是熟人了,所以你一‘请’我就‘乖乖’来喽!知道你今天能出去,就算是我来松松你,所以你也不要紧张,想抽烟自己拿。”说着话,黄岐山把打火机放在桌上的一盒香烟上,连同香烟往前一推......

三十七八岁的娄连超,外号“娄阿鼠”,无正当固定职业,曾因盗窃、诈骗、酒后滋事多次与公安分局和地方派出所打过交道......

见到香烟,娄连超不客气地上前点上一根,深深吸了一口,意识到自己的位置不对,乖乖地退回到被审座椅上坐下......一根烟抽到手指发烫,黄岐山都没有开口,娄连超明白了,“黃麻杆”这是在告诉自己,他今天有的是时间,千万别想编谎话糊弄他!之所以没有按规定带其他陪审,就是想和自己客客气气好好谈谈,看看自己是否确实掌握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娄连超哈着腰,嬉笑着站起来走上前又点了一根烟回到座位上,谨慎地对黄岐山问:“黄警官,纸条是我用大拇指甲刮地上的脏灰写的。”

见娄连超开口了,黄岐山习惯地正了正坐姿,开始用正眼看他。

“您知道,我没犯过大事,我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可我就是有点贱,非要给自己找不自在,要不我现在已经躺在家里了。”娄连超狠吸一口烟继续说:“我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们唐二宝和523事件有关系。别的我一概不知!”

黄岐山知道娄连超说的是真话,在了解唐二宝的情况前,故意问了一句:“你怎么看‘523’事件?”

娄连超心里一惊;这个“黃麻杆”真厉害啊,他到底掌握了些什么情况呢?这事要是让外面知道是自己捅出来的,那还有命吗?说不准哪天自己就死于意外了!娄连超心里开始害怕了,他不敢看“黃麻杆”的眼睛,假装闭着眼抽烟享受烟瘾:“‘523’事件我也是在电视新闻里知道的,这死人的事情天天有,火葬场天天冒烟,没一个和我有关系的,‘嘿嘿’我哪来那么多想法?”

“‘娄阿鼠’,本来想和你随便聊聊就让你回家,你看我一不做记录二不带旁人,但是现在你看我该想个什么办法再留你住段日子呢?”黄岐山淡定悠闲地抽了口烟说。

娄连超毕竟是老江湖,他真不着急,但是也不敢直接顶撞,就舔着脸笑笑:“黄警官,我这次是小事,就十五天。”

“那好!我今天也没事,这样吧,我送你回家,中午咱们在市里找个像样的馆子,我请你吃饭,我不能白耽误你时间,得表示下感谢!”黄岐山说着抓起桌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欲起身......

没等黄岐山站起来,娄连超就有反应了:“哎呦我的黄大神探,你这是想干嘛呀,让你送,吃你请的饭我哪有这么大面子呀?我真的什么没什么想法,我又不是警察,**那么多闲心干嘛?我这拘留期刚满,你就跟着我还和我一起吃饭,我在社会上还有饭吃吗?我求求你,就把我当个臭屁给放了吧!”娄连超嘴上求饶,心里在骂;你姥姥的“黄麻杆”,你想害死我呀,你跟我亲近了,将来社会上、圈子里我还怎么混啊,出个屁大的事人家都会怀疑是我向你告的密。

娄连超所谓的社会上或圈子里,看见黄岐山就像看见“瘟神”的确实大有人在,没有谁敢和“瘟神”在公开场合打交道,更别说一起吃饭亲善了。看此刻黄岐山又点了一根烟,眯着眼看着自己,娄连超叹了一口:“你就害我吧,黄大爷!行,那我就说说我对‘523’的看法......”娄连超这回不哈着腰了,大大方方上前点了一根烟:“和你们不一样的是你们认为有可能是故意杀人,而我肯定是故意杀人,但是和你们一样的是都没有过硬的证据,兴许是老天爷开眼,让我在号子里见到唐二宝,唐二宝是肇事司机唐德林的内亲,唐德林死前一个多月吧,这小子偷了唐德林三万块钱就跑不见了,所以我就觉得这小子或许能知道些有用的东西。”娄连超扭头长长吐了一口烟:“我是真不想搅合这件事,为什么?说实话,我也怕呀,你看人家做事的手段,再看看人家那背景,连你们警察都找不到立案的依据,我跟着瞎起劲,不就是‘打灯笼上茅房,找屎(死)呢吗?真他娘的好奇害死猫,那天见到唐二宝进来,我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们这小子和唐德林的关系,几次决定不要给自己惹事不要给自己惹事,可我这心里藏不住事的熊毛病就是改不了,最后还是想出个听由天意的招,偷偷写下两个号码往外一扔,你们不发现,我就永远不再想这事,万一你们发现了,注意力应该在唐二宝身上,当时想出这一招的时候我还挺得意自己有脑子呢,现在看来我脑子里他娘的全是大便。唉......”

黄岐山的手一直反复摆弄着手里的打火机,脑子却专注地听娄连超说的每一句话,见娄连超沮丧地停下了,便问道:“看来你对两个死者的情况都比较了解,可唐德林是青山市的,你们怎么认识的?施亚平死前的情况你知道多少?”见娄连超又犹豫了,黄岐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别瞎捉摸自己吓唬自己玩,挖案子治罪犯是我的工作,保护知情人和证人也是我的工作,我‘黃麻杆’对工作从来都是认真负责的,再说咱们现在不是在谈案子办工作,就是朋友之间闲聊,我可从来没有为了办案坑害过朋友吧!”

有了黄岐山的承若,本来就嘴碎话多的娄连超开始有声有色地把自己知道的,包括猜想和道听一股脑往外吐......

中午时分,黄岐山站起身,伸手捏扁了空烟盒攥在手心:“好了‘娄阿鼠’,谢谢你把这些告诉我,你也该回家了,‘呵呵’,你那圈子再不见你人,一定当你又出事了,要是还发现或听说什么情况,给我打个电话......”

0

第一章 废纸上有神秘数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