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十八章 谁沾谁倒霉的女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谁沾谁倒霉的女人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7/21 12:12:52

耿学中的架子肖晓算是领教了,然而作为耿学中的客人,待遇也是不一样的,不仅有美女伺候的茶艺,还有新鲜美味的水果,可问题是自己不是来作客的呀,既然是支队长的熟人,肖晓只好及其不自在地受着......

哼哈点头、一轮客套过后,耿学中在肖晓对面端端正正地坐下问:“小小小队长,咱们先谈你的正事,午饭我请你们吃便当,咱们工作吃饭两不误!呵呵......”

耿学中的样子因为对自己的称呼而显得有些滑稽,肖晓觉得有必要更正下:“耿总,我叫肖晓,小月肖,佛晓的晓,还有我不是小队长,你叫我肖晓就行了。”

“哦......好!哈哈哈......那好,肖晓,那咱们就开始吧!”耿学中一副轻松随意的样子。

肖晓看了眼翘着二郎腿抽烟的范寅磊,正好范寅磊也看着她,似乎没有打算自己亲自问。耿学中发话催促,让肖晓无法再迟疑,打开记录簿问:“耿总,今天来找你是为了跟你了解下周桂珍和李仕安的关系,请你如实地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和我们谈谈好吗?”

“周桂珍?周桂珍和李仕安的关系?这是什么问题?你是说周桂珍和李仕安......?不会吧!这太离谱了!”耿学中一听肖晓的要求,立马神情严峻地表示出疑惑、惊讶、好奇到否定的过程。

“你不必猜想和怀疑,只需要谈谈你所了解的这两人之间的关系。”肖晓提示到。

“肖晓警官,我真不知道他们两会有关系,再说了,他们两就是有关系,男女之间的事能让我知道吗?呵呵......”耿学中为难地说。

“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我是问你在和李仕安以及他家人接触的过程中所了解的周桂兰和李仕安一家的关系,不仅仅指男女之间的关系。”肖晓总算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自己都觉得很费劲。

耿学中也很费劲地总算听明白了:“哦明白了!周桂珍是尤素菊,就是李仕安现在的老婆的弟媳妇,准确的说是前弟媳妇,因为三年前周桂珍就和尤素菊的弟弟离婚了。哎!难道李仕安会和她......?耿学中不由自主地又好气心泛滥。

肖晓立即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耿学中才尴尬地笑了笑,回到主题:“这个周桂珍是个人物,但不是个东西,当年,也就是三四年前,由于没有工作闲在家没事,整天巴结尤素菊帮她找工作,尤素菊就求我帮忙,我让她在我公司干了没多久她便成天勾搭我的客户在背后毁我生意,被我炒了以后,没想到在李仕安家里又遇到她,我提醒过尤素菊不要和这个女人来往,可是尤素菊表示没办法,毕竟是自己的弟媳。那时李仕安经常忙到很晚才回家,老婆病重,孩子临近高考,尤素菊就让她帮着一起照顾了大概有半年时间吧,后来她和丈夫闹离婚,尤素菊和她的关系就疏远了,我知道的就这些。”

没等到肖晓的继续提问,耿学中主动说:“前几天看见周桂珍和四方街派出所的周克东所长在一起,两个人很亲热,一看就不是正常关系,当时我就担心周克东要倒霉,呵呵......果然这个女人谁沾上谁倒霉!”

“耿总看来是深有体会呀,莫非也沾了一身?”范寅磊笑着问。

“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我不是肖晓要调查的对象,你别想吓唬我不打自招!哈哈哈......再说当着肖晓的面我也说不出口,总之这个周桂珍很不是东西!”耿学中嬉笑玩闹间既提到了周克东又给自己留下一个脏口袋,以备日后将周桂珍可能泼给李仕安的脏水全部装进去......

耿学中执意热情挽留,声称吃个便当自助餐不至于犯纪律,范寅磊也就不便太认真太计较:“好吧!今天就领情吃顿耿总的自助餐。”

带到餐厅,肖晓有些傻眼,她知道这地方确实是提供自助餐,但标准是每位300......

被关了一夜的周桂珍体会到了坐卧不安、度日如年的滋味,可是心里还抱着种强烈的、不容置疑的信心,只要公安找到李仕安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他,他一定会为自己开脱让自己回家的!熬到下午被再次带进询问室的时候,总算松了一口气,已经关了这么久了,应该可以放自己出去了......

“周桂珍,我们按照程序,充分尊重你的意愿,找到了你认为可以认定你的行为不属于敲诈的两个人,一个是报案人李仕安,一个是你提及的耿学中,经过认真调查核实,两人均未能提供对你有利的事实依据,同时,报案人李仕对你供述中所提及的有关你和他之间关系的描述予以完全否定,并保留追究你诬陷诽谤罪的权利。

黄岐山相当平静的声音在周桂珍耳朵里却似一颗颗炸雷震得她呆目圆睁,迫切地想挣脱锁着的座椅上前抢黄岐山手里的材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是瞎编的,想瞎编来害我......”

“周桂珍,你老实点!”肖晓实在看不下去,愤怒地阻止。

绝望的周桂珍发出嚎丧一样的哭喊:“李仕安耿学中你们两个乌龟王八蛋,你们睡了我玩了我还要害死我......你们的良心让狗吃了......你们两个不得好死的流氓......”

“周桂珍,我再提醒你一次,这里不是大街上可以由着你耍泼骂人,如果不能对自己所说的话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你就已经涉嫌捏造事实诽谤威胁他人以达到敲诈钱财的目的,罪名不小,我劝你冷静冷静,没有证据没有依据的话不要乱说,否则对你很不利!”黄岐山开导说。

周桂珍由嚎哭变成了呜咽:“他们怎么能这样害我呢?当初帮李仕安做了半年饭当了半年的老妈子,怎么能说和我没有关系了呢?我住的房子是李仕安给我买的,关系不近他给我买房子干嘛?还有那个耿学中,多次和我发生关系,现在也翻脸不认人,他们都是有权有钱的人,欺负我一个单身女人,我可怎么办呀我......”

肖晓厌恶地看着面前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怒道:“帮了人家点忙就可以用这种方法敲诈人家呀,何况人家还给你买了房子!”

黄岐山问:“你说的李仕安给你买的房子是你现在住的翠湖人家17栋2单元的房子吗?”

“是的!”周桂珍抽泣着答道。

“这房子价值不菲啊,是一次性付款吗?有没有按揭比例?”

“李仕安跟开发商打了个招呼,按照当时市场价打了八折,一百二十万买的,房款分三次付给开发商的,每次四十万。”

“钱是谁去交的、。怎么交的?”黄岐山追问。

“前两笔是转账付的,最后一笔是我到耿学中那里拿了现金付的。”这三笔钱周桂珍记得很清楚。

黄岐山点点头说:“你说的不错,前两笔转账支票付的,但是付款人是‘海源’商贸公司,最后一笔你的确是在耿学中那里取的现金付的,但是这些不能证明房子是李思安给你买的。”

周桂珍又傻眼了,裂开嘴又哭了:“起码可以证明耿学中和我的关系吧?”

“这和本案无关,耿学中并没有告你敲诈。”肖晓放话道。

“哦对了,我装修房子的时候,李仕安给了我两万块钱!”周桂珍捞到救命草样的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装岐山说。

“是转账还是现金?”

“是现金!”

“有字据或者有证明人吗?”

周桂珍眼神又黯然了:“没有,是私下里单独给我的。”

“是你私下里死皮赖脸盯着要的吧!”黄岐山及其厌恶地说了一句不该自己说的话。

黄岐山和肖晓低声交流了几句对周桂珍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就踏踏实实地好好认识认识自己的问题,有什么要说的先自己考虑好了再报告。”

周桂珍知道今天又回不去了,急忙问:“我会被关几天?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

面对周桂珍这样幼稚可笑的问题,黄岐山无奈地说:“看来你真是法盲,我就破例告诉你吧!我们关你几天你不必要计较,都会算在你的刑期里,但是最终处理你的是检察院和法院。”

周桂珍突然脸色煞白,反常地没有动静了,肖晓觉得不对劲,仔细观察才发现周桂珍脚下湿了......皱起额头揪着鼻子拽着黄岐山就走......

“吓尿了师傅!”走出询问室,肖晓悄声告诉黄岐山。

黄岐山“哼”了一声:“自作自受!”走了几步又说:“通知她家属给送两件内衣。”

“哪有什么家属呀,父母在老家,两个哥哥在派出所‘监居’着,丈夫又离了。”肖晓为难地说。

“就叫她前夫送,要是前夫不愿意送,就让她臭着。”黄岐山又重复了四个字:“自作自受!”

0

第二十八章 谁沾谁倒霉的女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