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三十八章 亲情能荡涤灵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亲情能荡涤灵魂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2 19:12:57

回到局里,黄岐山吩咐肖晓给段文峰倒杯水后问:“你是什么时候,怎么认识的吴雁鸿,就是你说的吴大。”

段文峰交代说:“认识吴大有七八年了,当时吴大是负责事故处理的一个什么科长,城南汽修厂原先是城南交警大队定点停放维修事故车辆的单位,吴大时常介绍朋友过来免费修车,知道我钣金、电工、喷漆都会,有时会找我帮他朋友干些私活,就这样认识的吴大,他当了大队长以后几乎没有直接找过我。”

黄岐山手里拨弄着打火机说:“你说说改装车是怎么回事?说详细些!”

段文峰诚恳地点点头说:“大概是三年前的事了......”

黄岐山打断问:“好好想想具体时间。”

段文峰低头思量了好一会儿吐气抬头说:“07年的春天,对!我想起来了,那年我儿子五岁,就是那年上的幼儿园。肯定是五月中旬,因为那几天我在给我儿子联系幼儿园,具体哪一天我不敢确定,实在要确定具体日期的话,可以试着问问我老婆的表哥,是他帮我把那辆报废车拖回来的。”

“报废车在哪拉的?拖到哪里了?”黄岐山问。

“通知我去拉车的时候,车就停在624国道星洲家具城对面的路边,吴大电话里说见到一辆红色的没有拍照的桑塔纳直接拖走就行了。我老婆的表哥在国道上有个汽车快修店,车拖到那里,我就在那里改装。”

“车子报废到什么程度?改装的时候发现有可以证明车子身份的东西吗?”黄岐山问。

“车子很破很脏,但是在我眼里报废车都一样,当时我只希望这台车的发动机大修下能用就很幸运了,别的再破也没关系,拆开后,出于习惯我想把这台车的发动机和车架钢号拓下来,毕竟是改装报废车,心里也是有顾虑的,但是发现车架和发动机的钢号部位都被膛平了。”段文峰边想边说:“估计这辆车之前已经有人准备改装了,因为拆解的时候,在后备箱里找到了一些配件,嗯......值点钱的就一套刹车系统总成。”

黄岐山警惕地插话问:“什么?刹车总成?还有什么?”

“还有一些零碎的轴承、皮带、联动杆之类的小东西,都是些不值钱的,但是都能用,全是老普通桑塔纳的配件。”

黄岐山追问:“刹车总成的质量看出有什么问题吗?”

段文峰坦率地说:“质量就没法说了,用的全是市场上便宜的副厂零件,要是全部用正厂的正宗配件就没钱赚了。”

“用这样质量的配件装的车能开吗?”黄岐山笑着问。

“开绝对没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寿命不会很长,开个三四千公里就得费点钱,不是这有问题就是那有问题,但不会是大问题,维修换零件呗!”段文峰老实说。

黄岐山想了想问:“车子能跑多少码?”

段文峰很自信地说:“一百码没问题,装好后我开了四五十公里,挺好的。”

“你跑过一百码?就没试试刹车系统是否可靠?”黄岐山追问。

段文峰有些胆颤地说:“不瞒你说,我们干这行的,不会这样试车,本来就是废车,又全换的副厂零件,用户也不可能像开新车一样要求,能试着跑个六七十码不出问题就行了,试车跑出问题不是找自己的麻烦吗?”

黄岐山故作轻松地“呵呵”笑笑:“看来你是吃这碗饭的老师傅了,你就没感觉到刹车系统有什么问题?”

段文峰不解地看看黄岐山想了想说:“没什么大问题,新装的车嘛,感觉刹车有点硬,我也没试高速紧急制动,怕太用力给踩断了。”

黄岐山换了个话题:“装好后怎么交车的?钱是谁给你的?”

“试好车后我打电话给吴大,告诉他完活了,吴大让我晚上十一点把车停在当初拖车的老地方,把钥匙放在车里的脚垫下面,车门关上就行了,我就遵照做了。第二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一个戴头盔开摩托的人拦住我,给了我四万块钱现金,这事就这样结束了。”段文峰摊开双手说。

“你为什么不在城南汽修厂干了?后来吴雁鸿找过你吗?”黄岐山问。

“当时汽修厂换老板,管理太严,工资又不涨,没有机会干私活了,我就和老乡一起开了间汽车美容店自己干。”段文峰掏掏耳朵仰着脸想想又说:“吴大没有主动联系过我,我的店开张前打过吴大的电话,主要是想请他帮忙照顾生意。一个星期前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你们都知道了,就是叫我暂时躲一阵,吓唬我说我装的车出大事了。”

黄岐山站起来冷峻地对段文峰说:“吴大没事不会有心情吓唬你玩的,这样的段文峰......”黄岐山用手指着段文峰说:“今天先谈到这里,有需要我们还会找你,现在对你有个要求,不要主动和吴大联系,吴大要是联系你,你不能让他知道我们找过你!你先按他的要求答应,然后及时向我汇报,记住了吗?”

段文峰神情严肃地只顾点头,突然着急地说:“可是我的电话忘在店里没拿,吴大联系不到我,我也联系不上他,他肯定不认识我住的地方,怎么办?”

黄岐山示意他不要着急:“这样也好,你暂时就帮你老婆卖‘麻辣烫’,什么时候可以回汽车美容店要听我们的。最后还是那句话,记住了!有任何情况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黄岐山示意肖晓将口述记录给段文峰签字,然后对海空说:“辛苦一趟,把段师傅先送回去。”

耿学中送走几个客人回到办公室,双手抱在胸前低头慢走了几步,看了下手表后跌坐在沙发里,掏出手机,打开刚才那条叫他无心会客的短讯又仔细看了一遍:“学中,你大哥今晚回来早,请你过来一块吃饭,前天晚上的事是嫂子不好,你大哥骂了我一夜,希望你别怨恨嫂子,晚上早点过来!”看着看着,耿学中面露怒色,将手机往沙发里一扔,哀声叹了口气......尤素菊还在短信里自称‘嫂子’,令耿学中感到肉麻和可笑,‘嫂子’这两个字,自从大哥李仕安成婚到现在已有二十几年不离自己嘴边,曾经是叫起来那么亲近那么温暖的两个字,随着施亚平死后,这两个字的味道变得不庄重了,变成仅仅是一种没有内涵意义的敷衍称呼了,此刻在他的内心深处,‘嫂子’按在施亚平身上是恰如其分的,按在尤素菊身上,简直就是对这个神圣称呼的亵渎!仰头不禁一股怀旧之情涌上心头,施亚平那段对自己像亲兄弟一样维护关爱的往事不自觉地又在脑海回映......耿学中闭上眼睛,想哭......强撑开眼睛的时候,无奈悲怆地吐出一句:“悔不该当初,悔不该当初啊!”

漫无边际的脑海里冒出施小蕾的名字,这个施亚平生前对疼爱的侄女,不知是出于一时的冲动还是一时的心情所需,耿学中欠身抓过被自己扔进角落的手机,在电话薄里耐心地寻找施小蕾的号码......

“耿叔叔,你好吗?”电话刚接通就传出施小蕾既惊讶又兴奋的声音。

耿学中听见这样施小蕾依旧还尊重亲切的声音,眼睛里不禁滚出两颗泪珠:“小蕾啊,耿叔叔想你了,呵呵......”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至于让自己哽咽的语调传给对方,故意用“呵呵”的笑声暂时停顿一下:“是工作忙还是谈恋爱忙呀,就是想不起来要看望看望耿叔叔!”

“哈哈哈......耿叔叔,我要是有男朋友第一个就带给你看看,跟男朋友炫耀炫耀我有个做大老板的叔叔!”施小蕾习惯了和耿学中无拘无束地说笑。

“好!这是你说的哦小蕾,到时候咱不说是大老板,耿叔叔给你摆个大场面震震傻小子!哈哈哈......”玩笑一开,情绪相互传染上了,耿学中笑得翘起了脚。

小蕾关切地问:“耿叔叔身体还好吧?酒一定要少喝,别喝成眯眼猫到时让我男朋友见了嘲笑我!”刚说一句正经话又变成说笑了。

耿学中不认为这是玩笑话,这是小蕾对独特的劝告方式,是对自己亲的表现:“哈哈哈,少喝少喝,现在少喝多了,你要不信到时候带上两个大玻璃球给‘眯眼猫’按上变大眼猫。”

......

挂了电话,耿学中像是刚吸食了吗啡一样振奋多了,盘算着什么时候请小蕾姐弟两一起陪自己和娴秋吃顿饭高兴高兴......想到吃饭,不由得立马又黯然失神,今晚的饭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但是不能不去呀,不去得找理由向李仕安解释,还是硬着头皮忍受吧......

0

第三十八章 亲情能荡涤灵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