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四十章小警察姐弟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小警察姐弟恋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3 11:52:46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李仕安乏力地扯了件浴袍搭在肩膀上,双眼迷离,迈出几步松散的步子像是凭感觉般摸到床沿,整个往床上一倒......

尤素菊对着洗漱镜看了看自己在浴水喷淋下的**,脑子里却在想桌肚下的录音笔......擦干身上的水渍,将浴巾往腰间一裹,穿过卧室的时候柔声对床上不知道是否睡着的李仕安说:“给你倒杯水弄点吃的去!”

再进卧室的时候,李仕安好像已经还了魂似地坐在床头,手指在眉宇间按抚......尤素菊将一杯水和一碟蛋糕放在床头柜,跪膝上床挪到身边,轻轻抱李仕安的脑袋靠在自己的**间,边按摩边说:“一会儿吃点再睡吧!”

“唉!”李仕安轻叹一声说:“什么叫‘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们姐弟两就不懂这句话,人活着不能怕事,关键看怎么办事,就因为你们不会办事,学中对你我都有误会!”

听见李仕安开口,尤素菊表白说:“我真的知道自己不会办事,得罪学中也是无意的,我想解释,可是学中不给我机会啊,你也看见了!”

李仕安伸出手摆了摆:“没必要解释了,越解释越糟,学中的工作由我来做,你管好尤明宝,要是再胡闹折腾,就会逼耿学中下决心!”

李仕安说到最后称耿学中而不是先前习惯性的称学中,这个细微的差异使敏感的尤素菊心里一惊,她感觉这个微妙的差异可能预示李仕安心里对耿学中的态度在渐渐疏远,而逼耿学中下什么决心?莫非是要......,尤素菊没敢往下想,试探说:“我感觉现在学中对你的话好像也不如以前积极了,会不会是想摆脱我们?”

李仕安摇摇头,离开尤素菊的胸前换了个姿势说:“别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学中我是了解的,正大力协助我谋取北江市市长的位置,如果成功的话,我们可以离开澄州,彻底离开这个不祥且多事之地。”

这个打算对于尤素菊无疑是个值得振奋的好消息,按耐不住要表现自己的欲望:“真的?要是能这样真是太好了,要我做什么吗?耿学中那需要我做什么吗?”

见尤素菊像打了鸡血样的神采飞扬,李仕安摇摇头说:“最需要你做的就是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做到了这点,你就是做了件帮助我的好事了!”

尤素菊脑子里绕着李仕安的话,等绕明白了,再看李仕安得意地看着自己的眼神,探过头亲了李仕安一下,顺势扑倒在李仕安怀里......

任凭怀里的尤素菊撒娇挑逗,一副熟悉得犹如左右手的半老躯囊无论如何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激起李仕安的第二次兴趣,耿学中和怀里的尤素菊在今天晚饭前后的表现令他担忧,他隐约意识到关键时刻或许这两个人都靠不住,必须要找一个在关键时刻能为自己遮风挡雨的角色,他的脑子里在琢磨一个人,如果能驾驭好这个人,可以保驾自己去北江上任前不出重大意外,这个人便是兼任副市长的政法委**于鼎!

施小蕾很奇怪自己会为了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反复权衡、犹豫不决,真要究其缘由的话,心里是有定论的,问题出在自己心里,自己心里不知不觉常常会出现海空的影子,会牵挂他在干什么?辛苦不辛苦?吃饭吃什么?......每每想到这些,施小蕾都会觉得害羞和些许的自卑,害羞是一种幸福的滋味,而自卑是一种比较尴尬懊丧的心理,自己虚长海空两岁,是不是不该有感情方面的念头,如此的话,就当他**应该没错吧?对!这样也挺好,反倒自然......施小蕾满脸羞红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每按一个号码好像不使劲就按不动似的......电话接通了,听见长长的“嘟”音,心里没有了预计的自然和平静了,慌张地想挂断电话......

“小蕾姐,出什么事了?”海空语气有些紧张,看见小蕾的电话,他的第一反应是出事了,起码是出什么意外了,自从在师傅黄岐山的要求下留了施小蕾的电话,施小蕾还是第一次打自己的电话,而且时间还是在晚上。

听到海空在电话里紧张兮兮地叫自己小蕾姐,施小蕾很欣慰,这个小警察确实挺可爱的,像是随时做好了保护自己的准备......陶醉之际,竟然忘了赶紧答复,惹得海空预感不祥:“喂喂,你说话呀小蕾姐!你怎么了?”

施小蕾猛然醒悟,觉得自己真是弱智,无端让海空着急,慌忙说:“哎哎......我没事,你别着急......”该说什么事来着?施小蕾的脑子像是断片了,愣了几秒钟才想起来:“是这样海空,耿学中今天下班的时候主动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在想有没有必要告诉你和黄伯伯。”施小蕾背书似地一口气说完。

“嗨!就这事啊?”海空有些失望。

小警察的失望口气让小蕾心里挺美,暗自好笑:“你是不是挺希望我出事的?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事根本就没必要?”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小蕾姐,你等下,我跟师傅请示一下就去接你,你详细和我师傅说说好吗?”海空连忙认真地说。

施小蕾自此知道了自己反复犹豫权衡原来就是想达到这目的呀,要不自己怎么会不假思索、亟不可待地答应了呢?不禁自己都觉得害羞......

黄岐山左手抱着外孙子,右手抓着电话听完海空的汇报,满脸堆笑却故意语气严肃说:“海空,你也算是个警察?这点事还要叫师傅亲自了解吗?你是想累死你师傅啊!这样,你听着,马上去接小蕾,找个清净地方好好和小蕾聊,什么情况明天再告诉我!”放下电话,黄岐山嬉笑着逗外孙:“这傻小子,哈哈......”

灿霓看见父亲如此高兴,指着电话问:“是海空那个小警察吧,小蕾可比他大两岁呢,合适吗?”

黄岐山自信地说:“要说什么样的男女是天造地设?那就是小蕾和海空,这是天意,缘分!大两岁更合适!”

“小蕾姐,咱们......哦我请示过师傅了,是师傅的要求,咱们找个地方说吧!”施小蕾刚坐上车,海空语无伦次地说。

施小蕾心里感激黄岐山,嘴上却说:“不到黄伯伯家去了么?我就知道耿学中的电话黄伯伯根本就不当回事!”

海空急忙解释:“不是不当回事,我师傅很重视,叫我找个地方好好听你详细说,明天再向他汇报!”

“还要找个地方说?你说去什么地方说?”小蕾回避了海空地眼神,细声问。

海空抓着方向盘想了想:“小蕾姐,我听你的,你喜欢上哪?”

“海空,你有几个姐姐,我听你喊姐姐喊得特别顺溜特别自在。”施小蕾逗到。

没想到海空挺认真地说:“我没有姐姐,我也常想,要是有个姐姐该多好啊,所以我特别羡慕有姐姐的同学和朋友。”

小蕾不屑地说:“你说说,有姐姐会有什么好?”

海空抿着嘴想,没想出什么具体的:“具体我也说不清,就是觉得姐姐最亲,姐姐对弟弟的好是最无私最舍己的,如果我有这样的姐姐,我也一定会最无私最舍己地对她好!”

小蕾看着海空说这些话时的认真劲,用玩笑口气说:“那你以后要是娶了老婆,还会对姐姐这样吗?你老婆会吃醋妒忌的。”

海空依旧很认真地否定:“对姐姐好有什么好妒忌的,那是两回事,我经常想的就是有个对我好也值得我对她好的姐姐,从来没想过娶老婆的事。”海空的话越说声音越轻,或许是觉得单独对小蕾说这些像是有故意向小蕾表白之嫌。

小蕾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说:“你叫我小蕾姐小蕾姐的,叫得那么亲,不会是真把我当姐姐了吧!”

海空有些局促,支吾了半天才勇敢地说:“我师傅说你是好姑娘,我相信我师傅的话,我也觉得你好,我......我叫你小蕾姐你不会不愿意吧!”

小蕾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扭转脸对着车窗说:“我年龄比你大,你觉得呢?”

海空故作轻松地急着表白:“假如你年龄比我小的话我还找不到这份感觉呢,心里装着你感觉特别踏实,你知道吗?在外面执行任务很枯燥很无聊的时候,只要把你从心里拿出来想想就觉得挺美!”

此刻小蕾的心里也挺美,悄声说:“海空,我懂你说的那种感觉,你愿意叫我姐就叫吧!”

海空使劲抿紧嘴,撑直腰背,及其投入感情地喊了声:“小蕾姐!”转脸看着小蕾说:“我们去古城河边走走好吗?”

小蕾没敢看小警察投来的大胆的眼神,矜持地点点头:“好,开车慢点!”......

0

第四十章小警察姐弟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