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十四章 不给钱就威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不给钱就威胁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7 12:35:19

会议休息期间,心怀不安的李副市长避开与会者走到僻静安全通道走廊口,打开手机;七个未接电话,三条短讯。逐一查看,全是昨晚周桂珍打来的号码,李仕安脑子有点懵,拿手机的手不禁有些颤悠,三条短信一条比一条气急败坏,一条比一条露骨,最后一条简直就是在骂大街:李仕安尤素菊你们这一对狗男女,把老娘当狗耍是要倒霉的,中午之前不听见你电话,我就找市纪委告发你和尤素菊那个婊子,不相信我手上有东西是吗?好,有胆子你就撑着,走着瞧!

“李副市长,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秘书小胡找到李仕安,关切地小声问。

李仕安被惊醒般地强装出平静,将手机放回口袋说:“没关系,透下气就好了,你先去会议室替我打个招呼,我随后就到。”

小胡走后,李仕安铁青着脸打通耿学中的电话:“你们干的叫什么事?还会不会办事!还能不能办事了?一大早打我七个电话,发三个威胁短信,你马上去把事情处理好,我在开会,我不想再看见再听见任何电话和短信!”

耿学中也有些发懵,接通电话自己一个字还没说,李仕安刻意压低嗓门却异常严厉的一通责难后就挂了,他心里分析,李仕安可是好脾气的人,自己跟他从小到大,几乎是没见过他这样的口气对自己,看来周桂珍这个婊子真的是要铤而走险豁出去了,把人害成那样,要她出十万块钱不过分呀,为了十万块钱,至于吗?难道这个臭婊子手里真的有什么要命的东西?要不怎么能对李仕安如此激烈呢?可尤素菊对自己保证这个女人不会有任何威胁,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怎么说,先按照李仕安的要求,稳住了周桂珍的情绪再说,鬼知道她这会儿是不是又有短信发过去了......

“周桂珍,你什么意思?李仕安在开会,你没完没了的电话短信又是骂人又是威胁的,想干什么呀?有什么事跟我说行吗?”耿学中的口气不软不硬,在他眼里,周桂珍就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草包,只要她一开口,就能知道她的心思。

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周桂珍竟然哭了:“你耿学中也不是个好东西,我哥哥出事想要你们帮帮忙,你们一个个像躲瘟疫样的,尤素菊那个婊子还在电话里骂我,你们太过分了,是不是觉得老娘好欺负?是不是当老娘治不了你们?......”

耿学中明白了,又是尤素菊这个畜牲女人没事臭显摆穷刻薄把这个和她一路的货色惹急眼了,他不耐烦地喝止:“有事说事,我哪有功夫听你这些废话!”

“我要借钱,人家追着我屁股后面堵着我家门口要钱。”周桂珍止住哭声果断地开口。

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个女人怎么能为了十万块钱干出这样的事呢?他哥哥惹了那么大的事,她怎么就自己不想出一分钱呢?我已经可怜她,舍了面子让人家少要五万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结果呢?耿学中真的服了这个女人了,要是一口拒绝,真不知道这样的畜牲女人还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要是再去惹李仕安,李仕安还不把自己埋怨死!

“借钱你找李仕安?你脑子有病吧!说,借多少?”耿学中很无奈很委屈,自己尽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尽遇到这些不能和她们讲理的女人。

“二十万。”周桂珍一不做二不休,被骂被侮辱的结果就是不能白开一次口。

料定周桂珍最多借十万,一听二十万,耿学中不禁恶向胆边生,他甩了甩头,恶狠狠地说:“你他娘的当钱是你们家地里长的庄稼啊?行了,老子伺候不起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爱找谁找谁。”李仕安挂了电话骂:“你他奶奶的,要十万再敲十万,什么人呐你!唉......”

刚挂的电话又响了......

“十万,”周桂珍一字不多说,那口气像是在和耿学中做一桩买卖,而且还是一桩不得不做的买卖。

“十万不是小数,放在包里也是一大摞,你干什么用?”耿学中明知故问。

周桂珍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对耿学中叙述了一遍,完了还强调说:“那个歪蚌蚌的老婆当着警察的面打我嘴巴,警察也不管,要是这钱不给她,我的日子怎么过?”

耿学中又好气又好笑:“你他娘自找,做事情太不上路了,这样吧,我现在也拿不出来十万现金,你到‘润德’茶楼等着,我找歪蚌蚌老婆过来,当面把事情了了,钱我来给!但是我警告你,别动不动就威胁这个吓唬那个,这个社会不是你这样玩的,小心别把自己玩死!”

耿学中最后的一句话,周桂珍听得有些后怕......

到了约定的茶楼,耿学中当着周桂珍的面,给歪蚌蚌老婆一张现金支票,苦笑着摇摇头:“收下吧枝枝,摊上这事够恶心的。”

被耿学中称作枝枝的女人端坐着没有动茶几上的支票,却对周桂珍说:“我昨晚说过,少要你五万是看在朋友的面子,现在告诉你,这个朋友就是耿总!”随后把支票推给耿学中说:“耿总,你的话我听得懂,没想到最后还是恶心上你。今天既然是耿总出面,这个面子我给了!”说完话站起身带上墨镜就走,紧挨着的一张茶桌上两个穿着笔挺西服的小伙紧随其后......

耿学中无动于衷地坐着说:“这才是社会上朋友多、耍的开的女人!既给足我面子,又让我心甘情愿帮她出钱出力。”见周桂珍贪婪地盯着支票,耿学中横着眼藐视地说:“别盯着,你以为我捡便宜了?告诉你!你以为医院的受害人抢救过来就没事了?下面要陪足了钱求人家私了,否则你那两个哥哥都得关几年,人家给了我这么大的面子,我能不出钱出力吗?”

耿学中走后,周桂珍再次想起耿学中在电话里的那最后一句话,这句话,她现在确信无疑;小心别把自己玩死!原来耿学中在社会上有这么大的面子和气派,这个叫自己害怕的、自称是歪蚌蚌老婆叫枝枝的女人对耿学中如此敬重,这些人要玩死自己还不是小菜一碟吗?她有些后怕,后悔自己闹得太出格太过分了......

回到家想踏踏实实好好补一觉,当关紧门,尤明宝捂着腮帮子按响门铃......“开门!”吐字非常含糊。

“怎么会这样?明宝,谁打的?”看见进门尤明宝腮额红肿,周桂珍吓得手脚发抖问。

“你个臭婊子怎么惹歪蚌蚌了?在派出所和解了,出门就打了我两嘴巴,我才知道是歪蚌蚌的人。”尤明宝像含着个鸡蛋在口中,异常艰难地吐出这些字。

“那......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不会想要报复他们吧?我看算了明宝,你干不过他们的。”周桂珍丧气地劝慰。

“报复个屁!早知道是歪蚌蚌的人,我才不会来呢,我他妈傻呀!”尤明宝疼得裂开嘴缓了一下,擦了把口水:“我在你这住几天,我姐姐要是知道我这样了还不来把你撕了?”......

这对离异后难得聚在一起的鸳鸯哪里知道,等待周桂珍的不是尤素菊要‘撕了’她,而是漫长的牢狱生活......

离开茶楼,耿学中就急忙跑到李仕安的办公室,看了周桂珍发给李仕安手机上的短讯,凝思了半天下决心对垂头丧气的李仕安说:“大哥,这样下去不行,这样下去我们成了什么了?还有尊严和安宁吗?连周桂珍都敢这样对待你,说明咱们太软弱太被动了,咱们是有身份的人,可是一味的息事宁人,这些小人反而把我们的大度当对付算计我们的筹码,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李仕安抬眼看着他,意思是问你有什么办法改变现状?

“大哥,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不妨就拿周桂珍开刀,杀鸡儆猴,不是这个也怀疑我们那个也威胁我们吗?我们总这样被动外界肯定当我们心虚,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敢声张,我们何不反过来看问题,倒过来做事呢?或许会根除外界对我们的怀疑。”耿学中边说边用眼神征求李仕安的反应。

“哎呀!有什么好主意你就说吗?我现在脑袋都要炸了!”李仕安及其烦躁。

耿学中及其自信地说:“告周桂珍,告她利用电话和短讯威胁敲诈市领导。”

李仕安一惊,但是耿学中自信坚定的眼神促使他深入些想了想,觉得不无道理,随即又觉得不可取:“可是她的房子是我出的钱,闹出来我能说得清吗?不是要把我自己搞臭吗?”

耿学中胸有成竹地解释说:“哎呀大哥,人嘴两张皮,别人为什么非要信她的?她一个没有文化没有教养的女人,你李副市长凭什么要送房子给她?你给她的钱都是在我这走的,房子是她拿了钱自己去买的,凭什么就和你李副市长有关系?再说我断定要是真调查的话,打死她都不会说房子是你买的,到最后别给她当非法所得没收了。”

“嗯......可是这个女人如果耍无赖,话会很难听,什么都能说出来。”李仕安依然心有余悸。

“正是怕她在外面胡乱造谣,所以才告她,要她当面拿出证据来,这样能显示出你心胸坦荡,不惧流言。”耿学中拍着手掌强调说:“她能有什么证据?她总不能把猜想把回忆当证据吧!要是证据不实,谁能相信她的话来得罪主动报案要求严查的李副市长呢?外界那些流言蜚语和猜想怀疑不就不攻自破了?”

李仕安沉默细想:“有道理学中,再好好想想!”

得到李仕安的认可,耿学中提示:“大哥,报案时间不能拖,拖久了咱们有权衡犹豫之嫌,按照常理,如果真的无畏无惧坦坦荡荡的话,应该立即报警。我看了这三条短信,第一条是跟你要十万块钱而不是借,第二条是催促解释理由,第三条就是**裸的威胁,加上七个未接电话,足可以说明问题了,大哥你想,这个女人刚把周学东拉下水,公安局能轻饶了她?”

耿学中了解李仕安顾虑什么,仗义地表示:“大哥你放心,房子的事她要敢抖出来,我全担着,我好说,就是承认和她上过床有过关系又怎么样?我的身份和你不同,这点事在我这算个屁!你甚至都可以说自己对这个女人不太有印象了,这样更符合你的身份和地位!”

消除了最后的顾虑,李仕安又粗略地全面想了一遍,一拍桌子说:“好!学中,你先回去,我马上让小胡报警!是该主动出击下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耿学中要动身时,李仕安又叮嘱说:“既然报警了,就放手让**门去查,你不要有任何动作,这样才显得咱们公正坦荡。还有,晚上到我家去,一是要和尤素菊协调下,二是千万告诫她不能再耍小女子性子坏大事!”

0

第二十四章 不给钱就威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