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六十七章 始乱终弃的女人居然在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七章 始乱终弃的女人居然在这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3 11:29:13

“老贺,北江市市长再不到位,会在干部群众中产生消极影响和各种非议猜测,对北江市的班子建设和经济建设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啊!可是王处长送来的这份调查报告让我下不了决心,这么多严重的问题如果属实,结果可想而知!”**陶**站在窗前对沙发上的组织部贺部长忧虑地说。

“是啊,这件事不能再拖了,陶**,从大局考虑,我建议对李仕安任北江市市长一职开始走程序,让他尽快到位,把北江的经济工作先抓起来。”贺部长说出自己考虑成熟的想法。

“噢,你是这样想的?”陶**有些吃惊地问,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看着贺部长等着听下文。

“李仕安是我们当初考察选定的最佳人选,不可否认他在澄江市抓经济建设工作是有能力有成绩的,让他去北江主持实施我省沿江经济战略转型计划是合适的,但是考虑到我们在干部任用问题上严格慎重的组织原则,所以正式任命他为北江市代理市长,你觉得呢?”贺部长问。

陶**严肃地点点头:“这样既顾全了沿江经济大开发的大局,又体现了**的慎重态度,同时也为澄州市搞清李仕安的问题搬走了障碍,赢得了时间。我同意就把这个方案提交**审议吧!”......

“李副市长,‘万盛’的懂事长顾天虹打电话来办公室找过你。”秘书小胡边说边将需要签字的材料展开放在刚结束会议回到办公室的李仕安面前。

李仕安看似在审阅签字,脑子里却在琢磨顾天虹......签完字后将材料码整齐交给小胡说:“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顾总,听小胡说你找过我,有事吗?”李仕安用桌上的座机和顾天虹通话。

“李副市长,呵呵......给你道喜了,绝对可靠消息,你要高升了!以后要叫你李市长了。”话筒传出顾天虹掺着得意的声音。

“顾总,这些话不要在电话里瞎说,再说你就真的舍得我离开澄州?”李仕安对商人议政从来就有一种‘狗上锅台’的反感,在他的观念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观念根深蒂固,而自己就是‘学而优则仕’的典型代表,虽然他也常常和这些商人打成一片甚至相互苟且,但是他骨子里是看不起商人的。

“好好好,遵命!李市长,感情上我当然不舍得你离开澄州,但是兄弟不能挡你的仕途啊,北江市个好地方,兄弟在北江也有地产项目。”顾天虹直接把称呼里的‘副’字给去掉了。

李仕安心里很不快,同时也觉得很可笑,自己一个堂堂的副市长的升迁,居然最初的消息是一个商人透露的:“好了,我这里有事,改天聊吧!”

“李市长,江边公园2号那块地......好了李市长先忙,改日聊!”顾天虹欲言又止,但是找李仕安的真正目的已经表达出来了,就是要求李仕安在去北江上任前把那块地的事情搞定。

李仕安轻蔑地一笑挂了电话嘀咕了一声:“商人啊,自古商人重利轻离别。”

躺在椅子里,李仕安静下心来盘算开了;眼下的档口离开澄州去北江上任当市长其实真不是时候啊,最大的心患是尤素菊,算啦!带着她一起走吧!息事宁人安定几年再说吧!没有安定何来前途啊!耿学中那里该怎么打算?也罢了吧!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和他相处这么多年,画个逗号比画句号理想,他若有心,该给我这个大哥备上一笔“上任费”,对!上任的银子还是不能少的,今天就和耿学中聊一聊这笔“上任费”......。

为了掩人耳目、避免闲话,李仕安从来没有亲自到过耿学中的公司,如今不同了,自己即将要和澄州再见了,也就无需太多的顾忌了,临行前,看看小老弟在澄州颇有些名气的“海通’商贸公司成了李仕安好奇有趣的一个欲望了......

“小胡,你打个电话告诉耿学中,说我一会儿到他公司坐坐。”李仕安叫进小胡吩咐说。

“知道了,谢谢你小胡!”耿学中眉宇间拧成了厚实的“川”字,放下手机,拿起内线座机按了娴秋办公室的号码说:“娴秋,你过来一下,李仕安一会儿要来。”

“学中,你估计李仕安今天来会是什么事?”娴秋进来就直接问到。

耿学中费神地摇摇头:“估计不出来,我还想问你有什么看法呢!”

娴秋没有像耿学中如此心事重重,一脸轻松的表情说:“那就别费脑伤神去估计猜测,按理说我在医院给他送十万块钱的态度他应该有所知悟,会不会是任命下来了,来和你告别的?”

耿学中恍然点头:“有可能,可是突然亲自跑到公司来,光为了上门和我告别?我看也不尽然,这不像他的做派,恐怕来者不善,不是当面摊牌就是兴师问罪,或者着急要钱!”

“不管他来干什么,来了再说!我先到楼下迎接,顺便给我舅舅打个电话了解下情况。对了,另外再告诉下范寅磊。”娴秋很淡定地做出安排。

“李副市长......”娴秋看见独自走进大厅悠闲地东张西望的李仕安,迎上去伸出手,这个伸手准备礼节性握手的动作,充分体现出娴秋将李仕安放在客人的地位而非耿学中大哥的地位。

“哎呀,是娴秋,你好你好!你是特意在楼下等我吗?”李仕安象征性地碰了下娴秋的手掌说,心里莫名其妙产生了一丝后悔,老实说,他是不善于也不自信和娴秋打交道的,只要这个女人在耿学中身边,自己对耿学中的绝对驾驭能力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丧失殆尽。

“是啊,市政府秘书电话通知,李副市长亲自大驾,我们有多大的胆子敢不迎接呢?也就是时间来不及,否则必须安排个隆重的欢迎仪式什么的,李副市长请!”娴秋绵里藏针的神态和语气令李仕安有些局促,想应对两句却得不到机会,因为娴秋自顾自说完就自顾自一个“李副市长请”就自顾自迈步在前引路......

刚一见面,娴秋就“客气礼貌”地将李副市长变成一个心态不正、不受欢迎的来访者,李仕安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同时受到了打击......

“李副市长要高升了,我和学中该怎么祝贺呢?”走出电梯,娴秋目视前方说。

“哪里哪里,莫非你也听到什么消息了?”李仕安听娴秋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心里踏实了,看来自己在澄州真的呆不了几天了。

“呵呵......李副市长健忘了,不是你拜托耿学中叫我出面全力帮忙的吗?怎么,不会是事办成了就翻脸不认人吧!”娴秋虽然是在说笑,但是措辞犀利伤人。

李仕安不光是脸上,还有心里都无法接受娴秋的话,但是对付娴秋他自觉是天生的无能,首先是娴秋丽质聪慧,思维缜密,其次是背景强硬气势夺人,再就是自己多少有心术不正之嫌,在这个高傲自信的女人面前缺乏底气。

“娴秋啊,你的性格可真是独具一格啊,不善遮掩伪装,比男人都直接爽直。”李仕安自己也不清楚此刻吐出的这些话是褒奖娴秋还是排遣自己的邪火......

娴秋没有答话,侧身推开耿学中办公室的门:“李副市长请!”

“大哥来啦?快请坐!”耿学中起身相迎。

“哎呀学中,你这里好气派呀,不身临其境我还真想象不出来,办公室能装修得如此别致如此富丽堂皇,看来还是你们做生意的赚钱会享受啊,不像我们机关的办公室,刀切豆腐样的千篇一律。”李仕安不住环顾办公室发出赞叹,其实用心不在此,在于掩饰自己进门前就被娴秋整出来的心虚和窘态。

“大哥哪里话,我怎么能和你比,你是政府要员,我们只不过是一介草民,脑袋夹在裤裆里做人,四个爪子不停地劳作赚几个钱也出息不到哪去,你总是在上面,我们翻不了天,哈哈哈......坐吧大哥,娴秋沏茶!”耿学中没想到自己嘚嘚巴巴也能应付这么些客套话。

然而耿学中的每一句话在李仕安听来都好像是有所针对有所用意的,心里直犯嘀咕;耿学中真进步了?难道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娴秋也没想到耿学中能整出这些话,什么“脑袋夹在裤裆里”、“什么四个爪子不停劳作”,无非就是表示自己低调做人,辛苦赚钱,不求上天只求太平吗?简直太精妙了!心里好笑,一边沏茶一边偷偷给了耿学中一个欣赏肯定的眼神。

原本打算好好坐坐,细细聊聊,娴秋的态度已经让李仕安这样的打算折了一半,现在被耿学中没头没脑的一通话又折了一半,李仕安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亲自上门的决定,自从娴秋在楼下对自己伸出手,自己就处处被动得想个灰孙子,哪里还有一点市长的尊严哪......李仕安如坐针毡,盘算如何尽快脱身......

“娴秋,我陪大哥喝茶,你到财务部叫会计开张两万的现金支票拿着,下了班你替我去趟医院吧,我就不去了,免得惹人家不待见!”耿学中吩咐说。

李仕安见耿学中要支走娴秋,顿感轻松不少,随口就问:“谁病了?”

“大哥,说起来你可能不舒服不爱听。”耿学中面露难色,装出要扯开话题。

“学中,我发现你真变了,跟我说话怎么也躲躲闪闪的,谁病了?”李仕安的态度很诚恳。

“是这样的,施小蕾不是和陆副厅长的儿子谈恋爱嘛,我让朋友打听打听是不是真有这回事,结果他们是不是谈恋爱没法确定,倒是无意中打听到小蕾的爷爷在医院准备开刀,陆副厅长的儿子去医院探望过,我才知道这事。”耿学中伤感地说。

李仕安顿时失色,眼睛极不自然地躲闪,不知道该落在哪里合适,支吾着问:“施家和你没有实质关系,你何必要去自讨没趣呢?”口气明显在责怪耿学中夫妇自作多情,狗拿耗子。

“所以我不去让娴秋去呀,收不收是他们的事,做不做是我的事,不知道也就不闹心,知道了不做点什么心里过不去!就是收下了,还不知道老爷子能不能用的上呢?”耿学中解释说。

“你们聊,我出去买点礼品,一会儿财务送支票进来让她放桌上就行!”娴秋出门前说。

李仕安脑子里很乱,听见娴秋出去的关门声才怨声说:“学中,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打我这个老女婿的脸不说,你到底想得到什么?”,未了又很不客气地加了一句:“是不是有几个钱把你烧得难受?”

“大哥你别误解!施亚平是故人了,我们不说她了,但是小蕾和我一直很亲,她认我这个叔叔,每次打电话来‘耿叔叔耿叔叔’叫的那个亲热!就凭这点,我这样做不算过分吧?”耿学中辩解说。

李仕安眼睛里发出怀疑的惊色:“你说小蕾经常和你有联系?”

“也不经常,一般逢年过节会来个电话。”耿学中和李仕安目光相对着说。

“这个小丫头,怎么会这样?”李仕安觉得很不公平:“我曾经主动联系过她,要把她调到教育局发展,她却不领情,还威胁我说要是插手她的事她就辞职回家当个体户!”

“大哥可能还不知道吧,这个丫头跟贺玲关系近着呢,听说上次贺玲和雷宇宙来澄州了,贺玲愣是把雷宇宙赶走和这小丫头睡一起聊了一个通宵,我猜测陆副厅长儿子跟她谈恋爱也是贺玲在里面蹿腾的。”耿学中分析说。

“学中,你现在是不是故意要和我疏远了?这些情况你为什么不早说?”李仕安拉着脸问。

耿学中正要解释,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耿学中冲着大门不耐烦地喊了一声:“进来!”

无心瞟了一眼进来的这个人,李仕安紧张得下巴哆嗦,面如土色......

0

第六十七章 始乱终弃的女人居然在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