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九章 高速公路上的鬼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高速公路上的鬼火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3 0:24:40

接上唐二宝和他的几个赌友,得知是送他们去金港镇的一个地下赌局,海空知道规矩,一句也不多问,一声也不吭地按照他们所指的路线,在弯曲坎坷的乡村土路上谨慎行驶......

到了一个像是农村晒谷场的水泥地上,被在此候着的人吩咐停车,那人给了海空两百块钱说:“不许开车灯,就在这等着。”随后就领着车上的一行人钻进黑乎乎的农民住宅区没了踪影......

等了大约两个小时,唐二宝不知从哪冒出来出现在车身旁,拉开车门对陆海空说:“走,回去!”

“大哥,就你一个人啊,你那些兄弟呢?”陆海空多了一句嘴。

“你哪那么多废话呀?我叫你走就走,管那些个混蛋干嘛?”唐二宝恶声恶气地说。等海空将车开到大路上,他才长叹一口气说:“兄弟!大哥恐怕要躲几天喽......”

海空谨慎地问:“大哥,全输啦?够背的呀!”

“唉......不光全输了,还欠了一万的‘水’钱(赌局的高利贷),妈的,庄家点背的时候,我完全可以翻本的,可是没一个肯借给我钱,叫老子干看着他们大把大把地赢,这他妈叫什么兄弟?”唐二宝义愤填膺。

海空不能再多问详细了,凭唐二宝此刻的心情,一定不会给自己好颜色,但是不问怎么能知道他心里的打算呢?海空想了一会儿便开口:“大哥,愿赌服输!这样,兄弟请你宵夜,陪你喝酒,不高兴的事咱让它往后顺顺,慢慢再想,”自己话说完了,半天没见有反应,海空扭头看了看,只见唐二宝紧锁双眉在盘算着什么......

“好兄弟,你的请大哥我应了,不过你放心!大哥有的是钱。”唐二宝象是经过深思熟虑拿定主意了,脸上顿时上了神采,说话的口气也轻松多了:“一万块钱算什么呀,等我的事办成了,一百万都不算多。”

陆海空明白了,刚才唐二宝是为了一万块钱的赌债在发愁想辙呢,自己迫切想知道的是他要办成的事是什么事,但是不能直接问,关系没到那一步,一会儿敬他多喝两杯试试能不能让他有所透露......

出了机场,耿学中上了尤素菊的车,尤素菊诧异地问:“就你一个人?那个小骚货呢?”

“我叫你来接我是有重要的事和谈,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不自在的,什么小骚货?谁他妈的是骚货?她是骚货我是什么?你要想找不痛快,我下车。”耿学中现在一听她那唯我独尊的口气就抑制不住心火往上窜。

尤素菊不认识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学中,你怎么啦?你可是从来没这样对待过我啊!我不就是随便一句口头语吗,你至于生这么大气吗?”

“啊行行行了,开车!”耿学中心里及其烦躁,情绪也坏到了极点。

一路无语......上了高速后,耿学中像是自言自语:“刑侦支队的‘黃麻杆’今天去交警队了解尤明宝的交通事故了。”

因为耿学中一直板着脸,和自己一说话就呛呛,所以尤素菊也憋着不理他,好容易等到耿学中开口,她一时不明白什么意思,轻描淡写地应付了一句:“小题大做,吃饱了撑的。”

人要是气愤到了极致,反而发不出火,耿学中此刻的气氛已然是超过了极限,更是发不出火来,他连着冷笑了两声:“‘黃麻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一天吃饱了撑着没事会去管闲事,被他嗅到味道,逮到蛛丝马迹的案子一般都跑不了,他是范寅磊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师傅!”

“那又怎么样?和你我有什么关系?”尤素菊依然笃定地驾着车,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

耿学中彻底按捺不住了,他几近发疯般地转头对这个自以为是得不可理喻的女人咆哮:“他能叫你吃枪子,让你换上新衣服永远睡觉,永远醒不来!”

尤素菊吓得双手颤抖,脚踩刹车将车子的速度慢慢放缓,然后打开右转向,将车驶入紧急停车道停下:“学中,你什么意思?你是存心吓唬我还是故意和我斗气?”

耿学中仰头猛烈地摇晃了几下脑袋,然后伸手按下仪表台上的双跳按钮:“尤素菊,你是不是就觉得你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我耿学中深更半夜的,放着比你年轻比你漂亮素质比你好的女人不陪,跟你在这玩游戏呢?你当我耿学中鼻子发了炎了就爱闻你这股骚味呢?你以为唐德林死了就没人能办你了是吗?我告诉你!要是真让‘黃麻杆’盯上了,你我就死定了!你是不是以为你是副市长太太就没人敢再查你了?我再告诉你,真查出什么来,别说你个小小的副市长太太,你就是联合国秘书长太太都没用!比你聪明百倍千倍的人都栽在‘黃麻杆’手里,我就不明白了,你哪来这比天还大的自信?”

耿学中说出这些难听的话,明确告诉他‘黃麻杆’的厉害,尤素菊才渐渐意识到恐惧,她不敢去想象耿学中描述的那个结果,原先他从来不会去想那样的结果出现,而现在是不敢去想......她低头靠在方向盘上,彻底地从高高的傲慢跌落到楚楚的可怜:“你说我们该怎么办?你认识这个‘黃麻杆’吗?你能让他放弃这个案子吗?”

看见尤素菊这样一幅丧气样,耿学中觉得这才是商量事的态度,他叹了口气,点上一支烟,凝神说:“这个人我不直接认识,认识也没用,他和我们不是一个道上的车,但是他的能耐和做事风格是局里都认可的,范寅磊就和我说过几次。现在的问题要弄清楚他为什么去关心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你以为我是捕风捉影呢?那是因为这起交通事故的当事人是尤明宝,交警队知道尤明宝是你弟弟,要是尤明宝在交警队胡说八道,说出是为了去拘留所接唐二宝才出的事,那唐二宝是什么人?和尤明宝是什么关系,尤明宝为什么要去接他?如果再在唐二宝那下工夫,就可以知道他和唐德林的关系,也就可以从他嘴里知道唐德林和你尤素菊的关系,如果能确认你和唐德林之间的那些事,那问题就来了,唐德林为什么谁都不撞非要撞死李仕安的老婆?为什么肇事后的唐德林会开上那条有明显标记和阻拦物的断头高架而不及时停车呢?为什么李仕安的老婆死了两年不到你就成了李仕安的老婆了呢?我不是警察都能看出这么多问题,何况是警察里的人精‘黃麻杆’呢?”

尤素菊的心里一阵阵发紧发慌,出于下意思的侥幸心里,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说:“唐德林死了,他能查出什么有用的证据来?”

“哼!唐德林肇事的车被人动过手脚,要是盯着这件事查就能查到你我这来。还有,你觉得唐德林心甘情愿帮你去杀人,不会有任何犹豫是吗?你太把自己当女神了,做事前你是不是给了唐德林一笔钱?这件事唐二宝不仅知道,还偷了三万,要是盯着这笔钱查,你能说得清楚为什么要给唐德林那么多钱嘛?你就肯定唐德林做事前不会留下些什么证据要防备你以后翻脸不认帐吗?要是真留下些什么证据证物的话被‘黃麻杆’找到,你还能活命吗?

车内及其微弱的光线下,能看出尤素菊惨白的脸色和呆滞的眼神,突然她神经质般地死劲拉住耿学中的左臂拼命摇晃着发出哀嚎:“学中,我不能死,你帮帮我!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学中......”

“你冷静点!还没到死的时候呢!”看着这个女人此刻的德行,耿学中真的后悔当初认识她、追求她、帮助她,唉......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件事要冷静应对,丝毫不能再有半点疏漏,先要搞清楚‘黃麻杆’到底是不是冲着尤明宝去的,如果不是,万事大吉!如果是,那我们要知道他到底掌握多少真相,用什么手段取证,对这个案子是否有信心!万不得已的时候,必须要李仕安出面活动,让‘黃麻杆’这个老东西提前退休!”耿学中将自己的考虑告诉尤素菊,目的是让她知道真出事了还得靠自己和大哥李仕安,在这件事上千万不能再自以为是。

“那我能做什么?”尤素菊可怜兮兮,但是很诚恳地问。

“你回去赶紧找机会安抚交警队的吴大,今天他给我打电话的意思也是有点后怕担心,一定要稳住他,这是你的强项,满足了他对你的贼心就等于把他和你栓一起了。还有就是警告你弟弟尤明宝,千万不能再乱说乱动,好好在家呆着!”想了一会,耿学中又认真地说:“你弟弟前妻那个小婊子那也要注意,她那也是一个弱点,要是查她房子的来源,哼!不出事也会惹身骚。现在你别吭声,我给唐二宝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谁去找过他,赶紧打发他滚蛋!”

“这么晚了,他会接你电话吗?”尤素菊有意无意地问。

耿学中一边在电话薄里翻找唐二宝的号码,一边说:“不把那几千块钱折腾光他睡不着觉......”

漆黑的高速公路上,尤素菊的汽车孤零零靠在右侧的护栏旁,不停闪跳着的车灯,像鬼火一样若隐若现......

0

第九章 高速公路上的鬼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