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十六章 是猴子都有红屁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是猴子都有红屁股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19 10:42:20

李仕安告周桂珍敲诈,确实令黄岐山始料未及,背后到底有什么诱因或真相,相信审了之后自然会有答案,暂且不管李仕安一伙是出于何动机又想达到什么目的,黄岐山感到自己仿佛有如天助的幸运,因为此前自己正为如何在周桂珍身上打开缺口而犯愁,今天周桂珍就被当做嫌疑人送到自己手上,这样纹丝合缝的巧合,不是天助是什么?或许周桂珍在他们眼里丝毫没有什么价值,可是黄岐山不这么看,不仅不这么看,相反还指望着通过周桂珍得到关键性的线索和证据。所以对周桂珍的审问,他尤为谨慎重视......

“周桂珍,到了这里不用害怕也不用抱什么侥幸,老老实实把事情交代清楚,对你是最有利的,今天带你来是有充分证据的!”黄岐山拿出周桂珍的手机和李仕安的手机:“你用这个手机在一个小时内,往这个手机上打了七个电话,然后在二十分钟之内又往这个手机上发了三条短讯,内容依次是......”黄岐山一字不差地向周桂珍朗读三条短讯后,注视着表情羞愧、懊丧又急于辩解的周桂珍问:“以上事实你承认吗?”

“我承认!可我......”周桂珍只想尽快按照自己的理解尽快把事情解释清楚。

黄岐山打断她说:“先别着急解释,有的是机会让你解释,你先说明白你承认什么?”

“我承认电话是我打的,短讯也是我发的。”周桂珍面对眼前的证据,没想过要抵赖。

“为什么连续打七个电话?”

“应为电话通了他一直不接,所以我就不停地打。”

“为什么要不停的打?难道你就没想过他在开会不方便接,或者手机没在身边等原因吗?”黄岐山在这里又加了一句:“你这样的行为不和常理呀!”

“我当时心里着急,所以就不停地打了。”

“着急什么?为什么事着急?”黄岐山追问。

周桂珍觉得不该说自己着急,急忙改口说:“我估计他是故意不接我电话的,所以就一直打了。”

“你凭什么就说他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呢?”

听到黄岐山依然追问,周桂珍觉得这样说也不合适,但是没能找出说得过去的第三个理由,很自然地谎话就出口了:“我觉得他是故意想和我开玩笑故意气我,我就真的生气了,所以就不停地打。”

“啪”的一声,黄岐山一反常态突然重重拍了下桌面,脸色阴森地指着周桂珍说:“你他娘的把这当农贸市场了吧,我再告诉你一次,这里是澄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小案子小事情没有资格上这来,你哥哥那一伙人把人都快砍死了还在派出所解决,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为什么把你带这来!”

虽然平时能说会道,可是没见过这样的阵势,猛然一声拍桌子的响声已经被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周桂珍本能地又改口说实话:“因为昨天晚上我给他打过电话,想和他好好说,可是他让老婆接我的电话,他老婆还在电话里用脏话骂我,所以我今天就怀疑他是故意不接我的电话。”

肖晓紧张地做记录,却不忘转头给了黄岐山一个折服的眼神......

“你昨天晚上大约几点给他打的电话?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晚上十一点左右,具体时间我的手机上有记录,打他电话是想......是想跟他借钱给被我哥哥他们砍伤的人看病。”周桂珍此刻老实得很,不是不想说谎,是脑子里根本想不起来谎话。

“今天上午打他电话又是为了什么?”

“还是想借钱!”

“可是你的短讯上没有写‘借’而是明确写的‘要’。”

“在我看来借和要没什么区别,因为我们一直关系很好!”

“那你就说说你们的关系,这点很重要,你要好好说!”黄岐山特意提示说。

周桂珍脑子又乱了,这个问题她不知该怎么说?从哪说?说多少?......

黄岐山不失时机地用一次性水杯放了一杯水递给她:“想好了说,不许说谎也不许瞎说,你所说的事我们都会认真核实,对认定你是否构成敲诈罪的很重要!”

周桂珍依然拿不准尺度,没有和李仕安尤素菊彻底翻脸的打算,仍然奢望李仕安一定会为自己证明,只有李仕安能尽快把自己从这里弄出去......

“我和李仕安认识有近十年了,那时他前妻生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我经常到他家去照顾他老婆儿子,他一直很感激我的,一直说把我当自己家人的!”周素珍竭力想尽快说明自己和李仕安之间的关系纯粹就是一家人关系,绝对谈不上敲诈。

“你是怎么认识李仕安的?”黄岐山想了想,平淡地问。

黄岐山的态度让周桂珍平静了许多,随即便开始转眼珠子想着说:“我是通过我前夫尤明宝的姐姐尤素菊认识李仕安的,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嗯......一个星期有三四天都在他家。”

“有人可以证明吗?”黄岐山知道她在有选择地交待,不愿意冒出半点对李仕安不利的话。

“有有有,你们可以去问李仕安,他是最清楚的,还有耿学中,他几乎每次都在的,嗯......还有施小畏,就是李仕安的儿子,嗯......他们都可以证明的。”周桂珍最后想到还有尤素菊,但是她不能指望尤素菊为自己证明,所以话没出口就立即拐弯。

黄岐山的眼睛始终没有遗漏过周桂珍的任何反应细节,这会儿却收回眼光说:“这能说明什么问题?你说的都是几年前的事了,难道仅仅凭你们以前的关系不错就能认定你今天的行为是开玩笑?你的目的很明显是要钱,在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你写了两条明显带有威胁的短讯发给李仕安,你一句以前关系好能解释得了吗?”

周桂珍急了:“本来就是开玩笑的,你们可以去问李仕安,当初我差点做他老婆,他可以给我证明的!”

黄岐山站起来“哼”了一声:“周桂珍,你很不老实啊,要是你觉得这样胡说八道对你有利,我也不跟你浪费时间,好吧!我们会到你所提的证人那里去了解落实的,听听他们是怎么认定和你之间的关系的。”

见黄岐山和肖晓要离开,周素珍眼泪汪汪地哀求:“能不能让我去见李仕安,能不能先让我回家,我去找李仕安为我作证,或者我去找耿学中,他们肯定会承认我和他们的关系不是普通的关系......”

黄岐山示意肖晓把周桂珍的这些话记录在讯问笔录里,对周桂珍说:“你现在没有权利提任何要求见任何人,李仕安要是想见你,我们可以考虑。”

走出讯问室,胸前抱着文件夹的肖晓不住地扭头看黄岐山,眼神里有疑惑有失望甚至有怀疑......

“别用这样的眼神盯我!”黄岐山目不斜视边走边说:“小丫头,我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是不是想说‘黃麻杆’就这水平啊?呵呵......你太年轻,要多看多想多学!”

“是!还要多请教!”肖晓没好气地又加上一条。

“‘黃麻杆’,费了半天劲,这么好的机会你就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呀!”范寅磊接过肖晓的文件看了后,揪着脑门子问。

“没大没小,当着小辈的面也不注意尊重,要叫‘师傅’!”黄岐山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提醒,同时示意肖晓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严肃地说:“范大支队长,办案子要动脑子,这个案子对象特殊,涉及到市政府领导,领导交给我们办的是敲诈案,我们的工作围绕是否构成敲诈罪展开就行了,要是在办案过程中,人为故意地关心领导背后那些与本案性质没有直接关系的个人隐私是什么意思?,当然,你可以有很多理由解释,但是领导会管你这些吗?最后怀疑甚至认定我们把案子的性质变成想通过敲诈案怀疑追查领导,领导会有什么反应?你的支队长还想不想干了?今后还想不想进步了?局长怎么向于**交待?”黄岐山拍着讯问记录强调说:“这些东西领导都要亲自过目的!”

“这么说咱们就这样草草了事算了吗?”范寅磊被点通了,但还是不甘心地问。

“外行话,咱们怎么就草草了事了?咱们下面要认真找当时人以及嫌弃人提到的证人了解落实,其中被害人李仕安的证词对本案的认定最重要!这算草草了事吗?案子本身就是这么个案子。”黄岐山解释说。

范寅磊急了:“‘黃麻杆’!你装傻是不是?你不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哈哈哈......”黄岐山大笑着将范寅磊摁在座椅里,将桌上的茶杯递给肖晓:“丫头,愣着想什么呢?领导都发火了还不赶紧给领导续水?”转而又对范寅磊调笑说:“你看咱们这狗屁专案组总共就三人,连个给领导端茶倒水的都没有。”

玩笑过后,黄岐山诡秘地对哭笑不得的范寅磊说:“不能着急,两个面团不能硬往一块揉,先把敲诈案结了,在不丧失办案原则的前提下让领导满意,咱们才能在没有高压干扰的情况下揉另一个面团,你担心什么?周桂珍又跑不了,或许到时她会上杆子配合咱。”

范寅磊心里着实佩服了,但是当着肖晓在场不便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干咳了两声布置工作:“明天我和肖晓拜访下李副市长和相关证人,你在家听信。”

肖晓的脑子里还在专注地猜想什么这个面团那个面团的,以至于支队长安排工作后自己还傻愣着......

0

第二十六章 是猴子都有红屁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