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五十九章 案情更复杂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九章 案情更复杂了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19 11:38:31

“啊”范寅磊这回不轻松了,仔细盯着黄岐山的神色,要在他脸上看出是不是玩笑的表情,见黄岐山自顾着喝水,他一把夺过茶杯:“师傅,这事大了,你可不敢开玩笑。”

黄岐山严肃地说:“亏你想得出来,我拿这事开玩笑,你以为我将神话故事呢吧?我觉得没什么,案子嘛,什么可能都有,我感到高兴的是唐德林的案子一出,07523我们想遮都遮不住了,下午陈局亲自听我汇报,晚上陆副厅长听陈局电话汇报。”

“哎呀师傅,你就先跟我说说是怎么确认唐德林还活着的吗!”范寅磊彻底服了,不再没大没小的对师傅了。

黄岐山仰头道出一个名字:“施亚平!”,然后看着范寅磊说:“施亚平告诉我唐德林确实没死,死的那个不是唐德林,在设法寻找唐德林的过程中,意外摸到了枪毒案的线索,通过对这几年所有涉枪案在押人员的重新过滤,初步估计这个团伙的核心就在澄州,唐德林起码是这个团伙的骨干。”

专注凝神的范寅磊见黄岐山停下了,主动提起水壶给师傅的茶杯里添满问:“唐德林现在什么地方?”

黄岐山在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推给范寅磊:“找!找到唐德林把他控制起来是当务之急。”

看着照片,范寅磊问:“你凭什么怀疑唐德林没死,而死的那个不是唐德林?”

“你就没仔细琢磨过施亚平给贺玲的那封信吗?”黄岐山习惯地点上烟说:“施亚平在信中说将日记和给儿子侄女的信以及举报材料放在几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我注意到了她说的‘几个’,可见不是藏在了一个地方,也一定不光是在家里的范围,她身边不是有周桂珍就是有尤素菊,最重要的或者对身边的歹人有威胁的东西一定不会全部藏在家里,而施亚平每天唯一不在这两个女人视线里的时间就是去‘慈济堂’中药店取药的时间,所以我自然就注意到中药店。”黄岐山吸了口烟继续说:“中药店的柜台外的一面墙上隔了几十个小木箱子,每个箱子上有号码有锁,在店里加工煎熬汤药的病人都会领到一个号码和钥匙,每天在规定的时间段里自己开箱拿药,就在施亚平出车祸的第二天下午,有人自称是施亚平的亲属跟药店拿了备用钥匙,开了施亚平的箱子拿走了箱子里所有的东西,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药店工作人员说亲眼看见这个人在箱子里不光拿走了当天的汤药,还有厚厚的几个信封。”

“时隔三年多了,药店的工作人能记得这么清楚?”范寅磊问。

“是啊!如果是不经意或者不上心的一件事,三年多了,不一定会想的起来,但是施亚平就在药店门前的马路上被撞死的,而且这个死者就是天天来自己店里配药取药的病人,你觉得药店里的人会印象不深吗?”黄岐山注视着范寅磊说。

范寅磊自己点着一根烟后直接将点燃的烟递到师傅嘴上说:“你就开始怀疑到药店拿东西的人就死唐德林?”

“没有,我没那么神!”黄岐山坦率地说:“当时我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施亚平留下的证据,这个人的面部特征药店工作人员使劲也想不来了,但是他们给我提供了此人的身高信息,一米八零左右,长得很周正匀实,凭这点就可以排除我们能想象到的所有人,而当时我们没有关于唐德林的任何信息资料,就是有,也不会和一个死人联想。脑子里闪出唐德林还活着的念头是尤素菊在度假村发生的‘深夜见鬼’事件,根据海空做的调查,完全排除了尤素菊神经上的问题,确认的确有人在雷雨交加的深夜敲尤素菊的窗子,也确认的确有人去过山坡上曾经和尤素菊幽会的‘老地方’故意挂了件白色的衬衫,根据尤素菊当夜和派出所民警在房间的窗子玻璃上画出发现唐德林头像的位置,我亲自到窗外的位置比对过,比我的高度矮了五六公分,正好是一米八零左右。”

“那唐德林为什么要深更半夜,还下着暴雨跑去吓唬尤素菊呢?”范寅磊问。

“支队长大人,为了确定唐德林没死,我做了大量的工作,你想给我递两根烟在办公室听我说书就把案子破了是吗?为什么?搞清楚为什么就是你要干的事!”黄岐山没好气地训斥说。

范寅磊尴尬地笑笑,拿起照片说:“师傅,这照片也是化功夫弄来的吧,给药店的工作人员确认过吗?”

“嗯!就是他,也就是我们疏忽了,当他死了没查他,其实这小子很不简单,和公安局也没少打过交道。接下来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黄岐山说。

“师傅!你心里肯定有什么盘算了,在透露点!”范寅磊对这个案子有点兴奋。

“走吧!我休息一会儿,理理思路,下午还要跟陈局汇报呢。”黄岐山起身推范寅磊出去,把范寅磊送到门口忘不了叮嘱一声:“叫肖晓把烟给我送来!”......

“学中,这几本账册你都看过了吗?”午休时间,娴秋走进耿学中的办公室,指着办公桌上的一摞账册问。

两眼朝天睁着,躺在沙发里想事的耿学中应付说:“先放那吧,下午有空看。”

“还在想上午的事啊?”娴秋坐进沙发,把耿学中的头搬起来枕在自己的大腿上问。

耿学中依然看着天花板叹息说:“窝火啊!想不通啊,这么多年我和这帮人蝇营狗苟,真那娘的丢死人,李仕安在生意上没有直接帮过我,但是李副市长兄弟的头衔确实对我公司经营起到不小作用,为此这些年只要他或开口或示意,几十万上百万我没有犹豫过,一时拿不出来我就出去借,到头来让他养成习惯了,就当我的钱都是他的,我变成帮他管金库的了,这人啊,就是贱!”

“别多想了,睡一觉起来仔细检查下桌上的账册,我下午要去银行,晚上范寅磊和黄岐山约你吃饭,别忘了!”娴秋说完站起身拿个靠垫放在耿学中头下......

娴秋出去后,耿学中反而一点睡意没有了,想了想坐了起来,打电话给海空:“海空,在忙什么呢?方便的话来公司陪耿叔喝喝茶说说话。”

“哦!我跟师傅请个假就过来!”海空答应后,放下乒乓球拍对肖晓说:“耿学中找我,我去和师傅说一声。”

“哎慢着海空,我也去。”肖晓也撂下球拍要求说。

海空一昂脑门说:“你跟着我万一范队找你有事咋办?”

“放心,我这就跟范队请假去,走!你陪我去。”肖晓边说边拉着海空就走。

既然如此,到了范支队的办公室,海空报告说:“耿学中打电话让我和肖晓去下,不知道有什么事。”

范寅磊打开身后的柜子取出两条烟递给海空说:“去吧,和你师傅去说一声,看他有什么交代没有,这两条烟帮带给他。

肖晓抢先上来接过烟,瞪大眼珠惊叹:“范队,这么好的烟你舍得给黃麻杆抽?”

范寅磊立刻板脸训斥到:“没规矩,黃麻杆是你叫的吗?没大没小、尊卑不分,我警告你啊,以后再听到你叫黃麻杆,我可不客气哦!”......

走出办公室,肖晓撅着嘴嘀咕道:“自己成天没大没小,我叫黃麻杆也是爱称呀,对我发脾气,不知又在哪吃了枪药了!”

海空“呵呵”笑着问:“肖晓,这是什么烟呀?看你紧张的。”

“黄鹤楼1916,一千多块钱一条!你看这包装都是木盒的。”肖晓龇牙说。

海空咧嘴摇头说:“妈呀,这么贵的烟师傅能抽得下吗?”

按照黄岐山的嘱咐,海空和肖晓换了便衣,前台的迎宾员将他们带进耿学中办公室的时候,耿学中正坐在办公桌前一脑门疑问地翻着会计账册,见海空和肖晓来了,立即开心地招呼说:“快坐吧,茶我都准备好了,海空自己动手,看肖晓喜欢什么茶自己挑。”

肖晓一边欣赏着竹篮里各种包装的茶叶,一边瞟着耿学中盯着账册发呆的表情:“耿叔,什么事把你难住了?是不是昨晚查账查出问题了?你要不忌讳的话我帮你看看!”

“啊!”耿学中有点不信地说:“肖晓还懂这些?”

“耿叔,你还真别小瞧了肖晓,她可是我们省警校经侦专业的高材生,在帐堆里找虫子的高手!到了刑警队还经常被经侦支队请去查账呢。”海空介绍说。

“呵哟哟......那就有请肖晓,来来来,帮叔好好看看!”肖晓到了跟前,耿学中逐一指着摊开的几本帐对肖晓说:“这两个单位我一点印象没有,和我发生这么大的资金往来,我居然一点印象没有,不应该呀,可我实在是没印象啊!”

“耿叔你先和海空喝茶,你把这两个单位交给我,我帮你查!哦对了,你这台电脑接网线了吗?”肖晓的神情从开始的轻松嘻哈变成严肃专注,眼睛盯着账册上被画出的那两个单位,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耿学中从椅子上请出来,自己坐下去......

耿学中“乖乖”地按照肖晓的“吩咐”坐到沙发上,一边泡茶一边绘声绘色跟海空说上午在医院打周桂珍的事,说到精彩解气的地方,还配合着动作演示......

“哈哈哈......耿叔,听你说的我怎么感觉像黑社会题材的电影情节呢,你也会动手打人了,可想而知那人该有多可恶了。”海空话题一转严肃地问:“你把周桂珍打成那样,而且是在尤素菊的病房里,你不担心李仕安问罪吗?”

“我怕个屁,我就是打给他看的。”耿学中恶狠狠地说。

“你把周桂珍打了也没有给她钱,她一定会向李仕安告状,李仕安就没有一点反应?”海空问。

“没有,倒是娴秋主动去医院见了李仕安。”耿学中像说书一样把娴秋在病房上演的那一出描述了一遍。

海空肃穆地琢磨了一会儿说:“耿叔,晚上范支队和我师傅请你吃饭的时候你把这些情况和他们说说,我估计这些事情都很重要!”

耿学中指着海空说:“你们不去吗?一起去吧!耿叔请客!呵呵......”

海空谦和地笑着说:“领导请你肯定有领导的意图,我们坐着不合适,再说和领导一桌吃饭我也别扭!”

“看来晚上我和海空真的要参加领导和耿叔的晚宴了!”一直埋头查账的肖晓拍了下账簿站起身,脸上挂着难得有的严谨刻板的神态说:“耿总,你公司的财务部有问题,有大问题,仅仅在账本上就查出先后四次和这两个皮包公司发生资金往来,时间跨度十个月,共计金额达到六百多万,这些钱划出去后,无一例外被这两家公司挪用三天,而且都是在每个周五划出,下周一进来,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要瞒着你?是谁在干这件事情?挪用这些钱去干什么用?”

0

第五十九章 案情更复杂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