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十五章 所长的私情也烦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所长的私情也烦恼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8 13:08:06

三个都没有心情喝酒的人端起酒杯表示了下意思,没有兴致也没有必要做任何铺垫,李仕安放下一口未浅的酒杯问:“你们两个最近有没有和雷宇宙夫妻联系过?”

看李仕安的脸色似乎不是为了没话找话调节气氛,尤素菊和耿学中彼此纳闷地看了一眼......

“怎么啦仕安?是不是你当市长的事雷宇宙那儿有消息了?”尤素菊像是邀功的神情:“我去过啊!半个月前我去卫生厅办事顺便去了趟雷宇宙家,可是他们都不在家,我把两厢‘五粮液’交给他们家小阿姨了。”

耿学中一听,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个女人又在自作聪明或者想再攀高枝。

素以城府深,耐心好,儒雅稳当自诩的李仕安皱起了眉头:“这样的事你都不和我打个招呼商量一下?”

“我做的是好事,有什么可商量的?我又不是背着你搞不正之风?我是考虑到雷宇宙在你当局长当副市长的事情上帮助过你,以后肯定还有求他的地方,再说我如果能和他老婆贺玲成好姐妹,对你不是更有利了吗?”尤素菊大言不惭地说到。

“呵呵呵......”李仕安居然笑了:“难得你一片好心,来,我敬你一个谢谢你!”

看着李仕安一仰头把酒干了,尤素菊有些拿不准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小心,因为李仕安的笑声很阴冷。

“谢过你了我再告诉你,以后别背着我做为我好的事,更别想和贺玲去做什么好姐妹,在澄州你是副市长的夫人,你想和谁做个姐妹很容易,但是到了省城,在贺玲面前,你要和她做姐妹那就是给你自己找不痛快!”李仕安不善于发火,但是话说得很到位。

尤素菊听出李仕安是在贬低自己,心里那股不买账的劲头自然就窜出来了:“贺玲有什么了不起?我一个副市长夫人和她交朋友还亏了她啦?”

耿学中越听越来气,赶紧制止尤素菊圆场:“哎呀!你就听大哥的吧,大哥什么时候对你说过没道理的话呀!”

见尤素菊不仅不服气还有些委屈,李仕安用筷子点着她,哭笑不得地说:“两箱五粮液,真难为你舍得花这万把块钱,唉......真难为你了呀!”

总算看见李仕安的表情和语气有缓,尤素菊不失时机地抓起酒瓶给李仕安斟酒:“你别夸我,叫我自己花一万块钱买酒送人,我还真舍不得,那两箱酒是你的,我到你老房子里去拿的,放着那么多好酒我帮你送出去两厢,”

李仕安和耿学中彻底没辙了,两人不约而同摇摇头,碰杯喝酒......

其实令李仕安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就出在尤素菊硬逼着雷宇宙家小保姆收下的这两厢酒上,因为这其中的一箱酒的包装盒里,有当时被药物折磨得异常痛苦的施亚平在神智清醒时写下的几页日记,这几页日记里记录着施亚平精神和身体上受到的非人道待遇,同时也吐露出她面对阴谋和死亡所采取的麻木和坦然......正是这几张纸的日记到了嫉恶如仇的贺玲手里,又转到她身为**组织部长的父亲手里,按照贺玲的秉性要直接将这些满是邪恶卑劣嘴脸的证据交给司法部门,被老城睿智的父亲拦下了:“凭李仕安现在地位身份,拿这些被鉴定为神经失常的病人写的东西要想为这个可怜的女人讨公道不仅不可能反而会遭到敌对攻击,先保管好,让死者的灵魂安歇吧!”最后老人愤怒地用手指着天说:“我相信上天有眼!”

耿学中一边开车一边脑子里在考虑谁去劳教所看望唐二宝比较合适,道上的兄弟肯定不能去,那会引起唐二宝不正常的联想,按照尤素菊的想法叫他弟弟尤明宝去,那更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耿学中也找不出什么具体客观的理由,反正他现在一提尤明宝就有心理障碍,不仅如此,但凡是姓尤的他都不信任,包括尤素菊,刚才在饭桌上,他已经意识到李仕安开始讨厌这个女人了,在这个时候,自己千万不能再因为这个女人出什么差错,也不能让这个女人再插手至关重要的事情。想了半天,一张诚实稚嫩的脸盘出现在耿学中的脑子里,对呀!这个小家伙不错,既不知道事情的内幕又认识唐二宝,对!就是他吧......

“喂!是小陆兄弟吗?我耿总耿学中啊,你在哪呢?我想请小兄弟帮个忙可以吗?”耿学中打通海口的电话,套亲近的语气有点嗲声嗲气。

正在“翠湖人家”小区门口和保安下棋的海空爽快地说:“没问题耿总,有事您尽管吩咐!”

“这样小兄弟,我们找个地方,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现在到‘润德’茶楼方便吗?我马上就到。好好好,一会儿见一会儿见!”挂了电话,耿学中掉头回转往约好的茶楼驶去......

华灯闪耀,车来人往的生活广场内侧,老城河边有一栋中式古楼,楼前青砖绿草、树影婆娑,翠绿色的泛光灯照射下,显得格外幽静雅致......耿学中赶到时,海空已在门前恭候:“耿总,您来啦!”

“对不住啊小兄弟!让你久等,走吧!进去坐。”耿学中边走边说,见海空殷勤地为自己推开门,便不客气地径直进了茶楼对迎宾女生吩咐:“两位,一个小包。”

服务员引领两位穿过明清风格的茶楼大厅,来到后院紧挨着河边的一排厢房式的包间,就听有女人招呼:“耿总雅兴啊!呵呵呵......”

耿学中一愣,循声看去,谦逊淡漠地应了声:“是桂珍啊,好久不见!”似乎是不愿意多搭理,说完转身要进服务员开启的包间。

周桂珍却热情有加,并不在意耿学中的冷漠态度,依然舔着笑脸:“难得看见耿总,说几句话的兴致都没有呀?”转脸瞥见廊间另一头包厢里出来一个男人,周桂珍顺势就招呼道:“来来‘克东’,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海源’商贸的耿总耿学中,耿总,这位是......”

应声驻足的耿学明没容周桂珍继续矫情,上千和这个克东礼节性地握了下手:“你好周所,喝茶啊?”

周克东的神情有些不自在,勉强挤出些笑容客气道:“耿总你好!随便坐坐,呵呵......”

“这么巧啊,原来你们认识啊,真是太巧了......”周桂珍好像故意显摆自己是和周所长关系,一个劲地想扯话题,不料耿学中全然当她没有存在一样,对周克东微微点点头说:“周所你忙着,我和朋友谈点事。”说完就进了包间。

自从进了茶楼的大门就没机会吭气的海空一直被尴尬地晾在一边,但是邂逅周桂珍和周克东所长完全属于意外的收获,见耿学中拿着范走进包间,海空仔细看了一眼受耿学中漠视的周桂珍和周克东,进了包厢关上门很自然地轻声奉承说:“耿总真厉害,连周所长都不拿正眼瞧!”

或许是被与这两个人的不期而遇坏了心情,耿学中坐下后,像是说给自己听:“什么东西,一对烂桃臭杏,真他妈绿豆掉进王八眼里。”......

耿学中那副目中无人的架势让周桂珍心里十分不爽,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还没走出茶楼就嚷嚷:“真拿自己当大个了,在我面前甩什么臭派头,好像我不知道你是什么鸟变的东西,惹恼了我叫你吃屎去,哼!”

“你小声点,公共场合你叽里呱啦的有病啊?”本来不和她挨得太近的周克东不得不上前两步在她耳边训斥。

“怕什么?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好像我要巴结他似的,你说气人不气人?”周桂珍似乎还不解气:“小心我叫你们统统完蛋!”

出了茶楼,周克东发声了:“说你脑子有病你还死犟,你算什么人物?你就是个小虾米,以后少说这样给自己招祸的话,他有钱有势,别逼他弄死你!就算你有本事弄死他们,你能得到什么?除了一块完蛋你能得到什么?”随后他深思熟虑样的劝慰说:“保持现状吧,保持现状你还能找李仕安办办事帮帮忙,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也不至于拒绝你,别再想细胳膊板大腿的傻事了。”

“我不是有你吗?你就这么软蛋呀?做软蛋有瘾是吧?”周桂珍话里有话地埋怨。

周克东听出这个女人在骂自己,动怒说:“我算什么?一个小小的所长,在他们眼里我算个屁,我软蛋?他娘的遇到你这样的骚货,能有几个男人不软蛋?耿学中一个小小的态度能把你气成这样,说明什么?说明你和他曾经有过一腿,别他妈把老子当傻瓜。”

周桂珍停下脚步,指着周克东要发作,周克东及时灭火说:“别发火也别解释,我是干什么的?你那点破事能瞒得过我?放心!我不吃醋、不在意!”

听到周克东这样坚定的口气,周桂珍知道辩解和耍横都无济于事,她气得一跺脚,跟上周克东走了几步便主动挽着他转移话题:“克东,我哥哥看上的那个店面你什么时候能办好啊,你可得上心啊!家里老催我。”

“哼!什么事在你们眼里都是简单的小事,人家那么红火的饭店你说叫人家滚蛋人家就滚蛋了?你以为我是天王老子呀,这事是能着急的事吗?不得一步步来吗?妈的,看见你那一家人的嘴脸老子就来气!”周克东撒开她的手打开车门......

0

第十五章 所长的私情也烦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