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十九章 小案子背后不简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小案子背后不简单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2 10:11:28

黄岐山开车到了约定的地点,不用仔细找娄连超,摁了两下喇叭,掩在墙后的娄连超探出头看了看,鬼头鬼脑地闪身上了车......

将车开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停下后,娄连超立即递上香烟并殷勤地给点上:“黄叔,劳您亲自大驾,对不住!”

黄岐山吸了一口烟,看着娄连超手里的烟盒调侃说:“呵呵......混得不错啊,抽这么好的烟,得一百多一盒吧!”

“嗨黄叔,您取笑我呢吧?我哪是抽这烟的命啊,中午吃饭时朋友给的。”娄连超尴尬地应付着。

“嗯......说说,先说说中午怎么回事啊!”黄岐山看了一眼娄连超,眯着眼告诫说:“真人面前就不用瞎编排了吧!跟饭店老板打架,‘哼’,但凡你们能占着一丁点的理,你小子也不至于跑那么快,说说,全部经过,别拉下什么。”

娄连超心里也没打算说假话,显得特别认真的说:“黄叔,‘歪蚌蚌您有印象吧!”

黄岐山点点头:“这事和他有关?你小子和他不是一路呀,怎么和他攀上了?”这个人的出现,让黄岐山觉得这件事肯定不是一般的主客之间的纠纷,外号‘歪蚌蚌’的人是澄州市所谓混社会圈里数得着的人物,自己和他打过几次交道。

“不仅仅是和他有关,就是他约我朋友‘肖建国’找几个人故意到那饭店去找茬闹事。我朋友就拉我去充个数,混点小开销,另外还有两个安徽人我不认识。”娄连超细声解释。

“据我所知,这个‘歪蚌蚌’不会跟个小饭店过不去呀,这不像他的做派,你接着说。”黄岐山越发感兴趣,等着下文。

“说的是呀,能跟上‘歪蚌蚌’做事,我也以为是搞大事呢,没想到就是和个小老板过不去。不过‘歪蚌蚌’出手挺大方,”娄连超将手里的烟放在车台上,在口袋里摸出大概一千块钱看着黄岐山接着说:“他说他就带我们闹一次,只要这个老板不肯滚蛋,叫我们天天去吃饭找茬,叫饭店天天不敢有人去吃饭做不成生意,他说社会上的人只要知道我们是他‘歪蚌蚌’的人,就不会有人出来挡横,让我们尽管闹,还说就是饭店报警也别怕,全由他罩着。至于他为什么要叫这个小老板滚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也不好多问,这是规矩。”

“他不是答应出什么事都能罩着吗?你还跑什么?是不是人被你们打得不轻?”黄岐山追问。

“黄叔您圣明,这年头真出了事谁能保住谁啊!你是不知道‘歪蚌蚌’的出手有多重,我们几个只是和饭店的厨师伙计打了几下,没什么大事,哦,还有那两个安徽人干得也挺猛的。”娄连超的脸色显然不轻松。

“你估计人会伤到什么程度?”黄岐山问。

娄连超转了转眼珠子,不无担忧地说:“当时小老板对歪蚌蚌很强硬,动起手来以后‘歪蚌蚌还吃了亏,我们都没想到‘歪蚌蚌’带着刀,一刀把小老板的脑袋砍了,我也不知道砍成什么样,但是听见有人叫‘杀人了杀人了......’,我就跟着两个安徽人跑了。黄叔,刀绝对是‘歪蚌蚌’砍的,您知道的,我不敢玩那些东西的,我只会跟着瞎起哄!”

“行了!”黄岐山怒喝到:“你说你们这帮都是些什么玩意,人渣!”

此刻黄岐山一发火,娄连超就吓得浑身一颤,要是身上没事,他敢对黄岐山骂娘,可眼下除了求黄岐山,他不敢想象后果。

黄岐山掏出录音设备,对一副苦瓜脸的娄连超说:“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多说,你把这个录音机带上,晚上你该怎么和卢大勇谈就怎么谈,尽量多谈,谈些具体的!见卢大勇之前你只要摁下这个键看见小红灯亮就藏在外套上边的口袋里......”黄岐山示范完后又说:“这件事办好了,算你有立功表现,晚上你们谈好后立即来见我,我看情况安排你去自首,要是医院里的人没死,算你小子走运,用你手里的钱去看看人家。去吧!”

娄连超一个劲地点头,临下车前不忘可怜巴巴地再哀求一声:“黄叔,你可一定要救我一把啊!”

“妈的。我的话还没听明白吗?还要我怎么说呀!别的先别多想,把我交代的事办好喽!把我的事办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黄岐山这样又吼又骂的,其实就是为了告诉娄连超一个信号;你办好该办的事,我不会不管你!

听到黄岐山这样骂自己,娄连超心里踏实多了,他能骂自己,说明他心里有底了,没事!娄连超最怕黄岐山的笑嘻嘻地对你好言好语,那自己准得倒霉!

黄岐山静静想了一会儿,驾车急速回支队进了范寅磊的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师傅?”黄岐山突然主动找自己,一定是有事。

“今天中午‘歪蚌蚌’惹了件令人感觉蹊跷的事,竟然亲自用刀砍了‘四方街’管段上一个饭店小老板的脑袋,我初步掌握了些当时的情况,但是我要了解背景,我纳闷的是这小子惹了事居然不跑,现在人在派出所。”黄岐山一边说一边向范寅磊传递着眼神。

师傅一提‘四方街’,范寅磊明白了师傅的眼神,周克东和周桂珍才是师傅目标:“你的意思是想找个理由把‘歪蚌蚌’弄回来?那简单,请这家伙到这谈谈的事太多了,你放心!我马上安排!”

自从陈局找范寅磊谈话过后,范寅磊主动找师傅深谈了一次,真正领教了师傅对自己无私的爱护和关心,所以黄岐山的取证工作虽然还没公开,但是和范寅磊之间已经形成了一致的默契。

“另外再安排个人去医院了解下伤者的情况。”黄岐山叮嘱说。

因为要对付“歪蚌蚌”,黄岐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重新在记忆里了解和熟悉一下这个家伙和公安局打交道的具体‘事迹’和经历......。

“妈的,看不懂!气死我了。”带“歪蚌蚌”回来的干警小钟进门愤愤地说。

黄岐山摘下眼镜看着他,笑着将自己的大茶杯递上说:“辛苦了小钟,喝口茶,是不是遇到冷脸了?”

“这小子在‘四方街’派出所好像是做大爷一样,抽烟喝茶跷大腿,连铐子都不上,我呈上支队的手续要带人,人家所长老大的不愿意,谱大得很,支队长电话里和他说半天他乱找理由搪塞半天,最后还是陈局的电话去了才勉强放行。”小钟端着茶杯说,刚想喝口茶,一看浓得更墨汁样的汤色,皱了皱眉放回桌上:“人关在2号小看,我走了。”

一手端着大茶杯,一手抓着档案袋的黄岐山,身后跟着一名助理一名刑警,威严肃穆地走进2号询问室,坐下后,黄岐山将茶杯放在桌上角,在档案袋里抽出几张材料往桌子上顿了顿摞整齐放在桌面上。助理打开手提包取出记录本,刑警在黄岐山耳边嘀咕几句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带着手铐坐在被审席上的“歪蚌蚌”低着头向上翻着眼皮,眼珠子盯着眼前的这副阵势,嘴角掠过一丝轻蔑的笑容,一脸不屑地主动开口:“多大的事啊,不就是打个架吗?至于吗你们?累不累啊‘黃麻杆’?”

打一进门,黄岐山就没有抬眼看他一眼,现在听见他主动开口,依然眼睛没有离开桌上的案卷说:“没办法呀,再累也得听吆喝,我整天要忙的事多着呢,你当我愿意请你来吗?既然来了,就安下心来。”说完示意身边的助理开始。

“歪蚌蚌”很配合助理一系列关于身份年龄等程序化的提问,完了后满不在乎地东看看西望望......

黄岐山抬头问:“今天中午怎么会到那家小饭馆去吃饭了?那地方和你的档次不配呀!”

“我有什么档次,吃个午饭有什么好讲究的。”“歪蚌蚌”满不当回事地回答。

“既然随便吃个午饭,怎么会和店主打起来了呢,这也不像你的做派呀,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从来不干这些有失身份的事呀?今天这是怎么了?”黄岐山闲聊一样地随便问。

“你别抬我,我有什么身份?人家欺负我还不允许我还手啊。”“歪蚌蚌”对付这样的审问简直就是得心应手。

“我听着真新鲜,你带了四个人到小饭店吃饭,小饭店老板居然敢欺负你们,我看他是吃了豹子胆了。”黄岐山嘲讽道。

“事实就是这样啊,我有什么办法?我打不过他才拔刀砍他的,我那也是为了自卫,要不我被他打死了,谁管我呀!”“歪蚌蚌”像是说大书一样眉飞色舞。

黄岐山淡定地说:“行了!‘歪蚌蚌’,你也是‘久经沙场’的老人了,我也不是第一天穿警服的毛孩子,彼此打交道不是一回了,就别在这淡水磨牙了,你找了肖建国,让他帮你叫几个人,另外还有两个安徽人是你带去的吧?你们去吃饭是为了找茬砸人家买卖,赶人家滚蛋,今天你之所以亲自出面,是想让道上的人不便插手说和,目的是要人家立刻关门滚蛋,要是不照你的意思办,你们会天天去找茬闹得人家做不成买卖为止。”

“歪蚌蚌”没想到黄岐山这么快就知道内情,来不及多想缘由,张嘴先否定抵赖:“你越说越没边了,你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我要那饭馆干嘛?”

黄岐山冷笑了两声:“我说过你是为了要那个饭馆的话吗?”

“歪蚌蚌”心里一紧,脸上立刻变现出有些尴尬:“我是猜你的话,你的意思不就是以为我要那饭馆吗?”

“我告诉你噢!这里是什么地方?,到了这里你还有心思猜我的意思,说这些鬼话你觉得能打发过去吗?‘黃麻杆’要是连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捣鼓不清楚,我还能坐在这混饭吗?”黄岐山不急不躁,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问:“你是不是特别瞧不起我‘黃麻杆’啊?拿这些你自己都觉得好笑的理由来糊弄我?”

“我从来不糊弄人,我就是打个架,有什么呀?”“歪蚌蚌”的语气明显是不想和黄岐山饶脑子,一下子退到墙角准备死守。

“我知道你后面有人罩着,打个架没什么大事,只要人不死,无非就是花钱私了,来个‘民不告官不究’,可是澄州就那么大地方,你有后台,别人就肯定没后台吗?别人的后台就一定不比你的后台硬吗?你也不想想,就为了地区上打个架的事,能把你请这来吗?犯得着我坐这跟你磨牙吗?都把你请市局刑侦支队来了,这事是你想私了就能私了的吗?”黄岐山开始出击。

0

第十九章 小案子背后不简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