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四十八章亡灵赴宴牡丹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八章亡灵赴宴牡丹厅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5 9:29:35

由于受强烈惊吓而导致高烧住院的尤素菊在李仕安的授意下,赶在周桂珍释放前在自己的病房约见了弟弟尤明宝......

“大清早这么急叫我来干吗?我还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呢,吓了我一跳。”一进门,尤明宝见尤素菊好好的坐在床头,松了口气说。

尤素菊没好脸地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巴望我出事?我这住着院还要为你和周桂珍的破事操心,真好像是欠你们的!”

尤明宝听着又不舒服了:“什么叫我和周桂珍的破事?本来嘛,为了点破事至于把人送进监狱吗?有那么大仇吗?”

“尤明宝!你......”尤素菊指着尤明宝,嘴唇哆嗦着说:“你说话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难怪耿学中要教训你,好好好......我这就给李仕安打电话,我要告诉他,你们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人,根本不值得有丝毫的同情!”

“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你都成了标准的‘怨妇’了,怕你有事,一接到电话我就拼命赶到这儿,一进门你有过好脸好话吗?我看你就是贱,容不得对你好脸!”尤明宝心里着急,但是嘴上不饶人。

尤素菊闭上眼睛表示不想看见他,挥挥手说:“李仕安找了政法委的于**,舍了大面子把周桂珍弄出来了,希望你们是人的话要讲良心,别整天指望别人会以德报怨!”

好好的话,在尤素菊嘴里说出来就像枪药,尤明宝想骂人,但是尤素菊闭着眼,他隐忍着问:“什么时候出来?”

“回家等着吧,估计中午前就能到家。”尤素菊侧了侧身又说:“晚上李仕安请你们两个去家吃饭,你们要是愿意,下午自己去张罗吧,我是没有这精神了。”

转身开门前,尤明宝抑制住亢奋的心情,临走之前没忘了继续损尤素菊一句:“我看你真病得不轻,电话里能说的事非叫我跑一趟!家钥匙给我,下午我去张罗!”......

尤明宝在家等到周桂珍,一阵狂躁的发泄和亲热过后,下午便按李仕安的意思去张罗今晚这顿‘不计前嫌、携手和好’的晚餐。而耿学中也在张罗一顿晚宴,尊重贺玲的意思,他在长江植物园相对僻静处定了一个场地......

李仕安推辞了晚上的一切应酬,心里有两个重大疑问必须要在今晚搞清楚,一个是周桂珍在受审期间谈了多少涉及自己或者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一个是利用今天的家宴重新把周桂珍掌握在自己手里为自己所用......

这顿家宴,尤明宝和周桂珍可算是精心细制,对参加这顿家宴,两人心里抱定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眼下彼此都是众叛亲离,鳏寡无助,只有识趣地抱住李副市长的大腿,才有依靠、才有未来......

尤素菊虽然十分的看不惯周桂珍,甚至是恶心厌烦周桂珍,但是眼下还能有谁能亲近呢?考虑到李仕安都能委曲求全、礼贤下士,一定自有他的道理和打算,没办法,暂且忍着吧!

李仕安进门,为了掩饰自己内心对尤明宝和周桂珍极度的不耻和鄙视,同时还必须表现出大度坦荡的君子之风......在门廊换了鞋,拉长下巴左右运动了几下,挤出些自以为恰当的笑容‘镶嵌’在高深威严的面部直奔餐厅,尤明宝和周桂珍舔着脸对他笑着弯腰点点头,李仕安迅速游离开自己的眼神对着餐桌,高调赞扬了声:“不错!丰盛、考究!”随后一边坐下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说:“坐吧,都坐吧!”

周桂珍忐忑不安地冒出一句自以为周全礼貌的客套话:“李市长,耿总不来吗?”

尤素菊听见周桂珍当着自己的面在称呼里把李仕安的“副”字去掉了,耷拉着眼皮不满地白了她一眼说:“都得罪光了,还来什么来!”

李仕安明白周桂珍提到耿学中没有恶意,把自己的“副”字去掉也是出于对自己的敬畏,刚要开口说话,手机突然响了:“呵呵!是老马呀,怎么有事吗?......我在家里呀,没有啊!我真不知道!”李仕安的脸色突然之间非常严峻。

桌上其他三人面面而嘘,不知道这个电话为何会如此破坏李副市长的情绪,尤素菊小心地问:“谁啊?”

李仕安眼珠一动不动盯着手里的电话说:“部队的老战友,今天下午去省城雷宇宙家拜访,小保姆说雷宇宙两口子都去了澄州。”

在场除了李仕安,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这个电话意味着什么......

走在植物园幽静的小道上,置身于花卉植物的天地令贺玲目不暇接,远近高低左右不停地欣赏赞美,不由对娴秋夸奖说:“耿学中真会找地方啊!不亲身体验,真想不到澄州还有这么美的地方!身边的雷宇宙打趣说:“在这样的环境里还能品尝到美酒佳肴,不能不说是沾耿总光呀......”

由于小路细窄,耿学中跟在他们身后,看见贺大小姐贺玲居然能和娴秋一见如故,心里感慨道;看来还是古人说的话靠谱啊!‘亲君子远小人’,我耿学中为什么早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宇宙,这里是没有饭店的,我要的是这里的环境和场地,我定了一个牡丹大厅,现在正是牡丹盛开的季节,一会儿咱们就在花丛里吃饭,酒菜从简,都是外面饭店送进来的!”耿学中解释说。

走进牡丹厅,这里是一座青砖白墙,飞檐黑瓦的宋代宅院,前有鱼池戏水,后有山石望月,偌大的正堂四周摆放了上千盆怒放的牡丹花,宴席便在此花丛之中......

客人到齐,一共八人,酒店外服人员撤出两套餐具,娴秋只让撤出一套,将另一套餐具紧挨着自己恭恭敬敬放好,围着餐桌,九张凳子九套餐具,所有人都明白娴秋的举动,这桌饭是已故的施亚平为耿学中张罗的,她邀请施亚平坐在身边,她要为耿学中向施亚平赔罪!

一阵沉默,雷宇宙端着酒杯起身说:“今天是亚平把咱们聚在了一起,我跟贺玲是真的高兴!高兴就想喝酒,我真希望今后多多有这样的机会,从我过后,大家不要再提亚平了,让她好好吃点菜!让她看看小蕾和海空这两个幸福的年轻人!她会高兴的!来!大家举杯,干一个!”

放下酒杯,贺玲盯着海空和小蕾说:“给你们俩派个任务,先敬师傅和领导,然后敬我和你宇宙叔叔,最后再敬耿叔叔和娴秋阿姨,为什么要最后敬他俩?因为你们之间最亲近!”

话音刚落,雷宇宙的电话响了,众人注视着他看电话的神情有些异样:“喂!仕安啊,哦......是这么回事啊!是的,我跟贺玲在澄州,正吃饭呢......好好好,就这样,嗯!再联系。”

挂了电话,雷宇宙笑着摇摇头说:“老马去家找我,小阿姨告诉他我去了澄州,老马自然打电话问李仕安,呵呵.....”

大伙正琢磨间,耿学中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也是李仕安,耿学中有些局促地看看黄岐山,黄岐山笑着示意他赶紧接电话,别耽误时间太久,同时指指他身边的娴秋。耿学中明白了,但还是有些不自在地按通电话:“喂!......”刚喊出一个字,电话便“咕噜”一声断电了。耿学中拨弄着电话的开机键,就是开不亮电话:“奇怪了,下午充的电!”

黄岐山让娴秋将电话给耿学中说:“断电挺好,用娴秋的电话回过去,就说你和娴秋在外面吃饭,知道你和娴秋在一起,他不会有其他想法!”

耿学中用娴秋的手机拨过去解释:“大哥,我的电话正好断电,有事吗?”

电话里传来李仕安的声音:“没事没事,不打扰你们。,呵呵!”

更奇怪的是,耿学中随即再打开电话的时候,电话居然是亮着的......耿学中不由自主地看着娴秋身边的空座发愣......

散席时,大伙相拥结伴,说笑离去之时,娴秋将一封信交给黄岐山说:“黄警官,客人在我不便多说,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这封信里写的内容是耿学中提供的,但愿对你们办案有用!”

回到支队范寅磊的办公室,黄岐山打开信;

青山市古桥镇平汉乡四组有个村民叫田玉珠,曾经收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田澄,该女现年八周岁,于02年1月9号凌晨出生在澄州市北郊医院妇产科,当时尤素菊在这家医院任护士长,田澄是李仕安和澄州商学院毕业生田玉清(田玉珠的妹妹)的私生女,孩子出生时就遭到遗弃,母亲不知下落,其中隐情只有施亚平知道,孩子就是施亚平当年拜托我救下来的。认定田澄的DNA和田玉清的下落,便能找出杀害施亚平的真正动机,因为施亚平生前曾写信详细揭露这段历史,遗憾的是信件被尤素菊截了......也正是为了隐瞒这段历史,尤素菊得以逼迫李仕安和她成婚。隐约记得当年我是在北郊医院的一个老护工李嫂手上接下的孩子,后与李嫂再也未有接触,找到李嫂或许也能获知一些真相!唐德林是玉山市人,曾在青山市从事几年非法营运,我估计是受尤素菊之托,目的是为了寻找到田澄(我想是为了找到孩子隐瞒孩子的真实身份,会使用什么手段我不敢想象!),施亚平得知情况后,曾拜托我把孩子悄悄转移到浙江湖州的一个朋友家暂时养护,后听说孩子又被田玉珠接走。以上所述,最关键的是田玉清的下落,祈祷这个可怜的姑娘还活在世上!!!学中一错再错,悔悟之际,愿付万分努力赎罪过之万一!

“令人发指!畜牲不如!”范寅磊拍桌大骂!

黄岐山一口接一口抽着烟说:“周桂珍一放,麻烦或许明天就来了,做好心理准备吧!”

范寅磊凌然地说:“什么麻烦?老子不怕,捯饬清楚更好,老子可以组织力量撒开了查,查他个水落石出,妈的!一个都别想在老子手里跑喽!”

“跑不了!寅磊,能跑出你的手里,跑不出它的手里!”黄岐山拍拍范寅磊的肩膀,再指指天......

“师傅,支队长,我去青山和湖州吧,先找到孩子,打听下田玉清的消息。回来再找医院的护工李嫂。”海空义愤填膺地主动请缨。

黄岐山用眼神征求范寅磊的意见,范寅磊果断说:“带上肖晓,一早出发!”

0

第四十八章亡灵赴宴牡丹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