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十四章 各怀鬼胎的亲密关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各怀鬼胎的亲密关系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7 10:22:13

提到周桂珍这个名字,施小蕾首先流露出轻蔑鄙视之色:“周桂珍是尤素菊弟弟尤明宝的前妻,家在安徽,有两个弟弟一个姐姐,十年前就来澄州了,起初在金港镇的一个乡办纺织厂打工,没多久就不干了,到同乡开在澄州的‘隆达’货运公司上班,没干多久又不干了,后来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尤明宝和她是在一个洗浴中心认识的,贪图尤明宝是是城里人,又是家里的独子,经济条件也比较好就快速和尤明宝成婚了,婚后由于不愿意生孩子,和尤明宝父母的关系一直闹得很紧张,后来通过尤素菊认识了耿学中,便软磨硬泡、死缠烂打进了耿学中的公司上班,可是干了不到一年,被耿学中找理由给辞退了,听小畏说是这个女人凭着自己的几分姿色,到处勾搭公司的大客户,再后来也是通过尤素菊和耿学中认识了李仕安,便经常主动到李仕安家又是干活做家务又是给李仕安按摩捶背的.....”

灿霓见父亲和小蕾谈得正认真,悄悄地把一盘水果放在茶几上,坐到施小蕾身边。海空把新泡的浓茶递给师傅后坐在师傅傍边。

“她和尤明宝离婚的原因你了解吗?”黄岐山问。

“他们夫妻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确实一点不知道,可是听宏伟说,这个女人无缘无故急着和尤明宝离婚是想要和李仕安结婚。”施小蕾谨慎地说,然后又补充到:“听小畏说有一次李仕安出差不在家,周桂珍和尤素菊在李仕安家吵了起来,还动了手,时间大概是在我姑妈施亚平死后三四个月的样子,也就是那次,施小畏才从家里搬到爷爷那住的。”

“小蕾,上次听你提起尤素菊的弟媳现在住着一套一百五十万的房子,应该就是这个周桂珍了,你觉得她有这个经济能力吗?”黄岐山抽着烟问。

施小蕾冷笑着肯定地说:“不可能!周桂珍娘家很穷,这个我们都知道,他父母和弟弟经常来找她借钱,为此还跟宏伟借过几千块钱,为了尽快和尤明宝离婚,她几乎是光着身子离开尤家的,怎么可能有实力买那么好的房子?据说周桂珍现在和一个公安局的人保持着比较近的关系。具体是谁我不清楚。”

黄岐山“哦?”了一声,转脸看了看海空,海空会意地点点头插嘴问:“小蕾老师,你知道周桂珍的房子是在什么小区吗?”

“听宏伟说过叫翠湖人家,但是具体在什么位置多少号码我不知道。”施小蕾歉意地表示。

“小蕾,你姑妈最初得病大概是什么时候?都吃些什么药你知道吗?”黄岐山发问。

施小蕾仔细回忆着说:“我记得我姑妈在小畏上小学的时候开始得病的,起先是经常突发偏头疼,经常失眠,到医院看大夫做了脑CT检查后,诊断结果说是脑子里长了一个瘤,但是位置在要害部位,不适合手术切除,只能采取药物控制的保守疗法,到了小畏读初中的时候吧,我姑妈经常会出现一些间歇性的行为怪异,去医院检查后,说是长期服用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引起的,医生建议改服中药,打那以后,我姑妈就经常去‘慈济堂’中药店拿代煎熬好的中药汤。至于都吃些什么药......?”施小蕾为难地说:“这些我真的不太懂,我去帮爷爷打扫屋子的时候发现那里还有我姑妈当年带回娘家吃的几塑料瓶中药没扔掉,需要的话我可以带给您看看。”

黄岐山看了一下表对海空轻声交待:“海空,事不宜迟,恐有变数,你现在就送小蕾回去拿到那些中药,我在家等你!

送施小蕾回家的路上,陆海空一言不发,稍显稚嫩的脸上充满着神圣的使命感......

李仕安自从那晚从省城回来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后,表面上依然倾尽精力忙于自己份内的澄州市经济工作,可是内心却一刻没有安宁轻松,施亚平飘忽的背影时不时会在自己的意识里游进游出,而他主观上最费心的还是**组织部老领导对自己态度上的微妙变化,这个变化的前因是什么?后果又将如何?如果不探明前因,自己如何能分析判断后果呢?李仕安在冥思苦想终不得缘由后,潜意识里竟然把此事和施亚平的出现联系在了一起,尽管自己理智上不愿意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可是只要自己一想起这件事,施亚平的背影就会闪现......这样的感受令李仕安时刻有‘鱼骨在喉’不得心宁的感觉......躺坐在气派的办公椅上,焦虑的李仕安决定给老战友雷宇宙通个电话探探口风:“宇宙,部队最近忙吗?”

大校军衔的雷宇宙听见李仕安的声音,眉头微微一皱:“是李副市长啊,呵呵......部队的事你还不清楚啊,要想闲天天闲,要想忙天天忙!有事吗?”语气随热情,但远没有昔日兄弟间的那种无间的随意。

“弟妹身体还好吧!最近和老泰山(岳父)有联系吗?”李仕安尽量以套家常的口吻。

雷宇宙何尝不明白自己这个老战友的意思,扯了下嘴角:“贺玲很好,他爸最近很忙,和我们没什么联系,我也很知趣,从不主动打扰他老人家!”

李仕安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无非是告诉自己,他知道自己去找过他老岳父,并且还含蓄告诫自己要知趣,不要再主动打扰贺部长。雷宇宙这样的态度是他始料不及的,他确定背后发生了自己全然不知的误会或者是意外,否则凭自己和雷宇宙之间的关系,不说会主动帮自己筹划升迁,起码不该这样的口气对自己!既然话不投机,李仕安准备在结束通话前再作一次试探:“哦宇宙,找个时间咱们两家聚聚,你嫂子一直想见见你们!”

意外的是一提到嫂子,雷宇宙立即显得真诚的伤感:“算了吧大哥,有机会我和贺玲去嫂子的坟上看看,那个尤素菊贺玲不想见,贺玲的脾气你知道,别找不自在吧!......”

是啊!物是人非了,自己的这个电话可不就是自找不痛快嘛,说到贺玲的脾气,李仕安确实是有些避让不及的,这个**家的大小姐,不仅脾气了得还口心一致,直通得没有一点城府,然而这么个娇纵的大小姐,居然和平民出身的施亚平相处得如同姐妹,曾两次将神经不稳定的施亚平接到省城又是找专家又是找偏方,以至于施亚平出车祸身亡的消息自己都没敢直接告诉她,难怪这三年来她再也不搭理自己,就是在自己升任副市长时也是雷宇宙一人前来祝贺的......想到这些,李仕安不仅长长叹了一口气,他隐约地意识到,自己的仕途可能到头了,从刚才和雷宇宙的通话来分析,造成这个悲惨局面的原因一定是这两个女人,一个是玲珑善变、魅力外显的尤素菊,一个是高贵豁达、简单正直的贺玲......把仕途看得比生命还重的李仕安,在预感到仕途即将面临终结的时候,糟糕的心情无异于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已为时不多,随即产生太多太多的、一连串一连串的后悔......

轻柔的敲门声把李仕安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了回来,秘书小胡不卑不亢、恭恭敬敬地将待批阅的文件放在桌前:“李副市长,新任市长明天上午九点到市政府,钱**提议市委和市政府组织个简单的欢迎仪式,然后在市委召开新任市长和市委**以及市政府各部门领导的见面碰头会,李副市长您看......”

“九点的欢迎仪式参加,见面碰头会就不一定参加了,十点钟和外商约好的时间不能改,我会和钱**打招呼的。”

“这么快?连一点风声都不露.”小胡出去后,李仕安皱起眉峰自语,在他的宦海生涯里,新市长明天到任,一个副市长不知道这个新市长是什么人?从哪来?简直就是荒唐,绝对是一种不正常,但愿这样的“荒唐”和“不正常”和自己没关系......越是敏感越是要想弄明白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无心安坐的李仕安用电话告诉尤素菊;晚上回家吃饭。叫上耿学中。李仕安怀疑这两个人是否背着自己做了些什么!

李仕安家的餐桌上,这三个人同桌的机会最多,在外人眼里足以说明这三人之间关系亲密的程度,然而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无一例外地在自己心里都明白,热情融洽的背后是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需求,准确说就是各怀鬼胎。在李仕安的眼里,耿学中是个可靠能用的人,虽说他的公司生意合法,但是大客户和大项目都是自己巧妙周旋来的,所以和兄弟之间在钱的问题上完全就可以不分你我,有了钱,官场运作就有了资本。而尤素菊对李仕安来说就是个为了虚荣不择手段的女人,和她结婚纯粹是迫不得已,因为这个女人用最简单的手段将自己一步步拉进深渊,李仕安不能不佩服这个女人的是她明明让你知道不会有善果,却无法抗拒她的诱惑,原因在于自己对色腥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想象力,而自己所有的这些想象力,在这个女人身上都能得以如愿的配合和实施,正如李仕安在私下场合常开的玩笑那样,这个女人做到了场面上像个贵妇,私下里像个**,虽然说贵妇装得有点别扭,但是**演得及其真实精彩。

在耿学中眼里,李仕安是一块种金得金的宝地,只要舍得下种子,就不愁没有大收获。而尤素菊则是自己为使这块宝地能长期的高质量产出而准备的激素化肥。

在尤素菊心里,李仕安和耿学中一个有权一个有钱,和这样的两个男人组合可谓是精妙绝伦,他们两个如何合作她不管,但是她自信到最终都是帮自己忙活,在她看来,真正能骑在男人脖子上的女人首先是能满足男人跨下之需的女人,而自己就是这方面最典型的范本。

0

第十四章 各怀鬼胎的亲密关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