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七章 副市长头绪很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章 副市长头绪很乱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8 12:11:14

“李副市长,钱**和省里的领导在小接待室等你!”钱**的办公室门前,秘书恭敬地告诉李仕安并引路到小接待室敲门通报......

”李副市长,呵呵......突然把你叫来没影响你工作吧!”钱**舒展地坐在沙发上笑问。

陆副厅长和王处长相继起身,和李仕安握手寒暄......李仕安一看这两个身份的人同时出现在市委,心里泛出一连串的问号,看来自己的消息虽然灵通但是未必全面准确,早知道陆副厅长是和**组织部的王处长秘密同行,那么今天早上于鼎在公安局党委的那个会议是不能开的,起码要弄清楚这两个省里派遣人员来澄州的目的和动机后再说,但是木已成舟,只能静观事态发展了......

秘书通报于**到了的时候,李仕安心头又是一紧,原因恐怕就是俗话说的做贼心虚吧!

陆副厅长笑容可掬地握着于**的手开玩笑:“于**真不愧是政法领导啊,我和王处长‘偷偷摸摸’来澄州想安静些办点事,呵呵......结果于**早上一起床我们就‘原形毕露’了,搞得市局领导对我意见很大!”

于鼎尴尬之际,钱**解释说:“既然大家都知道了,我就请你们过来大家见个面,别引起不必要的猜测误会!”

李仕安趁着表面轻松的气氛突然问王处长:“王处长事情办得还顺利吗?”

王处长兴奋地拍了下沙发扶手说:“太顺利了,我一个小处长出面的肯定不是什么大事,按部就班就是了......”

“王处长谦虚了,公安厅副厅长保驾的能事小事吗?”李仕安轻松地玩笑说。其实他内心一点不轻松,他敏锐地感觉到王处长越是对自己热情客气,那么针对自己的可能就越大。

“于**,感谢你长期以来对澄州市局的鼎力帮助和支持,我们在工作方法和工作态度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希望于**及时批评指正,今天上午于**在市局党委会上的指示精神,市局党委表示要好好学习认真对照,找出问题后,将整改措施报给于**!”陆副厅长说完后又诚恳地对于**表示:“对陈副局长和范寅磊以及黄岐山同志身上的问题该如何处理,我们想听听于**的意见!”

于**听完后立即摆摆手解释说:“陆副厅长言重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对事不对人,请市局的同志不要有思想负担,市局的工作连年受到市委和市政府的表彰,成绩应该肯定,对我提出的问题,呵呵......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

李仕安没有想到陆副厅长这么快就掌握了局党委会的情况并且立即到钱**这里汇报,此刻的谦虚诚恳不过是场面上的应对套数罢了,傻子都能判断出市局今天的党委会背后有自己在出谋划策、推波助澜,而陆副厅长当着自己的面所表现出对这个党委会的重视,绝对不是什么好征兆......

正在李仕安一边和在座的热情应酬一边在心里琢磨盘算着的时候,手机发出有节奏的震动,一看是耿学中的号码,李仕安按了挂断键,心想耿学中一定能明白自己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听,可是刚将手机放回衣袋,手机又颤抖起来,李仕安不禁皱了下眉头,心想耿学中怎么变得也这么不懂事呢?烦躁地看了一眼准备继续挂断,发现原来是条短信,打开后短信后,李仕安又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他看到是周桂珍的信息,而且字数密密麻麻......他的神情从最初的微微皱眉渐渐地变成眉头紧蹙到最后烦躁不安地将手机再一次揣进怀里,抬头发现陆副厅长正在观察自己,方知自己失态了,勉强地笑了笑谎称:“开发区扩园工程拆迁面积大住户多,矛盾不少......”

钱**听李仕安这么说,随即挥挥手:“李副市长,有事就忙去吧,叫你们来没有其他事,就是和陆副厅长王处长见见面随便聊聊,他们的时间也很近,下午就回去了。”

李仕安真后悔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个谎话呢,钱**的话虽然不是逐客,但是自己没理由再坚持挨在这不走,可是自己一走,怎么能保证钱**和陆副厅长不会和于鼎深谈呢?一旦深谈,凭于鼎的城府和谋略是扛不住这两个辛辣的老手的,情急之间,唯一的办法就是拉于鼎一起走:“于**,要不咱俩一起走吧,正好想和你协调下拆迁工作中的执法问题。”

于**脑子里也有自己的盘算,今天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又是市委**,又是省厅的副厅长,还有**组织部管干部的处长,自己将来要发展要进步,这三个都是关键人物,自己何不陪着一起多了解、多熟悉呢,陪着一起吃个饭,下午再替钱**送送他们......想到这些,于**直言:“李副市长,开发区的工作有管委会和区委,陆副厅长和王处长难得有机会同行,你忙工作不能作陪,我再不好好作陪就太不礼貌了,呵呵......”

李仕安心里冒火,可是无法宣泄,再站着不走就是自找没趣了,只能逐一打招呼后分手......

“李副市长,咱们去哪?”上车后司机问。

李仕安靠在座椅上疲乏地叹了口气说:“先去医院。”

住院部的楼下停着辆警车,李仕安预感到事态也许在继续扩大,假如周桂珍报警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些,李仕安狠狠抓了抓头皮,这不是下意识的动作,而是确确实实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不要停车了,直接去‘海源’公司。”李仕安吩咐司机。

脑子里实在理不清什么头绪,李仕安想象着见到耿学中的时候,自己是该发火还是该耐心说服,是该以大哥的姿态出现还是该以朋友的面目出现,如果耿学中不再像以前一样对自己言听计从,自已如何下台?此时上门,会不会给耿学中以为自己是帮周桂珍来要拿十万块钱的呢?娴秋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态度呢?......越想脑子越乱,越想越没谱,干脆一咬牙对司机说:“回去,回家睡觉!”......行驶到市中心的时候,李仕安有改变主意对司机说:“还是去医院吧!”......

见住院部楼下的警车不在了,李仕安迅速上楼推开尤素菊的病房,周桂珍脸朝里卷缩在沙发里,尤素菊半坐半躺合眼打着点滴,一派安静祥和的情景......上前拨弄下周桂珍,周桂珍立即弹起身惊恐万分地转过脸,一看是李仕安,扑到他身上就哭......

李仕安被吓得差点叫出声,周桂珍的脸像个被刀削过的烂土豆,红一块紫一块,整个下半部肿得跟充过气似的......

李仕安挣脱开紧紧抱着自己列不开嘴却眼泪鼻涕口水控制不住的周桂珍,知道她暂时说不了话,便将她按在沙发上坐下,走到尤素菊床边问:“怎么回事?”

尤素菊懒洋洋地半睁开眼,斜着眼珠子看着李仕安,装着有气无力的说:“皇上御封的丐帮帮主仗势欺人,欺负到王爷的头上,这不,让王爷的金锏给打了!”尤素菊阴阳怪气地引用了一段宋朝宫廷故事,恰如其分地概括了事件的前因后果。

李仕安当然明白尤素菊的意思,一定是周桂珍把耿学中气恼了,可是再怎么样也不该对个女人下这么重手打成这样吧,更何况确实是我李仕安授意她要的钱呀!

“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你的份!”李仕安最恶心尤素菊这副阴阳怪气、得意装傻的样子,指着她狠狠说。

“哼哼......你抬举我了!我是被你挂上黑名单的人,你连弄死我的价格都给人家开好了,没有预付款这个婊子是不会为你卖命的!”尤素菊边说边眯眼看着面目全非的周桂珍。

李仕安虽然气得肚子鼓胀,但是根本无心和尤素菊多说一句话,可是为了最终目的又不得不克制自己:“我没有时间照顾你,既然你们两个合不到一块,我看这样吧,各自回家,你也别在医院住着了!”

没想到一直装着有气无力的尤素菊突然撑起双臂吼道:“李仕安,你休想!我就在医院住着,你想让我一个人在家,死了和你没关系是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要死我一定拉着你和这个臭婊子一起死!”

“你疯啦尤素菊?你瞎嚷嚷什么呀?谁要你死了?”李仕安心虚地急忙制止尤素菊的嗓门。

“李仕安,你做得太明了,你把这个臭婊子弄回来,一面跟我决断一面帮她到耿学中那里要钱,想利用她来气死我害死我你好脱身做你的市长,就像用当年对付施亚平的那一套来对付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现在和施亚平一样,什么东西该放在什么地方就放在什么地方,我要是死了,我就和施亚平一起找你们算账!你们谁也跑不掉!”尤素菊目**光,歪着一边嘴说。

提到施亚平,李仕安浑身一凉,正要抽身带周桂珍离开,病房门开了......

0

第五十七章 副市长头绪很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