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二十九章 为前妻鸣冤哀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为前妻鸣冤哀嚎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0 19:33:32

尤明宝自从周桂珍在自己眼前被带走,至今没弄明白具体是被什么部门带走的?关在哪?肖晓通过派出所通知他送几件内衣的时候,他自然得出周桂珍在派出所的答案......

在衣柜里找出几件周桂珍的内衣,尤明宝不禁怜悯这个曾经和自己生活过几年的女人,虽说这个女人不能算是安分贤惠甚至有些刻薄寡情,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眼下的遭遇又是举目无亲孤助无援,自己必须尽全力帮助她,但愿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为她解困,使她在危难之际能够认清到底谁才是真正在乎她对她好的男人,促使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踏踏实实和自己过日子......抱着这样的想法,尤明宝不禁跃跃欲试......

“尤根娣!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我找你有事!”尤明宝口气生硬且牛哄哄的,直呼尤素菊最忌讳的曾用名,一副要和她不客气的架势。

“你神经病,我告诉你尤明宝,你再敢喊这个名字,别怪我和你断绝关系!”开着车的尤素菊果然对这个称呼很敏感很忌讳。

“你少跟我装他娘的什么高贵,改个名字你就不是尤根娣啦?我问你在哪里?”尤明宝一点不准备给她台阶。

气得满脸通红的尤素菊咬着牙说:“你再这样口气我挂电话,你个疯狗!”

“你挂,你敢怪电话我明天一上班的时候到你局门口等你尤根娣,让卫生局的人都知道你原来叫尤根娣!”尤明宝对自己的这招很有信心。

“尤明宝,你是人还是畜牲,我在开车,你找我干什么?死不了老婆死不了孩子的你有什么急事。”虽然是服软了,可是如此歹毒的话她随口就来。

“我是没老婆没孩子,我没你能作,今天嫁这个明天嫁那个,可是你们欺负一个单身女人算什么本事?哎呦......告她敲诈告他恐吓的,你们以为自己都是小可怜,别人都是大灰狼是吗?我看你们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都他娘的一路货色,都是粪坑里捞出来的货,谁也别嫌谁臭!”尤明宝彻底被尤素菊的话激怒了。

“尤明宝!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尼姑死了你个和尚嚎什么丧?,周桂珍是你什么人,你这么豪情仗义地来找我吵架,我告诉过你她的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没那份闲心关心她,信不信由你!”尤素菊只能装傻,她痛恨这个没出息的弟弟。

“你以为就你长着脑子别人都是傻瓜?周素珍被带走的时候我在场,出门前她求我找李仕安,说只有李仕安可以救她,这事你能不知道?我告诉你,做人要积德,即便是周桂珍做错了,你们也不能把人家往死里弄!”尤明宝直接告诉尤素菊,想装傻糊弄自己门都没有。

尤素菊将车靠边停下,不依不饶地说:“既然你知道和李仕安有关你还瞎起什么劲?公安局去抓她说明她犯的事太出格了,叫罪有应得!你没本事管她更没本事帮她,你就干瞪眼等着吧!”

尤明宝没想到尤素菊会如此嚣张地说出这样绝情这样伤害自己的话,一直以来给她和李仕安还有耿学中留着的最后一层面子被骄狂阴损的尤素菊彻底撕破了:“尤根娣,你他妈的给我听着,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伙子是群什么东西?太阳底下一个个人摸狗样的,暗地里做尽伤天害理的龌龊勾当,周桂珍为什么和我离婚?李仕安和耿学中谁没有和她上过床?你尤根娣为了做副市长夫人干了多少该枪毙的事?施亚平已经活不了几天,你们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弄死她?老子给你们留着面子你们还真把自己当天使了......”电话里听不到尤素菊的动静,尤明宝看了下手机,确定对方没挂下就继续说:“我是没本事把周桂珍弄出来,可是李仕安有本事,要是不把周桂珍弄出来,老子亲自去找李仕安那个混蛋,我看他有本事把我也抓起来!”

“明宝,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安静的话筒里传出和先前的尤素菊若判两人的低沉、幽灵般的声音。

“找你娘的鬼,老子在家‘干瞪眼等着’周桂珍回来!”尤明宝得理不饶人,用尤素菊的话回应。

灯火通明的刑侦支队办公区,技术部门一个警员手里拿着几页记录纸敲响范寅磊的办公室......

范寅磊拿着这几页纸进了黄岐山的办公室......

黄岐山给海空打电话:“海空,贴近尤明宝,保证他不能出意外,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自己,出现危急情况直接联系范支队。”挂了电话,黄岐山和范寅磊商量:“是不是让肖晓去四方街派出所接触下尤明宝?如果尤明宝提出要见周桂珍是不是破例安排下只准见不许交流?”

范寅磊心领神会:“没问题,这事就交给肖晓!我去给肖晓具体交待下。”

尤明宝提着装有周桂珍一副的塑料袋走进四方街派出所,在手机里找出电话通知自己的号码拨了出去......坐在户籍厅值班的协警挂了电话招呼:“尤明宝,在这里。”

“是你通知我给周桂珍送衣服的吗?”尤明宝一看是个协警,有些疑惑。

“是我给你打的电话,衣服带来了?”协警取过塑料袋打开检查......

尤明宝十分不满协警的手检查周素珍内衣,但是也没办法表示不满,这是人家的职责:“周素珍关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见见她吗?”

协警挑出两个胸罩,将其他的装进塑料袋:“这两个你带回去,上面有定型钢丝,按规定不能带进去。人在哪里我不知道,领导吩咐我只管接下你送来的东西就可以了。”

尤明宝悻悻地将两个胸罩揣进自己的裤兜里:“我是她家属,我总该有权知道她犯了什么罪关什么地方吧!”

“兄弟你别冲我着急,我就是个只管听吆喝的协警,要不你等会儿,等他们出警回来了你再问问。”协警指着墙上的挂钟说:“出去有一会儿了,估计快回来了。”

协警的话虽不热情但是很客气,尤明宝看了眼挂钟,有看看泛黑的天色,打了个哈欠,无奈地坐下等着......

约莫半个小时,肖晓开着警车赶到,进门看见桌子上的衣服问协警:“是周桂珍的东西吗?”

没等协警开口,尤明宝忙着上前问肖晓:“周桂珍关在什么地方?我能见见她吗?”

肖晓打量着他:“你就是尤明宝?周桂珍在里面一直哭着要见的就是你?衣服是你送来的?”

听肖晓这么说,尤明宝隐隐心疼,连忙表白:“是是,我是尤明宝,衣服是我送的,能让我见见她麻?”

“不可以!这是规定,受审期间规定不允许探视,更何况你不是直系亲属。”肖晓漫不经心地检查了先塑料袋里的衣服,准备走人。

“哎唉警察同志!”尤明宝欲拦住肖晓解释:“警察同志,请等一下,你听我解释,是这样,周桂珍是我的前妻,父母都在外省的农村,两个哥哥也被派出所关了,在澄州没有一个亲人,实在太可怜了,虽然我和她离婚了,可是我们之间感情还是有的,你就让我见见她吧,我可以帮你们队她做做工作,劝她坦白从宽......”

“呵呵.....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不能违反规定,尽管同是女人我很同情她!”肖晓客气地表白自己的难处。

尤明宝看肖晓的态度还有余地,哀求说:“请你无论如何想想办法,我绝对不会影响你们,你就当可怜可怜她吧......”

“这样吧!”肖晓边往外走边说:“我作不了主,可以帮你反映一下,今天太晚了,明天吧!”

一看有门,但是没有联系方法没有约定时间,尤明宝一直跟到肖晓车前......

肖晓打开车门临上车前说:“明天上午九点在市局门口的接待室等消息吧!我会给你答复的。”......

尤素菊被弟弟尤明宝的一个电话搅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在她看来,尤明宝不可能也完全没必要对周桂珍有牵挂有感情,周桂珍在自己眼里一文不值,那么在尤明宝眼里就必须也是一文不值的,因为尤明宝需要依靠自己!可是现在尤明宝居然为了周桂珍不仅不惜和自己绝情翻脸,而且用那么可怕的话明火执仗地威胁诋毁自己,把自己驳斥得体无完肤,更想不到的是尤明宝居然能说出一个天大的疑问,能提出这个疑问本身就说明尤明宝肯定知道些什么,要不为什么这么有底气用这样激烈刺激的话对付自己的姐姐呢?尤素菊想不通,但是不得不提防尤明宝真会干出什么要自己命的傻事......

打了耿学中好几个电话都不接,尤素菊按住耐心等到九点再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尤素菊的耐心到头了,随即发了条短信:办完事别忘了穿上裤子,洗洗手刷个牙给我回个电话,有急事!

没多一会儿,耿学中回短讯了,尤素菊“哼”了一声打开短讯:你过来吧,你的活宝弟弟刚走。

尤素菊想打电话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又觉得多余,穿上外套提着包急促出门......

0

第二十九章 为前妻鸣冤哀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