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七十三章 小警察突然消失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三章 小警察突然消失了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7 11:33:49

第二天的专案组例会按程序结束的时候,见专案组成员退场后,陈局突然问范寅磊:“那个陆海空你怎么安排的?”

“呵呵,我不好安排呀,你得问他师傅!跟我请了两天假,我准了!”范寅磊一挥手不耐烦地回答。

陈局又把眼睛转向黄岐山......

“什么师傅徒弟的,都是私下的老套,正式的上下级关系里没有师徒关系,师傅算什么?认就是回事,不认就是狗屁,我管不着他。”黄岐山的语气里带着消极不满。

陈局又把眼光转向张振东说:“振东,海空的事你别往心里去,范寅磊和黄岐山那我做了不少工作,他们有点情绪你也千万别当回事,今天我当着你们的面提个要求,事情过去了,把精力全部放到案子上,拿不下案子谁都不好交待!”

张振东疑惑地问陈局:“把陆海空退出专案组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安排呀,要不陆副厅长那很尴尬不是吗?”

“哼!这个恶人我来做,谁叫我是专案组的总指挥呢,做恶人也罢,做你们的工作也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你们通力合作把案子破了。说实话,这样处理陆海空是有点过了,但是为了大局,我认为这么做值得,我和陆副厅长联系过了,他也表示了理解,听意思是想把儿子调回省城警校工作,呵呵,我觉得那到是比较合适,警校是个可以空谈放大炮的地方。”陈局轻松地笑着说。

“那到是确实不错的安排,其实这个小伙子想法和出发点还是好的,有机会我也跟陆副厅长打个招呼解释解释!”张振东尴尬地表示。

陈局拍桌一笑朗声说:“好了,今天例会的效果不错,散吧!”随即对张振东开玩笑说:“振东,跟老陆解释的时候可不能把责任全推给我啊,我这么做绝对是为了维护你总队领导的威信和在业务上的绝对领导权,啊?哈哈哈......”

“陈局,看你说的,那我张振东当什么人了你!”张振东和“哈哈”笑着回应。

“爸,你们那个陆海空是怎么回事啊?”一回到家,坐在饭桌边的女儿霓灿劈头就问,那样子好像是为了这个问题等了父亲有好一会儿了。

“什么怎么回事?还你们那个陆海空,怎么啦?”黄岐山一脸的不屑,放下包坐下准备开饭。

“小蕾的爷爷去世了,我们同事朋友都去吊唁,他陆海空还算不算是小蕾的男朋友?到现在不露面不说,连个电话号码都取消服务了。”霓灿不满将酒瓶往黄岐山面前一墩说。

“哎我说闺女,你爸忙了一天刚进家门你就这态度啊?你不会是专门为这事跑回来的吧?”黄岐山抓起酒瓶边倒酒边说。

“这难道不算是个事啊?有这么不靠谱的姑爷吗?”老伴从厨房端着盘菜出来埋怨说。

黄岐山似乎并不当回事,咪了口酒,轻描淡写地说:“听说请假回省城了,好像要调走,到省城警校给安排工作。”

“那就更不像话了,调动工作,还是离开澄州的调动,一声不吭,两个商量都没有就不见了,想干什么呀?把人家施小蕾当什么了?是不是觉得自己是**子弟怪了不起的呀?”灿霓真的生气了,义愤地说。

“这事你得说说你们那个陆海空,当初可是你‘乱点鸳鸯谱’把两个孩子硬往一块凑,我就觉得不合适,一个是小蕾大两岁,一个是两家门槛高低太悬殊,成不成的你到时说实话呀,干嘛连烟都不冒就溜呢?”老伴唠叨说。

黄岐山看看老伴再看看灿霓,两个人都没好脸对着自己,放下已经送到嘴边的酒杯说:“什么叫我硬把两个孩子往一块凑?小年轻谈恋爱,我老头子总不能成天老不正经去打听他们的事吧!”

“哼!当初我就劝小蕾考虑清楚,‘好女不嫁公安郎,嫁了公安守空房’,看来这话真的有准!我看还得加一句‘嫁了公安做寡妇’!”霓灿只顾着宣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女儿前面的两句话是圈内人人都会说的俗话,可是灿霓自己加上那句话把本来就时刻为海空的安全操心的黄岐山给刺激得心烦意乱,只听见“啪”的一声,酒杯在地上破碎了,黄岐山几近咆哮地吼道:“你放屁!海空做什么了你要这样咒他?”

性格内敛,自制力极强的黄岐山做出这样事态的举动,把老伴和闺女吓傻了,半天没有啃气......

“你可以告诉小蕾,陆海空是我黄岐山认下的徒弟肯定错不了!海空是个什么人我相信小蕾姑娘能看得清楚,既然看得清楚就要坚定地相信彼此的感情!我就说这么多。”黄岐山说完后,楞了一会儿,默默地离开座椅,低头弯腰去捡地上的碎玻璃......

被骂哭了的霓灿没敢说话,在父亲的反常动作里她感觉到父亲内心对小徒弟的倚重情感,抽泣着蹲下身子帮父亲清理地上的玻璃渣......

老伴看着父女两的这场景,叹气摇了摇头,走进厨房拿出一个新酒杯放在桌上......

黄岐山也叹息着摆摆手:“不喝了!”

灿霓的眼泪不自觉地涌了出来,哀声说:“爸,对不起!喝吧,我陪你喝。”......

“师傅,专案组成立了好几天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张振东居然一点不着急也不见他有什么措施出来,你说是他比我耐心好还是比我老道?”一上班,范寅磊就闯进黄岐山的办公室,双手抱在胸前,屁股抵着办公桌问。

黄岐山站在窗前担忧地说:“寅磊,咱们这个专案组的基础很不牢固,组建得也很仓促,我担心我们和总队在思路和目的上根本就是分叉的。”

“你是说我们的目的是唐德林其次才是冰毒案,而总队完全就是冲着冰毒案的目的?”范寅磊问。

“我感觉张振东在思想上并没有像我们一样重视唐德林,或许他会觉得我们把冰毒案和唐德林联系起来的理由比较牵强,如果他是这样的思路的话,你觉得他会怎么做?”黄岐山看着窗外说。

“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头鬼’身上,能网到货源组织最好,但是仅仅彻底打掉‘大头鬼’的贩毒网络就是大功一件!”范寅磊仔细想着说。

黄岐山转身对着范寅磊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他明知道唐德林是我们07523的关键人物,可是到目前为止,他根本没有向我们具体了解过07523案以及唐德林的具体情况,他所有的注意力就是冰毒案,他太轻视唐德林了!”

“凭我对张振东的了解,不出预料的话,他会按照海空的思路去做,但是目的绝对不是我们所想的唐德林!我们最担心惊飞了唐德林,失去07523案的关键人物以及通过唐德林查获冰毒来源,而他很可能会急功近利,立个大功走人。”黄岐山注视着手上的烟蒂说。

“不是不是,师傅,你说你估计他会照海空的思路走,难道他会在‘大头鬼’身边下‘钉子’?而且瞒着我们?”范寅磊惊讶地问。

黄岐山严峻地点点头:“现有手段达不到目的的话,他会走这一步,你想啊,前天海空和你分析的结论是很可能‘都头鬼’在我们布控的眼皮底下撒了一批货,这个消息能不刺激他?再看他这两天就像你说的不急不躁的样子,极有可能他已经把‘钉子’撒出去了。”

“不会吧师傅,他敢瞒着我们这么做。胆子太大了吧,海空又陈建平这么有利的条件他把海空训得跟孙子似的,私下里自己安排人去做,太卑鄙了吧!”范寅磊不敢相信会真的出现这样的局面。

“但愿是我黃麻杆杞人忧天!唉......问题是这个张振东我太了解他了,好大喜功,私心太重,心胸狭窄但是花花肠子不少。”黄岐山无不担忧地叹息说。

“要不一会儿我试探试探他的心思?”范寅磊出主意说。

黄岐山想了想说:“你这样,你跟他打个招呼,就说我们准备对田玉清正面接触,你看他什么态度,从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上我们或许能看出他的心思。”

范寅磊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同时顾虑重重地说:“要是真像你预料的那样,海空和他安排的那个同志都将更加危险,我们还是把海空撤出来吧!”

“你觉得海空你还能撤得回来吗?”黄岐山失神般地摇摇头说。

“范队,叫我好找,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有情况!”满头是汗的肖晓神情紧张地推门说。

0

第七十三章 小警察突然消失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