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七十九章 伺机而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九章 伺机而动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29 10:23:52

在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可以看出,汉江广场交通管制探头几乎可以覆盖整个广场四周的道口和大部分沿街设施,但是联华超市门前的停车位却因为人行道和慢车道之间浓密的梧桐树所遮挡而几乎看不到......

“这小子是行家啊,肖晓,调这个画面,仔细查上午十点前这两宝蓝‘别克’在什么方向开的。”范寅磊指着显示墙上的一个小画面说。

“有了范队,上午9点54分,这辆车从泰山路进入汉江广场,缓慢驶向联华超市路段,停了三秒钟,直接开上人行道消失在树荫里。”肖晓将画面定格在‘别克’商务车在泰山路驶入广场交通监控范围的位置......

“泰山路?”黄岐山凝神自问,然后盯着显示屏说:“泰山路是新开的一条连接环城路到汉江广场的双向四车道纵向公路,以前这里只有一条土路,近年由于泰山沿路的地产开发规模不断扩大才修的这条路,全长2.4公里,中间有一条横向的小路,叫桂槐路,桂槐东路是高端别墅区,肖晓,明天你辛苦一趟,实地去走访调查下!”

正在这时,范寅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范寅磊迅速接通电话:“喂,什么情况!”

“范队,二号车和六号车报告,跟踪‘奥德赛’到达青山市区,目标下车在路边饭店吃了晚饭后,拐进一条很窄的小巷子,我们跟丢了,在附近找到现在还没找到。”电话里的声音很沮丧。

黄岐山抓住范寅磊的手臂示意不要发火责怪行动人员:“叫他们回来吧!”等范寅磊没好气地传达了归队的命令后,黄岐山接着说:“这很正常,不能怪行动人员,秘密监控谈何容易,何况目标很警觉很狡猾,确定他们的目的地在青山已经是不小的收获。”

青山市的夜晚,一场受台风影响而带来的暴雨过后,空气潮湿闷热,余温犹存的地面上,只有相对凹陷部分尚有积水......海空走在无人的街道上,荧光路灯下,紧紧跟着的身影忽长忽短,越发显得四周寂静无息......

“给我把陈建平叫进来。”‘大头鬼’铁青着脸,一脸的横肉此刻显得狰狞丑陋,站在装修得不伦不类,刻意突出很书卷气的办公室兼书房的地毯上吩咐贴身随从说。

“尚总,你找我?”在同一层楼的‘办公室主任’陈建平走进书房,冷漠但是很规矩地问道。

‘大头鬼’的脸上明显写着‘心情烦躁’,一看陈建平这副不温不火、不死不活的神情,按耐不住内心反感和不满说:“建平,你能不能阳刚些、爷们些?我看见你成天不笑不哭的哭脸就来气......”

“尚总,我就这德性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有什么事你吩咐我办就是了,你今天这是怎么啦?心情这么差!”陈建平的回答既摆明自己的跟班地位又显得不媚俗有个性。

“凌晨两点在‘金猫’,‘**熊’要跟我谈判,我想来想去,你跟着我我最踏实。”‘大头鬼’懊丧地皱眉说。

“你跟他个小东西谈判?这世道真他娘的变啦?他什么身份什么辈分敢和你谈判?”陈建平吃惊不小。

“哼!如今的世道真他娘的小的都在上头,要是有你这样懂规矩不就没麻烦了吗?不谈她就要开始收拾我的人,我能不说话吗?”‘大头鬼’无奈地叹息说。

“不能太给他脸,你派个代表不就行了吗?你亲自去谈太掉价了。”陈建平点火说。

“派谁?谁能压得住?要是压不住‘**熊’那个小王八羔子,这些小辈不讲规矩,到那时我再出面反而被动了。”‘大头鬼’烦躁地拍着手掌说。

“要我做什么?你说我做!”陈建平冷静地说。

“我想叫你跟着我,你在身边再找一个,找个像你一样能干的跟着我,万一有不测也好给我撑撑门面,实在没法谈要动手的话我也有个指望!”大头鬼直言不讳。

“我没问题,但是你身边有我这样的人吗?我看除了嘴管用,真要是有个要胆子的活,我看自己先双脚发软就太给你‘长脸’了,到时是你保护他还是他保护你?”陈建平也直言不讳。

“陈建平,你也太狂了点吧,我身边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你能看得上的人?”大头鬼赌气说。

“没有!骗钱哄人,说狠话吓人的不少。”陈建平冷静地强调。

“那你就一个顶两,谁让你这么自以为是来着。”大头鬼极度不耐烦地挥手说。

陈建平见‘大头鬼’已经丧气到了极点,觉得时机到了,冷冷地说:“一个人我不去,猛虎敌不过群狼,再说了,到时你底气不足我一个人也护不住你,不是两头都耽误吗?”

“你他娘的存心是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会是你小子自己没胆子跟我在这扯淡呢?”大头鬼脸上的横肉拉长说。

“哼!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行了我直说吧,我有个过硬兄弟,绝对忠勇绝对能抗,绝对是个刀架脖子上不眨眼的主,就是个穷!犯了点事来青山找我借钱,我哪有钱借给他呀,找我不是穷碰穷一对穷吗?要是尚总看得起我陈建平,接我兄弟两万块钱,日后我来还你,今晚我就和这个兄弟一起护着你,你该多牛就多牛,该摆什么派就摆什么派,有任何意外你都别担心,我和我兄弟拼死护你!”陈建平义气豪言。

“建平,你以为我的事是什么人都能参合的?”大头鬼鄙夷地问。

陈建平鼻子一哼说:“哼!我跟你这么久,只知道卖力赚钱吃饭,谁叫咱穷呢,人穷志短不是吗?规矩我懂,不稀罕管你的事,再说人要不是穷,我能为了两万块钱把我兄弟拉进来冒死,是不是不仁不义?”

大头鬼语塞了,想了想一歪头问:“哎建平,你兄弟是干什么的?怎么认识的?”

陈建平明白大头鬼的精明多疑,苦笑着说:“尚总,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也别心里犯嘀咕,什么时候动身我在办公室候着。”说完就转身出门......

“建平你回来,我让你走了吗?一点规矩都不讲!”大头鬼急忙把陈建平招呼进来说:“说!这个兄弟是哪的?怎么认识的?”

“名字叫曾强,比我小一岁,山东兖州人,原先在徐州混事,读警校第二年暑假我去徐州参加搏击比赛认识的好兄弟,他打不过我,但是比我仗义,跟他在徐州处了一个月,以后寒暑假我都是去徐州跟他一起玩一起闹。”陈建平平淡地说到这,突然羞愧地低下头说:“那时他有工作,知道我穷,经常往我往卡上打钱!”

大头鬼打开自己的手包,拉出两万块钱说:“建平,你兄弟有难投奔你你都不跟我开口,你有种,你这个人情我帮你还了,这两万块钱给你兄弟,让他回去挡事去吧!”

陈建平接过钱掂在手中说:“谢谢尚总,但是我和我兄弟一个脾气,站着挣钱不舔着脸要钱!”说完把钱规规矩矩放在桌子上说:“尚总,我先出去,在办公室等你吩咐,另外你自己再物色一个人和我一起就行。”

“你他娘的给我站住!哎哟......这年头你说啊,还真他娘的有怪事,给别人钱还得看别人脸色,你给我拿着,就当是我借给你陈建平的,以后在你工资里扣。”大头鬼不想得罪陈建平,也不能为了两万钱让陈建平看不起自己,更因为陈建平的小兄弟已经在他心头挂上了......

为了演戏,陈建平装作感激地收下钱说:“那我就替我兄弟感谢尚总了!”

到青山已经是第三天了,‘大头鬼’没有任何异动,或许是刚刚成功放出一批货后进入了休整期,然而和‘大头鬼’的规矩蛰伏截然不同的是青山市的冰毒黑市却是纠纷不断,暗潮涌动,唐德林的新货以其质高价廉冲击了原先的货源渠道上大大小小几乎所有的冰毒贩子,同时惠及了‘大头鬼’手下新培养的一批渠道销售骨干,新旧两股势力为了各自利益剑拔弩张,自信骄狂的‘大头鬼’自然不会把对方放在眼里,理由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冰毒获利却既不和自己打招呼也不给自己分利,那就怪不得老子把你们连底一起铲了,做生意嘛,各做各的,至于说规矩嘛,你不仁我不义,首先坏规矩的是对方,那就别怪我‘大头鬼’手黑。而对方的观点是你‘大头鬼’早就表示退出江湖给小辈让路了,再说你也确实老了,规矩的话给你点面子叫你前辈,不给你面子的话随时可以废了你,时代不同了,长江后浪推前浪,风头总不能让你个老东西站着,如今你‘大头鬼’屁都不放一个就下狠手,抢地盘砸饭碗,是不是太自不量力太霸道了?于是一场新旧两股势力代表之间的谈判约定在凌晨2点的‘金猫’娱乐会所......

此刻海空就是在焦急等待陈建平能否为自己创造靠近‘大头鬼’的机会!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指向十二点,徘徊在昏暗的路灯下,一筹莫展......

0

第七十九章 伺机而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