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四十一章 亡故情人送来白衣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亡故情人送来白衣裳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3 18:00:07

尤素菊当年就读的护士学校位于距离市区十几公里的江津镇,由于这里依山沿江,景色古朴,加之近几年沿江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江产鱼鲜市场的不断扩大,往日偏远寂静的乡镇,如今成了人们周末度假和品尝美味的旅游休闲胜地,护士学校撤编后,废弃的校址便由卫生局和地方乡镇合作建成了一个度假村,度假村开业庆典之际,卫生局的大小领导自然成了经营方的坐上宾,尤素菊理所当然地受到经营方的提别重视,个中原因不言自明,一是尤素菊好表现酒量大,二是其副市长太太的身份。

故地重游,尤素菊万分感慨;十几年前就读了两年的护校,承载了自己多少青**幻和对人生的憧憬啊......驾着车不时左右张望,当年的土路和简易车站不见了,当年一眼看不到头的果林没了踪影,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和记忆对不上号......开着开着,觉得越开越陌生,尤素菊不禁笑了;真有意思,自己这个老护校出身,今天居然找不到母校!以至于不得不停下车向交警打听去老护校的具体线路......

按照交警所指的线路缓缓行驶,远处的小山丘以及山脚下茂密的竹林映入眼帘,尤素菊欣然自语到:“哎呦,总算没走错,总算找到了!”拐过这个小山丘就是当年的护校大门,尤素菊心生纳闷,整个乡镇的变化如此巨大,为什么唯独这里的精致一点没变呢?

按理说看到自己熟悉的精致,找回久违的记忆应该是件令人愉悦欣慰的事,然而这大片的竹林以及错落独特的小山丘没有能吸引尤素菊的目光,准确说不是没能吸引,而是被她刻意回避了,因为这个熟悉的精致很必然地指使她的记忆里出现一个她及其不愿意使其出现的名字;唐德林!正是在这条路上认识了当时跑货运的唐德林,正是在这片竹林里她和唐德林初次体尝了男女之欢,也正是在这个小山丘下,唐德林每周一次利用出车路过的机会在此等候她,直到她度过了两年枯燥艰苦的护校生活......

喧腾热闹的开业晚宴结束后,经营方负责人特意递上一张房卡诚恳地说:“尤科长,今天多些您光临捧场,尤科长酒后开车我们实在不放心,如果尤科长不嫌弃的话,请在我们新装修的客房休息一晚,这间是我们度假村最好的房间!”

尤素菊一则确实是喝高了,二则是回到家里今天也是一个人,欣然接受了对方的美意......

女服务员费劲地将走路打弯还满口没醉的尤素菊搀扶进客房坐下,倒了一杯凉茶然后进洗手间把防滑垫安放在淋浴间的地上出来时,尤素菊已经和衣躺在床上均匀地打着呼噜了,服务员小心翼翼地帮她脱了鞋并将她摆放舒适,悄悄退了出去......。

午夜过后,稍前还明月高悬的天空顷刻之间浓云聚会,遥远处的闷雷发着低吼不断滚翻而来又渐渐远去,突然,一道电光犹如狰狞的银蛇撕开层层云雾,狂舞着耀眼的荧光点响了万丈惊雷劈开天幕,大地在颤抖,阴冷的强光忽明忽暗,暴风雨来了......

被炸雷惊醒的尤素菊口干舌燥,强撑开双眼瞄了下陌生的房间,看到水杯在自己床头,闭上眼睛伸手够到水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干了杯中水后,一歪脑袋,抓着水杯又睡着了......

“尤素菊......尤素菊......”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喊......

恍惚之中,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这个声音很熟悉,但是她想不起来,也懒得去想,眯着松塔的双眼循声环望,声音在厚实的窗帘后面飘来并伴有敲击玻璃的声响......尤素菊艰难地爬起来,踉跄到窗边,拽住窗帘猛一挥手,“哗”地一声,随着窗帘大开,一道闪电同时划过,水纹连连的窗玻璃外站着一个黑影:“尤素菊,我是唐德林,我在后山的老地方等你,我给你带了件衣服,你带上手电,别摔着了!”声音仿佛是钻着缝隙进来,被“压扁”了似的变异......尤素菊耷拉着脑袋点点头,一个干净清晰的霹雷响起,尤素菊惊醒地抬起头时,瞪得溜圆的眼睛里射出无限的惊慌和恐惧,这个眼神似乎接到了闪电,瞬间的电光下,尤素菊直面的玻璃上映出唐德林微笑着的面庞......

“啊......”凄惨瘆人,尾音不绝的嘶鸣在黑暗、寂静、空洞的走廊里混着雷声共鸣、回响......

耿学中的手掌在床头乱抓一通,终于摸到开关,打开床头灯,睁开眼适应了下,拿起床头不停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立刻抽筋似的坐起,在省城开会的李仕安后半夜不停的打自己的电话,肯定是出事了......

耿学中“嗯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叹气到:“他娘的尽是些妖五怪六的事!唉......”

娴秋翻身朝天,没睁眼诙谐地说:“你这个大哥要是当了**,我看配备个警卫连都伺候不周全他这个会来事的老婆,你这个兄弟当得够辛苦的!”

“都听见啦?那你一个人接着睡吧!李仕安求我,我得去一趟。”耿学中说着下床穿衣服......

娴秋厌烦地连着啪打了两下耿学中让出的位置埋怨:“这叫什么事啊,深更半夜的把别人老公从老婆被子里拉去伺候他老婆!”说这话撅着嘴翻身下床将窗帘掀开一角观察外面是否还在下雨:“你开车小心点,大雨一直没停!”

一肚子无奈不快的耿学中被娴秋的话逗乐了,走到窗前在后面抱着娴秋说:“深更半夜把别人的老公在老婆被子里拉出去是缺德,可是老子就不伺候他老婆!呵呵......”......

耿学中驾着车缓缓开进度假村,透过急速滑动的雨刮,看到大堂雨棚下红色的警灯闪耀,嘴里嘟噜到:“妈的,臭娘们真能折腾,警察都喊来了,还叫我干啥?神经病!”

走进大堂,动静比大白天还热闹,熙熙攘攘十几个人戳着,看见脸上还没好利索的尤明宝也在,耿学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埋怨李仕安非要把自己从床上拖出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耿学中走近坐在大堂经理椅子上发呆的尤素菊,不冷不热却派头十足地问:“怎么回事?”

见尤素菊似乎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来,身边的经理和服务员你一句我一句把晚饭后至此的经过叙述了一遍......耿学中皱起眉头转身看站着不说话的警察问:“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几个警察都很谨慎,其中一个带头的对耿学中摇摇头说:“窗台周围我们已经仔细勘察了,由于雨水太大,找不到脚印或指纹类的痕迹,受害人,哦!不是她本人报的案,是服务员听到她的惨叫后报的案,她本人目前拒绝向我们详细介绍当时的情况,估计是吓坏了,但是在房间外的窗台上发现了这个,当时一直亮着。”警察提起手里的密封袋,里面一支一号电池的老式镀锌手电,灯珠还亮着。

“事发地周围有监控吗?”耿学中问。

度假村经理抢先解释说:“由于是刚开始试营业,监控还没有装,但是器材已经购置好,我们会尽快装的。”

经理的态度很虔诚,耿学中估计是担心副市长找他们的麻烦,便客气地说:“这也难怪,谁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带队警察说:“我建议受害人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然后好好休息,我们就先走了,等上班及时向领导汇报”

耿学中预感到尤素菊肯定看见自己熟悉而不便对警察提起的“鬼”了,也想急于弄清楚到底看见谁了,便同意警察的安排,和他们一一握手道谢后,吩咐尤明宝架着尤素菊回到客房......

尤素菊刚坐下,耿学中对尤明宝说:“你先去大堂待会儿,我问你姐姐话!”

尤明宝很知趣,很听话,但是没有去大厅,而是走出一段又折回,伏在门旁偷听......

“到底看见谁了?”耿学中问呆若木鸡的尤素菊。

尤素菊眼珠仍然不动地说:“唐德林没死,他给我带来一件衣服,在老地方等我。”音调没有起伏,字句间没有停顿。

“哼!”耿学中不屑地说:“你那是梦境,上次你还说你看见施亚平了呢,我看你的脑子是该彻底检查检查了,怎么会经常出现幻觉呢?”

“我看见他了,他没死!......”尤素菊反复重复这句话,耿学中越看越来气,越听越心烦,想了半天,伸出手掌给了她一个嘴巴......

这招真管用,尤素菊终于低下头,拍着自己的胸脯,像正常人说话了:“吓死我了!真后悔道这鬼地方来!”

“先生你在干吗?你找谁?”门外传来服务员的声音,热情的经理吩咐服务员给副市长太太和派头十足的**送些点心,看见了听墙根的尤明宝。

耿学中警惕地打开门,尤明宝那张尴尬的破脸激起了他的怒火,他强忍着对他点点头,然后客气地接过服务员递来的点心却没有马上会房间,等服务员再走廊消失,转身的同时撂下话:“要想找死看来谁都拦不住你啊!”

吓得尤明宝不敢进房间解释,涨红了脸局促地傻站在原地......

耿学中之所以没想连夜回去,是因为心中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个念头不仅仅是出于好奇心,同时也迷信这件事是否会是一个征兆......

天亮了,雨停了,出了度假村大门,耿学中停下车堵住尤素菊的车,示意尤素菊下车:“让你弟弟陪你去那个‘鬼’说的老地方看看,他不说给你带了件衣服吗?”

看着尤素菊战战兢兢地、一步一回头地和尤明宝往山坡上走......耿学中伸手在车里拿出包烟拆开点上一支......

烟刚抽完,正要扔烟蒂,山坡上姐弟两出现了,尤明宝手里果真提溜着一件衣服,一件白色的衣服......耿学中使劲闭上眼睛晃晃脑袋再使劲撑开眼睛看,只觉得那件白衣服在空中轻柔飘舞......再看尤素菊,脸色蜡白,浑身想筛子一样夸张地颤抖......

回到市区,尤素菊高烧不退住进了医院....

0

第四十一章 亡故情人送来白衣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