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十章 女人是祸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女人是祸水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3 10:12:54

“歪蚌蚌”自己本来就想不通市局为什么把自己弄来,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不得不承认黄岐山说的是实话,心里不由大骂周克东无能,现在自己的处境完全不是周克东这个小所长能左右的了的,死扛下去会怎么样?真要像“黃麻杆”说的那小老板背后有大后台撑着,把自己弄进去蹲几年,为这点破事进去那可就太冤了?想到这,他决定吐点真东西,反正这点东西自己不吐,黄岐山要认真起来也能弄清楚,但是吐之前,先得和“黃麻杆”谈谈条件。

“老黄,你知道我在社会上朋友多,相互帮个忙的事情免不了,我这次确实受朋友之托,帮朋友办事。”想到要给自己留退路,“歪蚌蚌”嘴里的“黃麻杆”立刻改成了老黄。

这声老黄一招呼,黄岐山心里一松:“问的就是这个,人家早就认准你只是个帮忙的,说你‘歪蚌蚌’为了看上那小饭店把人砍成那样,社会上还不笑掉大牙啊!”黄岐山知道下面就该向自己开条件了,直接就告诉他:“人家没心思追究你们当事人,人家要主使,主使明白吗?想要和人家私了的话,你痛快些给人家一个态度,也好求得人家的谅解!让我老黄也好轻松轻松。”

得到满意的条件后,歪蚌蚌又想耍个心眼,尽量不直接说出周克东,日后自己在社会上也好有个遮羞布:“是那两个安徽的兄弟俩求我帮个忙,说他们看上这家饭店的位置好,生意好,想尽量不花钱把饭店顶下来,我看他们在澄州找不到赚钱的门路,日子过得不太好,所以就一时冲动,发了善心。”

“这兄弟俩叫什么名字?住哪?”黄岐山很明白“歪蚌蚌”又在自己面前耍小聪明,想用这两个人去引出周克东,自己捞个脸面,他暂且不着急,先确定这兄弟俩的身份再说。

“嗯......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就知道他们也姓周,住‘翠湖人家’17栋2单元。”“歪蚌蚌”估计自己的计划能得逞,装着很诚恳地说。

黄岐山敏感地抓住他交待的漏洞问:“也姓周?还有谁姓周?我说‘歪蚌蚌’,我是‘春风有情’,可是你‘绿水无意’,你是不想叫咱俩都舒坦啊!一对混不好的安徽兄弟就能请动你这样的人物亲自上小饭馆去滋事砍人,你自己信吗?说吧,别跟我斗心眼,栽我手里不会太丢你面子!还有谁也姓周?”

“歪蚌蚌”失望地闭上眼一跺脚豁出去了:“周克东,‘四方街’派出所所长周克东带那两个安徽兄弟找我帮忙,要我无论如何出面帮他办成这事。”

隔壁监控室里一直盯着的范寅磊笑着摇头对手下说:“妈的,老东西真有邪的,居然弄出个大后台小后台的,你们好好学着点,不惊不炸、不拍桌子不骂人就拿下,这叫功夫,好了,该我出场了!该我跟‘歪蚌蚌’聊聊和我们的周大所长是个什么关系!”

只见监控画面上,范寅磊开门走进询问室对黄岐山说:“师傅,您下去休息休息喝喝茶,我和他聊聊!”黄岐山收拾着茶杯和档案袋对“歪蚌蚌”说:“我说的话没错吧?这么点小事能惊动支队长亲自和你谈,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然后朝监控探头笑了笑走了出去......

“海空,周桂珍的哥哥有什么反应吗?”回到办公室,黄岐山拨通海空的电话。

“中午到现在没见出来,两个小时前周克东去过周桂珍家,半个小时后离开。”海空汇报。

“辛苦了海空!如果这兄弟俩出来,一定跟紧他们,注意安全,需要支援随时跟范支队联系!”挂了电话,黄岐山一动不动地陷入思考......

范寅磊手里拿着询问记录推门进来,表情怪异地催促黄岐山:“走吧,估计是麻烦来了,洪副局长让你和我去他办公室,立即去!”

“洪副局长?”黄岐山有些吃惊:“正常情况下他从来不过问我们具体办案,那不是他分管的范围呀,这样,要是针对我们办案,你就少说话!!”黄岐山撸起桌上的材料边走边说。

“来啦?好好!坐吧!”分管技术和督察的洪副局长言语客气表情平淡地招呼进门的黄岐山和范寅磊。

由于不知道洪副局长所为何事,两人有些局促拘谨地坐下看着办公桌后面的领导。

“呵呵......你们两个怎么了?到我这还拘束上了?”洪副局长离开座椅坐到两位面前:“是这样,基层派出所对你们的办案方式有些反映,他们管段发生的事情就应该让他们自己处理解决,解决不了或者案情重大他们上面还有分局嘛!要相信我们基层部门的办事能力,支队业务上有需要应该寻求和基层派出所的协调合作!但是没必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带回来嘛,你们这样的做法难怪人家在基层工作的同志心里有想法。”

范寅磊急于要解释,被黄岐山抢先开口了:“洪副局长批评得对,我们完全接受!基层的同志有想法我们理解,他们也不容易,洪局你也知道,呵呵......老实说我们办个案子也不容易,经后我们一定注意自己的工作方式!”

洪副局长带有不满的眼神没有离开过黄岐山:“地区上一起治安事件,你们就直接插手把人弄支队来,我说你们是不是太闲了?是不是太不信任派出所的同志啦?我知道你们肯定也是有案情需要,但是你们应该去派出所和派出所的同志一起办嘛,非要把人提回来,还搬出领导对基层施压,你叫人家心里怎么想?好像就你们会办案!”

黄岐山在范寅磊手里抽出询问笔录,谦虚地对洪副局长说:“洪局,你看看这个。”

“我不看,你们可别误解我的意思!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要干涉你们办案。”洪副局长态度坚决地拒绝。

黄岐山坚持说:“洪局,你的意见我们完全理解也完全接受,给你看这些东西不是我们要为自己辩解,这材料是我们正要整理好向你汇报的。”

洪副局长横眼看着黄岐山接过笔录,颇为不屑地一目三行似的扫了一遍,最后眼睛盯在了关键的一页反复仔细看了几遍......放下笔录材料,依然严肃地表态说:“我就觉得奇怪嘛,你们都是老刑警老公安了,怎么能不懂这些简单的道理呢!看来你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错怪你们了!你们提供的情况很重要,进一步调查落实后,上面会作出严肃处理的!在此我再强调一下,我今天的态度对事不对人,我强调的也是你们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的!”

走出洪副局长办公室没多远,范寅磊梗着脑袋重重地“哼”了一声:“变得真快!”

黄岐山按下电梯按钮的同时说:“这也是法则!小螺帽非要往大螺丝上拧,崩断自己是早晚的事。”

“接下来怎么办?‘歪蚌蚌’怎么处置?办个手续留他呆几天?”电梯里范寅磊问。

“你是领导,怎么问我?”黄岐山打趣说。

“嗨你个老狐狸,我不是为了配合你吗?要不我找这麻烦干吗呢?”

电梯门开了,黄岐山示意范寅磊小声说话:“还给派出所,让周克东好好想想该怎么处理,这样也是给周克**确提个醒,如何抉择就看他自己了!但愿他能领我们的好意及时主动和组织说清楚,而不是奢望靠谁的关系能保住自己不脱警服。”

“周桂珍的那两个混蛋哥哥抓不抓?”

“不着急,让周克东好好想想,留点余地给点时间让周克东抓!”黄岐山随后深叹了一声:“唉......我们能帮的就这些,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些年的基层,到了栽在这些狗屁东西身上,不值啊!”

走着说着到了自己办公室门前也没注意,等反应过来,范寅磊停下脚步埋怨:“你个老小子怎么就这么绕绕肠子呢?”貌似埋怨,其实是表达由衷的敬佩。

快到下班的时候,从洗手间回来的黄岐山湿着手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一看是‘四方街’派出所的电话,不由得松了口气:“喂!哦是周所啊,你好你好!我是老黄!”

听到话筒里黄岐山热情适度,但是绝对能感觉到真诚的客套,周克东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说:“周家的兄弟俩你抓还是我抓?”。

“当然你抓周所,周所,你我都是老警察,到了这个年纪也没啥奔头了,辛辛苦苦为这身警服忙活了几十年,临了能图什么?就图个心里无愧,坦荡踏实!”黄岐山说出这些话,自己都有些呜咽。

“老黄,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我这就安排抓人,然后我上市局,你们有什么需要,所里保证会全力配合,你放心吧!我都交代好了!”周克东捂着脸说完就要挂电话。

“慢着老周,再听老哥一句话,陈局下班后在办公室等你!陈局是最了解基层干部的,好好谈!周所!”黄岐山真诚地向周克东交了底。

半个小时后,海空打来电话,声音有些振奋也有些疑惑:“师傅,乖乖!我第一次看见派出所这样抓人,一个面包车一个小车大白天亮着警灯到小区把周家兄弟带走了。”

黄岐山的笑容里夹杂着疲惫:“海空啊,这么些日子你辛苦了,回家抓紧时间休息几个小时,晚上还有任务。”

0

第二十章 女人是祸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