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章 攀权贵真有风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攀权贵真有风险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5 19:43:04

坐卧不安,越想越烦躁的尤素菊总算盼来车库电动门开启的声音,关了电视躺倒在床上假装已经睡下......

李仕安进房间打开台灯,背对着尤素菊坐在床沿,摘下眼镜乏力地说:“别装了,我和周桂珍出去详细了解下公安的动向。”

尤素菊侧趟着身子问:“你们没干其他事吧?”

李仕安苦笑了两声,摇摇头说:“都大难临头了,你还有心思琢磨这些声色犬马!施小蕾的男朋友是省厅陆副厅长的儿子,周桂珍关在里面接受提审的时候,公安局重点向她了解了段文峰和肇事车辆的来源,还有尤明宝是通过警察传话才得到那份信的复印件,原件肯定被警察掌握了,所有这些足可以说明我们都被公安局私下紧紧盯着!”

尤素菊惊诧地翻滚起身问:“为什么?三年多了,为什么突然又盯上咱们了呢?”

“不知道!但是我猜想原因一定和施小蕾以及你送给雷宇宙的那两箱酒有关系!”李仕安将眼睛放在床头柜上接着说:“施小蕾一直对她姑妈的死耿耿于怀,我呢一直对施家的人疏于安抚,这是我的责任!而自作主张、自以为是给雷宇宙家送酒送出我和雷宇宙的关系彻底破裂则是你的责任,看来是到了要各自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什么意思?各自承担是什么意思?你能说明白些吗仕安!”尤素菊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迫切地追问。

“我的意思很清楚,事情一旦败露,你们都必须要保我,只要我在位置上,才能救你们,非要拖着我的话,结果就是一起完蛋!统统完蛋!”李仕安显然是对尤素菊作最后的摊牌,之所以不转身,是不想让尤素菊看到自己说这些话时的狰狞嘴脸。

尤素菊一反常态地没有冲动没有歇斯底里,无力地耷拉下脑袋,伸手揪了一把遮面的长发哀怨说:“‘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来临各自飞’!你决定把我抛出去,把一切罪孽都推给我,叫我去坐牢去杀头,让你继续逍遥快活,这就是你和周桂珍出去鬼混后商量的主意吧?”

“两害相衡取其轻,这是损失最小的权宜之计,有我在,你才能有指望!”李仕安无心解释和周桂珍之间的事,既然话说开了,不妨把道理说透让尤素菊自己衡量得失轻重。

“呵呵呵......!”尤素菊一阵令李仕安毛骨悚然的冷笑:“李仕安!周桂珍能让你不顾面子去救她,回到家却要我为了救你们去送死,你不觉得你们的算盘打得太如意了吗?你就不怕我拖着你们一起上黄泉路吗?”

李仕安怔怔地转了两圈眼珠子,站起身反背双手说:“我是副市长,为了澄州市的建设发展鞍前马后、劳累操持,疏忽了对家庭的关注,我只知道施亚平死于车祸,别的一概不知也无从得知,我和施亚平夫妻一场,从来没有吵闹打架,就是她病重的几年时间里,我都没有嫌弃过她,我怕什么?”

李仕安的这些话以及说话的态度是经过深思熟虑、缜密设计的,灵感来自于度假村那晚发生的怪异现象令尤素菊魂飞魄散,那时起,李仕安心里就开始琢磨这个“疯”字,而此刻的目的就是要继续刺激尤素菊,刺激她的神经出现异常,一旦尤素菊的神经出现异常,还有什么事不能让她全担着呢?公安坚持要查的话,就让他们去查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吧!

“你就不怕我到市委**到**去告你?”尤素菊气得浑身发抖,咬紧牙关挤出这句狠话。

“我倒是很希望你这样做,这样做可以让天下知道施亚平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尤素菊在这起车祸背后都干了些什么!等事情真相水落石出了,舆论会更加同情我这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副市长的,法办你的那天就是我李仕安彻底解脱奸人恶意诽谤和肆意陷害的那一天!”李仕安一不做二不休,踱着漫步,意气风发地说。

尤素菊做梦都没想到李仕安的真实内心原来是这样打算的,居然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但是对于施亚平车祸的真相,自己当初确实没有想过要抓住他的把柄,他要是推干净装作全然不知,自己也是百口难辩,她抬起头,被仇恨的火焰烧烤得干涸无神的双眼在遮挡着面部的发隙间瞪着李仕安:“李仕安!十年前你抛弃私生子,奸污迫害大学生田玉清的事你忘了吗?为了这事你跪在老娘面前装孙子求我你忘了吗?”

尤素菊的模样让李仕安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快崩溃了,只要再‘添把柴加把火’,或许就疯了......他走到床头柜前拿起眼睛戴上,仰头装出仔细回忆的样子,故意拿腔拿式地说:“田玉清我不认识,何以谈起私生子啊,找不到田玉清和你说的那个所谓的私生女,诽谤罪就成立了,周桂珍的教训你应该知道吧!”

尤素菊的双臂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了,颤抖着一曲趴在床上:“李仕安,没想到你才是真正的畜牲!”尤素菊挣扎着爬下床,扶着壁橱走出卧室......

李仕安琢磨尤素菊出去干什么,但是不管是干什么,自己不能跟出去探望究竟,否则自己演的一场好戏就白费了......他静静地坐在卧室的床头的沙发卧榻上,静静地注意着卧室外的动静......

一股淡淡的异臭飘进卧室,李仕安撑大鼻孔皱眉深深吸了两下并四下寻找哪里来的怪味......突然跳起来窜出卧室,只见尤素菊披头散发坐在餐桌旁,手里攥着打火机,双目呆滞地看着跑到跟前的李仕安,阴森森地说:“你再敢动一下,老娘就点火,让你赔老娘一起上西天!”

李仕安头皮发麻、心脏骤紧,本能地要去关煤气阀门,几乎在李仕安拔腿的同时,尤素菊大喝一声!“站住!”举起打火机说:“我看是你跑得快还是老娘点火快!”

千钧一发之际,李仕安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素菊,你千万别冲动,你还有个女儿,要为女儿着想,千万别冲动!”

“哈哈哈......”尤素菊痴狂大笑:“你这个畜牲,死到临头还让我想想女儿,我看你是怕死了吧!我斗不过你,但是我敢点火和你一块去死,炸死你这个王八蛋,也算是我为这个阳世做了件好事!你现在告诉我,说你不怕死,我就放过你。”

李仕安哀求到:“素菊,我跟你开玩笑你怎么能当真呢?咱们毕竟是夫妻,我怎么会对你无情无义呢?你把打火机放下,放下说好吗?”

随着煤气的浓度越来越强,尤素菊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抓住打火机的手在不住颤抖,李仕安的眼睛一刻也没敢离开打火机,捂着鼻子说:“素菊,你放心!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于**,让他下令停止调查,你千万别冲动,快去把煤气关了......”

“你以为老娘还会上你的当吗?”尤素菊声音明显虚弱,身子渐渐发软,突然倒头磕在餐桌上......

李仕安发疯似地连滚带爬,踉踉跄跄冲过去开窗开门......跑进厨房关上煤气阀门,然后跑出大门给120打电话......

短短的两个星期不到,尤素菊第三次住进医院......

海空在支队接受了黄岐山和范寅磊的的细致部署后,看时间一时凌晨,干脆和衣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觉,天色放亮的时候,忙不失迭似的洗漱整装,同时给肖晓打电话,电话叫了好一会儿才听见肖晓梦境般的声音,海空精神十足地对电话叫到:“天亮了,起床!我一会儿来接你,支队有任务!”

“陆海空,你真讨厌!这么早给我下任务去哪呀?”肖晓拉开车门,将准备好的牛奶和包子往海空怀里一丢。

“对不起肖晓!咱提前两个小时出发,你先上车呀,边走边走。”海空接过早点笑着催到。

听海空详细交代了任务后,肖晓不满地说:“你才来队里一天就指挥我,照这样发展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你不会要让我看见你就敬礼吧!”

“你别损我,我哪敢指挥你呀,你在床上舒舒服服睡一宿,我在办公室里熬了半夜,执行个任务还要我屁颠颠地上门来接你,你多有派呀!”海空开心地笑了说。

“好好干,陆海空师弟,凭你干工作的劲头,将来会有前途的,到范支队的年纪干个局长副局长的没问题!”肖晓拍拍海空的肩膀调侃。

“好啊!真有那一天的话,我这个老师弟摇摇摆摆给你这个老师姐敬礼!”海空装出老掉牙的怪脸给肖晓敬了个礼......

“你小心!好好开车。”肖晓“咯咯”笑着嘱咐海空。

0

第五十章 攀权贵真有风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