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四十四章 人疯了嘴就安全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人疯了嘴就安全了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4 9:37:21

施小蕾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环顾左右,没有发现海空的人影,抬腕看了下手表,悄然一笑,和海空约好的时间还没到,意识到自己站在校门外的大路中间显得傻乎乎的,便推车走到人行道上,放下自行车脚撑,静静站立着等候......

施小蕾不知道自己面前几步远的地方停着的那辆奥迪轿车里,三双眼睛正齐刷刷地盯着自己上下来回地打量......

“老陆,姑娘长得真不错!呵呵......”气度不俗却夫人味十足的海空母亲眯眼咧嘴称赞说。

身子往窗口倾凑的陆副厅长点头附和说:“嗯......不错,端正,慈相,不艳不俗,不错......”

“可惜家庭太一般了!”夫人依然满意地端详着窗外的小蕾,表示出些许的遗憾。

陆副厅长一听,立即收回眼光,不满地看着夫人说:“儿子就反感你这一套,所以要躲你远远的,等你我退休了,不也是普普通通的人家?”

驾驶座上的范寅磊打哈哈说:“说起来真是姑娘和海空有缘分,简直是‘十七八个巧’合到一块的!”

夫人转眼对范寅磊,笑容里挤出最后的顾虑:“就是岁数比我们海空大两岁,别的我都满意!”

陆副厅长又不高兴了:“说是两岁,按月份算,掐头去尾也就十三四个月,我比你大吗?我不是比你小十五个月吗?我们不是过的挺好吗!”

夫人赶紧阻止说:“说孩子们的事,你瞎扯什么呀,也不怕范队长笑话。不过想想也是,嫁给你们警察的姑娘,一辈子捞不到好,大点好,知道疼我儿子!”

陆副厅长拍拍夫人的手说:“放心吧!黃麻杆帮咱过了眼的姑娘,错不到哪去!唉......这下好了,跟了个好师傅,找了个好对象,你也该让我省省心了,别再成天责难我对儿子狠了!”见夫人还在“紧盯”着小蕾,丝毫不搭理自己,陆副厅长对范寅磊说:“小范,走吧,别让陈局和黃麻杆等久了。”

车子启动了,夫人扭着头还在看,陆副厅长拽了她一下:“行了!不像话,抓副厅长和支队长陪你‘偷偷摸摸’干这事,不像话!”

海空赶到的时候,向小蕾表示歉意的同时,眼睛却直盯着缓缓驶离的奥迪轿车.....

“怎么了海空?你找什么?”小蕾关心地问。

“我妈怎么能这样呢?我说范支队下午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来学校呢!”海空自言自语说。

小蕾笑了:“你跟谁说话呀,我一句听不懂!”

海空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小蕾姐,刚才开走的那辆车是我爸的,肯定又是我妈出的主意,让范支队先侦察好,特意来这看看你!”

“啊!”小蕾惊讶得不知所措:“他们停这好一会儿了,难道在车里一直在看我?”

海空腼腆地笑着说:“对不起啊小蕾姐,肯定是范队告诉他们的,可能是我妈急着想见见你,又怕你害羞,所以才......你别生气别介意,我妈很好的,只是有些......呵呵......”

小蕾脸都羞红了:“你妈这么急着要看我?为什么?”

海空找不出什么可以搪塞的理由,干脆红着脸直说:“看我女朋友呗!”说完便埋头推起小蕾的自行车......

“谁是你女朋友!”施小蕾低着头悄悄嘀咕了一声,脸上挂着羞涩的微笑......走在海空身边细声问:“你爸妈会......?”

海空抓抓脑袋,傻乎乎地答非所问:“小蕾姐,我觉得你好!”......

李仕安在省城的会议结束后,回到澄州已经是上灯时分,坐车行驶在华彩缤纷的街道,前座的秘书小胡转过身来轻声问:“李副市长,进市区了,您是回家还是直接去医院看望夫人?”

李仕安心里也正在盘算是先去医院还是先和耿学中碰面,听到小胡问自己,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到医院下车,你们早些回家歇息,晚上不要来接我了。”

下车后,李仕安没有急着去住院部,而是在院内的绿化带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给耿学中打电话:“学中,我到澄州了,这次在省城带回些情况,你能来趟医院吗?我们见面说。”

耿学中无精打采地故意打了个哈欠支应说“好,我一会儿过去。”放下电话就就伸手去抓茶几上的烟盒......

对面座上无心得翻着画报的娴秋敏捷地将画报及时盖在烟盒上说:“学中,你有什么心思非要自己憋在心里?一天时间你都抽了两盒了,你不愿意跟我说我不能勉强,但是我必须管着不能让你抽这么多烟!”

耿学中双掌搓了下脸颊,轻轻地但是很坚决地挪开画报,在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捎上打火机站起来点燃烟,走到后窗,随着一声叹息吐出一口浓烟说:“是时候了......该把一切都告诉你了!到时候了......”又将烟送到嘴边猛吸两口后,走到娴秋身边,掐灭了还剩大半截的香烟慎重地说:“娴秋,我去医院一趟,李仕安在等我,最好你上楼睡会儿,回来我们好好谈!”

看着耿学中匆匆离家的背景,娴秋预感到今夜可能会是自己和耿学中认识这么多年来最漫长最难捱的一夜......

推开病房大门,李仕安脸色铁青,双眉旋结。尤素菊面色憔悴,眼窝深陷,眼神里还冒着深深的恐惧和不安,见耿学中正好进门便迫切地证明说:“不信你问学中!”。很显然,尤素菊正在向李仕安描述度假村发生的怪异事件......

李仕安很善变,一转眼,已然是一副无所顾忌的轻松模样:“我们崇尚的是唯物主义无神论,遇到这样的事,我们要用科学的、附和自然法则眼光去对待,要我解释的话,首先是你尤素菊的世界观有问题,受不健康不科学的神冥论毒害太深,你遇到的事虽不属于常见的自然现象,但是也不能用鬼神歪论去解释,学中你说是吗?”

耿学中微笑着摇摇头,表示不愿意也没兴趣再提这事。

“我想经后有空的时候就去烧烧香拜拜佛,求得神灵的护佑。”尤素菊显得相当的虔诚,一夜之间,她的脸上似乎跨越了几个春秋。

李仕安立即反对说:“你千万别瞎想,副市长太太成天求神拜佛不成体统!不过......”李仕安狡黠地说:“找个大师化解化解还是很有必要的,我介绍个大师,你可以去找找他,或许他能有办法破解!不过我有言在先,我这不是支持你搞封建迷信,是为了让你给自己的灵魂找个依靠,给心灵找份安宁,灵魂有了依靠,心灵有了安宁,那些乱七八糟、神奇鬼怪的东西自然不会找上你!”

耿学中奇怪的是眼前的李仕安说话的风格一如既往,为何独独在此刻自己才开始觉得他如此油滑如此虚伪呢?有了这样的感觉,随口便夸耀说:“大哥的理论水平就是高,能在求神拜佛和求大师之间找出本质的区别,我真服了!呵呵......”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亦或是说者有意听者也有意,耿学中的一句玩笑话,居然使得两个人的目光同时接触,神态同时出现了一丝微妙的不自然......李仕安不动色声地掏出电话对耿学中说:“在省城开会时听说公安厅的陆副厅长今天下午来澄州了,我打个电话问问政法委于**,你陪我去看望下陆副厅长。”

“喂,于**啊,你好你好!想跟你打听下陆副厅长在哪下榻呀,知道他在澄州,不去拜访下觉得不合适!”李仕安在电话里肯定自己知道陆副厅长在澄州,目的是为了堵住于**或陆副厅长找理由推辞。

可是电话里于**回答真的不知道陆副厅长在澄州,口气里表示出对公安局领导的不满,不像是在敷衍推辞:“李副市长,你稍等,我了解下情况再给你答复!”

李仕安挂下电话,凝神琢磨上了......病房里悄然无声,正在耿学中难熬之际,于**的电话来了:“李副市长,陆副厅长确实在澄州,我们通上电话了,此次来澄州,纯粹是家事,他儿子分配在咱们市公安局,今天早上出了起车祸,他和太太来看儿子的,谁都没惊动。住的宾馆也是自己安排的,在‘望江宾馆’1702,你看......?”

病房里太静了,静的李仕安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像是喇叭里放出来的。耿学中听说今早遇车祸的小伙子是陆副厅长的公子,居然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奇怪,甚至为小蕾赶到高兴!

李仕安支吾着表示:“于**,陆副厅长的公子分配在澄州,你这个政法委**不居然不知道,呵呵......工作有疏漏哦!我看这样,表示下礼貌还是必要的,毕竟是到了咱们澄江了嘛!打个招呼就走,别影响人家看儿子就行了!”

李仕安这么重视省里跟自己不是一个口子的公安干部,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和考虑,他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和于**深入接触,了解下于**的欲望,有可能的话在于**和公安局主要领导之间分析出一点矛盾。在李仕安看来,上下级之间的矛盾不需要用心制造或者细心寻找,只要针对某件事,善于分析就能分析出来,只要你有心!

坐在耿学中的汽车里,两人心照不宣似的彼此无语,身后的李仕安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学中啊,我看尤素菊快要疯了!”

这个“疯”字着实让耿学中心里一紧,李仕安的口气有点阴,而且这句话他曾经不止一次在李仕安的嘴里听到,不同的是以前是针对施亚平说的,而今天是针对的尤素菊!本来一直在犹豫是否将今天发生的一切情况告诉他,此刻听到的这个“疯”字促使耿学中断然决定不能说,不仅不能说,还必须赶快脱身,再也不能听到这个“疯”字了......太可怕了!

0

第四十四章 人疯了嘴就安全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