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八章 老预审闻到味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老预审闻到味了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 16:52:38

自从尤明宝怒气冲冲离开办公室后,尤素菊的心情可说是五味杂陈,一方面尤明宝的态度和那些过分的话让她恶气难消,另一方面尤明宝遇到的离奇车祸又使他陷入了恐惧和不安,这样的心情下,脑子里又无法自制地冒出那些本来已经渐渐淡忘的往事,这些往事里很多的细节她自知是荒唐和不耻的,自然也是无法为人所知的,只能打包深藏在自己的心头,原先她自信随着时光的流逝,过去所有为了达到目的所做出或付出的一切都会因为今天的辉煌而统统如烟而散,然而此刻,她不那么自信了,不仅如此,她甚至替自己觉得委屈和不平,自己半辈子绞尽脑汁、倾尽代价在众多男人中间施展魅力,到头来却不能有一个男人为她遮挡、为她解忧......同时她也在问自己,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成为她真正需要的男人而不仅仅是她的利用对象呢?答案是没有!她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在心里感慨;欲望是没有句号的......。她想到了耿学中,如果说还能有她在乎的男人,那耿学中算一个,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喜欢他,而是自己半辈子都和这个男人利益交融,自己的过去所有的经历,包括那些荒唐不耻的细节只能和这个男人共享,那么在强烈需求倾诉、交流、排遣的时候,想到这个人就显得很自然了!为了能让自己的心情尽快轻松好转些,她需要交流需要沟通......

“学中,还子啊广州吗?什么时候回来?”为了不再给自己找不痛快,此刻她表现出很自信的那套能令男人心摇魂颤的柔美音调。

以往每每遇到她这样的‘魅攻’,耿学中都是装出很受用样的反应,因为无意或者没必要伤她的自尊,毕竟这个女人的身体多少还能刺激下自己的**。然而此刻电话里的耿学中似乎情商性商全都归了零:“办完事就回去,有事吗?”

凭女人的直觉和对耿学中的深刻了解,尤素菊确定他此刻的态度不仅仅是因为唐二宝的事在和自己赌气:“学中,你在宾馆啊,怎么?是不是身边有女人不方便说话?”

“嗯!是的!公司的娴秋,你认识的。”耿学中看着从洗手间出来全裸着的女人淡定地说。

尤素菊语塞了几秒钟,她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自己真是犯贱!知道耿学中心里有气,本来就是想好好哄哄他,把他哄高兴了,自己的注意力也就不会放在那些糟心的事上了,没想到自己的电话那么不和时宜......可是耿学中也太欺负人了,你玩女人我管不着也管不住,可是你起码遮掩一下、哪怕编句谎话来骗我呢?为什么要这样直接这样得意?还告诉我是哪个女人,耿学中你太嚣张了:“哦!是和娴秋啊,你替我带声好,哦对了,你告诉娴秋,我们单位同事最近用的一种日本的护肤品,对色斑暗斑特别有效,等有机会我介绍给她试试!那好,我就不打搅你们的好事了。”

“谢谢!我替娴秋谢谢你!我们的好事不着急,娴秋刚在洗澡,听到你的电话没穿衣服就出来了,看见她的小细腿,我还真羡慕你小腿结识有肉,圆鼓鼓的特别撑得住。要是没什么事,我洗澡去!”耿学中挂了电话,嘴里骂到:“小人得志!”

一向对自己顺服的耿学中今天是吃了豹子胆了?他似乎是忘了我是副市长夫人了吗?他就不怕我在李仕安面前毁他吗?怎么能这样说我的小腿呢?尤素菊彻底被激怒了,她再也不能保持自己刻意‘训练’出的高雅,正想冲电话恶语反击,可是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好像把她的嗓子给扣上了......她竭力要克制自己,可是脑子里非要想象出耿学中和自己脱光衣服的那副德行此刻正在对着娴秋......她再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妒火中烧’,后果就是把手机死劲砸在地上......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好一阵,尤素菊才惊醒般抓起电话:“喂?”

“我卢大勇,你他娘的又在跟谁吊膀子呢?手机一会儿正忙一会儿关机,告诉你啊,女儿给我来电话了,今天我去接她,她说她想爷爷奶奶了,今天就不去你那了。”

“不行!什么想不想的?想什么想?孙女长这么大,读书上学他们出过多少钱呐,告诉你,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你们任何人私下去接我女儿。我说不行就不行!”尤素菊抓着卢大勇出气。

“尤跟弟,你他娘又被哪个男人刺激了脑子了?什么事都和钱放一块想,女儿来我这住一天这么啦?看看爷爷奶奶这么啦?犯法呀?我不和多啰嗦,今天要是接不到女儿,别怪老子上你家门!”

今天是怎么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尤素菊抓着“嘀嘀”发出短音的话筒有点想哭......

尤素菊毕竟不是简单女人,在经过一阵冷静的分析思考后,情绪渐渐平静了,今天三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可以证明自己平时完全疏忽了在他们面前的形象塑造,自己之所以疏于重视他们,正是因为自己觉得他们都是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而且再怎么闹怎么吵都不会出卖自己的人,自己应该好好的花精力花代价去笼络他们,在自己眼里,这几个男人虽然称不上‘干才’,可自己不就是一个‘干才’吗?要那么多‘干才’相互挤兑呀!‘庸才’有‘庸才’的好处,听话、忠心,自己身边不正是缺这样的‘庸才’吗?否则自己再有心智再有才华,不见得样样事必躬亲吧,那我这个副市长夫人的格调风格怎么体现?再说了,自己毕竟是个女人,能做的事毕竟有限......想明白这些道理,心情好多了,在抽屉里拿出一个新手机,在地上取出电话卡装上,给今天都骂过自己、和自己闹不痛快的三个男人一人发了一条短信......

学中,今天是我不好,请原谅!等你回来......

明宝,今天是姐不好,请原谅!晚饭我给爸送,我把汽车钥匙放在医院,你要用就去医院取,我用局里的车对付几天。

大勇,对不起!今天我心情不好才对你说那些不讲理的话,请你原谅我!替我问候你爸妈,我给你卡上打了三千块钱,你帮我给父母买点营养品。谢谢!

由于心神不宁而显得百般无聊的陆海空,手里抓着电话在街上闲逛,时不时看看自己手里的手机......八点刚过,手机铃声终于响了,一看正是唐二宝的号码,陆海空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大哥,你找我?”

“兄弟,九点整在我下午洗澡的浴场门口等我,包你两个小时车,两百块钱!”电话里传出唐二宝牛气哄哄的声音。

海空急忙应着:“好好的,大哥,我一定提前五分钟到,我这就给车加油,完了就去那候着你!”

几乎是与此同时,正在广州机场候机楼餐厅用餐的耿学中听见包里手机响,放下餐具,在娴秋手里接过手机看了下号码,微微一笑:“呵呵兄弟,什么事啊这么晚还不闲着,在哪活络筋骨呢?”

“活络个屁,组织临检查酒驾,一直忙到现在,问你个事;那个尤明宝怎么回事,不就是个交通事故吗?没死人没伤人的,瞎牛逼什么呀?屁大的事也去局里活动,丢不丢人啊?好像公安局是他们家似的。”交警队的吴大队长对着电话埋怨道。

耿学中感觉到对方的怨气:“你哪来这么大邪火呀?这点屁事我连你都不找我还上市局去找领导,你把哥哥我当小人啦!上午我给你电话是怎么说的?我是不是叫你别过问这些破事?”对方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通撒气令耿学中心生不快,因为圈子里都知道,尤家姐弟两有什么事都是自己出面,那现在吴大队长的话不就明摆着属于‘指桑骂槐’吗!

“不找市局那‘黃麻杆’怎么会来过问,而且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直接找当事民警了解事故的具体情况。”吴大队长余怒未消。

“黃麻杆”的名字让耿学中心里惊了一下:“不对呀吴兄,要过问也应该是主管交巡警的副局长或者你们支队领导呀,怎么都不会和‘黃麻杆’沾上边呀!”耿学中脑子有点乱。

“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啊耿大老伴!?管好姓尤的那一窝子,别张狂到天上去,小心把天捅破了,把你我兄弟都连累喽!”吴大队长说完后,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耿学中贴着耳朵的电话久久没有放下,表情尴尬僵硬,联想到最近一连串的怪异之事,尤其是今天“黃麻杆”的出现,心里不由打了个冷颤,一向注重细节、感觉灵敏的他预感到危险正迈着幽灵般无声的步伐向自己靠近,要是让“黃麻杆”嗅出味来,那自己的生活将时刻处于恐慌之中,说不定哪一天,自己的生命就可能被画上句号,这简直太可怕了!不,耿学中暗想,此刻不能慌,首先要做的是了解危险是否真的存在,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自己应该趁早想方设法停止危险的脚步或者让危险的脚步转向别冲着自己来......

从对面娴秋的表情上,耿学中感觉到自己失态了,他勉强挤出笑容说:“秋秋,到了澄州我不能送你回去了,你在机场自己打个车回去,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咱们明天下午公司见。

娴秋恬静乖巧地点点头,虽然眼睛里有疑问有担忧,但是一句没有多问......

耿学中完全能够理解吴大队长话里的意思,因为他完全能够想象尤明宝在交警队时的骄横张扬的样子,摇头叹了一口气,拨通了尤素菊的电话:“你听着,我三小时后到澄州,你到机场接我,见面细说!”当电话那头尤素菊哈欠着表示睡着了起不来时,耿学中不禁怒火中烧,但是当着娴秋不便发作,便没好气地说:“睡睡睡,你就不怕哪天给你换个地方睡觉?”

0

第八章 老预审闻到味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