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十二章 小警察演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小警察演戏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5 11:42:48

一脸倒霉相的陆海空回到拘押室,蹲坐在地上的唐二宝立即起身问:“怎么样?他们怎么处置你?”

唐二宝站起来,海空却垂头坐下了,丧气地说“车子暂扣、罚款、写检查、留记录。”说着把还留有黑色油墨的手掌伸给唐二宝看。

看着海空这副沮丧可怜的样子,唐二宝心生懊悔:“对不起啊兄弟,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带着你到那种地方去。”唐二宝已然没有了做大哥的感觉,表达中再也不自称大哥了。

“没事大哥,我没参赌,最多就是罚款的事,我是为你担心!我在询问室里听那几个警察说你是累犯,刚因为赌博被处理没几天,这回肯定是劳教。”海空抬头看着唐二宝说。

海空就是不说,唐二宝也知道自己这次对自己的处罚起码要比拘留重,可是在海空嘴里听到如此确切的消息,还是不由的心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喃喃的说:“妈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刚赌两次又被弄进来,这下完了,什么事也干不了了......”

海空提醒说:“大哥,我很快就能出去,有什么事要我替你办吗?”

唐二宝“嗖”地转过身说:“你出去帮我找耿学中求他无论如何‘捞’我出去,就说我在里面胡说八道对他们没好处,对!你就这样说。”

“行!你放心,我一定办到。”海空诚恳地表示后又疑虑地问:“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噢,万一他不管你怎么办?”

这一问又惹得唐二宝心里七上八下的,他想了想:“兄弟,拜托你辛苦下,你一出去就去我那屋子,在我床铺的褥子下面有一个塑料文件袋,里面有我的证件和几张纸,你把那几张纸交给耿学中,他会明白的。如果万一......”唐二宝懊丧地用手掌扶着脑门:“万一我真的被送去劳教,你就找隔壁的房东把房子退了,还能退些房钱,兄弟就留着喝酒吧!”

“大哥,真要那样我会去看你的,要是我把你房子退了,那里面东西都不要啦?”海空想把唐二宝的思路往内存卡上引。

“要个屁,你看有一样值钱的东西吗?你只要把那个塑料文件袋里的证件保管好就行了。”唐二宝此刻根本想不起储存卡的事。

海空心里着急,只能明说了:“我想再帮你找找那张储存卡,要是找到了,大哥哪天出来了不是还有个找钱花的由头吗?”

不曾想唐二宝失望地摇摇头:“兄弟,真的感谢你这样处处替我着想,可是我真不指望你能找到那个小玩意,我就是把脑子掰开也想不出它在哪!要是老天帮忙能找到那东西,老子出来往死里弄他们!”说道最后的话,唐二宝几乎是咬牙切齿。

话已至此,海空也拿这个头大无脑的‘大哥’没辙了,陪着他靠墙坐在地上,有一句没一句地瞎扯熬到天亮......

一大早,正要上班的黄岐山刚走出胡同口就看见海空开着车门在等他......

汇报完唐二宝的事,海空问:“师傅,下面我该做什么?”

黄岐山仔细查看着塑料文件袋里的每一样东西,唐二宝所谓的几张纸引起他的注意,这是三张不同医院的处方笺,姓名分别是施亚平、尤素菊和周桂珍,处方上开的都是宁神镇静类神经用药,剂量开得都比较大......

海空从师傅冷峻肃穆的表情可以感觉到,这些处方里面有大文章!但是自己不便多问,等着师傅给自己下达任务。

“海空,你按唐二宝的要求做,就说自己是和唐二宝一起被抓的,在里面受唐二宝之托,但是这几张处方只能给耿学中复印件,观察耿学中的表情,我想他不会直接去找关系‘捞’唐二宝,你下面就要盯住耿学中,千万不要靠近他,只要知道他的行踪就可以!”随后又重复叮嘱说:“他不是唐二宝,一定不能心急逞强,宁愿不跟,也不能让他觉察到你的存在!”

海空郑重地表示:“明白了师傅!”随即不无遗憾的说:“可惜没找到那个内存卡,唉......我还想回去再找找!”海空总觉得不找到那个至关重要的内存卡,对师傅安排的工作就完成得不圆满。

黄岐山显得有些笃定地笑了:“海空,要是现在师傅交给你一个内存卡,一再嘱咐你要保管好,你会把它放哪?”

海空预感师傅对这个内存卡肯定是掌握了什么,或许现在就要给自己露一手。他仔细想了想,随即掏出自己的警官证:“师傅,我会把它塞这里面,不会丢了!”

黄岐山神秘地指了指座椅上唐二宝的驾驶证:“仔细找找看看!”

海空恍然地张大嘴,随即像偷东西一样快速将驾驶证抢过来,在里面抽出身份证,又抽出驾驶副证,再抽驾驶证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塑料袋装着的黑色内存卡赫然掉在座椅上:“师傅你神啦?”

“哈哈哈......不是师傅神了,是你给我的时候我就仔细用手摸过了。”黄岐山收住笑声说:“海空,脑子不能受表象的约束,一条道走到底虽然不错,但是走不通的时候要想着肯定有第二条第三条通道。”

海空激动地说:“找到了它,如果里面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是不是案子就会有重大突破?”

黄岐山止住笑容摇摇头,冷静地说:“没那么简单,海空,之所以咱两有缘一起做这件事,说明什么?说明这件事背景复杂取证艰难,如果这张卡里的东西如我们所愿,最多只能说明我们现在这样私下里开展的调查是有依据的,下面我们工作时的心情可以踏实一些,但是离我要求的‘一举拿下’,我们所做的工作远远不够,案子的背后很强大,如果不能做到‘一举拿下’那就是彻底的失败!师傅快退休了,可以无所谓失败,但是你还年轻,才刚开头,所以这第一炮师傅一定要帮你放响喽!”说到此,他有些黯然:“海空,埋头做事,把工作做实在了,不要去想结果会这么样,把立功受奖看淡了,你的业务水平才可能不断长进。”

海空确信师傅是出于关爱和培养才会对自己有这些朴实的教导,他心里很感动,但是面对这个值得自己打心眼里敬佩的师傅,他一句感激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虔诚坚定地对师傅说:“师傅!我记住你的话了......”

临分手的时候,黄岐山对海空说:“好好回家睡一觉,下午再联系耿学中,咱们不着急!”

安排好对付唐二宝的一切细节后,坐在办公室大沙发上的耿学明不免有些怀疑唐二宝所谓的‘好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要是真的存在,怎么会藏三年才有动静?唐二宝没有这样的定力和城府呀,要是纯粹是编瞎话吓唬自己,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无疑会给自己带来风险,一旦弄出差错,不是自我暴露吗?可要是真有那‘好东西’,自已不及时灭火,可能后患更大,思量再三,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今天逮住他弄个明白,自己才能踏实!他本来想把自己的打算和尤素菊商量,可最后还是觉得有弊无利,和一个把脱衣服和男人上床作为最高手段的女人商量这些事,无异于‘与猪谋计’。

看了下时间,耿学中给道上候着的兄弟打电话:“可以啦,你们两个去他住的地方等着,只要他出门,你们就把他请到江边去!”此时是上午十点,估计唐二宝就是赌了半夜,这会儿也该起床了。

这个时间,黄岐山则带着耳机在市局刑侦支队技术室仔细辨听那张内存卡上的录音,之间他的表情由木然沉静到双眉紧锁,然后又怒目圆睁到最后失态地猛拍桌子“嗖”地站起身大骂:“卑鄙!无耻!畜牲!”惹得玻璃隔墙外的几个技术人员齐刷刷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

走出技术室,黄岐山给女儿灿霓打电话:“灿霓,爸想见见小蕾,你约好了告诉我,注意别声张!”

过了下午一点,耿学中迷迷糊糊在沙发上瞌睡着了,电话铃想了......他惊炸了一般抓起电话:“怎么样?”

电话里告知说唐二宝根本就没在家。

耿学中睡意全无,抹了几下脸琢磨开了;这小子赌了一夜没回?还是识趣地跑回老家了?要不就是预感到我会对他有行动?或者是故意要和我斗机灵?......各种可能都存在,但是自己又无法准确判断眼下到底是属于哪一种:“你们先撤吧,等我电话。”

尽管已是坐立不安,可是耿学中还是强迫自己不能轻举妄动,轻易出击或者就已经输了一招,还是静观其变,等对手出招......本想以闭目养神打发时间,可是不自觉地一会儿点根烟吸两口就掐了,一会儿泡壶茶和一口就撩那,一会儿打开电脑游戏一招没玩又关了......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电话终于如他所愿地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电话,号码后面几个4字,估计是公用电话,耿学中料想是唐二宝:“喂?谁啊?......对我是耿学中。”

“哦是这样的,唐二宝昨天夜里在赌局被金港分局抓了,我和他一起被抓的,他托我跟您求个情,求您把他‘捞’出来,他还让我交两件东西给你,说你看了就明白了。”海空不紧不慢地说。

“哦,谢谢啊!你在哪?我来接你。”耿学中急切地问。

海空自然地随口答复到:“我刚放出来,就在金港分局大门对面等您好吗?我穿一件灰色休闲西装。”

耿学中很快就出现在海空面前并示意海空上车,简单询问了昨晚抓赌的事便故作轻松地说:“这家伙口袋里就不能有两个钱,不赌光了睡不着觉,出来才几天就......呵呵,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海空故作后悔冤枉地说:“嗨!我比他倒霉,我又没进去赌,是他找我开车送一趟,我哪知道他们是在聚赌啊!”

“你们俩以前就认识?”耿学中试探问。

“以前不认识,认识才两天,他在拘留所出来那天认识的,他坐的我的车,后来就打我电话包车。”海空按预想的谨慎回答。

“哦......”耿学中觉得没什么问题,便直接问:“东西呢?他要你转给我的东西呢?”

海空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提出要求:“唐二宝求你‘捞’他出来,说只要你要愿意帮他,他就肯定能不去劳教,耿总,您就帮帮他吧!”边说便掏出那几张处方。”

耿学中轻轻“哼”了一声:“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啊,他以为公安局是我家开的啊?”说话间,眼睛却紧紧盯着海空手上的处方,同时伸手过来取。

处方到手,耿学中反复看了几遍,脸上迷糊不解的神情似乎不像是装出来的。

“唐二宝说您一看见这个就明白的。”海空指着耿学中手上的处方点拨说。

耿学中本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话锋一转:“不管这是什么东西,你帮唐二宝带到了,我就谢谢你小兄弟!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海空赶紧说:“不敢麻烦耿总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同时掏出录音笔交给他:“还有这个,也是唐二宝让我交给你的,说好像是他一个什么叔叔的东西。”

再看耿学中的表情,海空知道有效果了,相比之下,或许前面三张处方耿学中确实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握着录音笔,耿学中楞了好一会儿便急忙和海空分手了......。海空走出没几步,耿学中又追上来放下车窗喊:“小兄弟,留个电话可以吗?

海空装作羞涩地笑着摇摇头:“不好意思耿总,我的手机昨晚抓赌的时候跑弄丢了。”

“来来来小兄弟,上车,来!”耿学中热情地招呼海空上车,找到一家联通营业部,帮海空配了一个手机并记下了号码。

0

第十二章 小警察演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