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三章 权利和卑鄙挨得很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三章 权利和卑鄙挨得很近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6 19:25:36

目送娴秋除了办公室,耿学中随即认真地对海空和肖晓说:“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我觉得很重要!昨天中午周桂珍稀里糊涂地放回来,晚上李仕安不请自到闯到我家,夜里李仕安家就煤气泄漏,结果是尤素菊煤气中毒休克,李仕安却没事,今天周桂珍又上家去堵我要钱,这些事放在一块,我的判断是李仕安最近从我的态度以及你的身份和小蕾的关系上闻出味了,所以急着让于**出面放出周桂珍,而周桂珍出来后对李仕安的交待,又迫使李仕安必须要做最坏打算,最坏打算就是自保!如果李仕安要想达到自保的目的,那么尤素菊煤气中毒的事情就好解释了,很可能周桂珍已经被李仕安所利用!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尤素菊的处境很危险!”

“这么重要的事你和范支队和我师傅说过吗?”海空皱眉问。

耿学中叹气说:“哼!范支队和你师傅明天能不能再抓这个案子还两说呢,难道你海空一点都不知道?”

海空纳闷地看看肖晓后又期待地看着耿学中:“我出差回来去范支队办公室汇报的时候,感觉气氛不对,但是领导的事我不好过问的!耿叔,到底出什么事了?”

耿学中摆手安慰到:“既然你师傅和范支队不让你们知道,我也不能把道听途说的东西瞎传,反正明天市局党委扩大会结束后,你们会明白的。”

耿学中既然这么说,海空觉得不该再追问,但是尤素菊煤气中毒住院的事情她觉得应该及时向师傅汇报。掏出手机的时候,肖晓善意地说:“海空,这都几点了?明天汇报不行吗?”

海空果断地说:“不行!警察哪有白天黑夜的!”说话间,电话已经拨出去了......

海空将耿学中说的情况向黄岐山做了汇报,然后一直点头接受黄岐山在电话中授意安排,最后海空及其谨慎地对电话说:“师傅!还有别的需要我做的吗?哦好的,你放心!”

海空若有所思地挂了电话说:“师傅说不许瞎想乱打听,做好支队长交待的工作!”转脸又对耿学中说:“谢谢你提供的情况,我师傅说你的感觉是有依据的,很重要!”

三人沉默无语......

虽说时间确实不早了,可是周桂珍等不到耿学中回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转了几圈犹豫再三还是按耐不住再次拨通了耿学中的电话......

耿学中办公室里难得的短暂安静被电话铃声打破了,按照海空的提示,耿学中按下录音键的同时,电话的免提功能也接通了:“嗯?这么晚打我电话干吗?”耿学中虎着脸问。

“耿总,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李仕安嘱咐我先跟你借十万块钱,给你打了一次电话,你没接,我就......一直没敢再打,但是事情又很急!耿总你看......嘿嘿......”电话里传出周桂珍哆哆嗦嗦的声音。

耿学中气得直摇头,但还是隐忍着说:“周桂珍,李仕安没跟我提起这事啊,你真敢开得出口,张嘴就是十万,我要是不给,你是不是也想用对付李仕安的那套来对付我?行!我告诉你,我这一分都不会给!”耿学中话是说绝了,但是没有忙着挂电话。

“耿总,真是李仕安叫我跟你借的,我不敢骗你!我哥哥要赔人家钱才能放出来,求耿总宽宏大量,帮帮我吧!我都在你小区等了几个小时了。”周桂珍带着哭腔哀求!

“什么?你他妈的堵我家门口借钱,你他妈的胆子很壮啊,尤明宝没告诉过你老子的手段吗?是不是李仕安教你这么做的?”耿学中冲着电话借题发挥,故意把火往李仕安身上拱。

趁娴秋不在,耿学中单手叉腰骂大街耍脾气的形象惹得肖晓捂住嘴还憋不住笑......

“不是不是!耿总你千万别误会,我这就打电话叫李仕安跟你解释!”周桂珍听见耿学中怀疑李仕安幕后指使她堵门要钱,吓得连忙先挂了电话。

海空伸出大拇指夸耀耿学中:“呵呵......耿叔,高!”

耿学中唉声叹气地说:“高什么呀!要是一会儿李仕安真给我打电话,我还真想不出怎么拒绝的理由!”看得出耿学中不愿意也不善于对李仕安说“不”。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耿学中的话刚说完,李仕安的电话来了,耿学中看着号码犹豫了一下,同样将录音和免提键按下,但是没有先吭声......

“学中啊,忙昏头了我,没有来得及提前给你打招呼......”李仕安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耿学中没等李仕安说正事就接上说:“大哥,是不是为了周桂珍要钱的事?刚才被我骂了,被我干净彻底拒绝了!”

“好了好了学中,此一时彼一时了,我知道你生气,但是现在不能为几个钱坏了大事!”李仕安一副不耐烦的说教口气。

耿学中硬着头皮问:“什么大事啊,我不明白她周桂珍能坏什么大事?”

李仕安或许真的很不适应耿学中对他的决定有疑问和抵触,很不高兴地说了句重话:“你话太多了,就算我借的,明天一早给她。”

耿学中非常不自在地端着已经被李仕安挂断的电话,可能是被李仕安高傲鄙视的口气所激怒,也可能是觉得当着两个小辈的面太丢面子,还可能是觉得李仕安完全是为了周桂珍对自己耍威风......耿学中的脸色很难看,抓起电话就要砸......

海空反应敏捷地抓住他的手拿下电话,看电话关闭后,所录的文件自动保存到了储存卡,放心地把电话交给耿学中说:“耿叔,你犯不着,消消气!”

可是耿学中却气得只喘粗气,见电话砸不成,转动脑袋找东西,好像不砸个什么家伙就消不了气似的......

肖晓站起来劝说:“耿叔,你别吓着我们,顺顺气!顺顺气!”肖晓说着把茶杯递给耿学中。

耿学中傻愣了一会儿,拨通周桂珍的电话,强制这怒火,一字一字往外蹦:“你个臭婊子,我告诉你,休想在我这拿到一分钱,别说是李仕安,就是天王老子来说也没有!再敢跟我要钱,老子打烂你的狗嘴!”

娴秋开门进来连忙问:“学中你这是跟谁呀,我在门口就听见你放开嗓门骂脏话,当着海空和肖晓你怎么这样呢你!”

耿学中余怒未消,指指电话欲言又止,海空接着解释说:“娴秋阿姨,不怪他生气!”

肖晓把两个电话的事跟娴秋说了一遍......

娴秋听完后,深思熟虑了一番对耿学中说:“你想好啦?准备跟李仕安彻底翻脸?我觉得你还是要忍一忍,就是真要翻脸也要注意时机,有必要征求下海空师傅和范支队的意见!”

“耿叔,我觉得娴秋阿姨说的话是对的,就忍一忍吧!但是不一定非要给钱,找个理由搪塞下也好。”海空劝到。

“海空、肖晓,真不好意思!耽误你们这么久,我在楼下酒店订好了宵夜,一会儿就送上来!”娴秋笑着客气说。

肖晓哈哈笑着说:“娴秋阿姨,才不是你们耽误我们呢,你不知道我们在这舒舒服服坐着办了几件事了,最大的一件事是‘奇遇’玉清,第二件事是掌握了两段有价值的录音,第三件是我和海空坐在这本来就是执行任务,还有夜宵吃,你说我和海空是不是该谢谢你们?”

“坐这就是执行任务?”耿学中不解地问。

海空解释说:“是这样,师傅交待我们找到玉清和孩子后,必须留一个人时刻关注她们母子,绝对要保证不能让她们出意外。”

耿学中点头称赞说:“你师傅想得周到,要是李仕安尤素菊,还有现在这个周桂珍要是知道玉清和孩子就在他们眼皮底下,那还不急出屎尿来?”

“另外我师傅刚才在电话嘱咐我,不能把玉清母子当办案的工具和证据,不能在她们的伤口上撒盐,这段历史对玉清是阴影,对孩子是不公,是否给孩子做亲子鉴定完全尊重玉清和孩子的意见!”海空说。

娴秋听了海空的话后,感动地对耿学中说:“我想我们也该为这对可怜的母子出点力,我的意思是让海空和肖晓抽身忙其他事,玉清母女的安全由我们负责,平时我跟玉清挺熟的,明天我就找个合适的借口,让玉清带孩子在我们别墅区住段时间,这样上下班都和我在一起,孩子上学我和玉清一起负责接送,你们看行吗?”

耿学中立即把手举得高高的表示同意:“当年这个可怜的小丫头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就是我抱着送到玉珠家的,一转眼这么大了,又转到我耿学中身边来了,真是老天开眼啊!”

海空和肖晓相互对视了一下说:“那今晚我值一夜班,明天跟范支队说明情况,请示下再定!”

耿学中的心情好多了,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可是桌上的电话好像就是要和他过不去似的又响了......

海空伸头一看,显示的又是李仕安,示意耿学中忍耐,然后把电话的录音和免提键按下交给耿学中......

“学中,大哥刚才的态度不好,希望你谅解!怪我没有机会把情况和你解释清楚,是这样啊,明天于**去公安局开会整顿,要求公安局彻底停止私下对施亚平车祸的调查,同时要追究主谋黄岐山的责任,对他私用警力致使陆副厅长儿子遭受重大车祸事件作出严肃处理,考虑到他的名声和年龄,建议他提前退休,给他个全身而退的机会。这是一,二呢是尤素菊快疯了,开始丧心病狂了,尤素菊是个‘毒蜈蚣’,要斗蜈蚣咱总得抱只**,周桂珍就是我抱的‘鸡’,这下你应该明白大哥的意思了吧!好了,时间不早了,明天你把钱给周桂珍就行了!挂了。”李仕安自信只要对耿学中说明利害,耿学中是不会为十万块钱心疼的,所以没有等耿学中答复,完全是一种隐忍怒气走形式的架势挂了电话以维持自己副市长的架子和威严。

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不小,耿学中后背直冒冷汗地盯着海空的反应,海空终于明白师傅和范支队的压力所在了,他觉得自己有些透不过气,李仕安的话在他听来简直就是个阴谋,天大的阴谋!居然借用对自己的关心来作为处理自己师傅的理由,简直太卑鄙太无耻......他感到自己卑微和可怜,痛恨自己被别人当一颗小旗子任意摆布......

海空的神情或许他自己不知道有多难看,肖晓想说话,可觉得没有一个字是适合出口的,只好和娴秋一起注视着海空,关注海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0

第五十三章 权利和卑鄙挨得很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