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七十章 大头鬼有动静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大头鬼有动静了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4 18:29:20

“陈建平现在从事什么职业你了解吗?”黄岐山问。

“了解!”海空镇定但是很肯定地回答说:“在‘大头鬼’身边,说是当他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其实就是保镖性质,不过陈建平说‘大头鬼’真的很鬼,有好多事都回避任何人,包括陈建平,跟着他小半年了,虽说他不是也不可能完全守法,但是没有觉察他和毒品有关系,不过‘大头鬼’有枪陈建平知道,曾经说过经后要给陈建平也配把枪,但是至今没有动静。”

“你是想通过陈建平靠近这个叫尚小荣的‘大头鬼’?”陈局问。

“是的,对陈建平我很了解,我相信他不会出卖我,并且会尽力配合我。”海空自信地说。

“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的身份和动机暴露,不仅自己的生命会有危险,对专案组的整个计划将会带来彻底的失败!”黄岐山说。

“我想过师傅,理论上讲我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计划都有可能遇到意外的突发情况而惊动对方招致计划失败,影响破案全局,但是我们不能应为这种理论上可能出现的意外就放弃最佳的计划方案,唐德林和尚小荣就好比是躲在蚕茧里的蛹,需要我们剥开蚕茧让他们现原形,我们如果一味考虑危险意外而采取保守被动的方案,无意是抽茧剥丝,耗时费力不说,一不小心同样会惊了他们,如果采取有效的主动出击,就好比是用剪刀剥茧,找到要害就是一刀,让他们来不及反应,无处可逃!”海空完全放开了,绘声绘色地形容说。

“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考虑自己的危险吗?”陈局肃穆地问。

海空想了想,故作轻松状回答:“刑警嘛,想方设法破案子是基本的职业素养和要求!”

“陆海空,你是新同志,谦虚点,收敛点锋芒!别觉得自己有多大能耐样的,老实说,省市合办大案有的是能人,用不着你今天一个主意明天一个计划的,你是不是还想把我们都领导了呀?”张振东指着海空训斥说。

海空没想到副总队长会当着师傅的面说这样难听这样令人忌讳的话,羞得满脸通红,浑身不自在地怯声说:“我是新同志,我只想为破案出点力,真的没想其他的。”

“好了海空,你先回队里去吧!”黄岐山柔声对海空说。

海空刚出门,黄岐山提起大茶杯,一声不啃,和谁都不打招呼,站起身就走......

专案组的三个领导明显感觉到了黄岐山的情绪,不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都很尴尬......

陈局先开口了:“振东,话说重了哦,我知道你是想阻止海空卧底,你是好心!可是你的话伤孩子自尊,还有,你当着黃麻杆用这样的话说他徒弟,他会误解你是在说他!”

张振东揪着脸辩解说:“陈局,你知道我没有得罪黃麻杆的意思,我真的是想用这样的刺激刺激海空,阻止他去卧底,可能我的话的确是过了!陈局,黃麻杆那你得替我解释啊!”

“我去解释,我也是他徒弟!”范寅磊阴阳怪气地说,同时将记事本砸了下桌子,起身也走了......

“这......这算怎么个事啊,我对海空的几句话你们不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怎么还把范寅磊也给得罪了?”张振东对陈局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奈一脸的委屈......

陈局心里对张振东的话也很恼火,但是自己是总指挥,又是市局的领导,必须要维护大局,协调各方关系,便打“哈哈”说:“没事振东,他们不全是冲你,都是狗脾气,师徒情深嘛,你多担待!一会儿还是我去批评他们,这样,今天晚饭我请了!给大伙叫外卖‘必胜客’,呵呵......”

“陈局,还是我去当面致歉吧,这师徒三!”张振东苦笑着摇摇头......

黄岐山并非不理解张振东的好意,但是张振东的好意后面确实存在对澄州刑警支队的不满,尤其是对他黃麻杆不满甚至是排斥,在专案组成立的会议上,自己曾鼓励海空在会议上谈自己的想法,结果海空谈完后,张振东和总队的两个刑警一言不发就让黄岐山感觉到他们心里的不舒服,今天海空陈述的计划又让他们省总队脸上羞愧,所以才会借题发挥对海空宣泄出如此的情绪,要是这些话是对着自己,黄岐山或许不会往心里去,起码不会当场甩脸表示不满,但是针对自己的徒弟含沙射影,黄岐山不得不摆出明确态度以警示张振东,作为老同志,作为领导在晚辈和下属面前说这样的话,不仅显得气量狭小而且有嫉贤妒能之嫌,更何况自己的徒弟作为专案组的成员,发表意见谈自己的看法有错吗?事实上专案组对整个案子的布控基本上是按照徒弟的建议,布控到位后,专案组并没有及时拿出主动有效的行动方案,还是自己徒弟提出建议和方案,正因为徒弟的方案清晰具体,大胆出奇,给专案组提供了决策依据,这样的年轻人,有什么好说的,一心想着破案,为了破案将自己置身于险恶环境中,居然招来张振东一通世俗的侮辱和攻击,黄岐山能不生气吗?也就是陈局在场,否则黄岐山或许会当面直言还击。

范寅磊的火气是被黄岐山点出来的,几天来海空的表现让他脸上很有光彩,他早就感觉到总队三个人的妒忌和不痛快,所以一直有些幸灾乐祸得意洋洋,听到张振东对海空的那些不着调的话后,范寅磊直在心里偷着乐而没有顾及海空和黄岐山的感受,当看见师傅黄岐山甩出态度后,他才意识到这点,也是考虑到陈局在场不便发作,但是鲜明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悻悻地离开专案组,范寅磊直奔黄岐山办公室,在走廊里突然停下了,低头想了想;大局为重,还是避避闲话吧,免得被人认为澄州刑警支队铁板一块、目中无人搞小阵地。轻轻叹息一声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经过格子间大办公室的时候,范寅磊朝海空的格子瞄了一眼,见海空没在,便很自然地又瞄了一眼肖晓的位置,正好和肖晓焦虑担忧看着自己的眼神对接上......

范寅磊边走边嚷:“肖晓你来一下。”

“我刚才路过的时候,你‘花痴’样的盯着我干吗?什么事?说吧!”范寅磊推开门对身后的肖晓说。

“我没事,我什么时候说我有事啦?”肖晓吊着脸不满地回答。

“没事啊!没事那就回去吧!”范寅磊断定肖晓有事,而且急切想和自己说,故意装出漫不经心,轻描淡写地说。

“海空到底犯什么错了?肖晓毕竟幼稚,憋不住自己的情绪急切地问。

“海空这么啦?”范寅磊问。

“从专案组出来一直不啃气,我问他他也不理我,走到外面抽烟,我再问他他还朝我吼!我又没招他,我是关心他为他担心,他犯错又不是我惹的,他凭什么这样对我?”肖晓说着就眼泪下来了......

“快快,把门关上哭!别给我惹桃色新闻啊!”范寅磊憋着笑说。

“范队,你还拿我开心,有你这样的领导吗?”肖晓抹了下眼泪,止住抽泣说。

“他娘的陆海空,没看出来哈,果真有脾气不小,敢骂肖晓,你去把他给我找过来,我好好教训教训他!”范寅磊像真的似的说。

“范队,我不是那意思......哎呀不跟你说了!”肖晓想解释自己不是告状,却不知怎么说,情急之下一跺脚说。

“呵呵......肖晓,我告诉你一点,海空没有犯什么错,海空很好!只是受点小小的委屈,没事,让他自己想通就好了。男人嘛!生闷气的时候冲你吼,说明他把你当自己亲近的人,没事!噢?”范寅磊嬉笑着说。

“拿我当出气筒,我成什么人了?”肖晓说的是埋怨委屈的话,可是脸上却破涕为笑。

范寅磊奇怪地眯眼看着肖晓脸上的表情变化,突然正色说:“海空可是有主的人了,你可不能做第三者啊,要是闹出点什么花边来,我把你们俩调走一个!”

肖晓吃惊得脸都变形了,扭起腰直跺脚:“哎呀范队,你的心灵能不能纯净些,脑子里能不能卫生些?看你......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呀!不跟你说了。”......

范寅磊看着肖晓转身逃跑,“哈哈”笑着摇头自语:“师姐师弟,出问题的还少呀?哼!”

肖晓羞红脸回格子间的途中,迎面遇到海空,海空歉疚地支吾着想要给肖晓解释下陪个不是,可是肖晓根本连看都不看自己扭转头在身边一闪而过,海空尴尬地看看肖晓的背景......

“报告!”

“是海空啊,来来,快进来!”范寅磊正要找海空帮着疏通疏通......

海空进门急冲冲走到范寅磊桌前,神情严峻地说:“范队,‘大头鬼’有动静了!”

“啊!”范寅磊惊讶地站起来问:“什么动静?消息可靠吗?”

“可以确定专案组采集到的青山市出现的新冰毒和‘大头鬼’有关,目前不能确定就是‘大头鬼’放出来的,但是谁要是在青山市一次放出这么大的量,没有‘大头鬼’的参与或许可是不可能的,从时间上判断,这批冰毒很可能是在我们完成对‘大头鬼’及其主要骨干成员的布控后,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放出来的。”

“妈的,不有的是能人吗?不全面布控吗?折腾半天就弄来几克冰毒样品,要是‘大头鬼’真的在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做个大买卖,那他娘的笑话大了......”

“范支队,注意点影响,敞开着门对海空说这些干什么?”黄岐山悄无声息地走进来说。

“也不算什么笑话,说明‘大头鬼’一伙确实很鬼,我在怀疑货的来源问题,为什么纯度高了价格反而降了一层,而且量大覆盖面广,省市县同时出现,说明什么?”黄岐山坐下说。

“说明这批货离源头很近甚至可能直接来自源头,如果不是来自源头,分销环节是舍不得也做不出这样的大手笔的!”海空及时插嘴接着黄岐山的问题,说完后意识到自己可能又有逞强显能之嫌,拘束地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

范寅磊看出海空的顾虑了,一挥手说:“海空,办案子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集思广益,言者无罪,不要有思想包袱,他娘的‘听见蝈蝈叫咱还不种庄稼了’?”

“好好的话在你嘴里出来就变味。”黄岐山责怪了范寅磊后转脸对海空说:“海空,为了工作要受得了委屈耐得住性情,晚上的专案组例会把你掌握的情况和想法当着大家说出来,师傅在你身边坐着!”说完后黄岐山背着手就走......

“个老东西,这不是比我还牛吗?”范寅磊指着黄岐山的背景唏嘘......

0

第七十章 大头鬼有动静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