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七十一章 必须承受的委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一章 必须承受的委屈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5 11:12:55

黄岐山刚走出范寅磊的办公室就被前来的陈局给挡了:“走走,去范寅磊办公室,我正找你们有事。”

“我刚在他那出来,你能有什么事?你放心陈局,我黃麻杆什么觉悟你还不知道吗?”黄岐山知道陈局是为了专案组之间彼此消除误会,接触芥蒂而来。

一进门,海空和范寅磊头对头分析利用陈建平的可行性,陈局和善地对海空说:“海空,把案子先放一放,你先出去,我找你们支队长谈事。”

范寅磊大咧咧地“嗨!”了一声说:“你一来就什么都别说了,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范寅磊,我还不能开口了是吗?看把你能的!”陈局脸一板坐在沙发上又说:“振东要自己当面给你们解释解释,被我拦住了,我觉得还是我主动和你们打个招呼吧,本来也不是什么事,太当回事显得我们市局的人脾气大、小题大做没度量,我的意思是振东也别来当面解释,你们也就当什么事没有,过去算了,真扯起来肯定扯不清,越扯越远!怎么样?”

“好,挺好!我们市局只要听吆喝干活就行了,省厅总队的领导嘛,能耐大得很,我们当‘三孙子’就行了,可不敢再当着总队领导‘猖狂’了!”范寅磊吊着眼皮子说。

黄岐山坐着不作声,但是范寅磊阴不阴阳不阳的话把他给逗乐了......。

“唉!要说当着你范寅磊和黃麻杆对海空说这样的话我脸上也挂不住,心里也生气,可我是总指挥,协调力量平衡分歧和矛盾是我的职责,你们两个就消停消停吧!”陈局拿出自己的威望要简单摆平这件事。

“陈局,你不来这件事我不想说了,你知道这个张振东嘴上说要找我们解释误会,私下已经把事情捅给陆副厅长了吗?你认为他是什么用心?依我看呐,这个人私心太重,表面看姿态蛮高的,其实一肚子花花肠子。”黄岐山默默说。

“有这事?这事犯得着捅给老陆吗?这不存心拆老子的台吗?你怎么知道的?”陈局吃惊地问。

“离开专案组不到半个小时,陆副厅长的电话就打给我了。”黄岐山直言。

“老陆怎么说?”陈局问。

“他能怎么说?他对我说;‘黃麻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海空交给你我放心!但是有一点,你不能护犊子!至于海空的建议要求我不多嘴,我的态度很简单,当刑警是他自己的选择,既然是刑警,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黄岐山的话说完,办公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黃麻杆,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你对海空去卧底的建议是个什么态度,你到底是什么怎么考虑的?”陈局首先打破沉默。

“原先我觉得海空的想法很大胆也很必要,至于说风险我认为只要他和陈建平能配合好,我们外围的保护和联络工作准确到位的话,应该值得一试,但是现在我真的很担心!也坚决不同意拿海空对工作的无私热情去冒险!”黄岐山说。

“你把话说明白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为什么是不同意海空拿对工作的无私热情去冒险?”陈局追问。

“陈局,这你还不明白?黃麻杆的意思是海空对工作无私的热情就是说海空没有过多考虑自己的安危,但是遇到私心这么重的总队副指挥去指挥协调青山市的警力做配合,他反而不放心!再说青山市的警力我们市局无法直接掌控,他担心的是某些同志的私心能害死人!”范寅磊解释说。

“范寅磊,你别耸人听闻!”陈局说是这样说,心里也是抽了股凉气。

“我就是这意思!陈局,你应该知道,我们公安系统这样的例子有的是,说句不负责任的话,每年牺牲的那么多同志里面,有一部分其实是被自己人的私心或玩忽职守害死的。”黄岐山直言不讳。

“成立专案组的时候张振东姿态那么高,说是总队下来配合我们市局,感情是想着案子出纰漏让市局兜着,案子办漂亮了全是总队领导的功劳,难怪会对海空说那些话,我看纯粹就是想压我们市局的风头,担心我们市局抢了他总队的景!”范寅磊愤愤地说。

陈局坐不住了,站起来说:“咱们之间那说那了,今天的例会上还是要以工作为重,海空的方案一并拿出来,今天必须有个统一意见,通过就立即执行,通不过今天也必须拿出个可行的新方案来,

“哦,陈局,刚才海空来汇报了个新情况。”黄岐山和范寅磊将海空在陈建平那得到的新情况向陈局做了汇报......

“例会上让海空向专案组汇报!看总队什么意见!”陈局拉长脸要走......

黃麻杆起身拦住他,低声说:“陈局,我有个想法想和你和范队商量商量!”......

今天的例会,所有参加的专案组成员都感觉到现场气氛与以往相比有所不同,首先表现在坐在主持位置上陈局的表情,不和任何人说话也不看任何人,而是假模假样地拆开案卷随便翻阅,身边紧挨着的张振东和另外两个总队刑警则表现得有些尴尬......

陈局整了整案卷,微微皱眉开始发话:“专案组除了在外执行任务的差不多都到了吧?”环视了一圈会议桌后指着坐在会议桌外折椅上的海空说:“陆海空先把今天了解的新情况向专案组汇报一下!”

海空在详细汇报消息来源的时候,黄岐山悄声走进会场,拉了张折椅在海空身边坐下......

“陆海空,仅仅凭陈建平的一个电话就做出这样的分析判断依据不够充分,他提供的消息还需要我们青山局的专案组成员加以证实,对一个被清理出公安队伍,投靠在‘大头鬼’手下混事的人提供的消息我们要格外谨慎,小心上当!”张振东听完海空的汇报后评断说。

海空默不作声地坐下后,黄岐山站起来说:“陆海空在没有得到专案组同意的前提下擅自和陈建平取得联系了解重点嫌疑人的情况,这个行为本身已经严重违规违纪,更有可能因为陆海空的这个举动,暴露专案组的行动意图,一旦打草惊蛇,后果不堪设想,鉴于陆海空的严重违纪行为,我认为他已经不适合继续参与专案组行动,建议陆海空退出专案组。”

海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脑子被黄岐山的发言和态度刺激得“嗡嗡”作响,他不敢抬头,自己的师傅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求专案组开除自己的徒弟,明明自己事先和师傅商量得到认可才和陈建平联系的,师傅今天为什么公然说谎?感觉到现场所有人都在用不信任的眼光注视自己,海空只觉得胸闷背痒,如临深渊......

陈局将脑袋凑到张振东跟前嘀咕了几句后,端正姿势正式宣布:“专案组同意并接受黄岐山对陆海空的处理意见,陆海空离开专案组,具体处理意见日后宣布。”

海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会议室的,也不知道自己的脚步在迈向何方,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

此刻会议室里的肖晓如坐针毡,她没有勇气立即离场前去追海空,急的眼神直发愣,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的时候,她悄悄掏出手机给小蕾发了个短信......

小蕾接到短信,紧张得在病床边坐着的凳子上崩了起来,眼睛直直盯着这条只有两行的短信发傻......

提着水壶走进来的施小畏问:“小蕾,什么事?”

小蕾没有理睬,走出病房在走廊里拨出海空的号码,可是紧接着又快速按断,走进病房对施小畏说:“我出去一趟,你别东走西走,看好外公的吊瓶。”

骑上自行车一路猛踏,赶到空旷寂静的市局大门,小蕾一遍又一遍仔细环顾找不到海空的影子......海空此刻能取哪里呢?看着眼前四通八达的马路在路灯映照下伸向远方,小蕾不知道自己该往那条路去寻找海空......迷茫之际,小蕾拿起电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电话放进了包里,她要找......要自己找到海空......她要等......在和海空第一次亲密依偎的地方等......

迷迷糊糊走出市局大门,一阵清风徐来,面对着远处不停闪烁的霓虹灯,看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流,空洞发涨的脑子里游进了丝丝哀愁和孤独......海空想到了小蕾,想给小蕾打电话,可是想到小蕾连日来又要上班又要在医院陪护爷爷,不忍心再打搅她,不忍心把自己的坏心情传染给她......就这样漫步目的地走在盛夏华灯初上的街头......不知不觉,沉重但是忘却了疲惫的脚步踏上了运河堤岸,阵阵带着河水淡淡腥涩的清风和不停拍击着河堤的浪迹以及浓密树荫下小石路绘成海空熟悉和钟爱的景象,走在这条小路上,海空的心情渐渐开阔,思念却越发深重......

“海空......”是小蕾的声音......一如河水般的轻柔委婉!

循声而去的眼神怔怔地对着在石条凳边亭亭玉立的施小蕾:“小蕾姐!”海空的声音突然有些沙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我知道你会来这里!”小蕾伤感地挽着海空说。

走了几步,海空将头背着小蕾说:“我想回家看看我爸爸妈妈......”海空的声音强忍着忧伤......

小蕾停下脚步,面对海空,明亮的双目里沁着泪珠柔声说:“海空,姐知道你的心情,心里难受你就跟姐说说,姐也是你的亲人!”

海空扭转着头再也忍不住发出抽泣的时候,小蕾紧紧抱着海空哭着说:“海空,你别这样,姐心里难受!”

海空双手将小蕾紧紧拦在怀里,所有的委屈、哀怨、郁闷化成了滴滴泪水,无声地滴落在小蕾的秀发上......

0

第七十一章 必须承受的委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