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四十六章 后悔的都是为时已晚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后悔的都是为时已晚的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4 19:33:58

于鼎自从出了1820房间便感觉到身边同行的李仕安仿佛有心思,既然如此,自觉不便主动找话题打扰李副市长。一路沉默无语,于鼎心头颇感压抑;陆副厅长明明是自己政法口子上的关系,怎么反到成了澄州市主管经济工作的李副市长的亲近关系,自己这个政法委**倒好像成了不懂事的孩子跟在他左右,成为他的随从了!

李仕安的心思远不是于鼎可以猜测到的,耿学中对尤素菊态度上的刻意消极足以有理由引起他的担忧,站在耿学中的角度,大难来临之际,抽身自保的代价最低,正因为此,如果一旦遇到险境,耿学中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盟友,他不由得在心中感慨;万事求人不如求己,指望别人自己必将处于被动!施小蕾这个自己平时从来没放在脑子里的丫头,在今天这个多事的日子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还出乎意料地攀上陆副厅长儿子的对象,这绝非纯粹的巧合偶然,之间定有某些必然的前因和过程......仅凭施小蕾对自己的感情,李仕安客观地认为是不乐观的,那么也就是说,陆副厅长和自己成为朋友的可能性相对就比较小!这个结论是不能让身边的于鼎有所察觉的,不能再过早地丢失于鼎这颗“活棋”。

“于**!陆副厅长在省厅主持全面工作,可靠消息说他这次进**班子,坐省厅**的呼声甚高!”李仕安看似无心的闲聊,把没有影子的事说成是可靠消息,意在于鼎面前显示自己神通。

于鼎打心眼里有些佩服李仕安的精明周全:“是啊,从年龄和实力上看,陆副厅长应该是不二人选,难怪李副市长如此礼贤,无意之间还和陆副厅长攀上亲戚,呵呵......经后还指望李副市长多指点多帮助啊!”

“于**哪里话!太见外了。”李仕安客套了一声便话锋一转:“于**,让你费心的那个案子现在有什么结果吗?”

于鼎知道是周桂珍的敲诈案,不解的是李仕安为了在这档口提起,警觉地说:“案子已经在检察院,李副市长有什么指示吗?”

李仕安轻轻摆摆手说:“指示谈不上,我看能起到教育改造的目的就好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要是真判她个一年半载的,别人会觉得我这个副市长跟一个没有文化的小百姓过不去,点到为止吧!你看可以吗?”

于鼎伸出拇指赞道:“李副市长真是宽容大度、体恤下属!检察院昨天还请示我说公安的材料有不足,可是公安的难处在于不便深挖,顾忌领导隐私。既然李副市长由此态度,完全有理由从轻,让检察院把案卷退回公安补充,然后让公安方面办个取保手续就可以放人。”

李仕安认真地问:“这样做不会枉法违规吧!”

车过一段坑洼路面,于鼎吩咐司机开慢些!随即拍了下李仕安的大腿说:“李副市长,你是当事人,你的态度本身对案件性质以及对她的处理起决定作用,执意要严惩的依据是敲诈政府官员,手段恶劣,社会影响极坏,要宽大她可以是得到受害人的谅解且没有造成恶劣后果!”

夜行的轿车后座上,李仕安表情复杂地迎着于鼎的眼光,两人会心地“哈哈”笑了起来......

娴秋端坐一夜,木然了一夜,耿学中叙述了一夜,忏悔了一夜......

相对无语直到阳光穿刺进厚厚的窗帘的时候,娴秋闭上泪眼说:“学中!我曾经在心里对你许下诺言,只要你当我是你的亲人,主动告诉我一切真相,不管是什么真相什么结果,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挺身为你分担,可是我没想到竟然是如此肮脏龌龊,如此卑鄙无耻!”情绪一旦爆发,动容失态的娴秋抱起茶几上的青花瓷壶向耿学中的脑袋扔去,歇斯底里地哀嚎:“耿学中!你们还是人吗?你们的胸膛里装的是豺狼畜牲的心......!”

耿学中没有去抹一脸的茶水,低头抱住脑袋被砸的地方,他要紧紧按住这个地方,他不想让被愤怒而扭曲的娴秋看见血迹而怜悯自己,他希望暴风雨来得更惨烈更凶猛,以洗刷自己内心的肮脏与不耻,这个与自己朝夕相处,一向理智多情、处事温雅的女人,此刻的反应令他心惊、令他胆寒、同时也令他欣慰!......

木然了一夜的娴秋,随着茶壶在自己手中飞出而失声痛哭:“可怜这个被你称为嫂子的女人,明知自己深陷妖魔之中,还念念不忘要救救你这个助纣为虐的坏蛋,你的灵魂能安生吗?你敢想起她吗?”娴秋剧烈抽搐呜咽:“耿学中,你知道你的罪过在哪吗?你的罪过在于你对权势对利益的崇拜到了丧失了人性,丧失了起码的原则立场的地步,你想过你嫂子为什么最后放弃对生活对生命渴望吗?一定是因为你!”娴秋指着耿学中怒道:“因为你这个她最信任最关爱的兄弟都厌烦她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她心死了,心都死了的女人是无所谓生命的,耿学中!法律不会将你定为主犯,不会置你死地,可是我判你主犯!你就是主犯!假如你当时不参与其中,仅仅只要你不参与其中,你嫂子就不会绝望不会惨死在车轮下!......”

娴秋的话像刀子一样在耿学中的心上凌迟,是啊!娴秋的话何尝不是一种真正的真相呢!难道就因为施亚平病了、疯了就不能有生存的权利了吗?即便是如此,自己为什么不能好好对待嫂子让她安然离世呢......这个嫂子曾经对自己胜似母亲般的关爱呀......!

“记得有年大冬天我开烂尾,嫂子每天两顿按时给我送饭到医院,有一天她又是鸡汤又是面条又是豆芽菠菜,双手满满地拿不下,我责怪她干吗这么麻烦,嫂子说不麻烦,今天是你的生日!......”说到这里,耿学中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捂着脑袋的手狠狠地抽自己的嘴巴......殷虹的血水掺着泪水而珠散......

娴秋心疼地想上前阻止,可终究还是克制了:“学中,你不觉得你的感动、你的忏悔、你的眼泪都来得太晚了吗?”闭上眼睛平静一下后,娴秋异常冷静地说:“学中,我尊重自己内心对你的承若,只要你主动告诉我,我就不离开你,和你一起面对,但是不能说明我不恨你不鄙视你!

耿学中缓缓地拿起电话,凭感觉按着下重复键,手机最新的一个号码就是昨晚打给施小蕾的电话:“小蕾,耿叔叔想见见你和海空!告诉海空,可以带范支队和黄岐山一起来!香椿花园17号。耿叔叔在家等着!”耿学中尽量撑着平静自然,不想让小蕾知道自己的情绪。

“耿叔叔,你怎么了?你哭了!耿叔叔!你别这样啊,我马上就过来看你!”电话里传出小蕾焦急担忧的声音。

施小蕾真挚无暇的情感表达让耿学中憋不住又潇然泪下,抹着眼泪憋住哭声对娴秋说:“娴秋!我不在的话,我的一切全部拜托你打理,小蕾和海空两个孩子的事麻烦你代表**持下,就当自己的女儿!”

娴秋看见耿学中的举动,心里宽慰多了,走到耿学中身边搂着他......

小蕾接到耿学中的电话后,预感到耿学中的思想变化和对自己真诚的善意,和办公室同事打了个招呼后,走出校门打了个出租直奔“香椿花园”......在车上给海空通报了情况,快下车的时候,电话接到黄岐山和范支队的指示......

“耿叔叔!你们两......出什么事了?”看见耿学中和娴秋红肿的眼睛以及耿学中头上贴的纱布,施小蕾惊讶地问。

“来来小蕾,这是娴秋阿姨!”耿学中极尽掩饰自己的窘态,挽着小蕾边进门边介绍娴秋。

叫娴秋阿姨,施小蕾觉得难以企口,最多叫姐姐还差不多,可是辈分只能跟着耿叔叔,没办法,羞涩别扭地喊了声:“娴秋阿姨好!”随后掰住耿学中的肩膀,看着他头上的纱布心疼地问:“耿叔叔,你头上怎么了?要上医院吗?”小蕾一边说一边偷偷地看了娴秋一眼。

“小蕾,他没事,是娴秋阿姨砸的,砸清醒了能治他的脑袋和心里的重病!”娴秋上前搀过小蕾,冷冷地对耿学中说。

小蕾“啊?”了一声,被娴秋搀着手娴秋走进客厅,不时回头用迟疑的眼神看看耿学中。

“小蕾,怎么?就你一个人?”耿学中眼睛看着敞开的大门问。

“嗯!就我一个人,海空今天第一天穿警服到刑警队报到,我给他打电话,他说有任务走不开,让我替他问候耿叔叔和娴秋阿姨!”小蕾认真地说。

“他知道娴秋阿姨?他认我这个叔叔?”耿学中为自己也是为娴秋问。

“嗯,他怎么知道娴秋阿姨的我不知道,他工作上的事我不好问的。”施小蕾对身边的娴秋解释后又对着耿学中说:“我叔叔他怎么能不认呢?亲人还可以挑三拣四的吗?”小蕾的话语很真诚,也很孩子气。

娴秋叹了口气,止不住流泪说:“认他干吗?为什么还要认他?天底下有这样丧良心的叔叔吗?”

耿学中低头沉默了,娴秋的话说得这么重这么直接,小蕾有些慌张,侧身安慰娴秋说:“娴秋阿姨!我姑妈认他,我当然要认他了,你消消气!我耿叔叔是好人,就是......就是......”小蕾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急得抬紧额头说:“就是容易犯糊涂,容易上当被人钻空子。”

耿学中再也坐不住了,捂着下巴走到后窗,回避正面对着小蕾......

“小蕾,我想见见海空!”娴秋双手握着小蕾的手说。

“嗯!我和海空说好了,找机会来拜见你们,陪耿叔叔喝酒!”小蕾的声音故意放高说给耿学中听。

“小蕾,你知道我的意思是......”娴秋怕施小蕾没明白自己的意思。

施小蕾这才动容地对娴秋说:“娴秋阿姨!你和耿叔叔都别想太多,我进门前黄伯伯,就是黄岐山特意嘱咐我告诉你们,天不藏奸!耿学中的问题他们了解,没必要把自己和‘奸’字绑在一起殉葬!”

听到黄岐山带话给自己,耿学中坐回到沙发上揣摩其中意思;既然天不藏奸,想藏是藏不住的,是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不正好证明这个道理吗?自己协助尤素菊四处救火堵漏,结果全是徒劳!不是黄岐山比人高明,是他顺天意!

施小蕾看看耿学中又看看娴秋说:“还有一点我也相信,我姑妈宽容原谅耿叔叔,肯定会护佑耿叔叔跨过这一步的!噢对了......”

施小蕾突然想起什么的神情,把陷在思考的耿学中和娴秋惊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盯着小蕾......

“贺玲阿姨昨晚和我通电话了,说要和雷宇宙叔叔一起专程来澄州看望耿学中和娴秋!这是贺玲阿姨的原话哦!”施小蕾强调是贺玲的原话,是因为自己对两位直呼其名别被误解成自己不礼貌。

这个消息让耿学中精神有些振奋:“真的?什么时候到?还说什么了,快说小蕾!”

小蕾想了想说:“贺玲阿姨说让你请顿饭,找个相对僻静不张扬的地方,还说你会懂她的意思的。时间可能就在明后天吧!”

耿学中站起来说:“小蕾啊!你是耿叔叔的福星,耿叔叔以后再也不犯糊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该做什么!你告诉你黄伯伯,我随时等着他安排时间谈话!”......

0

第四十六章 后悔的都是为时已晚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