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四十三章 车祸暴露身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三章 车祸暴露身份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4 9:34:01

范寅磊和黄岐山在急诊部门前的小路上走走说说、停停吵吵的过程,被坐在车里的耿学中看得一清二楚......

耿学中把尤素菊送到医院安顿好就离开病房准备回家补觉,坐上车刚发动引擎,视线里出现了范寅磊和黄岐山,按理说在医院邂逅老朋友应该主动下车,上前打个招呼,可是那个高个精瘦的黄岐山让耿学中打消了此念,再说看他两在急诊部出来,估计是同事出事了,自己就别去打搅了,要是他们问自己为什么来医院,自已还真不好说......

不对!怎么回事?小蕾怎么在这?小蕾和肖晓怎么认识上了?小蕾扶着一瘸一拐的小伙子是谁?怎么这么眼熟......

耿学中凑近挡风玻璃紧紧盯着从急诊部大门出来的肖晓和小蕾,以及小蕾扶着的小伙和范寅磊黄岐山说了些什么后分别坐上两人的车......

出什么事了?难道和小蕾有关?这大清早的,他们怎么凑一块了?真他娘的怪事一件接着一件......突然,耿学中睁大眼睛想起来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小伙子不是唐二宝派来找过自己的小兄弟吗?对对对,自己还请他办过事......想起来了......在“德润”茶楼,当时还遇到周桂珍和周学东......难道这小子和小蕾的男朋友?不会!小蕾不会看上社会上的小混混,难道这小子认识范寅磊黄岐山?也不对呀,看他们之间亲热随意的劲头,绝对不是一般认识的关系,莫非这小伙子是......警察?......

耿学中倦意顿消,抹了把额头沁出的汗珠,冷汗珠!关引擎拔钥匙开门下车随手关门一气呵成,大步变小跑冲进急诊部......

走出急诊部的时候,耿学中神情沮丧,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居然是自己最怕最希望被否定的结果,完了,这小子真的是警察......耿学中感觉自己很可笑,是那种被人扒得精光还自以为穿着华丽到处表演的可笑,范寅磊和黄岐山那副谦虚内敛的笑模样此刻在他脑子里变成了两张赤面黑须的阎王相......

耿学中坐回车里,按照正常习惯,但凡遇到大事第一反应就是尽快告知大哥李仕安,然而此刻耿学中愣愣地看着电话,连警察都装成小混混来蒙蔽自己,说明自己早被盯上了,手机也就很可能被监听了......为了想多知道一些陆海空以及这起事故的情况,耿学中驾车来到城南交警大队,敲响了吴雁鸿大队长的办公室......

“哟!耿总,这么早有急事啊?”看见进门的是耿学中,吴大有些吃惊。

耿学中没有心情客套打哈哈,躺在椅子里说:“刚从医院过来,今天早上那起交通事故是怎么回事?听说动静蛮大的。”

吴大皱着眉头问:“怎么?山东的菜贩子家属找你了?我也刚听过汇报,他基本是全责。”

知道吴大误会了自己的来意,耿学中摇手说:“尽胡扯,还菜贩子找我,我是想帮我侄女打听下,那个叫陆海空的是她男朋友。”

“切,你也真是,这点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还亲自跑过来!”吴大不屑地说:“陆海空是我们局里去年分来的大学生,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怎么会把车停那睡觉,菜贩子疲劳驾驶,愣是踩着油门睡着了,冲上左车道和他撞上了,不过那条路没有禁停,不属于违章停车,菜贩子肯定全责。”

“陆海空的车怎么样了?开的什么车?”耿学中问。

“白色金杯面包车,车主不是他,也不是局里的车,不过你侄女的男朋友命真大,车子撞散架了,人一点没事......”

吴雁鸿说到是辆白色的金杯面包车,耿学中的脑海里闪现出在度假村出来停在小山坡下抽烟的时候,不远处确实孤零零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当时自己还纳闷谁会把车停在这里过夜......耿学中心里一阵发毛,以至于吴雁鸿后面说的话一句没入耳......这么说自己真的被盯上了!......这么说唐二宝手上的内存卡以及处方原件,以及周桂珍扣下的那封施亚平给贺玲的信都可能已经被黄岐山掌握了......自己还和尤素菊在那自作聪明瞎忙乎,简直太可怕了!耿学中后背发凉,预感到阴森的脚步带着沉闷的回响正在逼近自己......

“怎么了耿总?”吴大看着眼睛发直的耿学中问。

惊醒的耿学中慌忙掩饰,不能在吴大面前透露自己的任何猜测:“唉......困了,想睡觉,走了!”

离开吴雁鸿上车前,耿学中下意识地前后左右看了看,心里却在自嘲;看个屁,真有人盯着你也看不出来,看出来也白搭!

回到家,耿学中打电话给娴秋说自己回来睡觉,公司的事自己处理不要打扰他......

坐在沙发里愣神瞎想到下午一点多,硕大的烟缸里已经塞满了烟蒂,耿学中做出一个决定......事到如今,不能再作愚蠢的设想分析,更不能再有自欺欺人的侥幸幻想,如果还想给自己争取一些主动留取一点回旋余地的话,那么当务之急显然不是立刻和李仕安建立‘临战同盟’,而是要和施小蕾主动沟通,通过施小蕾传递自己的态度......做出这个决定,耿学中不是出于对自己对李仕安的不自信,而是主动放弃对抗,尤素菊身上发生的事,让他清醒地认识到,凡人再能也斗不过老天!天意不可违!

“小蕾,最近身体好吗?”耿学中的态度很亲切很真诚,

施小蕾觉得电话里耿学中无论是语气还是内容都有点不对味:“怎么了耿叔叔,你是长辈,应该我关心你的身体才是,怎么你......?我挺好的!”

耿学中疲惫地抚摸着额头说:“哦!那就好,挺好的就好!耿叔叔因为一早在人民医院看见个人很像你,回来后越想越担心,所以就......”

施小蕾有些慌张,一时不知道该说谎隐瞒还是该实话实说,情急之下为了给自己一点考虑的时间便说:“耿叔叔,你等下我出去跟你说。”施小蕾不愿意说假话,更何况耿学中一早在医院肯定不会看错人,既然如此,隐瞒掩饰都不是办法。

施小蕾没有挂断电话,走出办公室提起手机说:“耿叔叔,你看见的可能就是我,我男朋友今天早上出车祸,就在人民医院。”

耿学中艰难地装出轻松笑脸:“有男朋友了都不告诉耿叔叔,小伙子是干什么的?人怎么样?”

施小蕾更奇怪了,无论如何该先问候下车祸病人吧,肯定是在试探,与其不会耍虚的假的,不如实言相告:“是个小警察,人嘛......刚认识不久,还不是太了解,呵呵......谢谢耿叔关心!”

“呵呵呵,耿叔叔感觉得到,小蕾是看上人家了,准备什么时候带给耿叔叔见见呀?啊!”耿学中坚信小蕾是个率真的好姑娘,电话中对自己如此坦率,并没有刻意疏远自己,心里油然掠过一丝安慰。

施小蕾在耿学中的口气里也没有听出是虚伪的敷衍,朗声笑着说:“好啊,耿叔叔是大忙人,只要你安排好时间,我们随时恭候你的召见!呵呵......但是......”

施小蕾最后的一个“但是”,耿学中不免一惊,一下子收紧刚绽放出的一点笑意:“但是什么?

施小蕾谨慎地说:“我说了你别生气行吗?可能是我自作多情胡思乱想。”

耿学中心里一松,估计不是什么可怕的“但是”:“你说小蕾,耿叔叔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呀!”

施小蕾反倒觉得难开口,但是耿学中在催,只要硬着头皮说:“见耿叔叔我当然高兴,但是我......我不想见到李仕安和他老婆,我姑妈死了,我永远不要见到他们。”说完后,小蕾又“呵呵”笑着说:“或许人家更不要见我!那就正好了。”

耿学中有些沉重,也有些感动:“小蕾,耿叔叔答应你!你认我这个叔叔,叔叔不会让你失望的,叔叔和你亚平姑一样,真的喜欢你!说完耿学中不假思索地立即挂断电话,他担心自己的语音会因为泪水涌出而走样......

小蕾久久没有放下耳边已经被对方挂断的电话,她在想象此时此刻耿学中会是什么神态,什么心理,.....仔细回想耿学中和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施小蕾猛然醒悟到,应该把这个电话的情况告诉海空,于是打通海空的电话,约海空在自己下班时再学校门口见面......

“师傅,出问题了!麻烦了!”范寅磊急匆匆推开黄岐山办公室,闪进来后随手轻轻地关上办公室的门。

这副神情使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黄岐山自觉地站了起来:“出什么问题?什么案子还麻烦了?”

从黄岐山的反应里,范寅磊知道自己的话不太恰当,上前按着黄岐山的肩膀让他重新坐下:“你除了案子就别的,别紧张,我是来告诉你,本来说好我请客,你我还有陈局的,现在麻烦了,陈局说海空的父母正在省城往这赶,换成陈局请客了,也就是说,陆副厅长晚上和咱一起吃饭。”

黄岐山冷眼看着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范寅磊:“就这事?”

范寅磊一本正经地点头:“就这事啊!”

“我说你现在是支队长了,能不能有点出息?人家父母听说儿子出车祸了赶过来看看儿子,顺便和陈局吃个饭你紧张什么?又是出问题又是麻烦的,我说你脑子里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还有点正经事吗?”黄岐山不屑地数落。

“好好好,黃麻杆,不尊重领导是你一贯的作风,私下里我就不批评你了!我是担心陆副厅长责难咱们,虽说海空最终没事,可是哪个家长知道儿子出这么大车祸不急出半条命啊,咱怎么解释怎么应对吗?”范寅磊皱着脑门的样子显得确实是担心。

“人是陈局安排的,用呢是我用的,要解释应对的话有陈局和我挡着,没你这个大支队长什么事,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你只管吃饭喝酒和陆副厅长攀亲近就行了。”黄岐山一边说,一边走出来推范寅磊到门边:“忙点正事去!”

范寅磊抵住门问:“要不要把海空和小蕾也叫上呀?人家大老远赶来就是看儿子的。”

这话黄岐山听了还觉得比较靠谱,想了想却说:“不用,叫了海空他也不会来,陆副厅长也不会同意让儿子搅和在领导私下的圈子里,等吃完饭让海空去宾馆和父母单独聊去。”

“你就这么肯定?海空和领导的意思你都能猜透?”范寅磊手抓门把问。

黄岐山用食指点着他的胸脯说:“放心吧!陆副厅长要是宠溺儿子的话,海空不会到咱们手上!”......

0

第四十三章 车祸暴露身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