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一章 副市长的孽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 副市长的孽情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6 11:40:16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海空找到了田玉珠所在乡派出所向所长说明来意后,所长找来管片民警小徐问:“平汉乡四组有个叫田玉珠的女人你有印象吗?澄州市局的同志要了解下她的情况。”

“哦,我接管这片才一年左右,听说过这个人,可是没见过,听说她家房子关了有几年了。”民警小徐说。

海空向所长请示说:“所长,我想找田玉珠家周围邻居了解些情况,或许有人能知道她现在住哪里。”

“好的好的,让小徐协助你们,那片他最熟悉。”所长安排说。

经过对田玉珠邻居的走访询问,得知田玉珠和丈夫以及一个七八岁的儿子在三年前突然离家至今,从来没有和邻居熟人联系过,没人知道这一家到底去了哪里,各种猜测莫衷一是,田玉珠的父母也是平汉乡的农民,在田玉珠成家前就已经相继离世。

民警小徐领着海空和肖晓走进村委会找到老张会计:“老张,你是村里的老人了,听说你对田玉珠一家的情况比较了解,跟澄州市局的两位同志聊聊行吗?”

听说是大城市来的警察,老张热情地让座倒茶,一切都显得自然平常,但是海空在老张会计得知自己是澄州来的警察时,眼睛里划过一丝警觉不安......

都坐下后,老张会计笑着说:“村里人都知道我跟田家熟,我从哪说起呢?”

“老张,你先和我们说说田玉珠的家庭情况好吗?”海空一边说一边掏出盒香烟,翻来覆去没打得开,一看那动作就是个‘生瓜蛋’,肖晓实在看不过,放下记录本和笔,一把抓过香烟,利索地打开后,拔出一支递给老张并歉意地对老张笑了笑。

老张憨笑着接过烟,信口就说说:“田家多难,不顺!生了两个漂亮闺女,在我们农村,没有儿子的日子可是难啊,两口子老实巴交的,吃苦受累总算把两个闺女拉扯大了,我记得是小闺女玉清考上大学的第一年,老田就得了绝症去世,没过一年,老伴也去世了,嗨!丧事都是我帮着操办的,玉清去澄州读大学的时候我借给她五百块钱,她娘死的时候,玉清回来把钱还给我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她!”

“老张,你见过田玉珠曾经带过一个小女孩吗?”见老张有些伤感,海空轻声问。

老张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说:“见过,就是因为玉珠一个人领养了个孩子,我才用心在乡里给她说了门亲,那家条件好,人也不错,对玉珠和还是真好!”

海空急切地问:“你知道是谁的孩子吗?知道这孩子现在什么地方吗?”

“除了玉珠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孩子是谁的,玉珠对自己男人说是捡来的,可是谁能相信孤苦伶仃、穷的叮当响的未婚女子会无缘无故捡个孩子回来养呢!过了三四年吧,孩子张开了,我看小女娃长得特别像玉清,没多久玉珠自己生了个儿子,小女娃就不见了,玉珠对我说还给孩子的亲生父母了。”

“那以后你还见过这个孩子吗?”海空问。

“没有!玉珠自己的孩子三四岁的时候,丈夫就出去做生意,据说赚了钱了,三年前把玉珠和儿子也接走了。”老张说

“老张,你知道玉珠的男人在哪里做生意吗?这一家人说走就走了,总不能把祖屋和乡亲们都丢弃了吧!”海空又给老张递上支烟说。

“这个我真不知道!”老张回答得很干脆,但是海空在老张的眼神里再次看到先前的那一丝警觉不安。

离开村委会,海空肖晓和民警小徐致谢道别,经过古桥镇的时候,海空在一家小饭馆门前停下车对肖晓说:“下车吃饭,我请客!”

肖晓看了下表说:“才十点多你就饿啦?赶到湖州再吃也不算晚呀!”

海空诡秘地一笑说:“谁说要去湖州了?吃了饭我们杀个‘回马枪’!”

“哎!你什么意思跟我说清楚,杀谁的‘回马枪’啊?”肖晓跟在自顾着进饭店的海空后面追问。

海空按肖晓坐下说:“别大声咋呼行吗?我是要‘杀’老张的‘回马枪’,老张没有说实话!”

“你怎么看出老张没说实话?我看他挺憨厚挺老实的!”肖晓不解地说。

“你就等着看吧,先吃饭!”海空看着黑板上的菜单说。

肖晓生气了:“陆海空!真把自己当领导啦?告诉你啊,你不告诉我我不吃饭!”

海空无奈地苦笑,把自己的发现和分析打算全盘向肖晓“汇报”......

听完海空的计划后,肖晓眯起眼睛直视着海空说:“陆海空同志,我该说你可敬还是该说你可怕呢?作为警察,你不愧是黃麻杆的徒弟,但是作为男人,做你女朋友风险蛮大的,连个眼神都能被你看出这么多‘可能’、‘也许’,还怎么和你相处呀,施小蕾真是瞎了眼!”

肖晓忽然又心生一‘计’,在包里取出海空的那盒烟抽出一支说:“海空,听我话把这支烟抽了,咱‘磨刀不误砍柴工’,现在就练练,别让我跟着你害臊,一看你拿烟盒的样子别人准当你是‘新生芽’,你得学会抽烟,现在就点上......”

小蕾不管三七二十一逼着海空点上烟,烟刚点着就把海空呛得不行,肖晓“哈哈”大笑......海空一脸苦想告诫说:“别疯疯癫癫的,穿着制服呢!像什么样子?”

再次出现在会计老张面前的时候,不是在村委会,而是在老张的家里......

“你们......你们怎么又来了?没走啊?”看见海空和肖晓两个出现在自家的院子里,老张显得惊慌。

“老张,你放心!我是澄州市公安局的,找孩子是为了办案子,不是民政局帮着别人找失散儿童的。”海空既客气又严肃地说。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我只知道这些!”老张态度很真诚地辩解说。

海空笃定地说:“你是告诉我们了,可是你没说实话!呵呵......你有顾虑!”

“你这个小同志,我这么大年纪能欺骗你们公安吗?你凭什么说我的话不是实话?”老张着急上火地说。

海空不客气地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坐下后,耐心地分析说:“按照你上午说的,可以得知在平汉乡,你是田家最亲近,也是最可靠的人,姐妹两父母双亡后,玉清上大学你出钱,玉珠收养孩子、结婚成家都得是你在操持帮助,可以说你的所作所为实际上已经是把姐妹两当自己的闺女一样了,那么在涉世不深的姐妹两遇到人生重大关口和挫折的时候,不和你老商量拿主意,不管在感情上还是在做人的道理上都说不过去吧,姐妹两有什么要瞒着人的事,瞒谁都不该瞒你老张!还有,我在你老张的眼睛里看出你好像不太信任我们警察,所以我说你有顾虑。”

老张站在院子里的树下愣神地看看海空又看看肖晓:“你们打听孩子干啥?”

海空给老张点上烟,真诚地说:“老张,我们知道孩子的身世,玉清是个可怜的母亲,我们了解孩子和玉清的情况,为的是让玉清母子再也不要受到伤害,再也不用躲着谁过日子,把真相告诉我们,相信我们会给孩子给玉清一个公道!我以身上的警服向你老保证,我们不会伤害孩子,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他们母子!”

老张表情痛苦地低下头,突然满眼泪花地问:“我能相信你们的话吗?”

海空一时无语,他摘下帽子指着警徽问:“老张,你信它吗?”

老张死死地盯着海空的眼睛说:“小伙子,你在我眼神里看出我没说实话,我在你眼神里看出你是好人,我就跟你说了吧,孩子在澄州,玉清在澄州,玉珠一家子也在澄州!”

海空和肖晓惊讶得眼睛瞪得铃铛一样,海空扶住老张的肩膀说:“老张,谢谢你信任我们!你坐下慢慢说。”

“玉清是个可怜的姑娘,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当官的,玉清糊涂啊,明知道这个当官的家里有妻有子,还是被花言巧语的承若说动了心,生下孩子的那天,医院说孩子是死胎,玉清当时就昏死过去了,醒来后要孩子,医院说已经处理掉了,玉清舍不得孩子,坚持要自己亲手把孩子埋了,深更半夜拖着刚分娩的身子跑出医院满世界哭着找孩子,幸亏遇到个恩人,通过医院的护工找到孩子的时候,孩子还有气,就把玉清母子安排在护工家里,母子两才躲过一劫!”

“为什么是母子两躲过一劫?难道有人要害玉清吗?”肖晓问。

老张说:“这话是那个救她们母子的恩人说的,能把自己的亲生孩子活活弄死,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幸亏玉清跑出来找孩子,要是当晚还住在医院里,说不清楚会出什么意外!事后,恩人安排护工在家照顾体弱多病的玉清,找人把孩子送到玉珠手上,那晚来送孩子的人我认识,当时他还给了玉珠一千块钱,说是给孩子买奶粉。”

海空在手机里找了张耿学中的照片让老张辨认:“送孩子的是这个人吗?”

老张仔细看后,肯定地说:“是他,比我见的胖了些,老了些,但是眼睛和面相没有变!”

“为什么不去告那家医院告那个当官的?”肖晓愤愤地问。

老张长叹了口气说:“告什么呀?你们知道就玉清母子的大恩人是谁吗?就是那个当官的老婆,玉清在生孩子前就认识她,也是她提前知道自己男人要做伤天害理的事,预先买通护工,让护工盯着当晚值班的医生护士的,玉清总不能为了自己的不幸委屈再去活生生拆散大恩人的家吧!那样做的话,和害她的畜牲有什么两样?”

“孩子两三岁的时候为什么又不在玉珠家了?去哪了?”海空问。

老张说:“有一天,送孩子的那个男人赶到玉珠家,说是恩人让他带话,有人专门在青州市找这个孩子,万一被他们找到,孩子的性命危险,商量后决定和玉珠男人一起把孩子送到湖州的一个朋友家,没过几天,真有人来村里打听过这个孩子。玉珠男人舍不得孩子养在别人家,为了能亲自照顾孩子,就到湖州去打工做生意。三年前,听说当年的大恩人被车撞死了,玉珠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她男人带着玉清的孩子一起去了澄州,玉清说是要和孩子在澄州生活下去,给恩人扫墓祭祀!”

“老张,能把玉清他们在澄州的地址告诉我吗?”海空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堵得慌,长长吁了一口气问。

老张回屋里拿来一本‘工作日志’,将夹在里面的一张玉清和孩子的照片近照交给海空说:“小伙子,地址和电话在照片背面记着,千万可别再伤着孩子了!”

海空握住老张的手说:“老张,相信好人终会有好报的,澄州那有什么消息,我让他们及时告诉你!”

0

第五十一章 副市长的孽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