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三十七章 知情人和麻辣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知情人和麻辣烫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2 19:10:29

森严厚重的看守所铁门缓缓开启,驻监检察官已经等候在此,和黄岐山握手后,接过肖晓递上的提审手续随口说:“人已经带过去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二位了。”......

周桂珍低垂着头,凌乱的长发遮挡了颜面,听到铁门被打开的声音,抬起无神的眼睛看了一眼,眼神里忽然出现了一丝亮点,这个亮点一直紧盯着面无表情的黄岐山,从他进门到坐下后到习惯性地点燃烟......然而当看到肖晓在包里取出讯问记录放在桌上时,这个亮点黯然了;他们不是来放自己出去的!便又懊丧地垂下头......

“周桂珍,把头抬起来!”肖晓手执记录笔指了指着周桂珍,语气比较平和地说。

就周桂珍此刻的心态而言,提审警察的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在她的脑海形成对自己前途的估计和判断,这些细节包括他们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听到肖晓平和的语气,周桂珍配合地抬起头,将遮住脸部的头发捋了捋等待肖晓下面会是什么态度......

黄岐山笃定地看着周桂珍说:“周桂珍,你的案子已经交到检察院了,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目前也不好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最后的结果必然和你的认罪态度以及是否有立功表现有很大关系,我们发现一个可以为你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希望你珍惜这个机会!”黄岐山寻常的眼神一刻也没有放过周桂珍脸上的任何反应,自己的这几句话已经在她内心产生强烈的欲求反应。

“当然!你可以放弃我们给你的这个机会,但是如果查实下来是你知情不报或故意隐瞒,就是罪上加罪!听清楚了吗?”黄岐山将不配合的后果预先告知周桂珍。

“我配合!我一定老老实实配合!”周桂珍急切地表示。

“你有这样的态度很好!说说‘段文峰’,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不要遮遮掩掩的。”黄岐山及时直接地提出段文峰,尽量不给周桂珍盘算犹豫的余地。

一听到段文峰的名字,周桂珍果然一惊,条件反射一样张口就回绝:“我不认识。”

周桂珍眼神慌张地躲避黄岐山的直视,肖晓提醒说:“周桂珍,老实点对你有好处,段文峰这个名字我是在你嘴里听到的,现在你说自己不认识,你怎么解释?”

“你不说我们让段文峰先说,让你先说是给你争取宽大的机会,别不知好歹!”黄岐山随即又对肖晓说:“给她几分钟考虑,不说我们就走。”

“段文峰出什么事了?”周桂珍觉得自己再不开口肯定会惹恼这两位,便战战兢兢地打探。

黄岐山一拍追桌子厉声说:“你没有权利问,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告诉你,你要是自己想在监狱多坐几年我们没办法,但是搞清楚段文峰我们有的是办法!”

周桂珍不敢再不表态:“段文峰是我的老乡,我是听见别人打电话无意中才知道也在澄州。”

黄岐山看了一眼肖晓,表示周桂珍开始招了:“听见什么人的电话,说清楚!”

周桂珍抬眼想着缓缓地说:“那次是耿学中女儿出国前夕,耿学中办了两桌酒答谢帮忙的朋友,我也参加了,那天晚上很热闹,喝了很多酒,中途耿学中的电话响了,他就借故上洗手间出去接电话,当时我正好尤明宝也打我的电话,我只好出去接电话,完了走到回包厢的拐角,听见耿学中的声音,出于好奇我就没走过,听见他一边听电话,一边嘴里的重复;‘段文峰,城南汽修厂......’因为我老家有同村有个人也叫段文峰,所以......”

黄岐山问“事后你去找这个段文峰,确定他就是你的同村老乡是吗?”

“是的!”

黄岐山盯着问:“给耿学中打电话的人是谁?”

周桂珍立即摇手表示不知道,这个像触电的摇手动作,使黄岐山认定周桂珍不仅知道,而且这个人很关键,他不紧不慢地说:“周桂珍,你知道!你明明知道却不想说?非要等着段文峰说吗?”

这样的口气,周桂珍再次判断段文峰已经在公安手上了,便低声说:“我问段文峰怎么会认识耿学中,段文峰说他不认识耿学中,是城南交警大队的吴大队长托他帮一个朋友办件事,可以赚两万块钱,我才知道这个朋友就是耿学中。”

“周桂珍,既然要说就痛痛快快地说,办什么事可以赚两万块钱?”黄岐山催促问。

“我只知道是装一辆车,耿学中出四万块钱,好像是装一辆报废车。”

至此,黄岐山不想再更多更深地刺激周桂珍,当务之急是要控制段文峰:“你说说段文峰的家庭情况,在澄州他还有熟悉的老乡和朋友吗?”

“段文峰父母都是农民,在老家有一个女儿,他老婆想生个儿子,因为老家计划生育管得严,也跑来澄州打工,偷偷在澄州生了儿子。女儿就交给老家爷爷奶奶。”

黄岐山追问:“他们夫妻在澄州住什么地方?他老婆在哪打工?”

“住郊区塘头镇租住的民房,具体地方我说不上来,在镇上乐购超市旁的巷子里进去第一间,他老婆原先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后来在镇上开了个‘麻辣烫’......”

讯问结束后,一上车黄岐山吩咐肖晓:“打海空电话,叫他把车开到塘头镇乐购超市,我们回队里带上段文峰的照片随后就过去!”

“师傅,你不觉得段文峰跑了吗?他连自己的汽车美容店都不管了,还能留在塘头镇等我们去抓他吗?”肖晓打完电话问。

“能不能在塘头镇找到他现在不好说,但是我觉得他用不着丢下老婆孩子亡命天涯,可以肯定的是他不知道改装车的用途,更不可能参与预谋交通肇事,至于他暂时丢下自己的生意,不过是吴大队长为了以防万一的权宜之计。”黄岐山一边驾车一边说。

“为什么是吴大而不会是耿学中?”肖晓仍然不解。

黄岐山笑笑说:“因为这不像耿学中的手法,如果是耿学中意识到段文峰存在威胁的话,不会让段文峰还呆在澄州还开什么汽车美容店,更不会主动把周桂珍送到我们手上来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估计耿学中根本就没和段文峰见过面,也没想到周桂珍居然能扯出段文峰,周桂珍不是也说段文峰不认识耿学中吗?”

肖晓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海空在黄岐山简单的布置后,下车走进乐购超市旁的巷子里,在第一家住户门前的空地上有一口水井,几个看似外地打工模样的妇女在井边洗衣洗菜......“请问段文峰段师傅在这住吗?”海空礼貌地问。

“段文峰在他老婆店里做生意,你去店里找吧!”洗衣服的妇女抬眼看这个斯文礼貌的人找段文峰,不假思索地用一口浓重的安徽家乡口音说。

海空问清楚具**置,兴奋地跑进车里说:“师傅,太好了,这小子真在店里帮老婆做生意呢!”

“走吧!咱三人一人来碗‘麻辣烫’,正好我也肚子饿了。”黄岐山乐着说。

海空机警地提醒:“师傅,您和肖晓穿着警服合适吗?”

黄岐山自信地说:“没事,他不会跑,放心吧!”

三人跳下面包车,一人手里拿一个小塑料篓,装得像模像样挑选‘麻辣烫’的食材,正要找地方坐下,段文峰走到黄岐山面前,拘谨地问:“你们是来找我的吧?我叫段文峰。”

黄岐山自己先愣了一下,随后“噗嗤”一声笑了:“看出来啦?来来坐,先教教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段文峰局促地坐下说:“你们三个人,两个穿着警服,一人手里还夹着一个包,这个点正是上班工作的时间,怎么会来我这破地方吃‘麻辣烫’呢?”

“你怎么不跑?”肖晓问。

一说跑,段文峰急了:“我干嘛要跑?我又没干犯法的事,吴大一个电话神秘兮兮地叫我躲一段时间,说是为了我好,我改装的汽车惹上大事了,当时我被他吓懵了,回来后我想来想去吃不香睡不踏实,其实我只是受人之托改装了一台车,赚了点钱,惹事和我应该没有任何关系吧!”

黄岐山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说得不错,也正是考虑到这些,我们没有安排抓你而是来请你!”

听说要带自己走,段文峰默默撸下袖套随即准备走,黄岐山指着他说:“你这人,大小也算是开着个买卖,怎么能轰客人呢?赶紧的,给我们一人来一碗,都还没吃午饭呢!”

边吃着,黄岐山对候在一旁的段文峰说:“段师傅啊,一会儿跟老婆好好解释一下,说我们请你去鉴定辆车,别吓着老婆孩子。只要你把了解的事情全部说清楚,违法改装报废车的事可以考虑从轻甚至不追究。”

段文峰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一个劲地点头说:“我每天是又怕你们找我又希望你们快来找我,请你们放心!我一定把所有知道的事情谈清楚,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带老婆孩子踏踏实实挣钱过日子。”

0

第三十七章 知情人和麻辣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