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六十三章 都是钱闹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 都是钱闹的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1 11:26:54

海空将唐二宝交给管教干部走出接见室,娄连超已经等候在门外:“陆警官,是暂时休息还是结束了?”

“算是暂时结束了吧!”海空戴上帽子轻松地回答。

“有收获吗?”娄连超俨然一副“包打听”的油滑腔。

海空看着娄连超,没有答复......

娄连超意识到自己多嘴了,立即换副笑脸:“午饭给你准备好了,要不这就吃饭去吧,我在干部食堂给你安排个小间。”

“太麻烦了,不合适吧?我还是回去的路上找个地方随便吃点。”海空客气地拒绝。

娄连超急了:“陆警官,瞧不起我是不?大老远来一次连个饭都不招待,黃麻杆知道不整死我呀,你放心!知道你开车,不给你喝酒,也不专门为你准备,我准备的东西都是绿色纯天然,鸡鸭鱼肉都是农场自己养的,蔬菜都是农场地里刚拔的。走走走,吃饭吃饭!”

娄连超连拉带拽,海空无法拒绝他的好意,只好跟着他走......

陪海空吃了饭,娄连超提着一个腌制的猪后腿送海空到停车场:“陆警官,这个猪后腿拜托你替我带给黃麻杆,他是好人,对我不错,我这没什么好东西孝敬他,但是这猪可是不吃饲料,专吃人食的放养猪,养一年多才比狼狗大一点,肉香着呢!呵呵呵......”

话说到这份上,海空只好打开后备箱并开玩笑说:“不会叫你犯错误吧,我看再过个一两年,你能提拔当场长!”......

周桂珍昨天下午到派出所交钱,民警告知派出所不管双方当事人如何协商,应该找受害方去谈。所以今天上午周桂珍带着钱去医院找受害方协商,但是在经过了一夜的思考算计之后,带上的钱数由昨天的十万变成了今天的五万,抱着侥幸用五万块钱解决问题的心理走进病房......

提前得到派出所的通知在病房等候周桂珍的‘歪蚌蚌’老婆‘枝枝’高傲地斜眼看着花脸的周桂珍说:“派出所在我们和受害人中间做了积极的工作,最后商定除去已经支付的十五万医药费,一次性赔偿二十万私了,总共是三十五万,所以今天不用和受害人谈,你和我谈就行,你准备承担多少?”

“我带来五万,我确实没钱,求爷爷告奶奶才凑了五万。”周桂珍领教过枝枝的厉害,怯怯地说。

“三十五万你承担五万,你觉得能了事吗?昨天到派出所你说有十万,今天到我这就变成五万了,还装出一副可怜样给我看,你是不是想找事?”一听周桂珍一夜之间又掐了五万,枝枝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点穿她。

“上次分摊医药费的时候,耿学中不是替我付给你十万了吗?”周桂珍把心里盘算好的话说了出来。

“放你娘的屁,你看见我拿耿学中的钱了?”枝枝张口就骂了一句,然后说:“你和耿学中什么关系他要替你付十万?你还觉得自己挺值钱的吧!我现在就给耿学中打电话,要是耿学中都不承认替你付钱给我,小心我告你欺诈!”不由分说,枝枝拨通耿学中的电话,并打开手机话筒:“耿总,我是枝枝,周桂珍现在面对我说你帮她承担受害方十万块钱医药费付给了我,有这回事吗?”

“简直是放屁!周桂珍是个什么东西,老子凭什么要帮她承担?岂有此理!”耿学中干脆果断否认。

听说要告她欺诈,又听见耿学中在电话里直接否认,周桂珍吓傻了,不顾一切地伸头对着枝枝的手机大喊:“耿学中,你再好好想想,在‘润德茶楼’,李仕安让你帮我付的......”

“我知道那天你敲诈李仕安,后来被抓了,和我有什么关系?”耿学中莫名其妙地说。

周桂珍还要争辩,不料耿学中挂了电话......

“想不到你蛮有胆子的,敢敲诈李仕安,我还听说今天这事是于鼎出面帮你解决的,于鼎让你出多少?”枝枝藐视着问。

提到李仕安和于鼎,周桂珍腰杆硬了硬说:“就是李仕安和于鼎叫我出五万!”

“臭婊子,拿李仕安和于鼎吓唬我,你现在打电话给李仕安和于鼎,要是我亲耳听到是李仕安或者于鼎让你只出五万,我一分不要你出,我去市政府找李仕安和于鼎要钱!”枝枝说着,自信地把自己的手机递上......

一分不出对周桂珍太有诱惑了,哼!跟李仕安去要你也要有我这胆子才行。脑子里有了这样的念头,周桂珍决心铤而走险试一试,她没有用枝枝的电话,掏出自己的手机拨出李仕安的号码......

枝枝一把夺过周桂珍的手机放到耳边:“李副市长,是你指使周桂珍用五万块钱了三十五万的官司吗?......”枝枝只说了一句话,对方挂了。

枝枝把电话还给刚反应过来的周桂珍说:“周桂珍,当着受害人和家属的面,我也放你一马,你拿出一半,十七万,咱们就把事了了,不拿出来耽误我老公出来,有一天我和你算一天,今天我就请两个人跟着你,你到哪他们就到哪!”

“我真没钱,最多再凑个两三万给你,你就放过我吧!”周桂珍恢复可怜相说。

“你跟我做买卖呢?你要知道,你们是主谋,而且是兄弟两个人,我能帮你承担一半已经很狗意思了,你没钱?你路子那么野,能指使于鼎敲诈李仕安会没钱?”枝枝边说边示意门口的两个兄弟:“你们两个跟着她,不管她报警还是找李仕安都不用怕,咱们是讲理的。”说完和病床上受害小老板打了个招呼,目不斜视走出病房......

周桂珍站着不自在,走又不敢走,转身对着受害人及家属哀求:“你们能不能少点,我求求你们了,我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求求你们少点吧!”

受害人家属冷漠地说:“你和我们说不着,当初你们杀人的时候怎么没问问我们能不能承受?现在的数字是我们的底线,不可能再少,不是看在枝枝讲道理,派出所做工作的面上,我们不会答应协商的。”

周桂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徒劳,呆呆地站了半天,万般无奈之下,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写了短信发给李仕安......

坐立不安,漫无目的等了半个多小时,李仕安回了个短信;十万先给人家,剩下的七万写个欠条,一个星期之内给。

周桂珍欣喜若狂地叫门口的小伙子:“快给你们老板娘打电话,事情解决了!”

“我先给十万,剩下的七万一个星期之内给,我写欠条可以吗?”周桂珍接过小伙子的电话对枝枝说。

“可以!钱就给那两个小伙子,欠条写好后也交给他们。”枝枝答应得很痛快。

海空驾车行驶在回澄州的路上给黄岐山打电话:“师傅,我在回来的路上,你在局里吗?我回来就要见你,有重要发现汇报!”

黄岐山在范寅磊的办公室笑着说:“海空,听你说话我就知道有好消息,你回来直接到范队办公室,我们都在!路上注意安全!”

黄岐山收起电话对范寅磊说:“海空在唐二宝那里有进展,我建议你是不是马上给省厅总队打电话,就说海空带回来很有价值的线索,请他们过来一起碰一碰情况,研究下一步行动。”

“你急什么?等海空回来再说吧,再说你就肯定海空一定有重要线索?”范寅磊显得不兴奋也不上劲。

“范支队,你是不是对总队有情绪呀?这是个大案子,总队盯了两个多月了,之所以没有行动的原因你是知道的,一旦受了惊,鸟就全飞了,我们要配合总队撒一张大网,怎么?你是怎么想的?”黄岐山耐心说服道。

范寅磊拉长脸说:“我们这有刚发现重大线索,总队就把头伸过来,鼻子狗尖狗尖的,什么案子他们不盯着?把他们给能的!”

“范寅磊,你怎么这么狭隘呢?怎么好好的统一行动在你脑子里就能想出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凭我们手上的这些东西你能把跨省跨市的团伙一锅端喽?看把你能的!”黄岐山批评说。

范寅磊的手罩在电话机上,不服气地冲黄岐山说:“你也算是我师傅?是不是不相信徒弟的能力?办案子我不行吗?......”

黄岐山低头朝范寅磊直挥手:“谁说你不行了?要说破案,澄州市局你没有对手,你也不用七个不情八个不愿,你要是到省厅当上总队长一定比他们强!快联系吧,抓紧时间!”黄岐山哄着他快打电话。

范寅磊“噗嗤”笑了:“这还像是师傅说的话!”随手抓起话筒,用系统内线叫通总队......

0

第六十三章 都是钱闹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