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八章 这家伙确实没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章 这家伙确实没死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8 15:15:30

出现在病房门口的居然是娴秋,尤素菊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娴秋此刻在此出现绝对不是为了来看望自己这个病号的,但是她同时预感到接下来会有好戏上演,在和娴秋无可避免地对上眼的瞬间,她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周桂珍不认识这个气质容貌都上乘的女人,出于本能躲闪着将烂土豆样的脸转向背面......

“娴秋?你怎么会来这里!”李仕安异常惊讶,也有些慌张。

娴秋像是不经意间偶遇李仕安的样子,温文尔雅地说:“李副市长,公司加了大半夜的班,学中今天起晚了,怠慢了您的吩咐,他自己不好意思来见您,呵呵......没办法,只好我来损面子赔不是了,谁让我是他女人呢!”

李仕安当然明白娴秋这会儿出现不是没事跑来玩的,几句不咸不淡的闲聊里面既解释了没有及时送钱的原因,又藏着对自己的指责和羞辱......无地自容、羞愧难当是李仕安此刻的心情,为了守住自己的领导形象和大哥的威望,只能装傻回避娴秋的话题:“哦?公司最近这么忙啊!你们两可要注意身体,我最近也很忙,没能得空多关心你们!你和学中要谅解啊!呵呵......”

“李副市长客气了,您是领导,有事只管吩咐,这次是学中过分了,再不补救别人该我们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了!”娴秋说到这提起手里的服装包装袋继续说:“钱我替学中送来了,十万。”

听说钱送来了,周桂珍的神经一下子兴奋了,一时间顾不上自己那张见不得人的脸,上前就要接......

周桂珍的这个动作惹得一向没有粗脾气的李仕安恨不能再扇他个耳光......

娴秋将装钱的袋子稍稍往后一闪问:“你是周桂珍吗?”

“是是是......我就是周桂珍!”周桂珍急于证明自己就是这钱的主人。

“耿学中欠你钱是吗?你把欠条给我再拿钱!”娴秋伸出另一只手。

李仕安看出娴秋带着钱来不是想帮他息事宁人的,而是想利用周桂珍借题发挥教育自己,在怨恨周桂珍无耻下作的同时,对耿学中和娴秋的怒火也难以克制,再不说话,自己简直要成了被一个女人戏耍的**了,于是绷着脸问:“娴秋,你今天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呀?这是想对谁呀?”

既然李仕安开始拉脸,娴秋就有了继续发挥的机会,也板着脸说:“李副市长,既然你问我就答,十万块钱对我们来说不是要命的数字,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是学中的大哥,你开口我们没二话,送到哪你吩咐一声,你应该知道学中不会有二话,可是我们不明白的是你让一个女人堵着我们家门要钱不算,今天还没到中午就打电话威胁学中,那态度那口气好像我们不把钱按点送来就犯了杀头的罪过,我倒是想问问你李副市长是什么意思!”

“误会了娴秋!你们总不能抓住误会不放跑这来借题发挥叫我难堪吧!”李仕安没有耐心也没有必要再解释其中的误会,揪着双眼对娴秋说。

“我们也希望是误会,但是这个女人敢这样猖狂这样无耻地跟耿学中要钱,她什么身份?谁给她的权利和胆子?叫花子有她这样要钱的吗?”娴秋毫不客气,再一次将过错推给李仕安。

李仕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周桂珍关心的只是钱,她一直没有放下要接钱的手,主动陪着笑脸帮李仕安揽责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太着急了,不怪李大哥......”说着话手就往前欲抓住装钱的袋子......

“闭上你的臭嘴!”李仕安怒喝周桂珍,然后对娴秋“哼哼”冷笑说:“嘴上叫着大哥,让你出面来撕大哥的面子,你回去告诉耿学中,我李仕安领教了!”

娴秋将袋子在身后转了一圈换了个手递到李仕安面前,依然不愠不火地说:“大哥是副市长,马上就要做市长了,面子固然不是钱能买的,大哥升官我娴秋这样的小人物也是尽心尽力的,人呢,不要太自大了!耿学中就是太不懂得自大的畜牲王八蛋,所以脸上被人随便拉屎撒尿还得乖乖地把钱送来!”

李仕安看着眼前晃动的钱袋,脑子里充斥着娴秋含沙射影、不依不饶的论调,后悔不该对娴秋言辞激烈的同时深知自己在这件事上和眼前这个厉害女人摆理论道根本就是有理说不清,无奈地接过钱袋,缓和口气说:“娴秋,在这里咱们就不多说了好吗?学中那我去解释!”

“李副市长,钱你收下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娴秋转身开门欲离开,到门外又想起什么转身对周桂珍说:“里面多了两百块,找医生看看你那张烂嘴!”

李仕安木讷地提着钱袋,周桂珍跃跃欲试地伸出双手要将钱拿到手,李仕安只觉得脑门被一股股乱窜的火苗烧得无法理智,双手抱起钱袋朝周桂珍的怀里狠狠砸去......憋着被怒气快要撑破的脸颊悄然走出病房,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李仕安随手重重地关上!

走廊上,身后传来尤素菊“哈哈哈......”一阵夸张的浪笑......

李仕安突然感觉头晕天旋,赶忙扶着墙壁,又觉得心脏剧烈刺痛,用手捂住胸口......他很清楚自己这是被气的,生平第一次体尝到了俗话所说的“气死人”并非仅仅是一句俗话。

原来耿学中打了周桂珍巴掌离开医院的时候,故意留下一个小兄弟观察周桂珍会有什么反应,看到李仕安的汽车驶来,小兄弟打电话告诉了耿学中,耿学中和娴秋商量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有礼有节地和李仕安把话说清楚,所以才会有娴秋及时出现在病房的那一幕。

李仕安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车里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最终还是决定先到医院,结果气得差点吐血的时候,于鼎在钱**那里和陆副厅长王处长聊得正欢,眼看过了午饭时间,陆副厅长想利用这个机会弥补下于**和市局党委领导之间的尴尬,毕竟上午的党委会议是在比较对立比较情绪化的氛围里进行的,于**拉着脸甩袖退场令市局领导心存芥蒂,对市局经后的工作不利,何不趁现在于**心情好情绪高涨的时候撮合撮合、消除芥蒂呢!心里拿定了主意,陆副厅长在钱**耳边表明意图、悄声请示......

“呵呵呵......于**,你看咱们澄州市是不是太过分了?只管喝水聊天不管省里领导吃饭啊!现在都过了十二点了,你看......”钱**爽朗笑着说。

于**在陆副厅长和钱**“咬耳朵”的时候就在猜疑两人为什么要当面说悄悄话,难道是刻意要回避自己什么?听到钱**的解疑才恍然大悟练练责怪自己:“疏忽了疏忽了,怠慢两位领导,我这就......”

于**话没说完,陆副厅长及时掐断插话:“哪里话于**,我有个建议,还希望于**赏脸哦!”

“陆副厅长存心寒碜我吧,你说我遵命就是!呵呵呵......”于**受到如此器重,自然没什么顾忌。

“我想请于**赏脸吃顿我们市局领导的饭,一来体现于**礼贤下士和对澄州市局的特别关照,二来给市局领导一个向于**虚心认错,真诚改过的机会!”陆副厅长一脸诚意地说。

“好事啊,我赞成!”王处长起劲地说:“你们之间有目的,我和钱**只管吃!”

陆副厅长的用意很明显,话语也很真诚,同时也是从根本上尊重自己这个政法委**的,更何况钱**和王处长都参加,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于**爽快地回应说:“陆副厅长,澄州的公安队伍我于鼎也算一份子的,我们是一家人,你发话我安排,我这就叫市局安排!”

陆副厅长听了于**的表态,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紧紧握住于**的手说:“于**的话让我很感动;我们是一家子!这句话我要让市局领导好好学习深刻领会!”......

范寅磊大步走进黄岐山办公室摇头说:“唉,小人物就是悲催呀,党委扩大会就把我一个人扩大进去了,其实就是把我提溜上去兴师问罪,有饭局从来不‘扩大’我。”

黄岐山剔着牙说:“吃吃,再吃你那肚子还能装得下吗?”

“能装下,绝对没问题!不过人家只‘扩大’市委钱**和陆副厅长。”范寅磊隐忍不住内心的轻松舒畅接着说:“要说陆副厅长真有办法,看来是要和于**要唱一出‘杯酒释前嫌’啊!”

黄岐山笑着说:“你整天吃饱了还有没有正事?领导的事情你打听那么清楚干吗?陆副厅长唱什么戏那是在尽心做好他份内的工作,难道你的份内工作就是‘包打听’?不想抓几个像样的案子报答报答领导?”

“黃麻杆!”范寅磊像是在黄岐山的话里闻出什么味似的,咧着嘴凑上去问:“听你话的意思肯定是摸到‘大地瓜’了是不是?想叫我立个功是不是?”边说边眯着眼有手指着师傅。

“教了你一辈子你就是记不住,办案子不要想着立功!看来你这辈子只能是个超越不过名利的人物,我告诉你,这次抓住一个组织严密的贩卖枪支和毒品团伙的线索,活不好干,回头找陈局商量布置下。”黄岐山慎重地说。

“卖什么关子,先跟我说说!”范寅磊急赤白咧地要求。

“先透露点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黄岐山笑着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带上陆海空,而且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带上他,别招老同志有看法!”范寅磊不屑地说。

“进步了!”黄岐山夸奖说。

“可调出海空,07523怎么办?”范寅磊头疼了。

“等!07523只能等,等陆副厅长的指示,如果我的估计没错的话,07523也该到了正式立案的时候了,咱们争取两个案子一起办!”黄岐山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装着若无其事地端着茶杯找水瓶......

“什么!黃麻杆,你吓着我了!”范寅磊确实被黄岐山‘两个案子一起办’的话吓着了,眼睛瞪得溜圆说。

范寅磊的反应完全在黄岐山的意料之中,慢吞吞喝了口水,想开口说话结果没说,又慢吞吞喝了口水......

范寅磊看出师傅在惹自己着急,但是自己确实着急,用食指朝黄岐山点了点,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转了一圈还是伸出食指说:“黃麻杆,少喝一口水能把你旱死啊!”

“去拿两条烟来我再说!”黄岐山一个劲喝水一个劲笑。

范寅磊上前要夺黄岐山的杯子,被黄岐山顺势闪过,范寅磊无奈地撑着桌子说:“行!我一会儿让肖晓给你送来我的黄大爷!这下总该说了吧!”

黄岐山伸出一个巴掌说:“五个字,你别吓着,听好了‘唐德林确实没死’!”

0

第五十八章 这家伙确实没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