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章 接触知情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接触知情人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6/28 23:03:26

端着一杯老浓茶,便在挂衣架上翻自己外套要掏香烟的黄岐山发现茶几上放着两盒“黑芙蓉”,“嘿嘿”一笑对灿霓说:“买这么贵的烟拍马屁啊?”随手打开一包,抽出一支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没有点上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施小蕾:“刚才好像听你说有唐德林故意肇事杀人的证据?”

施小蕾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给黄岐山点上烟:“事故发生后,交警调取了‘慈济堂’药店门前道路的监控,唐德林不是在行驶过程中意外肇事的,而是一直将车停在离药店不远的慢车道上,等我姑妈走出店门,汽车才启动直接冲着我姑妈撞上去,停车的位置可以很清楚观察药店和门口马路上的情况,再说当时是下午一点三十左右,马路上并不拥挤。”

“我好像当时也听说这个情况,可是仅凭这点不能完全否定意外肇事的性质,原则上说,公安机关不予立案的决定起码不是错误的,根据猜想和推论或可能便投入力量调查事故范围以外的人也是违法的......”黄岐山之所以明确告诉施小蕾这样的结论,是不想和她在这些动摇不了事件本质的问题上浪费时间,他要按照自己的思路了解情况:“哎姑娘,你知道一个叫娄连超的人吗?外号叫‘娄阿鼠’。”

“‘娄阿鼠’我知道,这个人是社会上的混混,以前跟耿学中做过事,好像是尤素菊的前夫介绍给耿学中认识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我也没见过这个人,施小畏和施宏伟应该对这个人知道得多一些......”施小蕾努力搜寻着记忆里的一些事情:“记得大概在施小畏还不满二十岁的那段时间,耿学中经常带着小畏和宏伟出去吃喝玩乐,我就是那时常听到他两提到‘娄阿鼠’这个名字的。”

“耿学中这个人你了解吗?”黄岐山想要了解耿学中和李仕安尤素菊之间真实的关系细节,但是他不能直接这样问,这样问会给施小蕾造成自己怀疑李仕安和尤素菊的错觉,在目前的情况下,一定不能让外界知道自己对这个事故感兴趣,那样的话,结果肯定会很糟糕。

说道耿学中,施小蕾因为比较了解,所以不用思索:“他是李仕安农村老家的一个远亲,属于发小之类的关系,李仕安从部队转业后,他就一直跟着李仕安,两人的关系可以用亲密无间来形容,小畏出生后,李仕安经常出差,由于我姑妈的身体不好,所以他对小畏的照顾最多也最上心,后来李仕安当了澄州市规划局副局长,两千年的时候,耿学中就自己办了一个商贸公司,就是现在的‘海源国贸’。”

“呵呵......我随便问问,这个人能量蛮大的,前几天我还听同事提起过他。”黄岐山引导施小蕾继续往下说。

“靠着李仕安,能量能不大吗?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我看就是忠心,对李仕安忠心,也很聪明很勤快,对所有李仕安的亲戚朋友都很热情,也为这些亲戚朋友办了不少事,只要找他,几乎是有求必应,所以人缘很好,在李仕安和尤素菊结婚后,我们兄妹就和尤素菊没有来往了,但是和耿学中还继续有联系。”说到这,施小蕾不好意思地笑笑:“黄伯伯,说到耿学中,我现在真有些害怕他!”

黄岐山心里一惊,连忙问:“为什么怕他?他不是很热情的一个人吗?”

“就是因为一直认为他很随和很热情,所以才觉得他可怕!”施小蕾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直地看了看身边的灿霓后,怯怯地说:“昨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里是一个阴雨的星期天,我去帮爷爷奶奶打扫屋子,快干完活的时候,我爷爷对我说;‘先别走了小蕾,你姑妈回来了,你陪姑妈说说话,然后就在爷爷这吃饭,爷爷这就出去买菜。’我看着爷爷走出屋子,我姑妈就进门了,一进门就将我拉进我刚打扫干净的卧室对我说;‘蕾蕾,耿学中在山神庙背了一个孤零女子就要下山了,突然下山的路崩塌了,你给他们送个梯子去吧!跳下来会摔死的。’说完后我姑妈就放开我,旁若无人般地走了,人不见了,可是她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响;‘学中,下来吧!别跳,下来吧!别跳......嫂子原谅你!肯定会原谅你!’梦里我姑妈进门是倒着走的,出门时正着走,所以我没始终没看见她的脸,只看见她熟悉的背影和胡乱揪在脑后的头发......”

说到这,施小蕾才发现灿霓显得恐惧的脸色和仅仅握着自己的手有些发凉,她歉意地说:“灿霓,对不起!吓着你了!”随后对黄岐山也歉意地笑笑:“对不起!黄伯伯,不该跟你说这些,浪费你时间!”

黄岐山听得很专注,以至于施小蕾跟自己打招呼他才在专注的思考中摆脱出来,他无暇客套,直接就问:“姑娘,你觉梦里你姑妈说的那个被耿学中背了的孤零女子是谁?”

“哎呀爸!”灿霓由于父亲冷峻的脸色和审问似的语气问这样恐怖的问题,本来就胆小的她此刻更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所以才赶紧埋怨父亲。

黄岐山接住女儿伸过来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搂着她:“不怕,这没什么好怕的,小蕾姑妈又不是恶魔,我们都是坦荡之人,不用怕,要不你去房间陪你妈和孩子。

灿霓本以为一向缜密内敛的父亲不会对施小蕾的一个梦感兴趣,没想到父亲这么认真,觉得蹊跷又觉得父亲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于是就挺了挺胸,鼓励施小蕾:“小蕾,你就说吧,这么想的就怎么说,我不害怕!”

见灿霓这一系列惊吓的样子和现在故作胆大的样子,施小蕾抿着嘴笑笑,拿起暖瓶给黄岐山杯子里倒满水说:“我不用猜,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是这样想的,这个孤零女子是尤素菊。”

黄岐山轻声“哦”了一下,喝了口水:“这么说尤素菊和耿学中早就认识了?”

“是的,李仕安到部队当兵,耿学中就进城在新中大机械厂食堂做临时工,就是在那段时间认识的尤素菊,那时不叫尤素菊,叫尤跟弟,尤素菊是耿学中托人帮她考上护校后她自己改的名字。”女人说女人,有一种天生的嗜好,尤其是揭短兜底更是积极起劲,施小蕾这个教语文的老是也无法超脱:“尤素菊家是澄州郊区的菜农,每天给耿学中他们厂的食堂送菜,一来二去,就和耿学中好上了,那时的耿学中可不像现在这样有身份,为了拍尤素菊父母的马屁,每天下了班就和尤素菊一起挑菜到农贸市场去卖,后来澄州周围郊区的土地被征用了,尤素菊不愿意到纺织厂当临时工招城里人白眼,耿学中就千方百计找人托关系,最后是找了李仕安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乡战友的老丈人才把尤素菊弄进卫校读了两年中专,据说这个战友的老丈人后来到了**做了大干部。”

施小蕾停下喝口水的功夫,黄岐山起身打开家门,因为客厅里的烟味太重了,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抽了半盒烟了,坐下后,根本不用自己开口催,施小蕾便继续说:“耿学中费了这么大劲也没能被尤素菊和她父母看上,尤素菊有个弟弟叫尤明宝,因为盗窃被劳教两年释放后找不到工作,耿学中没能帮上忙,后来尤素菊就嫁给了她的前夫卢大勇,当时卢大勇的父亲是澄州第三棉织厂的生产科长,尤明宝的工作就是他给解决的。唉......他们之间的关系太复杂太叫人难以启齿。”

施小蕾就这样结束刚刚牵扯出来的尤素菊,黄岐山始料不及,施小蕾不懂她这“难以启齿”恰恰是黄岐山认为最重要的部分。

“在我这里没有难以启齿的事情,你忘了黄伯伯是做什么的啦?当然,我们只是聊天,不是办案,你不想说,那就不说,其实你不说,我也能才猜出你的意思是他们之间的男女关系比较复杂,但是男女之间的事,没有根据我们最好不要在背后议论,那样不地道!”

黄岐山的话刚完,施小蕾就急了,生怕被黄伯伯误解自己属于他说的那种不地道的人:“嗨!黄伯伯,好多事不用我们去无端猜测,事实不都在那摆着呢吗?耿学中介绍尤素菊夫妻认识了李仕安,从此成了李家的常客,没多久,尤素菊的弟弟夫妻两也通过耿学中搭上李仕安也成了李家的常客,按理说几家人正常交往无可非议,但是不正常的是每天往李家跑的都是这两个女人,尤素菊和她弟媳,理由都是因为我姑妈有神经病,她们去帮助照顾正准备高考的施小畏,我姑妈被撞死后,事情就更加奇妙了,这两个女人同时和自己的老公分居闹离婚,白天忙着闹离婚,晚上比着劲上李仕安家去,她们每天晚上到李仕安家去都发生些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施小畏知道,他看得清楚,正是施小畏不愿意再看到这些,所以才搬到外公那去住的,那段时间李仕安确实是焦头烂额,据说那个叫“娄阿鼠”的家伙还在路上拦过李仕安,帮尤素菊的前夫警告过李仕安,因为她前夫不答应离婚,闹了小半年,两个女人都如愿地离了婚,可是尤素菊成了副市长夫人,她弟媳随即买了一套一百五十万的高级公寓便也消停了......黄伯伯,你觉得这些事正常吗?里面没有问题吗?

黄岐山长长吐了一口烟,和蔼地对施小蕾说:“姑娘,这些话到你黄伯伯这为止,我们不能因为这些现象就妄作推论,因为我们的推论不仅于事无补,还会给别人造成伤害给自己带来麻烦,黄伯伯的话你一定要记住,‘是疖子总要出脓’!”

到了今天谈话概要结束的时候了,黄岐山想安慰安慰施小蕾:“姑娘,施宏伟的事我能帮你,但不是把他放出来,我看过他的案卷,他可不是第一次了,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沾上这些东西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清楚,我帮你好好教育教育他,想办法让他出来后能彻底断了吸粉的念想,黄伯伯认为这样才是帮了你的大忙,你说呢?”

施小蕾非常感激地点点头:“谢谢你黄伯伯,我替宏伟的父母谢谢你!要是真能这样,就有劳黄伯伯费心了!”随后她歉意地表示:“你难得有空闲,本来可以好好陪外孙的,都被我搅了,真不好意思!对不起!”

送走了施小蕾,灿霓回到家看见父亲还在沙发上抽烟想事,想开口问,还是忍住了,父亲此刻的神情和姿势她再熟悉不过了,每次遇到难办的案子时他就这样......

0

第五章 接触知情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