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十七章 折腾一宿你行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折腾一宿你行吗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0 11:13:11

收拾了办公桌上的材料,将要带回家琢磨的案卷放进自己的提包,黄岐山环顾着办公室想了想,确定没拉下什么,走到门口准备关灯离开,不料范寅磊推门进来,随即又掩上门,装着如无其事的样子:“还没下班呢?正好咱一起走,捎我一程。”

“哪个酒店?我那破车捎你不嫌寒碜啊?”提着包的黄岐山不屑地问。

“东昌楼,到那把我撂下就行,这些应酬我真不想去,我老婆孩子天天盼着我回家吃饭,可我有屁个办法,没法推辞啊,无缘无故得罪人,除非我这支队长不想干了。”范寅磊一脸无奈。

“唉!我怎么能不理解呢?现在做个事不容易,都在社会上存在着!只是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少喝酒!”黄岐山边说便示意范寅磊开门出发。

上了车,黄岐山打了几次火才发动汽车,自己不着急,范寅磊急了:“怎么回事这破车,管理处那帮东西怎么做的维护保障?”

黄岐山横了他一眼:“我不着急你着什么急?我看你小子今天心情有问题啊,谁请客啊?惹你那么烦躁。”

“师傅!”范寅磊难得这么认真地喊‘黃麻杆’师傅:“是耿学中和尤素菊请客,还不是请我,是请陈副局长,我只是个陪同,所以我让你捎我去,我今天就是个陪酒卖笑的角!”

黄岐山心里在琢磨,嘴上却劝慰说:“没办法,你小子就认了吧,爷爷都是从孙子做起的。”......

车到“东昌楼”酒店,耿学中正在此等候,迎下范寅磊客一边客套一边很自然地看着车里的黄岐山招呼:“司机师傅,一起吧,都是好朋友!”

范寅磊随即附和说:“这位可不是什么司机师傅,这是我师傅,澄州公安大名鼎鼎的‘黃麻杆’”。

“啊呀!......怠慢怠慢!”耿学中热情地绕过车头,转到驾驶座一侧,主动拉开车门:“黄科长,怪我眼拙,呵呵......今儿一定给学中个面子,一起坐坐,没外人,都是自家兄弟朋友。”边说边夸张地弯腰伸头将汽车熄火并拔下车钥匙,然后几乎是硬拉着把黄岐山拽下车。

黄岐山既好笑又担心,好笑的是耿学中终于开始出动出击了,这正达到自己有意要触动他们主动表现的目的,他们不主动表现,自己和海空就无从下手。担心的是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细节,完全可以断定范寅磊是得到耿学中的授意故意给自己上演的一出戏,目的无非是想在自己的态度和反应上判断自己是否注意上他们了,由此可见,范寅磊和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可是能不一般到什么程度?黄岐山很担心范寅磊也陷进施亚平的事件中!

事已至此,最大方坦然的还是黄岐山,不就是装傻演戏嘛,黄岐山自信自己不会输给其中任何一个人,呵呵......耿学中将拔下的车钥匙交给自己的随从,黄岐山也装着没看见,心里估计自己那台破警车的后车肚里今晚能装满喽......”

一进包间,耿学中就大声向在此久候的尤素菊介绍黄岐山,特别提到是范支队长的恩师黄岐山,那意思好像今天黄岐山由半路拉来的食客一下子突然变成了主客。

尤素菊拿捏着副市长夫人的尊贵和礼贤,伸出手:“非常荣欣能结识黄科长,快请坐!”

黄岐山受宠般地赶紧上前握了下尤素菊的手:“呵呵......感谢夫人抬举,夫人先请!”

尤素菊将一个信封交给耿学中,坐下后很随意地说:“黄科长,别介意!就当是我给你的小外孙买几样玩具!呵呵......别嫌弃我小气啊!”

耿学中在信封里掏出两张购物金卡分别在黄岐山和范寅磊面前各放了一张:“呵呵......副市长夫人对朋友的一点心意,一定别推辞,要不一会儿陈局来了还以为咱们搞庸俗关系呢,呵呵......收起来收起来!”

黄岐山面对东道主的热情,故作为难地用征询的眼神看看范寅磊,范寅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抓起购物卡装进上衣口袋:“黄科长,夫人和耿总一片心意,那就装着吧!”

黄岐山及其不自在地将卡装起来,这个不自在可不是装的,那是确实不自在,一边装一边在心里说;范寅磊啊,你小子到底和他们有多深呢?为了他们,你都居然敢在你师傅面前耍心眼了,连我有个小外孙他们都知道,真他妈当你师傅白混了这一辈子的公安了。”转而他又想;陈局是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没到?

黄岐山正纳闷,耿学中小声问范寅磊:“范支队,陈局......要不你再挂个电话问问?”

黄岐山明白了,陈局也是范寅磊找理由糊弄来的,一定是抬出副市长夫人请客把陈局拉来,这个面子陈局不会不给,但是凭自己对陈局的了解,陈局一定会故意晚到,然后以工作非常忙为借口意思一下提前退场,然而他们摆出这么大阵势真正的目的是针对我黄岐山的,做朋友大家不仅相安无事,自己还能攀个高枝,不识相的话他们也绝对不是自己随便好办的对象!

果然不出所料,陈局急匆匆赶来,真挚地和耿学中尤素菊抱歉打了招呼,一一敬了两杯酒就局促地推说有重要会议便草草离席......

坐在耿学中的车上,尤素菊的手指来回卷弄着自己的头发,一副冷静思考的模样:“学中,你觉得今天这个黄科长的态度怎么样?我感觉他平时好像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应付这样的场合,今天咱们这样抬举他,他好像有些受宠若惊,我感觉这个人老实巴交的,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耿学中目不斜视地开着车,语气有些高深地说:“正是给你这样的感觉,才能说明这个人的城府不是常人可比的!他干的工作不仅抛头露脸的机会不多,甚至会有不少仇家,所以象今天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讲不是不多而是绝无仅有。”

“我看他的眼神和举止好像对咱们没有刻意的防备也没有自然的敌意,我们的礼物他也接纳了,是不是就可以认为他并没有太关注咱们或者手上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尤素菊似乎在找让自己安心的理由。

“黄岐山这个人,太普通太普通了,正因为这样,我觉得他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普通肯定只是他的一种表象,这样一个普通人能被市局当个宝,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普通的假象才让我们仍然无法试探出他的真实面目。”耿学中凝神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今天咱们又是瞎忙活一场?那一万的购物卡和几万的烟酒咱可都砸进去了。”尤素菊情绪又紧张起来。

耿学中转脸,不满地瞟了她一眼:“不可能白砸,你可知道咱砸这些钱会起到正反两个作用吗?首先他肯定不会当咱们是神经病非要给他送好处,他会认为我们心虚。其次要是他觉得这件事可查可不查,就是查了,惹麻烦不说,要是最后没有足够的证据,他自己就要吃不了全兜着的前提下,能看在我们的身份地位以及在上层有势力的前提下,选择放弃,毕竟多个朋友没坏处嘛!我要的就是这后一种效果!我这也是在冒险,在料定他还没有什么过硬证据的前提下的冒险!不冒这个险就掐不灭这能燃起大火烧到咱们的火苗!”

“我看还有第三种情况,那就是这个黄岐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咱们,那咱们不是既花了钱还告诉他咱们心虚。”尤素菊分析说。

“妇人之见!”耿学中口气又有些呛火:“你这是侥幸心理,这事能抱侥幸心理吗?不做今天这样的试探和动作,你能睡踏实吗?再说了,即便目前是我们庸人自扰、杯弓蛇影,但是谁能保证今后不再出些怪事再牵出麻烦来?先踏踏实实熬过几年,等这个黄岐山退休了,我们或许就能踏实些了。花几个钱买踏实不值得啊?”

“学中,我不是那意思,可是你自己也说今天看不出他到底有多深,我是担心!”尤素菊解释说。

“可是范寅磊的态度我能看得出啊,你想啊,范寅磊这么上杆子帮咱上下联系凑今天这个饭局就能证明在范寅磊那儿根本没有对咱们丝毫不利的动作和想法,而黄岐山是范寅磊的手下,我想黄岐山不通过范寅磊,单枪匹马怎么可能办案呢?他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或‘蝙蝠侠’啊!就算是瞒着范寅磊他敢瞒着主管的陈副局长吗?”耿学中有些得意。

“哎呀学中,你怎么不早就这样说呀,把我担心死了。”尤素菊总算是在耿学中嘴里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了,迫不急待地发情说:“这几天都把我折磨死了,一个好觉都没睡,今晚你住我那去吧,李仕安不在家,我一个人害怕!”

“我去了你不是更睡不着了吗?”耿学中得意地说。

“那我们就折腾一宿,痛痛快快释放释放好吗?”......

0

第十七章 折腾一宿你行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