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三十九章 湿身的诱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 湿身的诱惑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3 11:50:39

“不能不去”反应出耿学中长期以来在对待李仕安的态度上养成的一种习惯性的依顺和服从,不仅是因为李仕安是大哥,或者是李仕安身居高位,还有的原因可能就是耿学中性格里有强烈的愚忠意识和与人为善,轻易不得罪人的秉性......

员工下班后,娴秋推门进来问:“怎么了学中?今晚有什么安排吗?”

耿学中躺在椅子里,晃悠着翘到办公桌上的双腿,漫不经心地说:“李仕安让尤素菊叫吃饭,我不想早去,等个把小时再去。”

“李仕安也是,请自己兄弟吃饭干吗总老婆通知,自己打个电话订好时间能累死他呀?跟自己兄弟摆什么架子!”娴秋温柔地帮耿学中按摩着额头不满地说。

“呵呵!”耿学中冷笑说:“以前这样做他是无心的,今天他是有心的,不信你看着,我多晚去李仕安都不会比我早到家,他今天是刻意要我先到,让尤素菊有机会单独先给我道歉赔礼,看我的态度他才好说话。”

“唉!男人呐,不在女人身上吃亏就不会进步不会成熟,可是大多数男人一生都在不知疲倦地重复这个过程,这是秉性,是男女互为天敌的自然法则!”

耿学中抓住娴秋的手问:“我现在算是在重复这个过程吗?”

娴秋嫣然一笑:“原则上是的,过程难免大同小异,但是结局却因人而异。难怪自古就有‘克夫’和‘旺夫’之相的区别!”

“要不今晚你陪我一块去吧?李仕安应该会高兴看见你上门的。”耿学中心血来潮地建议。

娴秋很较真地说:“我何尝不想陪着你呢,可是李仕安夫妻已经习惯了对你高高在上的感觉,我就不能再主动往上凑,不能再惯他们习惯自我膨胀的坏毛病,再说我不去,你在那还有个可靠的退路,随时可以拿我当借口离开啊!”

“妈的!老天爷就是不公啊,早十几年让你娴秋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何至于此啊!”耿学中由衷地感叹。

娴秋抿嘴故作愠怒状说:“耿学中,你的要求太过分了,早十几年?你是想叫我在少女时代就跟着你啊,你个大流氓!”......

耿学中做起把娴秋抱坐在自己的腿上,突然电话响了......

“学中啊!我就估计你还在公司,没什么事你就早些过去吧!我这还有半个小时的会议,完了就回家,咱兄弟俩喝几杯。”李仕安在电话里热情相邀,让自己先到的意思很明显是想为尤素菊提供向自己道歉解释的机会。

耿学中实在是不想再看见尤素菊,尤其是单独相见,但是如何对李仕安找借口却难住自己了。聪明的娴秋及时在电话旁说:“学中,怎么还坐着呀,先把我送到舅妈家,今晚我也要喝酒,不开车了。”递了个眼色给耿学中后继续说:“快走呀!你不是还要赶大哥家吃饭吗?”

“好好,走走......大哥,我送了娴秋就赶过去!”耿学中匆忙挂了电话。

尤素菊早早地备好了晚宴,在梳妆镜前急急忙忙地收拾了一番,等着将自己盘算好的话对即将到来的耿学中说......等到天色将黑夜没等来耿学中,尤素菊的心情坏到了极点,越发觉得自己处境的尴尬,也由此肯定耿学中确实是在设法摆脱自己,不祥的预感再次围堵她的脑海......弯腰取出藏在沙发下的录音笔,心里狠狠骂到;哼!都想自保,没门!

这个录音笔是尤素菊被120送医院的那晚过后,特意跑到数码大厦去买的,促使她动起此念的原因是当晚李仕安对她的态度让她感觉到了围绕施亚平之死,自己一向笃信的牢固同盟有悄悄在瓦解的迹象,这种同盟一旦彻底瓦解,自己无异于先被投进了无墙的大牢......为了巩固并加固同盟,为了紧紧把这两个男人和自己捆绑在一条船上,为了依赖这两个男人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首先要做的是哀求道歉,求得这两个男人的同情可怜,引起他们的麻痹,同时要做的就是从现在开始,运用唐德林和周桂珍都会用的手段,继续抓他们的**,夺他们的要害!......尤素菊盯着餐桌,跑进厨房取来剪刀和透明胶,拱进桌底,将录音笔拴在了餐桌背面......从现在起,这个家里从客厅卫生间、从餐桌到床上,都将会有录音笔的存在!

由李仕安策划授意,尤素菊精心安排的一顿家宴由于耿学中的姗姗来迟而断了重要的序幕交待,尤素菊自然无法当着李仕安的面对耿学中上演哭笑甚至自残自贱的大戏,李仕安也不便当着耿学中的面自降身价,耿学中则抱定被动应酬忍熬时间的心理,看时间差不多了,随时准备以接娴秋的名义开溜......冷冷清清的举杯和心不由衷的亲热使三个人的心头都像压着块石头似的沉重不爽......想到桌肚下的录音笔,尤素菊不甘心就此消磨时间,她要主动挑起敏感话题,诱发两个男人的兴趣和注意力:“学中,来!嫂子敬你一杯,道歉赔礼的话就不说了,都是自家人,你不会和嫂子太计较吧!”

李仕安觉得尤素菊此话说得还是比较到位的,附和道:“是啊学中,我是最了解你的,不会和你嫂子还有那个不懂事的尤明宝一般见识的!”

李仕安将“嫂子”和不懂事的尤明宝放在一起说事,耿学中听得出里面的意思,毕竟是自己相知多年的兄长,便端起酒杯,看着李仕安投去会心的一瞥,然后对尤素菊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道歉赔礼的说法了!”说完就一饮而尽。

“哎学中,你真觉得那封信是尤明宝复印的吗?仔细想想我也怀疑这个小畜牲在跟咱们玩心眼,你说该怎么办啊?嫂子听你的!”尤素菊迫不及待要把话题往“道”上引。

耿学中不禁眉头皱紧,心想你尤素菊就是尤素菊,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已经正告过你这事和我没关系,我不会再参与,怎么?才敬杯酒就当老子被你晕花脑子了?

“提这事干吗?扫兴!他想怎么和我没关系,只要别对我耍无赖就行了!”有李仕安的理解,耿学中也不再过心修饰言辞,直截了当地说。

尤素菊急了:“怎么能没关系呢?他要是真的利用这封信做文章,对你和仕安都是麻烦呀!”

话音刚落,李仕安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我有什么麻烦?大不了再报个案!一个堂堂副市长被这些小人整天缠着,我还怎么工作啊?”李仕安此刻的态度完全是根据耿学中的态度而来,对付这些小人,强硬或许能镇住他们,软弱则肯定是没有好结局的。

耿学中本来也想发表强硬意见,但是李仕安发火了,自己就换一种表达:“麻烦我已经领教了,还能有什么麻烦?难道他还要找人报复我吗?你是他姐姐,亲姐姐!怎么说听我的呢?就凭他敢到我门上骂娴秋婊子,真要听我的我就宰了他!”

两个男人的态度像两根火捻子在点尤素菊这个“炮仗”的引信,她眼都气绿了,一反装了半天的可怜相,强烈摇晃着脑袋申辩到:“那可是施亚平写给贺玲的亲笔信,我们三个人都挂在上面呢!要是落到公安手里,你们就不怕吗?”

“我不怕,就是掉脑袋我也不会向小人低头!”耿学中一字一眼地说完就起身走到衣架,将外套打在臂腕上对李仕安说:“大哥,我先走了,去接娴秋,她在舅妈那吃饭呢。”

李仕安手里捏着酒杯,目光盯着杯中酒没有吭气,听到耿学中离去的关门声,他才阴森森吐出一句话:“告诉你弟弟,不想坐牢的话就别给我找麻烦!我累了,要休息了!”

剩下尤素菊一个人面对着三个都满着酒的玻璃杯,大脑里绝望、憎恨到了极致,神经反而麻木了,她一连喝光了三杯酒,胆气和自信仿佛回到了她的躯体,她呆滞地看着手里的酒杯,恶狠狠地自语:“都不怕!......就我怕!......我怕什么?你们都是好汉不怕死是吧!好,老娘陪你们死,看你们怕不怕!老娘去自首!看 你们怕不怕!”她发疯地高高举起手,拼尽全力将酒杯砸在桌子上的瓷盘上,弯着腰捧着肚子,声嘶力竭地大叫:“老娘去自首!看你们怕不怕......!”

砸酒杯的声音传到说要睡觉其实走进书房的李仕安耳朵里,像被针扎了一下浑身一颤,随后的尖利叫声更让他四肢不由哆嗦起来,一向标榜自己具备‘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之定力的李副市长,此刻躲在书房里的样子绝对是与身份与地位绝不相符的,也是绝不能为人所见的......

李副市长最注重的就是面子,可以说做官就是做面子,不管在什么位置上,只要把面子做好了,官自然也就做好了,有本事的,把面子撑得大,可以遮住很多事,没本事的,面子撑得小,能罩的事必然也少,面子其实就是为官为人之道,就自己现在这副德行是千万不能走出去的,一旦被尤素菊看见,自己必然面子尽失,没了面子,别说做官,做人都难,那就是孙子!更何况尤素菊在李副市长眼里和尤明宝邹桂珍之类没有本质的区别,对待她们的手段也必须是一致的......

“这个人在这发什么神经病?大叫大闹的像什么样子?自首什么?连夜去还是明天去啊?我帮你打电话还是陪你一起去啊?”转眼从书房走出来的李副市长已然是一副正气凌然,心胸坦荡的君子之风,傲慢淡定的一连五句问话,尽显阴险狡诈嘴脸。

尤素菊没有动作,目光却紧紧地眯成了一道缝,丰满的**随着深深的呼吸而明显起伏:“李仕安!还记得当初你拒绝和我结婚的时候,我舍命要去告发你,你跪下来求过我吗?今天你故伎重演是不是想再试试老娘的决心!”

一提起这件事,李仕安第一反应就是极力回避:“你胡说什么呀!老夫老妻你总提这件事有什么意思?好了好了!我真的累了,难得有个机会回家想开开心心吃顿饭,你看看被你搅成什么样了,唉......”一声哀叹后,一边谨慎地偷偷观察尤素菊的反应一边往卧室走:“你今天也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自己准备洗澡水洗个澡先睡了。”

李仕安之所以要强调自己准备洗澡水,是为了观察尤素菊的反应,每天自己回家休息,必然是由尤素菊准备洗澡水,如果尤素菊今天不主动给自己准备洗澡水,则可能是真的准备要动肝火和自己来硬的,如果这个时候尤素菊还能克制帮自己准备洗澡水,则说明她愿意忍,愿意继续求自己......

果然,李仕安刚走进卧室里的洗手间,尤素菊侧身占在他前面打开水嘴冲洗浴缸,由于动作太大,溅起的水柱浇湿了她的衣服,这个形象让李仕安产生了冲动,试探说:“衣服都湿了,要不脱了洗洗吧,别感冒了!”

尤素菊没有答复,默默地放下水管,站在李仕安的面前,闭着眼睛一件一件将自己脱得精光......

0

第三十九章 湿身的诱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