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十三章 跟副市长借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跟副市长借钱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6 10:43:34

警察和两个协警下车,一看这场面,拿起对讲机向分局求援:“请分局派个面包车来,‘翠湖人家’二单元。”放下对讲,警察问女人:“是你找二单元的户主?”

“是的,好说好话要和她谈事,等她开门,她却叫来一车带着凶器的人,你们自己看看。”女人点了支烟对警察说。

“可是你们深更半夜的这么一帮人堵在人家门前,谈什么事?人家敢开门吗?”警察严厉地问。

“没有急事我干吗有觉不睡跑这来啊,就是为了不让她害怕,我一个女人才亲自出面,医院里被打伤的人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十几万医疗费全是我出的,她倒还有心思睡觉!明明是她家的人致使我老公干的事,她居然说和他们家无关?你说我能不能来找她谈?”女人振振有词,丝毫没有因为警察的到来而改变态度。

周桂珍硬着头皮走出来:“警察同志你听我说......”

“啪”,“歪蚌蚌”老婆丢了烟蒂上前给了她一个嘴巴:“你个臭婊子,有种你死在里面永远别出来。”

当着警察的面动手打自己,这让周桂珍始料不及,她踉跄了一下,指望警察为她做主。

警察不阻止也不惊讶,淡淡地训斥:“怎么当着我的面还动手呀?”然后走到两个女人中间站着:“等一会儿我安排地方让你们谈,该谈的总要谈的。”

分局的‘依维柯’缓缓地开来,警察安排说:“你们两个女的做我的车。”然后对协警交待:“其他人上分局的大车,把地上的酒瓶和铁勺都捡干净带回去。”

“歪蚌蚌”老婆一声不吭也毫不客气地坐上司机身边的副座,周桂珍紧张地退后说:“我不去,我凭什么要去,他们的事和我有什么相干?”

警察不紧不慢地说:“带你走是找个地方让你们谈事,我们不参与,你要是不去,那我叫她下车,你们两个自己找地方谈。其他人我带走。”话音刚落,已经上车的“歪蚌蚌”老婆欲下车被司机阻止了:“等一下,她会上车的。”

警察挥手示意“依维柯”可以先走,然后对迟疑不决的周桂珍说:“人家找你谈谈医院里的受害者也是为好的事,你们谈得好,对事情的最后解决肯定有利,虽说人家找你的时间是不太妥当,但是考虑到医院里的受害人,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妥当,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目前为止,十几万医药费都是人家出的,这就是解决问题求得受害者谅解的一个很好的态度,你一分不出,还口口声声人不是你哥哥砍的,与你们无关,可事实是怎么样的你比我清楚,你这样的态度是在害你哥哥,你明白吗?话我说了不少了,去不去谈你自己决定,你要执意不去,我请她下车,只要她不打你,你别报警了,打嘴巴不算......”

警察转身的时候,周桂珍艰难地挪动脚步跟上了车......

到了派出所,出警的警察打开会议室招呼两个女人:“请进吧,你们两在这好好谈,不许吵架不许动手,要喝水自己倒,有事通知外面的协警。”

“我哥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在哪里?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周桂珍对正要离开的警察问。

“歪蚌蚌”老婆听到她这样问,鼻子里哼出两声冷笑:“准备好吃官司吧,害人的畜牲东西!”

“这不是你该问的,有处理决定会让你知道的。”警察转身出去并反关上门。

“我也不跟多废话,当下最要紧的是先救人,人不救回来都要吃重官司,人是我老公砍的,但你们家的两个是主谋也是同伙,这不是我说的,是他们在里面都承认的,现在我交给医院十五万,你明天拿十万块钱给我,我只出五万。”歪蚌蚌老婆将医院的缴费单据放在周桂珍面前,口气不容商量。

“十万块?”,周桂珍像屁股被咬着了突然站起来,脸都快变形了:“我听警察的,为什么要听你的?再说我到哪里去给你拿十万块?”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是不是?你们在社会上就这样混啊,一点道理一点规矩都不讲啊!有事求人,出了事就跑,现在又给我装死相,把我们当猴耍啊?你要是不讲理,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从今天开始,我天天让人堵在你家门口,我看看你个臭婊子还能找谁带家伙来砍我。”

“可我真的没有钱,你逼我也没用!”周桂珍一副可怜相。

“住这么好的房子你拿不出钱,你哄小孩呢?行啊,没有钱我帮你买房子。”歪蚌蚌老婆显然是在抑制着怒火说。

“这么好的房子也不是我的,我真没有钱!”周桂珍怯懦地解释。

歪蚌蚌老婆昂着脑门,轻视地看着周桂珍:“哎呦,就你这地里拔出来的土豆样还挺值钱的哈?,是哪个烂了眼的男人用这么好的房子包养你啊?你告诉我,我帮你找他要钱!”

遭到这个洋气年轻且又冷艳霸气的女人羞辱,周桂珍确实没有什么底气,但是自己要是不表示下态度又觉得实在太窝囊:“你说话不要太过分,我和你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拿不出十万块。”

听得出,周桂珍的口气有所松动,先前是没有钱,现在是没有十万,歪蚌蚌老婆更加认定这个女人太狡猾太不地道:“要不是周克东出面,歪蚌蚌怎么也不会和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下三烂打交道,实话告诉你,我能出五万也是看在场面上的朋友面子,明天要是你不给我拿出十万块钱,你也别住住那房子了。”说完便怒气匆匆打开会议室大门,走到户籍大厅,在包包里掏出两盒烟扔给值班的协警问:“我的那几个兄弟还在里面吗?”

“还没出来,要是想等等消息的话,你先在这坐坐。”协警客气地招呼。

“这么着急回去啊,不等等你调的那几个‘好汉’吗?别人为你进了派出所,你不问不顾就走,我看你们一家就是畜牲养的东西!”看见周桂珍急低着头匆匆地走过户籍厅,歪蚌蚌老婆实在按耐不住了,狠狠地朝她骂到。

周桂珍知道自己玩不过这个‘小妖精’,装着什么都没听见......

这一夜,周桂珍的脑子里一刻难以安宁,她没有过多地想过医院里受害者,起码他们眼前不会直接面对自己,威胁自己。对自己的两个哥哥,她虽有埋怨,但是毕竟是自家亲人,羡慕向往城市生活本身没有错,做点出格的事也是无可厚非,和尤素菊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现在的社会,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能活得有尊严吗?想到歪蚌蚌老婆明天要上门要钱,哦不,准确说就是今天了,她真的不希望天亮,这个女人的行事风格和伎俩,自己别说是匹敌,就是站在她面前都觉得自己矮一截,这种自卑强烈地刺伤她的自尊,为什么自己在歪蚌蚌老婆面前,在尤素菊面前就活该被轻视被嘲讽?如果当初是自己做了李仕安的老婆,歪蚌蚌老婆敢这样对自己吗?或许连周克东都不在自己的眼里,真是一步错,步步错,悔不该当初中了李仕安和尤素菊的奸计,悔不该当初自己鼠目寸光,得了套房子就沾沾自喜......周桂珍不禁抬眼四下看看自己的房间,悲哀委屈一齐袭上心头;自己付出的那么多,难道一套房子就能满足了吗?这房子有什么用?自己单身一个女人,守着这房子能解决什么问题?遇到点事,所有男人都像避瘟神一样躲着自己,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不断地自问,得出结论竟然是自己太软弱太善良了,这些男人是觉得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扔块骨头把自己当野狗一样打发了,他们把自己看的太廉价了,太低估自己潜在的攻击性了,太漠视自己的生活质量了,殊不知自己生活不好会对他们的生活随时具备威胁。对!天一亮就跟他们借钱,不撕破脸他们只觉得自己善良好欺负,要是不乖乖的把钱给我送来,不整死你们也叫你们脱层皮,你们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在后!......

作出这样的决定,周桂珍跃跃欲试地主动给歪蚌蚌老婆打电话,表示钱一定给,但是请求宽限两天。对方并不难为她,爽快地给了她三天期限。

李仕安自从到市政府任副市长至今已经养成一个习惯,遇到开会便会将手机交给秘书小胡,有任何电话都由小胡接听处理,无法或者不便处理的,小胡会在会议后及时向自己汇报。但是这个习惯今天改了,小胡看着李仕安将手机设置到静音状态装进衣兜走进会议室......

0

第二十三章 跟副市长借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