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七十二章 同窗合作闯险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二章 同窗合作闯险境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6 15:30:12

专案组例会结束后,肖晓对黄岐山和范寅磊分别投了一个愤怒不满的眼神后急匆匆要走,范寅磊凶巴巴叫住她:“肖晓,火上房啦?急着干吗去啊?把手机给我,到我办公室等着!”见肖晓停住脚步但是并不想把手机交给他,范寅磊怒气冲冲地说:“走,找你有事!”......

“把门关上!”范寅磊等黄岐山进门后对肖晓说。

“给你宣布条纪律,海空的工作另有安排,不许你找海空也不许你瞎打听!任何人问你海空的情况你只能回答三个字‘不知道!’”范寅磊昂着脑门对肖晓说。

“海空可能要调回省城,范队长刚才对你宣布的确实是纪律,你明白吗?”黄岐山话语不生硬但是也很坚决。

“是!我服从命令,执行就是了!”肖晓回答的话没问题,但是脸上的小嘴都倔歪了。

黄岐山叹了口气,拍了拍肖晓肩膀,神情黯然地说:“去吧丫头,真为你师弟好的话,必须牢记范队宣布的纪律!”

黄岐山的话和神态让肖晓心头顿时消失了对他们两的反感和憎恨,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神情庄重地立正回答:“是,保证不折不扣执行纪律!”

“唉......黃麻杆,咱干的这叫什么缺德事啊!你看见肖晓的眼神没,恨不能把咱两吃了!”

范寅磊叹息说。

“寅磊,让肖晓和小蕾为海空分担些委屈吧,这样做对海空的安全有好处,掐断了澄州方面出问题的可能性,海空在青山的安全系数就提高一半。”黄岐山无奈地说。

“你个老狐狸,我说你从成立专案组以后在人面前对海空就不理不睬的呢,说!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想法?”范寅磊问。

“哼!海空跟我提这个设想的时候我就吓一跳,但是我更了解这个徒弟绝对不是鲁莽骁勇,脑子好用得很,他能说得我动心,还简单吗?要是专案组全知道了海空的动向,那还卧谁的底?送死还差不多!我能让我徒弟去送死?”黄岐山冷冷地说。

范寅磊指着黄岐山神秘地说:“明天我让陈局在专案组再演段戏,把你的计划给糊弄圆满喽!”

黄岐山看了下表说:“再过个把小时,你打电话给海空叫他到你朋友开的那个饭馆,咱们在那跟海空好好交代交代,顺便把晚饭给吃了,我真饿了!”

“行!我这就打电话让饭馆备饭菜,哎!为啥要过个把小时?”范寅磊纳闷地问。

“唉......我是想让海空和小蕾多呆一会儿!”黄岐山表情复杂地说。

“我们去医院吧!你离开的时间太长了我心里不踏实。”海空搀着小蕾说。

两人正要离开运河堤岸的时候,两人的手机几乎是在同一刻想起,两种铃声交相鸣叫......

“喂!小畏,你别急慢慢说......好了你别说了,我立即赶过去!”从小蕾火急火燎的语气和焦急万状的神态来看,医院里的病重苟延的爷爷肯定是不行了......

“范队!我是海空......我和小蕾在一起!”对警队的电话,海空依然情绪冷漠,满心要陪小蕾往医院赶。

“好了,我和你师傅给了你和小蕾一小时的假了,现在你立刻归队,我们三个在小饭馆见面,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小蕾!”范寅磊的口气异常冷峻。

“是!”听到师傅和范队的神秘召唤,海空内心的一腔热血瞬时沸腾翻滚,望着小蕾迫切焦虑的眼神,海空回以无限的愧疚和深深的无奈:“小蕾姐,我有紧急任务,完成任务后我直接赶到医院去。”

“快去吧海空,医院里有我在,你千万要注意安全!”望着自己话刚落就果断转身奔跑离开的海空,小蕾心里莫名地生成了一种不祥直觉,这种不祥的直觉又迫使她强烈地预感到海空正在身陷险境,当这个预感在脑中闪现的同时,便不自觉地想起了姑妈施亚平并在心里默默地祈求:“姑妈,求你帮帮我,保佑保佑海空吧!”

“海空,到了青山,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和陈建平秘密接触,确定陈建平的态度,需要的话,可以告诉他重新穿上警服不是没有可能!假如陈建平有疑虑,切记不要勉强他。你的任务不是贴近‘大头鬼’而是通过陈建平和‘大头鬼’的有利关系,了解货源渠道和唐德林的行踪,一旦发现唐德林,别的什么都不要管,设法盯上他!如果我们分析的没错的话,唐德林是我们解开所有难题的关键人物。你明白吗?”黄岐山见到海空后,什么都不解释,不说一句废话,直接话入主题。

接到范队电话后,一路狂奔的海空心里是敞亮的激动的,不仅是因为预感到自己将领受重要任务,更因为师傅在专案组会议上开除徒弟的一出戏使他如临悬疑和神秘之中......面对师傅的授命,海空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对完成任务的信心,一个坚定的眼神给了师傅,这个眼神让黄岐山看出了徒弟澎湃的心潮和神圣的使命感.....

“一会儿范队给你宣布几条纪律,确定具体方案要求和要注意的问题,师傅不想多说了,只有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自身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你的安全和我们的行动能否达到目的是完全相关一致的,想圆满完成任务,必须把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黄岐山双眼紧紧盯着海空嘱咐说。......

当天夜里,施小蕾的爷爷、施亚平的父亲在医院病逝......病房传出阵阵亲人隐忍的哀啼,清冷的过道上,施小蕾泪眼朦胧地发了条短信将爷爷的亡讯告诉海空,然而施小蕾全然不知自己不仅不会得不到海空的回复,更是由此开始得不到海空的任何音讯......

此时的海空已经脱下警服变更了身份,坐在范寅磊的汽车里连夜奔赴青山市......

汽车推着两条刺眼的光柱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飞驰,车内,范寅磊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叮嘱反复地交待......在青山市出口下了高速缓缓行驶了几分钟后,远光灯下隐约可以看见远处的辅道上停着一辆白色轿车,车边站着一个人,范寅磊停下车转头注视着海空......

“范队,放心吧!你交待的我都记住了,告诉我师傅,我不会让他失望,不会给咱们警队丢脸,我走了范队!”海空不想和范队的分手有半点的沉重,冲着范队充分显示轻松地一笑,这一笑却令范寅磊的心头一震......

调转车头,范寅磊没有踩动油门,而是关闭了所有的车灯,也没有转身去看那个笑着和自己说再见的背景,而是默默地点燃一支烟......多美好的笑容啊,年轻稚纯、真诚无畏、忘我奉职,可是我的小兄弟啊,你太年轻了......年轻得让我妒忌令我不舍......我老范把你送进狼窝的时候你却给我这样的一个笑,使我老范对自己的所为后悔莫及,为你担忧的日子里,你已然刻在我心头的笑容叫我老范如何心安?但愿你一切平安!好兄弟......

豆大的雨点三两点点地砸在挡风玻璃上,漆黑的天宇闷雷滚动,范寅磊转身后望,一道闪电将漆黑的大地撕破,那辆白色的小车已经踪影全无......范寅磊挺胸做了一个深呼吸后猛踩油门,汽车咆哮着闯进雷雨交加的黑幕......

海空提着行李包走近陈建平的时候,将包放在汽车的后尾箱上,伸出双手和迎上前来的陈建平忘情拥抱:“建平,今天我们如愿以偿了,还记得我们在警校神侃的那些话吗?”

“海空,时过境迁了,当年的那些狂话疯话现在想起来觉得真可笑!”陈建平略微有些拘谨地放开海空说。

“建平,我理解你的心情,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学生时代的许多梦想终将会成为羞于启齿的幼稚,但是我们今天深夜在此相拥,绝不是‘将谓偷闲学少年’,我们要在现实中为我们当年的梦想奋斗,你不觉得机会难得吗?”海空踌躇满志地说。

海空的激情并未得到陈建平的应对,而是冷静地转开话题:“海空,上车吧!快下雨了,先上公路再说,要不车子惹一身泥会引‘大头鬼’疑心。”

“呵呵......建平,你比我快就进入状态了!”海空坐上车乐着说。

陈建平谦虚地笑笑说:“咱们在学校是死党,现在开始我听你指挥。”

海空觉得建平的话听着有点别扭,但同时也能理解它的心情:“我们现在身份一样,任务一样,目标也一样!”

“海空,‘大头鬼’在我记事的时候和我家做了几年的邻居,我也一直尊称他尚叔叔,他的发家史充满血腥暴力,懂事后我就很少见过他或者故意疏远他,警校毕业后我被分派到分局刑警队实习的时候他就曾主动让手下对我示好被我拒绝了,但是我不争气,我的家庭复杂多难你可能有所耳闻,我母亲患肝癌住院期间,我的亲身父亲没有出过一分钱也没有去医院看望过一次,毕业后我才知道我外婆去求过‘大头鬼’,当年是‘大头鬼’帮我母亲交了几万块钱的医疗费。海空,这是上天的意志,是上天让我蒙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陈建平狠狠砸了下方向盘又愤愤地说:“作为警察,我何尝不知道‘大头鬼’是个什么东西,几万块钱对他是微不足道,可是却能叫我这个警察颜面扫地挺不直腰,那次他找人拉我去喝酒,我没答应,那人就把‘大头鬼’为我母亲交钱治病的真相告诉我,海空啊!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本来想去给‘大头鬼’写个借条日后慢慢还,哼!结果把自己喝醉了,把自己喝得扒了警服做了丧家犬!”

陈建平的控诉让海空胸闷悲愤,他握住陈建平抓住档位杆的手问:“我打电话给你试探你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都没想!真的海空,我真的什么都没想,我当时的脑子里就两个字‘天意’!如果最终能让‘大头鬼’终结在我的手上,也算是顺应了天意,陈建平就死而无憾了,不枉我少年时期的刑警梦,不枉我曾经是一名刑警!”陈建平肃然地说。

“你经后会是一名真正的刑警,一名有功勋的刑警!”海空目视着前方说。

“海空,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好好干活吧!我陈建平是罪人,只求赎罪,把自己给警服沾上的污点洗刷干净!”陈建平说。

海空转脸注视着陈建平冷静坚定的陈建平,只觉得彼此仿佛回到了警校时代,对完成任务的信心有增无减:“好的,我们说正事。”......

0

第七十二章 同窗合作闯险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