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六十六章 竹楼外响起枪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章 竹楼外响起枪声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2 19:03:32

摆好根雕小茶桌,座上两只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大斗杯,方铁盒里伺候着真空包装冷藏的上好“银毫”新茶,茶桌后面的炭炉上吊着一个硕大的盛满山泉的紫砂壶,“大头鬼”席地而坐静候唐德林......

板寸短发,蓄着胡子的唐德林透过竹林看见小竹楼的时候,示意马仔分开在远处监视,自己大摇大摆朝目标走去......

“大哥雅致,这个地方不仅环境雅,而且东西雅人也雅!哈哈哈......”踏进竹楼,唐德林抱了下拳头恭维说。

为了体现尊卑,“大头鬼”依然纹丝不动保持着盘腿而坐说:“品茶养性,修行得道,习惯罢了!兄弟坐吧。”

“哼!”唐德林的这一声“哼”让“大头鬼”听不出是轻蔑还是赞赏,为了拿份,他没有发觉唐德林嘴边露出的奸笑......

“大头鬼”在自己面前摆谱,见自己进门甚至连动都不动,唐德林自然不会遵命坐下,他摇着把颇显文气的字帖折扇,东看看西摸摸,时而合上折扇敲敲已是盛着沸腾山泉的砂锅,时而“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瞅瞅装茶叶的小铁盒,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说:“人嘛,其实就是老天爷给鬼魂发张人皮打发到世上的,实质上都是鬼,鬼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区别在于老天爷给的那张人皮,给你的黑皮你洗不白修不白,给你的白皮你想黑也黑不了,我就是老天闭眼打盹的时候胡乱给的一张黑皮。”

这样的腔调令“大头鬼”很不舒服,觉得粗俗没品位,可是细一琢磨觉得唐德林说的不无道理,再往深里琢磨,听出来唐德林是在嘲讽自己,抬眼看了看依然不想坐下谈事的唐德林,“大头鬼”心想;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我也别他娘的装善鸟了!伸展开盘曲的双腿,费劲地站起来招呼:“那就‘黑皮’对‘黑皮’,谁也别说谁比谁黑,泡茶!”

“哈哈哈......大哥既然这么说,你还是坐着吧,泡茶的事交给我!”唐德林达到目的了,心理也就平衡了。

“大头鬼”当仁不让,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比唐德林早出道的前辈,唐德林现在就是再狠,场面上总得有个辈分吧:“那就有劳唐老弟了,今天是我约你的,这里就咱们兄弟俩,我就不客气了!”

“好了!废话少说,生意打算怎么做?”唐德林瞬时拉下脸,直奔主题,口气明显是压着“大头鬼”

唐德林的口气令“大头鬼”一愣,心想你小子真他娘混蛋,居然敢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偷偷瞄了一眼唐德林,一脸对所谓的江湖辈分不屑的神情,“大头鬼”无从发作,只好话入主题:“老人老路老规矩。”口气很坚决,明显不是开价试探。

唐德林欣赏着水晶茶杯里碧绿的茶芽在适度泉水的怀抱里呈现出优美舒展的姿态,皱了下眉头:“新人新路新规矩!”针锋相对,口气也是不容置疑。

“大头鬼”心里知道自己的开价太高,如今的唐德林依然不会接受,但是唐德林用三个“新”直接顶着自己的三个“旧”,而且神态淡定自信,“大头鬼”不免心里打鼓,阴着脸问:“说说你的‘新人新路新规矩’”

唐德林举杯过头,玩味着茶叶在杯子中间打开芽朵柔曼轻舞,旁若无人般地说:“我唐德林是个死鬼,三年前的唐德林已经躺在澄州的坟包里,当年我们玩的是罂和麻(海洛因大麻),如今玩的是冰(化学冰毒),原先我们是吃上水的货,如今我是在销我自己的货,三年前我是伙计帮你挣钱,今天我是老板和你做公平买卖。”

“公平买卖怎么做?在青山周围他娘的没有我的圈子,你的买卖怎么做?”大头鬼再也无心装斯文,流氓本性跃然上脸。

“三年前你的圈子对我来说很大,如今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点,你可能不知道,我人虽然不在这里,可是澄州有我两个公司,澄州、玉山乃至省城都有我的生意。”唐德林露出狡黠的微笑看着大头鬼说。

受人奉承惯了的“大头鬼”无法忍受被唐德林如此看低,也没有足够的耐心修养和心智和唐德林斗价,双手一摊说:“那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做了,不赚这个钱对我来说无所谓,我身后有实业撑着,倒不了!”

“生意嘛,你不做有人做,你身后有实业撑着,可是你别忘了你和我一样是穿着黑衣的鬼,做实业你没那个本事。”唐德林阴阳怪气地说。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要抢我的地盘不成?我的地盘我不做的生意谁也别想做!”大头鬼强势警告。

“我做!”唐德林凶相毕露:“铁打的地盘流水的**,地盘不是自家的菜地。”唐德林品了口茶说。

“大头鬼”被唐德林寸步不让地顶到“墙角”了,调用最后的一点忍耐力,咬牙切齿问:“你今天来到底是想做买卖还是早就准备着来和老子砸明火的?”

“哈哈哈......可笑啊大哥,我还叫你一声大哥,买卖是谈出来的,既然是谈,那就把大哥的霸气放在一边,要是大哥坚决要用霸气压我这个生意人,那应该是我说你没有诚意谈生意,还是那句话,生意你不做我一样做,但是我奉劝大哥别跟我吹胡子瞪眼,我既然有心上门和你做生意,肯定是考虑相互利益的,这是我的原则!上门都没谈就散场,我说你不是做实业的料吧!”

先是嘲讽,而后是戏弄,“大头鬼”脑子里的“筋”被气“粗”了,等着肥实的眼珠子恶狠狠地蹦出几个字:“在青山我可以随时弄没了你,你信吗?”

唐德林摸出纸巾,低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样子似乎是害怕了,可是嘴里却清晰地吐出两个字:“不信!”,仰起头又说:“我是野鬼,但是野鬼也惜命!所以这些年我做两个买卖另外顺手再编一个圈子。”

“大头鬼”冷笑了一声:“我倒想洗耳恭听。”

唐德林淡笑着伸出食指摇了摇说:“在大哥面前,其实也不值一提,两个生意一是有味的二是带响的,一个圈子就是我有一帮子和我一样的野鬼和我搭伴走夜路。”唐德林将食指抬过头顶一招,只听见“啪啪”两声枪响,小竹楼左右同时发出竹子爆裂的声响......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听见枪声和爆竹声离自己这么近,“大头鬼”彻底怂了。

唐德林抓起茶杯又重重座在茶桌上:“我想弄死你!妈的,老子诚心诚意上门和你做生意,给你送钱,生意谈不成不要紧,但是你不能自己找死!”

“兄弟兄弟,谈生意谈生意,咱们谈生意!大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多担待多担待!大哥说的是气话,咱们别动刀动枪的当真玩......”大头鬼亲眼见过脑袋被打爆的场景,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住脑袋再说,看唐德林的做派,恼怒起来或许真的能干掉自己独霸毒品市场,在这密林里杀了自己,随便找个地方一埋,自己的尸首可能等儿子老死了都没人会找到。

唐德林叹了口气说:“做生意嘛,和气生财!很简单,我供货你销货,供货价格我按成本价扣除,利润对半,你赚的不会比原先八成少。”唐德林摊开双手,意思是这样的条件着实很慷慨。

“大头鬼”拍了下脑袋埋怨道:“兄弟早开这样的条件,何至于此啊!”

唐德林站起身来,轻蔑地看了大头鬼一眼说:“好了,生意谈成了,我该走了,谢谢你的茶!”,随后在裤兜里掏出一叠小纸袋扔给他:“这里有十张电话卡,是全国各地的,每个袋子上都有一个电话号码,一个日期号码,按照日期每天换一个号码打袋子上些的号码就能找到我,我们十天在这里见次面,平时电话联系,货到我通知你。”

走到竹楼门口转身指着自己的脑袋又说:“保住吃饭的家伙赚钱才有意义,要不又得回到老天爷那里去排队等着发衣服,做回黑鬼也不容易!”

“大头鬼”木愣愣地听唐德林说话,木愣愣地看唐德林出门离开,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斜眼看着地上的一砸电话卡骂到:“狗东西的骨头莫非真的到火葬场淬火过了,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硬?”,捡起电话卡不由哀声叹息:“真他娘的一朝天子一朝臣,都说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可我这才三年就转风水了......”

0

第六十六章 竹楼外响起枪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