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六十五章 改邪归不了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五章 改邪归不了正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2 12:37:42

范寅磊和大家一样认真听完了海空的想法后沉思了一会儿说:“现在有个情况,经过‘海通’公司会计田翠翠女儿田澄的辨认,唐德林现在的名字叫袁强,但是不能排除他还有另外的假名,但是起码能说明唐德林和这个田翠翠不仅相识还有往来,田翠翠三番五次挪用的公司资金给这两个皮包公司是不是和唐德林以及‘大头鬼’有直接关系,目前来看我们还不能直接对这些线索上的人采取正面行动,所以需要我们做大量守候、摸排、监控等工作,环节和头绪比较多,哪一头都不能出差错导致破坏全局的损失,为了统筹领导、各司其职、协调一致取得最大战果,下面我宣布几条纪律,布置具体任务......”......

会议结束后,海空赶到运河边长堤和再次等候的小蕾见面:“小蕾姐,让你等久了吧,会议刚结束我就赶来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不会,以后你忙工作我都能理解支持你,呵呵......陆副厅长的儿子就应该多注意影响,比别人多干点,当然,也得比别人多取得成绩。”小蕾在包里拿出纸巾帮海空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

“这段时间工作任务很重,恐怕陪你的时间会更少!”海空歉疚地说。

“我可没有奢望你成天陪着我,你正是干事业打基础的时候,安心工作就是了,成天陪着女朋友的男人不会有什么出息!”小蕾挽着海空的胳膊边走边说,紧接着就问:“海空,范队叫田澄认的照片是谁?”

“小蕾姐,这个你别问好吗?工作上的事我不能什么都对你说实话。”海空不自然地说。

小蕾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是懂这个规矩,我之所以这样好奇地问这个问题,是因为田澄无法完成的作文。”

海空停下悠闲的脚步严肃地问:“都写了些什么?”

路边的树下正好有一张石条凳,小蕾示意海空坐下后说:“我背给你听听;‘元宵节的晚上,妈妈带我到街上去看花灯猜灯谜,我玩得很开心的时候,一个带着眼镜的大个子叔叔把我抱起来,妈妈说他是袁强叔叔,袁强叔叔对我很好,给我买了许多好吃的,但是远强叔叔的眼睛里面好像有一个可怕的影子,所以我不喜欢他。’一堂课就写了这些字。”

“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怎么会对一个成年人的眼神如此敏感?而且表达得如此准确,真是不可思议!”海空凝神注视着河水说。

小蕾说:“孩子肯定不会是在说假话,更无意要诋毁一个对她很好的叔叔,但是孩子的精神世界里对待事物的态度和眼光完全不是我们成年人可以准确理解的,她只会把自己的真实所想写下来,不懂得刻意去渲染润色或演绎夸张,她的童年是残缺的,每个孩子都有的爸爸对她而言却是遥不可及的想象和渴求,也许正是出于深深的自卑和内心对爸爸的强烈欲求,才使得她对待像爸爸一样年纪的人有特别的关注和感受。”

海空默默点头说:“孩子的感觉不错!你分析得也很有道理。”

“范队交给我的任务我算是完成了吗?”小蕾淡漠地问。

海空敏感地觉得小蕾似乎心有隐情:“小蕾姐,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不是,海空!我的想法是不要把孩子和你们的案子扯在一起,更不要利用孩子来达到你们办案的目的,孩子已经被迫接受了一个现实强加给她的残酷伤痕,我实在不忍心让孩子注视着伤痕成长!你能理解吗?”小蕾伤感地看着海空说。

海空没想到小蕾对这件事有如此多的想法和感受,相形之下显得自己包括范队有不择手段之嫌:“小蕾姐,你提醒得对,你的话让我很惭愧,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海空扶着小蕾的肩膀轻声说:“我理解,我很幸运你能有如此柔肠善心!”

小蕾多情地靠在海空肩头说:“抽空去看看我父母好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想让他们知道你家不在这里,忙起工作来连口热饭都吃不上,我是舍不得你!我想叫你把我家当食堂,我每天下班回家给你做饭。”

“我去!星期天要是有时间就去。”海空紧紧搂着小蕾说。......

青山市是著名的溶洞岩穴旅游胜地以及盛产“银毫”的产茶之乡,每年的清明前后,依山伴云的天然茶场生机盎然,远远望去,满目尽是梯次分明,郁郁葱葱的翠绿,绿海之中,时显点点殷虹在浮动出没,那是茶农在半腰高的林间养护采摘......眼下时入盛夏,昔日的绿海鲜有人至,白日的蝉嘶和夜晚的蛙鸣彰显着这片土地对春天的怀恋......

已被枯黄残绿所取代的茶林深处,有一栋用竹子搭建的小楼,四周没有车马通路,不身临其中,难以察觉这个季节这个环境下会有如此逸仙之所......

这栋竹楼的主人就是青山市所谓知名人物“大头鬼”,之所以称之为知名人物,不仅因为他曾经是青山市黑道上的前辈,更因为他谙熟时态,善于跟风使舵,近年来,为了逐步淡出黑道,规避杀祸,用黑道非法所得开公司涉足实业经营以洗清自己身上的“污泥”,转瞬之间便成了青山市民营企业的领军人物......

眼下“大头鬼”不惜代价拿下的几个市政项目不仅规模大范围压缩,工程款的支付方式也是一改再改,同时银行的贷款规模收缩,审批手续越加严范,使当初臆想遍地开花、四面获利的“大头鬼”一夜之间成了“大头冤”,面对窘境,“大头鬼”被逼无奈要重操旧业再干几票......。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注定的命运无法躲避,走上了邪道必定觉得正道难行,即便是及时改道,但是为已走的那段邪道必须要付出代价,而“大头鬼”自从踏上邪道那天起,便注定他是一个无心走正道的人,这就是他的命......

其实“大头鬼”何尝不知道邪道难走?走过那么多次没有被杀头,他自己都觉得是祖坟上冒青烟般的幸运,他也清楚“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道理,但是命运注定了他的欲望,而欲望促使他随时把充满险恶的邪道当做最后的退路,而眼下,便到了走这条退路的时候了......

烈日当头的中午,身圆头大的“大头鬼”不惜挥汗如雨、气喘吁吁地步行两三里来到这个僻静阴凉的小竹楼要见一个人,一个重要的人,一个“大头鬼”认为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和自己合作的人;真实身份唐德林已经火化了的袁强!

如今的唐德林远不是三年前“车毁身亡”的唐德林,在“大头鬼”帮他到澄州办完火化和骨灰入殓等后事没多久便如同真的死亡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方面,“大头鬼”为了自身安全,力荐唐德林远离数年换个身份,毕竟自己和唐德林做过杀人越货的勾当,已经死了的唐德林再呆在自己身边无疑就是一颗随时催命的地雷。另一方面,唐德林深知自己的处境以及“大头鬼”的为人,如果自己还眷恋故土,哪一天不是被公安盯上就是被“大头鬼”为了自身安全所除。所以远走他乡,在遥远的广西落脚,直接去追溯毒品买卖的进货源头......

三年后的一个深夜,当唐德林带着两个广西马仔出现在“大头鬼”经常鬼混的会所包厢时,“大头鬼”预感自己的逍遥日子到头了,他知道唐德林还在旧道上,来找自己并非思念兄弟旧情难忘,而是冲自己曾经垄断着的市县所有像样的毒品下家,这些下家能在一夜之间消化上百万的来货,“大头鬼”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除掉唐德林永诀后患,但很快唐德林的两个保镖以及唐德林镇静自若的表情就让他自觉放弃了这个念头。出于无奈的寒暄亲热过后,大头鬼拐弯抹角、忧虑重重地恐吓唐德林,澄州市的公安通过他昔日的歹毒情人尤素菊知道了肇事司机的真实身份,意在诱导唐德林明白这地方已经不是你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可以混的了,没想到唐德林采取的态度不仅没有退缩而且是主动出击,所以上演了令尤素菊惊魂的度假村之夜,以此判断尤素菊根本想不到自己还活着。唐德林的这一招刀走偏锋主动出击令“大头鬼”万万没有想到,惊恐尴尬之余不禁暗自佩服,深知自己在斗狠玩命的胆量上远远输给了如今的唐德林!于是乖乖答应帮唐德林介绍一些下家。其实这也是一个定律,“大头鬼”身价上亿,锦衣玉食,怎么舍得和唐德林这样一个孤魂野鬼玩命呢?

然而世事难料,前途难卜,仅仅数月,整天躲闪回避唐德林的“大头鬼”由于经营局面一落千丈成了水淹泥城的烂摊子,不得不主动走近唐德林,希望继续合作,重操旧业捞点快钱维持这些烂摊子......

小竹楼的会面便是在此前提下促成的......

0

第六十五章 改邪归不了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