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五章 走样的党委扩大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章 走样的党委扩大会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7 9:29:27

“范支队早!”提前早到,正在过道拖地的海空向跨进门的范寅磊打招呼。

范寅磊“嗯!”了一声,没有进支队办公室,而是直接往前楼的电梯走,脑子里想象着楼上党委会议室拥挤肃穆的场景......

走廊里静悄悄的,范寅磊觉得奇怪,看了下手表确认自己没有迟到,心里疑问;不是党委扩大会议吗?怎么这么静。

偌大的会议室,除了于**和党委正式成员已经就坐,没有一个多余的人,会议室显得空旷冷清,范寅磊不免有些拘束;不是党委扩大会议吗?难道就扩大到我范寅磊一个人?

“范支队长,你来得早啊!我和市局党委班子就等你开会了。”于**眼光跟着范寅磊,态度冷淡地说。

范寅磊自觉地没在会议桌上就坐,而是在靠墙的一排座椅上,找了个离**台比较远的位置坐下,于**变相的批评使他如坐针毡,下意识地看了下会议室的挂钟再看看自己的表,以此告诉在座的领导,按照通知的会议时间,自己没有迟到!

“范支队长,怎么,当着领导的面装起小媳妇来了?来吧,坐过来吧!”于**的态度和话语间明显带着火药味,意指范寅磊人前老实人后猖狂。

堂堂政法委**居然当着所有领导的面对自己如此的态度,范寅磊确实有些无地自容,僵硬地坐到会议桌边,观察下在座的局领导漠然镇静的表情,他预感到今天会议的矛头将会很尖利很直接......

“好了,人到齐了,现在我们开会......”话音未落,茶杯旁的手机发出颤抖,于**眯起眼看了下来点号码,自语说:“抱歉!借个电话。”拿着电话走出会议室。

“于**,我刚得到消息,陆副厅长昨天晚上到澄州来了,你知道吗?”电话里李仕安问。

“不知道呀,为什么事来?公安局党委成员没有谁说起这件事啊!”于**心头疑云顿生。

“我是省里得到的消息,我不明白公安局为什么要瞒着你这个政法委领导,是不是你在公安系统威望不高啊!”李仕安在此刻用这样的话刺激于鼎,目的是想激起于鼎对公安局的不满。

于鼎心里有点酸涩,但是嘴上却说:“一会儿会议上我过问下。”

“我看你也不要问了,心里不把你当回事,存心要背着你,主动问反而显得你没有胸襟,好了!你开会吧,我帮你打听下。”李仕安觉得“火”点上了,挂了电话。

重新宣布会议开始的时候,在场的党委成员都感觉到了于**的脸色和语气有了微妙的变化......

于**拿起桌上准备好的文件材料,这些文件材料原本是准备用来和公安局党委一起学习学习,认认真真走一走过场,作为下一步责问具体办案的一个过渡和衔接,此刻李仕安的一个电话,让于**没有了这个耐心和性情了,将材料直接递给局纪委**:“这份文件你们局党委组织时间认真学习吧,下面我想就公安局系统最近的工作方向以及在工作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和在座的交流下看法,这也是我今天组织这个会议的主要目的。”

于**环顾下与会者,用一个看似随意的提问作为切入口:“听说省公安厅的陆副厅长昨天来澄州了,市局哪个领导负责接待的呀?”

陈局和范寅磊心知肚明,看着自己面前的笔记本默不作声,其他领导要么不表态,要么默默摇摇头......

“这就奇怪了吗?我作为澄州市副市长兼政法委**不知道情有可原,可是你们公安系统一点都不知情,难道这个陆副厅长是来澄州游山玩水的?”于**完整地爆出自己的身份,明显有责难省厅和市局不尊重地方领导的意思。看会场上没有人接他的话茬,口气更加激烈地说:“要不陆副厅长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独行大侠?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地方领导?”

于**的不冷静不克制,直接把省厅领导放在他作为地方领导的对立面,用这个太敏感也是太忌讳的后果来给公安局党委施压......

“我知道,但不是我接待的。”寂静的会场陈局发出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既然无法保密,于**又有意利用地方领导和上级领导之间的关系找茬挑矛盾,不如坦坦荡荡实言相告:“陆副厅长是省厅分管领导,到了澄州住下后才电话通知我。”

于**一听心里就上火:“你知道后为什么不和局党委通个气?为什么不向我汇报?这这样做不仅是你个人不尊重省厅领导不尊重地方领导的问题,说严重点你这是游离于组织之外,在直接领导和地方领导之间制造猜疑误会、制造矛盾!”

“于**,我个人没有在领导之间制造矛盾的主观和能力,我只是执行命令罢了!”陈局坦率直言。

“什么命令?谁的命令?难道陆副厅长来澄州命令你抛开组织抛开市局党委和你搞个人关系而不是为了工作?”于**穷追不舍。

“于**,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不是我说不清,而是事关组织原则,我必须服从,请你和局党委谅解!”陈局语气低沉,但是态度很坚决。

于**被陈局不卑不亢的“顶撞”气得一时无语,事关组织原则,他还是忌讳的,毕竟自己对内幕什么都不清楚。

冷静下来后,于**话锋一转问坐在身边的局长兼党委**:“你们市局最近是不是在调查那个代号叫07523的交通肇事案?”

局长从一开始就摸不着头脑,觉得今天这个党委会开得有点稀里糊涂,更为于**前后的态度赶到莫名其妙,现在于**又问了自己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该如何回答呢?07523的案子在脑子里已经没了印象,再说刑侦工作是陈局分管,要问也得问陈局呀,但是今天于**的态度显然是来找问题的,自己要是直接回答不知道,或许要挨批或许会把陈局推向被动孤立,想到这些,局长转脸问陈局:“陈局,07523是不是你上次在办公室跟我说的那个案子?”转脸又对于**谦和地笑笑说:“那天我太忙,没太重视,你一说我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个事。”

既然局长出于好心为自己挑责任,陈局来不及也不能当面否认,只能‘就坡下驴’:“这个案子的一些疑点和证据是刑侦支队的黄岐山同志最近才发现的,确实有针对地做了些调查。”

于**阴着脸问陈局:“这个案子三年前就有定论的,当时是局党委统一意见不予立案,如今发现了所谓的疑点和证据,是不是应该主动上交汇报,讨论是否够条件有必要重新立案啊?你们是怎样做的?”

“正是考虑到三年前已有结论,所以黄岐山同志没有贸然并及时向我汇报!”陈局回答说。

“没有贸然并及时向主管领导汇报,却在私下里动用警力资源,利用非法手段收集证据,这是什么行为?”于**敲着桌子问。

“排查疑点是他的职责,并没有动用警力,没有发现有人举报黄岐山同志在收集证据的时候采取过非法手段!”陈局据理力争。

“陈局,你是一级领导,说话要负责任,没有动用警力,那个陆海空是怎么回事?在派出所干得好好的,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差点车毁人亡呢?他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在为谁工作?周桂珍的敲诈案已经到了检察院,黄岐山在看守所对她搞诱供,算不算非法呀!”于**看来是胸有成竹,连连发难。

陈局和范寅磊没有想到堂堂于**居然对这些事了如指掌,内心不禁担忧如果周桂珍出面控告黄岐山诱供,后面又有李仕安于鼎撑着,将会是件很麻烦很棘手的事......

“陆海空是我安排协助黄岐山同志工作的,考虑到黄岐山是我们局最有经验的预审师傅,年近退休,有意想让他给黄岐山同志当徒弟学习技能。至于陆海空遭遇的那起车祸,应该是纯属意外,和黄岐山同志没有直接关系。至于说黄岐山对周桂珍采取诱供手段,我认为可以调集黄岐山对周桂珍的所有审讯录像加以鉴别后再下结论。”陈局态度诚恳地应对。

“好,那么我回过来问你,黄岐山这么上劲地调查此案,有没有泄私愤或者受人之托替人泄私愤的成分呢?据我所知,施小蕾是该案死者施亚平的侄女,对三年前市局做出不予立案的决定一直耿耿于怀,于是通过她的同事黄灿霓,也就是黄岐山的女儿结识了黄岐山,现在施小蕾又神奇地成了陆海空的女朋友,大家仔细想一想,这样的关系背景下,死追着三年前已有定论的案子是何居心?不要说他们查不出什么问题,就是真有问题,他们这样的关系起码是需要回避此案的!”于**边说便观察陈局,当他看出陈局脸上露出惊讶疑惑之色,内心油然升腾出一股强烈的成就感......

0

第五十五章 走样的党委扩大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