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三十二章 嫂子不怪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嫂子不怪你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1 12:10:14

忙乎了半天的尤明宝失望地坐在床沿,周桂珍的屋子里最隐私的地方只是一个梳妆柜抽屉里的一个首饰盒,里面除了几件不确定值多少钱的首饰,还有几千块钱以及房产证和一些缴费卡......尤明宝将钱对折装进自己的口袋,一张张看着缴费卡上的缴费日期,脑海里想起周桂珍托肖晓带给自己话......突然尤明宝猛拍了几下自己的脑子,边拍边骂自己“傻瓜”,冲进厨房,打开所有的橱柜,将周桂珍说的那个塑料米桶拖出来,找了两个脸盆,小心翼翼地提起米桶把米倒进脸盆,在米桶底层垫着的牛皮纸下面,找到了几页信笺......确定里面再无其他物件后,尤明宝回到客厅沙发上,点上支烟,展开信笺......

贺玲,嫂子能和你说说话吗?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如果我在阳世还能喘息十天,我活着的时间就只有十个小时甚至更短......我现在每天能够自持意识的时间越来越短,漂浮的躯壳在群山白云间漫无目的来回摇曳,孤单的灵魂在旷野发出怪响,想要把灵魂装进躯壳太累了,太难了......

尤素菊和周桂珍每天出现在我的家里,精心照顾我的生活,喂我喝她们参了无数安眠药的中药,我看见她们对我真诚的笑脸,也看见她们狰狞丑恶的嘴脸,我无意拒绝也无力抗争了,我已经习惯了没有灵魂的躯壳自由自在地四处游走,灵魂一旦装进躯壳的时候,便要面对人性的阴暗,接受魔鬼的折磨,我会是多么的痛苦!桌上几乎每天都放上了四个酒杯,雪白透亮的酒杯里红的是血,白的是浆,尤素菊和周桂珍心怀鬼胎却笑得那么自然,李仕安耿学中心领神会地和她们碰杯,血和浆搅合着翻滚着,得知我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这个我的亲夫,我孩子的父亲竟然搂着两个女人奖赏给她们一人一个亲吻!或许他们不知道,躺在床上游离了灵魂的躯壳也是有耳朵有眼睛的,我的耳朵里充满了他们**的欢笑,我的眼睛透过玻璃酒杯看见鲜红的血和纯白的浆涂抹在他们轻狂得意的脸上。

我的日记和我写给小蕾小畏的信,还有市委领导和公安局的检举材料藏在了几个找不到的地方,要是你能得到嫂子的这封信,就设法救救耿学中吧!他对嫂子有恩,对小畏有恩,他被李仕安蒙蔽了心,被尤素菊蒙蔽了眼睛,嫂子不怪他!

安眠药开始来了,灵魂要走了

贺玲,嫂子在另一个世界祝福你!07年5月20日

尤明宝一字不落地读完了上面的内容,抬头突然感觉屋子里有股阴气,下意识地四处看看宽敞的客厅,走到窗前将窗帘全部拉开......重新坐下后,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将手里的东西交出去,一方面可以证明自己手里确实有东西,以此可以缓和跟李仕安和耿学中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可以向李仕安表示诚意,促使他尽快救出周桂珍,可是具体交给谁呢?他权衡再三,决定交给耿学中最合适,因为自己心里最怕的就是耿学中这只有钱有势的笑面虎!

自以为是的尤明宝觉得自己此举不但仗义而且坦诚,一定能博得耿学中的赞赏和感激,殊不知自己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细节,这个疏忽让耿学中把他当做最危险的对手。

由于几天前为周桂珍已经和耿学中闹了红脸,今天要是厚着脸皮贸然去‘海源’公司,耿学中未必会给自己好脸,说不定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还是先发个短信引起耿学中的兴趣,也算是提前预约下;耿总,我在周桂珍家找到件东西要交给你,没别的意思,完全是一片诚心!

耿学中很快回训;周桂珍家里没有一件我感兴趣的东西,老子是把她当婊子一样玩过,你想替她出头就过来,老子等着!”

尤明宝看完一跺脚,埋怨自己表达有问题,随即又发出一条解释;耿总误会了,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像是周桂珍截下的施亚平写给一个叫贺玲的信,上面把你们都提到了。

耿学中回讯的口气果然变了;去‘润德’茶楼等着我。

本想见了耿学中先端端架子和他攀谈攀谈以显示自己不被他看扁,可是当耿学中铁青着脸进来,尤明宝不由自主地将手伸进口袋,连个屁都没放就将信笺递给耿学中......

耿学中确定这是施亚平写给贺玲的信,不由得咬着嘴唇怒目圆睁,恨眼前不是尤素菊,否则今天自己一定会用滚烫的茶碗砸开尤素菊的脑子......

大致看完信的内容,耿学中的眼睛久久盯着信的最后,施亚平在临死前还不忘感恩,不忘托付贺玲救救自己!耿学中的心仿佛被良知和后悔紧紧掐住而一阵窒息,脸色憋得紫红发暗,手指颤抖......

尤明宝自然觉得耿学中的反应是被信的内容吓的,讨好地安慰说:“耿总,好在信被周桂珍截下了,真是万幸啊!”

耿学中闭上眼做了几个深呼吸,尤明宝的安慰话在他听来纯粹就是狡诈阴险的别有用心,他晃着手里的信笺平静地问:“原件呢?你复印了多少?在哪复印的?”

尤明宝有些傻了,自己怎么就没注意是复印件呢?普通的复印纸自己应该能发觉呀,可是......“耿总,没有复印,我找到的就是这个。”尤明宝眨着眼睛肯定地说。

耿学中睁开眼睛闻了闻信笺上的味道便将信笺还给尤明宝,重又靠在沙发后背闭上眼睛,声音阴冷地说:“这东西对我没用,我建议你把它交给你姐姐,她会舍得花大价钱的。我耿学中轻易不得罪小人,可是小人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我,老子叫他一辈子呆在床上做小人!”没看尤明宝,耿学中起身走了......

尤明宝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是啊,为什么是复印件呢?周桂珍这个婊子看来确实不是个东西,心眼太多,自己不顾一切想帮她,可是她却处处给自己留一手,让自己拿着复印件找耿学中李仕安为她卖命,不是想让自己去找死吗?耿学中临走前的那几句话,明摆着就是警告自己,要是不把原件拿出来,他就要收拾自己,看来耿学中认定自己故意用复印件耍他,可是自己上哪里去找他娘的原件呢?尤明宝心里真的感觉到恐惧了......

坐进汽车,耿学中似乎要将所有的怒气撒在自己的汽车上,“嘭”的一声关上车门,打通尤素菊的电话,他已经不愿意对这个女人发火了,耿学中连发火骂人都不愿意了,这个人或许就要倒霉了:“尤素菊,你弟弟那里又出现了一封施亚平给贺玲的信,他拿着复印件来耍我,我已经无心和你们这一对畜牲姐弟计较了,你们爱干吗干吗!”挂电话前,耿学中平淡但是坚决地强调了一声:“你记住了吗?”

耿学中在电话里的态度,尤素菊完全能够领会,凭自己对耿学中的了解,可以想象尤明宝手上的信笺会把他气成什么样,然而耿学中却十分冷静地警告自己,说明对自己失望到了极致。面对尤明宝一出接一出的发难,面对耿学中电话里的态度,她内心突然升起异常的无助和烦躁,同事都已经下班,他还呆坐在办公室,她想离开,但是茫然不知该去什么地方,回家?一堆破烂事缠在身上,回家依然是自己面对自己,实在是无趣又无聊。去找耿学中?这个时候去找耿学中明摆着是自讨没趣,找着挨骂还可能挨打,即便自己准备好挨骂挨打,耿学中也未必会给自己机会。去找尤明宝?不不不,这个没出息的弟弟自己还是不要看见的好,他现在脑子里除了周桂珍连爹娘老子都可以不要,自己实在不愿意看见他那副赖皮样......。可是一个都不找,那份该死的信笺到底写了什么?又怎么会落在尤明宝的手里?这些问题不弄清楚,自己能安心吗?万一尤明宝再做出什么意外举动,岂不是更麻烦?耿学中已经撒手不管,自己再不及时控制,尤明宝肯定要脑子发热......

桌上的手机“吱吱”颤动,一看是尤明宝的来电,尤素菊按通电话劈头就问:“尤明宝,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不搅出事情不罢休?”

“耿学中可能都告诉你了吧。我真没有别的意思!我找到的就是复印件,一找到就交给他,想以此向他表示下歉意,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你也冤枉我!”尤明宝急于要解释清楚,态度十分诚恳,语气十分的委屈。

尤素菊一下平静了许多,她相信尤明宝说的是实话,要是想以此为要挟的条件,应该理直气壮得意洋洋的,没有必要可怜兮兮竭力跟自己解释:“你马上把那封信送我这来,我们一起吃饭,边吃边说。”......

施亚平写给贺玲的信为什么会在周桂珍手里?为什么周桂珍会那么有心准备好复印件暗示给尤明宝去取?到底施亚平在死之前写了多少东西?还有多少会在周桂珍手里?周桂珍的目的很显然,要是不把她及时弄出来,这个女人会怎么样?会不会破罐破摔?她可是分秒都在公安的眼皮底下啊,时刻都有可能冲动......一系列的问题困扰着尤素菊,致使她没有任何食欲,她必须要和耿学中商量如何应对,必须要向耿学中解释清楚消除误会,必须要听耿学中分析缘由出主意,然而耿学中要是回避不愿意见自己,岂不是很要命吗?这个时候必须将实情告诉李仕安,让他出面说服耿学中和自己见面谈事!

尤素菊避开尤明宝,心急火燎地拨通李仕安的电话,忧心忡忡地告诉他周桂珍确实是个“马蜂窝”,现在真捅出大事来了,关键时候耿学中突然莫名其妙“尥蹶子”,自己该咱们办?

正忙于工作应酬接待领导的李仕安无暇顾及尤素菊所说的细节,但是深知麻烦不小,只好自己亲自给耿学中打电话,全权拜托耿学中一定要和尤素菊一起处理好这些麻烦事。

李仕安电话里的语气让耿学中觉得很不舒服,不仅是语气,电话一通就直接交待,交待完了没等自己吐一个字就挂了电话,明明现在靠娴秋的关系找靠山往上混,怎么还用盛气凌人的态度对待自己?真把我耿学中当马仔当小弟啦?他娘的就是交待个下人办事也不能这么不讲究吧!你尤素菊学会搬李仕安来压我耿学中了是吧,你以为李仕安是我耿学中的祖宗还是当我是李仕安养的狗?妈的,老子现在开始让你们认识认识你耿大爷!

换在平时,耿学中断然不会敏感更不会计较李仕安对自己的态度,但是今天施亚平写给贺玲那封信里的一字一句一直堵在他的心口,胁迫他的脑海里一幕幕回放施亚平病前像亲弟弟一样对待他的镜头,这些镜头里不时夹杂着他自己三年前所扮演的丑恶嘴脸.....深深罪责自己的同时,不由更加痛恨尤素菊这个和自己纠缠了几十年的活鬼,正如施亚平信中所说,自己被这个活鬼蒙蔽了眼睛!如今他一心期望与温柔贤惠、大度知礼的娴秋共度余生,可是和尤素菊这个活鬼再纠缠下去,自己还会有余生吗?......在这样的心情中,李仕安在尤素菊授意下给他下命令似的电话,很自然地激化并扩大了他心中对尤素菊痛恨厌恶的情绪,这种情绪又很自然地殃及到了李仕安身上......。

0

第三十二章 嫂子不怪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