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六十九章 专案组有重大分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 专案组有重大分歧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4 12:18:21

“729”专案组的指挥部就设在澄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会议室,这天,例行的碰头会上,总指挥陈局在听范寅磊汇报工作的时候,张振东急匆匆走进来打断说:“陈局、范队,有新情况。”

张振东在包里取出一小包用密封塑料袋装着的透明的细小晶体放在桌子上说:“在省城的黑市上发现的,和以往我们了解和掌握的传统货色绝对不一样,从成色纯度分析和对色泽外观判断,肯定是一个新的渠道正在向我省几个相对的毒品重灾区渗透,据调查,这样高品质高纯度的冰毒,市场价格不升反降,很有可能是一股强大的势力集团为了要垄断市场做出的大手笔。”

“振东,你来得正好,我和寅磊正在谈这件事,你没来的时候,青山的禁毒部门也收缴到和你说的差不多的冰毒。”陈局示意范寅磊取出样品:“请技术部门鉴定比对下,看是不是同一批货。”

张振东将两袋冰毒用肉眼仔细对比辨认,又将食指分别伸进两个袋子里碾磨了一下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把握十足地说:“不用了陈局,我可以肯定是同一批货!”

“振东,说说你的想法。”陈局提议说。

“省城的冰毒消费市场纷杂,货源渠道多样,各股势力各自为王,然而青山的情况不一样,青山的毒品消费市场相对规模比较小,势力跑不出“大头鬼”团伙的范围,我的想法是要弄清楚这批冰毒的来源,就选择青山为重点,通过“大头鬼”等主要人物设法靠近供货渠道。”张振东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有人倒是给我提出个全局方案,方案很有针对性也很客观,但是我不能同意!”陈局将方案材料往前面推了推......

张振东不太明白陈局的话,疑惑地拿起方案认真地看起来......

范寅磊抬起伏在桌上的小手臂又轻轻砸下,显示出内心的犹豫和为难......

“这个方案很有道理,计划部署和行动意见都很实际也很中要害,这是谁提的方案?是他自己愿意去扮演方案中提的重要角色吗?”张振东很欣赏这个方案,自然紧接着就是急于要按实施方案。

几乎是同时,寡言沉默的陈局和范寅磊异口同声地说出:“陆海空!”三个字。

张振东“嗖”的一声笔直地站起来,拳头砸在桌上断然否决:“不行!陆海空不具备卧底的条件!”

“振东,你坐下别激动,我们的意见和你一样,同意这个方案但是不同意陆海空去青山卧底,原因很显然,他是07523案调查的主要成员,已经不具备隐瞒身份的前提条件了,可是陆副厅长却同意了!”范寅磊也砸了下桌子低头叹息说。

“他妈的,黃麻杆呢,陆海空不是他的徒弟吗?专案组这么多领导这么多有经验的老刑警,哪里轮到他的小徒弟上桌唱戏,指手画脚提方案?我要他严格‘管教’好自己的徒弟!”张振东听说陆副厅长同意了,真的急了,指责陆海空“好大喜功”“臭摆显能”,大骂黄岐山不好好“爱护”自己的徒弟。

陈局摆手解释说:“别怨黃麻杆,徒弟的方案交到专案组他才知道,我们已经骂过他了,可是他说师傅如父,他不发表意见,听专案组的决定。”

“这是个找死的活,青山距离澄州不过两百公里,通讯交通这么发达的地方,两百公里等于近在咫尺,我们的对手干的都是杀头的买卖,杀人越货的事他们轻车熟路,再说海空是省警校毕业的,到哪遇不到同学呀,一旦露馅,不是一旦,是肯定!我们怎么向陆副厅长交待!”张振东情绪很激动地说。

“这个道理还用你说?”陈局板起了脸:“论感情没有谁比我舍不得吧!可是这个小混蛋一有主意不和我们商量直接就先向他老子‘逼宫’,陆副厅长是老刑警出身,儿子先斩后奏提出来了,他还能不同意吗?”

张振东语塞了,干脆梗着脖子耍横说:“反正我不同意!”

“我和范寅磊也不同意,一会儿海空过来,我们先听听他的具体想法!”陈局随即又对范寅磊说:“打电话叫黄岐山一起过来听听。”......

海空在专案组门口喊“报告”时候,身后跟着肖晓,张振东站起来转身对肖晓说:“肖晓,你回避下!”

肖晓从三位领导的神态上预感到出什么事了,立正回答“是”的时候,不无担心地看看海空才遵命离开......

“坐吧海空,说说你的具体想法。”陈局开门见山。

海空没有坐下,拘谨地站在桌边说:“专案组成立后,所有的布控措施都已经到位,为了不惊动对方,初期我们只能采取相对被动的张网行动,但是我认为张开了网我们还必须主动寻找突破口,将‘鱼’往网里赶或者让‘鱼’往网里跑,最起码要知道‘鱼’在什么位置,所以我分析认为澄州的‘田翠翠’可以作为我们直接面对一个突破口,争取田翠翠为我们所用,通过田翠翠的配合从外围往核心靠近,了解这个犯罪团伙的组织结构,收集证据掌握主动!另一个突破口我选择青山市的‘大头鬼’,就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大头鬼’是整个案子的关键人物,通过他最有可能摸到唐德林,而唐德林却是‘729’和‘07523’两个大案的关键人物,如果我们一味担心惊动他们而单纯采取守候的被动方式,他们要是蛰伏一段时期或者行动手段诡秘而避开了我们的布控呢,我们专案组投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跟他们耗不起,所以我有个成熟的想法;主动出击,贴在‘大头鬼’身边伺机摸到唐德林的行踪,只有了解掌握他们运毒贩毒的第一手情况,我们不仅能打掉他们经营的贩毒网,还有机会追溯他们的毒品源头。”

“成熟的想法?你认为你去贴近‘大头鬼’是成熟的想法?怎么个成熟法你说说。”陈局抓住海空的这句话问道。

恰在这时,黄岐山走了进来,看见这样的阵势,默不作声地在张振东身边坐下......

海空见师傅进来既不看自己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现场的气氛显得太凝重太压抑了,他没有立即回答陈局的问题,而是对张振东说:“张队,你有没有听说过今年春节的时候,青山市开发区分局处理过一个叫陈建平的刑警吗?”

“知道啊,这件事当时在青山社会上影响比较大,青山市局的处理意见报过总队。”张振东不理解海空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看看陈局又看看黄岐山说。

海空对陈局说:“这个陈建平是我警校的同学,我们不仅睡上下铺,而且私交很好,在他违纪犯罪的处理问题上,出于私情我求过我爸,为他说过情。”

说到这里,海空看着张振东,陈局和范寅磊也不自觉地看着他,张振东说:“最后的处理陆副厅长确实说过话,好像是这个陈建平家庭情况很糟糕,好像最后是**清理出公安队伍。”

黄岐山终于啃气了:“海空,你具体说说陈建平的情况。”

师傅发话,海空略微轻松了一些,说话也自在了许多:“陈建平的身体素质和军体素质是我们那届最好的,其实人品也很好,家庭确实很不幸,少年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一直跟着母亲居住在外婆家生活,在他读高中的期间,他母亲患了肝癌,在他读警校的第二年去世了,同一年外婆也离开人世,舅舅和舅妈把房子买了,分配到青山市局开发区刑警队他就一直住在警队宿舍。”

“他犯的什么事?”黄岐山问。

海空说:“这就要说到‘大头鬼’了......”

“陈建平和‘大头鬼’有关系?”张振东惊讶地打断问。

“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很近,陈建平犯事准确地说就是被‘大头鬼’的手下害的,‘大头鬼’和一个开发商合作开发位于开发区的两栋住宅楼,‘大头鬼’负责开发地的居民拆迁,便把拆迁工程包给了一个由‘大头鬼’手下办的拆迁公司,那天陈建平执行任务时被‘大头鬼’拉去喝酒,结果喝醉了,‘大头鬼’的手下在陈建平不知觉的情况下,将陈建平的佩枪解下来保管好,说是怕陈建平醉酒后把枪丢了,结果晚上这伙人在拆迁工地和‘钉子户’的冲突中用陈建平的枪朝天放了一枪想吓唬钉子户,没想到钉子户一拥而上要夺枪,情急之下持枪的那人朝人群又放了一枪,致人伤残。”海空简单的介绍下陈建平的犯事情况。

“陈建平和‘大头鬼’到底什么关系?执行任务的时候能被拉去喝酒?”范寅磊皱着眉头问。

“据陈建平说,他小的时候,他们家和‘大头鬼’做了四五年邻居,‘大头鬼’的真名叫尚小荣,在社会上有了一些名气后,因为脑袋大,手段狠,所以得诨号‘大头鬼’,早年陈建平的父亲和尚小荣的关系也不错,至今还时有来往。”海空说。

0

第六十九章 专案组有重大分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