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三十五章 确实是谋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五章 确实是谋杀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2 12:17:33

得知施小蕾要来,原先约好星期天去疗养院看望父亲的贺玲打电话给父亲请假并解释了缘由,不曾想父亲听说后兴致很高,一再要求女儿带客人上疗养院去吃饭谈事,执拗不过父亲,深知父亲完全是出于怕寂寞喜欢凑热闹,贺玲便勉强地答应了......

一行三人驾车刚下高速,施小蕾便接到贺玲的电话:“小蕾,你别上阿姨家去了,直接去省城的‘锦湖’疗养院,你贺爷爷在那疗养,闲的难受,非要拉咱们去他那吃饭,反正到哪都得吃饭,吃了饭再说!”

锦湖疗养院是省城一家不对外的干部疗养院,茂林之中一条幽深的专用柏油马路弯弯曲曲通向湖边,门前有武警守卫,这里三面临湖,遮天蔽日的绿荫丛中,依稀可见青砖红瓦,民国风格别墅零星地散布其间......

年迈的贺部长精神矍铄,站在小餐厅的台阶上迎接女儿贺玲带来的客人,一一握手寒暄之际不忘自嘲:“哈哈......越老越怕闲,越老越不讲理,今天是我不讲理,强迫你们陪我吃饭.,希望你们不要有意见.....”然后对施小蕾问:“贺爷爷是不是很霸道啊?呵呵......”

施小蕾腼腆但风趣地表示说:“很高兴能见到贺爷爷,能吃上贺爷爷的请,我们已经馋的流口水了,哪还能有意见啊!”

施小蕾的回答贺部长听了很开心,不俗不媚,尊亲有度,这才是贺部长希望享受的坦率热闹、真诚随意的气氛......

象征性地倒了一些酒水饮料,贺部长对神情谦逊,举止得体的黄岐山端起酒杯,饶有兴致地猜说:“小蕾叫你黄伯伯,我看你不是小蕾的伯伯,一照面我就在你眼神里看出门道来了,你是警察,老警察!”

既然父亲看出来了,心直口快的贺玲抢着说:“您老的眼神真毒,我在单位里听说过澄州市公安局有个赫赫有名的预审‘黃麻杆’,没想到就是这位黄岐山同志,哈哈哈......”

黄岐山含蓄地摆手:“贺律师,赫赫有名不敢当,比别人认真些罢了!”

听说叫“黃麻杆”,贺部长先是一愣,然后再看精瘦的黄岐山坐着都比自己高个头,忍俊不住笑了起来:“认真好!这个认真不简单,世上之事就怕认真,认真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辈子认真更难!来,黄......就‘黃麻杆’吧,为了认真,我们干一杯!”

没有一点架子的贺部长风趣幽默的话语和表情,使得餐桌上的气氛格外的亲切随意......

饭毕,贺部长对黄岐山说:“知道你们从澄州赶来一定是找贺玲有事谈,我给你们在湖边的凉亭准备了椅子茶几。”然后像个小孩子似的问贺玲:“我可以听听吗?需要我回避吗?我保证不插嘴!”

贺玲为难地看看黄岐山,黄岐山真诚地解释说:“贺部长,在你老面前没有任何需要回避的,只是考虑你老正在疗养,怕影响你老的身体!”

贺部长一听就痛快地一挥手:“没关系,身体好的送疗养,身体不好的送医院。要不是疗养,还真难时间专门听听李仕安的情况,那今天就列席旁听吧!”

贺部长出人意料地提到李仕安,黄岐山心里明白,其实贺部长一看到自己就已经料定自己此行的目的了,如此的话,恭敬不如从命吧!

到湖边的小凉亭坐下后,贺部长将服务员准备的招待烟往黄岐山面前推了推,示意黄岐山开始正题。

“贺部长,到目前为止,尚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李仕安直接参与谋划和实施谋杀施亚平,今天我们来......”既然是贺部长在座,黄岐山便格外谨慎地汇报,然而话刚到此,被贺玲打断,她以律师的职业敏感追问:“黄警官,谋杀?你确定是谋杀?”

黄岐山自然理解贺玲的意思,“谋杀”两个字的后面必须是充分确凿的证据,时隔三年的案子,如今在自己这个老预审嘴里说出这两个字,令她惊讶是不奇怪的,黄岐山语气平静但是眼神很自信地对贺玲肯定说:“谋杀!”

贺玲费解地问:“事发当初为什么不立案呢?从取证的角度来说,当初应该对取证最有利啊?”

黄岐山想了一想解释说:“这起谋杀案的真相被一起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的事故所掩盖,通常的侦查方首先是通过对交通事故展开调查,然而蹊跷的是肇事司机在肇事逃逸的过程中车毁人亡,事故调查自然很难有进展,由于是交通事故,刑侦部门不便也没依据介入,虽然当时受害人施亚平的亲属认定是谋杀,但是没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依据。”

“那为什么现在......?”贺部长仔细思量着问。

“是的,三年之后,当年的交通事故已经被所有人淡忘,但是谋杀施亚平的人还活着,所有出乎他们意料、指正他们谋杀的证据虽然被尘封了但是真实存在。”黄岐山坚定地说。

贺玲神情严峻地问:“这么说你现在所做的取证工作都是暗中进行了喽?”

黄岐山会心一笑:“何律师不愧是转业人士,虽然有证据认定是谋杀,但是完整有力的证据链还没有形成,为了不惊扰嫌疑人灭失证据,目前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公开。”

贺部长表示出担心和疑问:“擅自做主调查一个立案依据并不充分的案子,更何况涉及在任的副市长,你这样做违规或者违法吗?”

黄岐山注目点头:“贺部长,我是快退休的年纪了,说心里话我不愿意冒风险毁了自己苦干了一辈子声誉,可是要让我不管,那些找上门来冤情叫我吃不香睡不踏实,最后我还得放下自己个人声誉,还得要对得起自己穿了一辈子的警服!至于说是否违规或者违法,贺部长,我要是不这么做,不说除了我没人会这么干,如果按照正常办案程序,恐怕不等立案,所有的证据就消失了!决定调查这个案子时我是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的,查清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我光荣退休!办砸了我一人兜着处分滚蛋回家!”

“怎么会有自己找上门的冤情呢?”贺玲好奇地问。

黄岐山轻松地笑了笑:“回想起来我也觉得挺难解释的,一个关在拘留所里的小混混在一张巴掌大的小纸片上写了一组号码随手一扔,正常情况下那就是没有人会留意的垃圾,可是偏偏被一个认真的管教警察盯上了,认真的管教警察把这个情况通告了也比较认真的‘黃麻杆’,然后在我身边发生了一系列围绕和施亚平的死有关的事件,引起了我的注意,再然后一个个藏有真相的人和事或有意或无意地走进了我的视线......”黄岐山把柏松发现字条到现在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

贺部长父女和施小蕾听得入了神,以至于黄岐山说完了他们还在等着下文......

“黄警官,现在到什么程度了?能透露吗?”贺玲迫切地追问。

黄岐山看看贺部长一样希望得到自己答复眼神,示意海空在包里拿出三件东西摆在茶几上:“这是一支录音笔,是肇事司机事发前一天夜里留给他堂侄保管的,里面录了他和尤素菊鬼混时精心预谋策划这起利用交通事故杀人的详细情况,策划过程中涉及到李仕安耿学中还有周桂珍迫害施亚平的细节。”

黄岐山又拿起茶几上的一瓶中药汤剂说:“经过化验,施亚平回娘家带回去的中药,里面投放了大量临床控制使用的安眠药及镇静类药剂。

最后黄岐山拿起几张处方说:“这些处方也是肇事司机和录音机一起交给堂侄保管的,由此可以指认尤素菊利用在卫生局工作的便利,请不同几家医院的大夫违规开出的大剂量安眠和镇静类药品,和掺进这瓶中药里的成分吻合。

“简直是令人发指,太残酷太卑鄙!”贺玲及其激动地怒吼。

黄岐山在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封信交给贺玲:“贺律师,这是施亚平临死前三天写给你的信,却被周桂珍截获了,周桂珍一直藏着这封信用来敲诈控制李仕安,所以才有机会到我们手上。”贺玲读完信,止不住泪水涌出,她将信交给施小蕾,木讷地哭诉:“人世间怎么会有这样肮脏的灵魂?为什么会有这样残忍的女人,为什么这些人还能神气活现、心安理得地活着?”

贺部长拍了拍女儿的肩头,意味深长地说:“爸爸曾经对你说过,上天有眼!看来这句话要印证了,‘道法无边,天不藏奸’!”他站起身对黄岐山说:“黄警官,按照你认定的去做,遇到困难压力顶不住了的话,可以直接找我也可以让贺玲转告我!一定要把这些逆天道丧人性的畜牲圈进法网,让那些总想在阳光下找阴暗角落的人彻底醒悟,阳光下是没有永远的阴影的!”

目送贺部长情绪低沉地离开,黄岐山有些自责不该无端招惹贺部长激动生气,贺玲解释说:“没关系黄警官,我爸刚才说的最后两句是指的李仕安,他在为曾经重用提拔了李仕安而自责!”

重新坐下后,贺玲接过施小蕾递来的纸巾擦了下眼睛问:“黄警官今天专程来找我,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面对如此的诚意,黄岐山直接说:“现在还有三个关键的环节,一个是找出尤素珍为什么明知施亚平的生命拖不过多少天了依然要冒险杀人,按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我认为问题的关键是施亚平在每天极短暂清醒的时候,不停地写信告发李仕安和尤素菊一伙,信件的内容刺激了他们,而施亚平每天坚持去‘慈济堂’中药店的过程他们无法掌控,怕万一施亚平把信发出去。二是要找到肇事车辆的来路,弄清楚事故后的鉴定过程,肇事车辆在准备杀人前肯定是被偷偷做了手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杀人灭口,我还怀疑肇事车辆的鉴定也有问题。第三个关键便是我们今天找你的目的,也是施亚平给你的信上所说的,救救耿学中,想请你配合我们在最适当最关键的时机迫使或者劝说耿学中自首,根据我们现在对这四个人之间关系的掌控,耿学中最后自首的可能极大,争取耿学中自首,对最后彻底干净拿下这个案子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贺玲仔细琢磨着说:“耿学中我是比较了解的,他对雷宇宙和我也很尊重,平时我对他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既然施亚平临终前拜托,又有案情的需要,就尽可能争取吧!我看这样,我们随时保持联系,在你觉得合适的时候,或者需要我们配合创造合适的时机,我们随时沟通联系,我和雷宇宙可以随时去澄州!另外你放心,我会转告我爸,案子没有到关键突破的时候,暂时不宜走漏消息!”

黄岐山由衷地赞叹说:“贺律师不愧是科班,帮我们考虑得如此周到细致,实在是太感谢了!”......

回到澄州,先将黄岐山送到家,黄岐山下车前叮嘱海空:“给你个任务,小蕾一路上情绪低落,一会儿找个地方请小蕾姑娘吃饭,开导开导,、哄哄人家!”下车走了两步不忘回头指着海空又啰嗦一句:“记住喽!”

0

第三十五章 确实是谋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