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章 三件无法解释的怪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三件无法解释的怪事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6/26 11:02:47

同一天的晚上,通往澄州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奥迪”瞪着刺眼的大灯急速行驶,幽暗的后座上,神情疲倦的李仕安本想利用乘车的空闲打个盹,以便恢复下精神,可是一闭上眼睛,思绪却无法安然。老战友的岳父、**组织部贺部长和自己交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在脑海里一幕幕回映再现,其实不用仔细分析贺部长每句话的意思,单从贺部长对自己礼节上热情和不卑不亢的态度上,凭自己多年官场经营养成的敏锐感觉,这次澄州市长的位置肯定与自己无缘,令他纠结的是问题到底出在哪?一向欣赏夸赞自己的贺部长这次的态度为何如此客套......年进五十、一向心思缜密、处事谨慎的李仕安不免有些沮丧......为了刻意使自己暂且不用冥思苦想那些无法得到准确答案的问题,便在心里说服自己;副市长当了才不到两年,如今便急不可耐地盯上市长的位置,是不是会让领导觉得自己欲壑难填?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导致领导对自己急功近利的行为有所顾忌!好了,不去多想了!他在心里默默告慰自己。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状态下,李仕安感觉车停下了,他微微眯眼便能感觉车已行驶到灯红通明的澄州出口收费站,交完费后汽车缓缓启动时,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取出电话正翻号码,车又停下了,怎么回事?他下意识地抬头,他看见车头前站着一个女人的背影,这个背影在司机按响的喇叭声中向左平行地移开了,当司机放开刹车,车子重新启动的刹那间,李仕安神经质般的尖叫一声:“停车!”同时推开车门冲下车......

受了惊吓,摸不着头脑的司机急忙刹车挂泊车档拉起手闸下车,被高悬的碘钨灯照得如同白昼般偌大的广场上空无一人,李仕安环顾周周绕着自己的汽车走了两圈,将惊恐未定的眼神投向司机,司机站在车门边,眼睛失神般地向着领导无语......

汽车离开收费广场驶向架高在地面之上的细窄匝道,车窗两边漆黑一片,车头前的灯光照射在冰凉的路面和静穆的混凝土护栏上,驾驶技术娴熟的司机此刻双手紧紧把着方向并不是左右转头观望两边的车窗玻璃,手心微微感觉有冷汗沁出......李仕安卷缩在后座右侧的角落里,摸着自己冰凉的额头,心里一阵一阵被阴冷的凉气过滤着,除了和司机同样的费解惶恐以外,那个幽灵般无踪的背影有两样东西深深刺激了他的神经,一样是这个背影穿着过时的乔其纱红底碎花的长袖衬衣,一样是这个背影散乱的短发盘在脑后留下一个短秃的发揪。李仕安之所以发出失常的尖叫,正是这个背影和他07年死亡的前妻施亚平神似......

居住在澄州市高级住宅小区“御澄花苑”连体别墅区的卫生局医政科长尤素菊,得知丈夫李仕安今晚可能回家吃饭,一下班便兴致勃勃驱车前往农贸市场采购新鲜食材......将满满一袋食物装进后车厢后,拿起电话,拨通了海源国贸总经理耿学中的电话:“学中,你大哥今晚回来,晚上你也来吃饭吧,正好听听你大哥去省城的情况。”然后换一种**的语气,压低嗓门说:“没事你早点过来!”

电话里耿学中一本正经地回答:“好的,本来我就要来找你,这样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挂了电话的尤素菊觉得有点奇怪,耿学中跟自己从来都是嘻嘻哈哈的,就是和自己商量正事也没有今天这样的口气,今天这是怎么了?

停好车,耿学中阴着脸按响门铃,门后传出尤素菊有些夸张的嗓门:“谁......谁啊?”

耿学中不耐烦地又按了下门铃,心里说;怎么了这都是,怎么哪哪都觉得不正常呢,你鬼喊鬼叫个啥,谁啊谁呀的,门边不是有门廊的监控视频吗?自己不会看看?

还不开门?耿学中没好气地冲着门大喊一声:“是我!还能有谁?”

大门开了,尤素菊惊慌失色的探出头,确定是耿学中,她一把将耿学中拉进门:“快进来快进来,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耿学中转身推上门,将手包远远地扔进客厅的沙发,正准备换鞋,想不到尤素菊还拉着自己的胳膊,脸色怪异,嘴唇颤抖......那副神情让耿学中觉得好笑。

“你怎么啦?素菊,这么大年纪了,不至于急成这样吧!我大哥饿着你了?”耿学中一边牵着尤素菊往客厅移一边用习惯性的风格开起玩笑。

在沙发上坐下后,尤素菊还是拉着他也坐下,并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着耿学中,在耿学中的再三催问下,她才惊魂未定地用手指指大门,战战兢兢地说:“我在厨房捡菜,听到外面好像有动静,走出来一看,一个女人嘴里嘀嘀咕咕,好像说是走错门了,等我回过神来,就听见她正走出门随手帮我把门“嘭”地一声关上了,吓死我了!”尤素菊不停撸着自己的胸口。

“就把你吓成这样?回家也不记得关门,整天丢三落四的!”耿学中埋怨道。

“我记得很清楚,我关上门的,关键是那个女人出门时的背影,太像......太像......”尤素菊又开始颤抖,不住地往耿学中身上拱......

耿学中似乎预感到尤素菊惊恐的原因了,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拉开瑟瑟发抖的尤素菊,狠狠拍了她两下巴掌:“别怕别怕!你是说像施亚平?”

挨了两巴掌的尤素菊总算是稍稍镇静了些,目光呆滞地点点头:“衣服和发型都一模一样。”

“真是他妈的活见鬼,我还就不信邪,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嘛!”耿学中怒气冲冲地吼道,但是随即就若有所思地小声说:“今天一早我也遇到一件特别想不通的事,真他妈的想不通,正想今天晚上来告诉你,没想到你也遇到这一出,这就更奇怪了!算了,这样的事不能多想,越想越有鬼,本来没事,都是自己脑子里想出来的事。”

游素兰可怜巴巴地问:“遇到这样可怕的事怎么能不想?”

耿学中皱紧眉头把尤素菊揽进怀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控制自己不要去瞎想,否则会把自己弄出和施亚平一样的神经病。”

趴在耿学中怀里,抚摸着耿学中的胸部,尤素菊的脑子里法强制自己不去想刚才的事,可是她克制不住自己性格上弱点,忍不住还是要打听:“学中,你早上遇到什么怪事了,告诉我!”

耿学中太了解怀里这个善于在床上达到目的女人了,此刻要是自己不按她的要求做,她会变着法子一招一招逼你就范,尽管自己很不想说,眼下也不没兴致和她做男女之事,但是自己多年来已经习惯对她言听计从......

“我大哥和施亚平结婚的时候,由于是农村出来的,家里兄弟姐妹多,经济条件很差,所以结婚的家当全是施亚平置办的,我当时刚进城做临时工,也没什么钱,听大哥说施亚平喜欢自己做衣服,还自己置办了缝纫机,就花几块钱买了一把‘蝴蝶牌’裁缝剪刀作为礼物送给他们,可是今天早上,我的书桌上莫名其妙地放着一把同样的裁缝剪刀,开始我还以为我那乡下老婆随意放那的,就随口骂老婆东西瞎摆乱放,可是我老婆说自己从来没买过也没用过这样的剪刀,还以为是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旧得生锈掉漆的大剪刀,我才想起施亚平有过这样的剪刀,今天一整天我一直不自觉地琢磨这件叫人怎么也想不通的事......”说到这,耿学中愣了一会儿对尤素菊说:“走,上保安那里看看你家门前的治安探头,看看吓着你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人!”

保安见到尤素菊和耿学中,远远的就热情敬礼打招呼,说明意图后,保安积极地带着他两去监控室回放治安监控视频,怪异的是一连来回放了几遍,都没有在尤素菊家门前发现任何人影,耿学中疑虑地问保安:“会不会是那个时间段正好监控出什么问题?”保安很肯定地摇头,指着视频上不断闪现的时间数字说:“你看,视频上都有时间显示,一秒都没有断过。”

尤素菊和耿学中无奈地面面相觑,眼神里不仅是无奈和失望......

本以为到家后迎接自己的肯定是一桌丰盛的晚餐,死党兄弟耿学中肯定已经备好酒杯在等候自己,尚未从疑惑和恐惧之中解脱出来的李仕安在心里安慰自己;自己应该算是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更本没必要因为自己想不通或解释不了一些怪异现象就相信迷信,暂时放弃一切不科学的想法,调整好心态,回去好好喝几杯,没准睡一觉就一切如初了......

李仕安的愿望是好的,想法也是积极科学的,自己调节情绪的能力也是超强的,然而客观现实却不迎合他的意愿......走进家门,不是丰盛的晚宴和美酒,而是灯光下老婆和兄弟像两尊枯黄无神的“泥菩萨”呆呆地并排坐在一起......相互交流后,李仕安也变成了这样的“泥菩萨”,“三尊泥菩萨”彼此无语直到天边放出亮光......

0

第二章 三件无法解释的怪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