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六十八章 亲是钱仇也是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八章 亲是钱仇也是钱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3 21:47:23

耿学中的位置正对着办公室的大门,而李仕安则左侧对着大门,田翠翠进门的时候,手里拿着现金支票说:“耿总,支票给你!”

“放我桌上吧!”耿学中泰然地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而眼神却偷偷瞟了下李仕安,只见李仕安慌忙地将脸向右边使劲转,假装欣赏内墙挂着的一幅字,左手不自觉地抬起用大拇指捋着眉毛,手掌借机遮住自己的脸,右手僵硬地支撑着严重扭转的身体......

“耿总,放在桌上了,那我先回了!”田翠翠在进门的时候和李仕安的眼神无意间相对的一刹那已经依然知道了来客的身份,酸楚和仇恨抑制不住一起涌上心头,但是长期的隐忍抑制已经使她养成了内敛心情,淡漠一切的道行,更何况是在耿学中办公室的环境,而且耿学中似乎丝毫没有心思在意她和来客之间的眼神以及表情的变化,田翠翠转身出门的同时,将眼神里难以掩饰的轻蔑鄙视留给了李仕安的背影......

“这副字是‘双塔寺’的‘弘一’大师的墨宝,大哥觉得写得如何?”耿学中对“专心赏字”的李仕安说。

“好字好字!想不到学中原来也有风雅之趣呀!”李仕安转过身,恢复正常坐姿说。

“呵呵......我懂屁个风雅,附庸罢了,要说把玩和鉴赏字画,娴秋的父亲是行家,也是业内高人,给过我一副字画,我没敢挂出来。”耿学中兴致勃勃侃侃而谈。

耿学中随意无心的言行让李仕安不安的心总算稍有平静,可见耿学中不知道自己和刚才进门的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李仕安自作聪明地用开玩笑的口气试探说:“学中啊,你公司美女不少啊,就连刚才送支票的女会计都很出色,你公司招人是不是遵循以貌取人的原则呀?呵呵呵......”

耿学中假装一愣,继而不屑地“切!”了一声:“你说田翠翠呀,她算什么美女?徐娘半老,满脸哀怨,长得虽说周正匀称,但是太冷太僵,没有一点气象,我没兴致!呵呵......怎么?大哥觉得配胃口?要不要我帮你打探打探底细?”

李仕安急忙伸手否定说:“停停停,我这样的年纪,被女人折腾了半辈子了,再不戒‘声色犬马’,如何安身立命啊!”

娴秋提着大袋小袋的营养品回来,两个男人私下的话题只能立即打住。李仕安奇怪自己见到娴秋这个女人为什么会不自觉地心里犯怵,为了尽快抽身,李仕安故意看了下表说:“哎呦,快下班了,我晚上还有个会议,今天特意过来是有个事和你们两个商量,或许你们也知道了,我可能被调离澄州去北江市工作。”

耿学中惊喜地瞪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办公椅上的娴秋问:“娴秋,真的是这样吗?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透露透露”

“是,李副市长要高升了,到北江市当代理市长。”娴秋刻意在“代理”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代理?嗨!代理不就是帽子上的一根小鸡毛吗,等有风一吹就没了,和市长一样!”耿学中大大咧咧地咋呼。

李仕安的脸色被娴秋嘴里吐出的“代理”两个字又弄阴了,神色黯然地说:“我可不这么看,别到时来阵大风,把鸡毛连帽子一起给吹飞了。”

耿学中连忙责怪说:“大哥万不可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大哥是有官相之人,你说大哥,有什么事商量?”

李仕安心里为这个“代理”在打鼓,听到耿学中问自己才缓过神说:“是这样,到了北江又要重新置窝安家,免不了要花钱。”说到此李仕安故意停顿下观察耿学中的表情,同时也在等待耿学中能主动接上话把慷慨认数,可是耿学中依然凝神专注地等着他往下说,李仕安便继续试探说:“我在澄州除了和尤素菊有套房子,另外这些年的收入都砸在桂槐路的一套别墅上了,突然来事需要花钱一时还真不凑手。”见耿学中依然没有反应,李仕安亮出底招:“我想请学中老弟帮我把桂槐路上的别墅买了,凑点盘缠和安身的钱!”说道最后简直是装可怜要饭,李仕安自己都觉得寒碜,但还是咬牙强撑笑脸说出了口。

装傻撞到这个份上,耿学中自己也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不自在也得自在,一冲动或许就是一二百万没了,逼着李仕安把话说到如此可怜的地步,耿学中心里着实很别扭,实在想不出怎么应对了......

关键时刻,还是娴秋主动离开座椅说:“巧的很,李副市长的这个忙我能帮,我大伯就要退下来了,有意想到澄州来养老,桂槐路上的别墅我知道,环境很好,物业也很到位,要不我让我大伯抽空过来看看好吗?”

要不是娴秋在场,李仕安真想骂娘,自己窝囊到家了提出的要求,耿学中居然装傻装到这个地步,实在太可气了,而娴秋则处处用自己家的高官后台压制自己,两个人可谓是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其实彼此的心思彼此心照,李仕安是想借买房子跟耿学中要钱,娴秋则是借大伯要买养老的房子为理由抵挡拒绝,话虽没有明说,可是意思已经全部到位......

李仕安没有接娴秋的话茬,起身叹息对耿学中说:“学中啊,我离开澄州,生意上你就好自为之吧!”话虽客气,但是里透着警告和教训。

“学中命里不聚财,干了这么多年的公司,看着蛮像样,其实是锦其表败其中,没有我的关系和资金在后面撑着,早就倒了,做生意挣钱不是赶着风口捡钱,挣一个花两个自己骗自己还不如踏踏实实在家伺候老娘!”娴秋针锋相对地告诉李仕安,耿学中的公司实质现在是自己在把持着,随便被别人当自己家小金库的日子早就该结束了。

李仕安切身体会到了自己和耿学中的关系彻底结束了,懊糟的心情难以言表,以至于分别得时候彼此没有一句话......

上了车后,李仕安方才赶到浑身乏力,脑袋昏涨,瘫坐在后排的车椅上,轻轻敲击着脑壳......

“李副市长,我们现在去哪里?”秘书小胡转身探头问。

李仕安没有马上回答,沉默了片刻问:“小胡,要是我到北江上任,你怎么打算?”

小胡随口就答:“我听李副市长的安排!”

“我征求你的意见并尽量尊重你的意愿,要是跟我走,自然就不必多说,要是不愿意去北江,想去哪里你可以找机会单独和我谈,我会尽力的!”李仕安闭着眼睛说。

“要是李副市长需要,我就去北江。”小胡说。

“好!”李仕安在包里掏出一张信用卡对小胡说:“你去前面的自动取款机帮我取一万块钱,然后我们去肿瘤医院。

小胡下车后,李仕安给儿子打电话:“小畏,你外公住院开刀你怎么也不告诉爸爸?”

“不是不告诉你,是你太忙,我回家去找过你,可是两次家里都没有人。”小畏在电话里说。

“找爸爸什么事?是为你外公的事吗?”李仕安问。

“是的,我的意思是医院你就不要去了,你给我点钱我给外公或许他们不会拒绝。”小畏说。

儿子的话让李仕安心里泛起一阵惭愧:“好好!按你说的办,儿子,你长大了!”接着又说:“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把钱给你送来。”

“你到肿瘤医院吧,我在楼下等你!”小畏挂了电话。

“儿子,你外公得的什么病?”见到小畏,李仕安下车将钱交给他问。

儿子答非所问,抬起手上的一叠钱说:“这钱外公估计用不上了,只能算是个心意表示吧!”

“哦!”李仕安听懂了,老岳父过不去这个关了......

“昨晚我梦见我妈在医院陪护外公,今天见到小蕾姐姐她说她和我做了一样的梦!”小畏说完,撂下李仕安转身就走,走出两步回头说:“爸爸,你自己注意身体!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哎!”儿子这句温暖人心的问候令李仕安心潮汹涌忍不住要流泪,想要再和儿子再多说几句,儿子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坐回到车上,汽车在掉头的时候,小胡说:“李副市长,你看施小蕾。”

李仕安急速将身体凑上前去注视挡风玻璃外面,施小蕾一脸愁容走进医院大门,身边跟着表情肃穆的陆公子......

“要叫他们吗?李副市长。”小胡问。

李仕安好像没听到小胡的问话,眼睛却紧紧盯着他们两个走过自己的身边,转身还是紧紧盯着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唉!”转回身体他深深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对小胡说:“走吧,回市政府。”

一路上李仕安只想一个问题,要是哪天自己生病住院,除了场面上和道上的人,会有几个真正关心自己真正舍不得自己的亲人陪伴在身边......儿子会吗?会!小蕾会吗?不会!宏伟会吗?不会!老岳母会吗?恐怕不仅不会,甚至会诅咒自己!除了这些个亲人,自己还有亲人吗?没有了!而这些亲人里面,仅仅只有儿子会在乎自己......想着想着,李仕安突然睁开双眼,自己还有一个人亲人,田玉清......然而她会把自己当亲人吗?不会!仇人还差不多......李仕安哀愁满腹地闭上眼睛......

0

第六十八章 亲是钱仇也是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