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惩孽>第八十一章 黑道的文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一章 黑道的文戏

小说:惩孽 作者:王建明 更新时间:2013/9/30 19:06:30

“金猫”娱乐会所在青山市不是最好最豪华的,规模也数不上一流,但却是开办最早,名气最大、也是经历江湖事件最多的一家。这里的常客往往是在道上有一定知名度或者和这些有知名度的人打交道的人,来这的人不一定都是为了娱乐逍遥的,江湖上有什么风吹草动,这里绝对是先闻其声,因为诸多江湖趣谈、道上新闻都是在这酝酿策划或传播出去的......

凌晨一点开始,天黑才开始经营的“金猫”娱乐会所**已过,门前拥挤的泊车位在陆续点火启动引擎的轰鸣声中渐渐显得开阔,混暖迷离的霓虹中,厚实的隔音大开门里三三两两“吐”出或倦态或醉态或意犹未尽的客人们......快车道上趴活的出租车长龙紧接着便开始分散游动起来,转眼消失在这躁动不眠的市井深处......

一间装修豪华的包厢里,“歪蚌蚌”和“大河马”懒散地各自躺在一侧的软席上,百般无聊地飘着电视显示屏......

“两位先生,二楼的议事室已经准备好,老板请二位上去坐!”服务生毕恭毕敬地弯腰说。

大河马歪眼看了下表问服务生:“你们老板说人都到了吗?”

“对不起先生,这个我不太清楚。”服务生怯懦地回答。

歪蚌蚌懒洋洋地撑着站起身对大河马说:“走吧,上去喝茶!”

大河马来气地说“不行!他娘的大头鬼摆臭架子,凭什么我们都坐好了等他?”随后又对服务生说:“告诉你们老板,等大头鬼到了再来通知我们。”

服务生按照大河马的吩咐正要出门,歪蚌蚌挥手阻止说:“告诉你们老板,我们这就上去。”服务生出去后,歪蚌蚌对大河马说:“走吧,有什么事当了面谈就是了,为这点破事较个什么劲?大头鬼要是迟到敢超过十分钟,老子第一个走人!给他十分钟面子,就当是咱们有理在先、仁至义尽了。”

歪蚌蚌的言语令大河马心里怀疑歪蚌蚌或许另有打算,起码不是跟自己完全一样的心情,否则依照歪蚌蚌的胆色和为人以及自身在道上的影响力,是绝对不会主动给大头鬼十分钟的面子的。

歪蚌蚌和大河马走上二楼,遇到带着两个手下的**熊,相互拥抱招呼后,一起往安排好的所谓议事室走......

“叫你们老板打电话给大头鬼,就说是我**熊说的,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他要是五分钟之内不到,别怪我**熊不给面子!”到了门口不见大头鬼,**熊立即朝身边引路的服务生要求说。

“说什么呢**,大头鬼用得着你的面子吗?”楼梯上传来大头鬼毫不示弱的腔调,身后一左一右跟着海空和陈建平。

人未见面,话已经先掐起来了,**熊脸上挂不住,自然不肯先失气势,吊着眼皮藐视说:“前辈可算是来了,是表走慢了还是老了腿脚不灵便了?”

大头鬼没有急着回敬**熊,抱拳和歪蚌蚌大河马招呼道:“稍晚两步,见谅!”随后才直对**熊,摆出一副长辈的口吻:“年轻人性子急我理解,但是嘴不能急,两个字要记住;克制!”

“克制个屁!不克制能怎么着?”**熊脑子一下就热了,摆出好斗的架势,身边的两个随从立即上前嵌在大头鬼的面前......

“哎哟,年轻人,放松些,别绷得跟细弹簧似的,**是在跟我打招呼呢!”大头鬼风度一级,微笑着对两个杵在自己鼻子前的小伙子说。

“是啊,打招呼呢!”**熊扒拉开自己的兄弟说:“大头鬼年纪大了,有你们磕头上香的机会。”

大头鬼身后的海空和陈建平对望了一眼,海空侧身上前,后背挡住大头鬼对**熊说:“谁先给谁磕头上香那是老天爷说了算,没准还能轮到我先给你点个香呢!”

大头鬼满意地后退两步,轻松地转脸对歪蚌蚌和大河马说:“怎么着?让孩子们玩着,咱先进去喝茶?”

“大头鬼,你他妈说谁是孩子呢?”**熊本来要闪身让跟班对付海空,却没曾想被大头鬼的腔调激怒了,所以直接就冲着大头鬼,于此同时,两个随从做出要动手的准备......

陈建平跨到海空身边对**熊说:“老大,你的兄弟很冲动啊,老大怎么教的规矩?要不你先进去谈事,我们两个陪你兄弟在外面玩?”

“行了**熊,先谈事,完了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来吧!”歪蚌蚌不想看这些嘴皮官司,不耐烦地一边责怪**熊,一边走进议事室......

“有什么好谈的,大头鬼的手下拿野货冲了咱们的地盘,咱们三家都蒙受了重大损失,谈谈该怎么办就行了!”**熊还没坐下就直奔主题。

大头鬼不急着说话,谁给了他笃定沉着对付**熊的心里底气?是歪蚌蚌!歪蚌蚌是个有脑子有胆色的人,同时也是最实在的人,他此刻扮演的是壁上观的角色,很显然,他谁都不偏向不拥护,他只在乎到最后谁能给他更多的利益。

大头鬼不说话,可脸上的气势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屑直接回答**熊的话,大河马憋不住了,晃动着二郎腿说:“大头鬼,你很清楚,原先这个圈子里的**熊和歪蚌蚌都是我的合伙人,货呢也都是我供的,我们仨一起相互利益相互开发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你的人手太长心太黑,这样做事不上规矩啊!”

“生意嘛,大家各做各的,要说这个圈子,还应该说是我的圈子,要不我的手下怎么能一出手就轻车熟路呢?要说我的手下手太长心太黑,那要看怎么说了,首先是我的货不仅质量好而且价格低,其次我在我的圈子里地盘上放货有什么不规矩吗?”大头鬼晃动着光头说。

“可是你这样做,把我们的买卖全毁了,我们怎么办?做生意要讲规矩,乱来是要出人命的!”**熊的小白脸揪紧了还真阴森。

“我说你这样做,我的货放给谁?你是想等着叫我上你门上要饭吧?饿着我能有你的好?”大河马牛哄哄地斜着眼说。

大头鬼“嘿嘿”冷笑两声说:“我听你们两个的意思不是要和我谈事,是请我来听你们上课的吧?话里话外的我都听明白了,我大头鬼看来真的是老了,十个人都他娘的敢威胁我!”

**熊一拍桌子说:“就算是威胁,我也是说到做到,识相的就此打住,不识相咱们就拼拼看!”

大头鬼往后背上依靠,对海空挥挥手指说:“我懒得听你们这些废话,也没兴趣和你们扯淡,来,叫我的兄弟跟你们说。”

“各位老大,生意各做各的的不假,我们尚总今天是带着诚心来和各位老大谈合作的,既然有合作的可能,何必要结仇呢?”海空镇定地说。

“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了?”大河马敲着桌子说。

海空看着大河马微笑着说:“称你一声老大是因为你和我们尚总在谈事,你还真把自己当大个了,我说你就得听着,不想听就滚蛋!”

大河马没有带兄弟,被海空的话一下子顶到墙角,不发狠没法下台,“嗖”地站起来,抡起手里的茶杯就要砸海空,陈建平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大喝一声:“放下!你敢动一下我今天废了你!”

海空不躲不闪地鄙视说:“看你那怂样,吊嗓子操家伙的吓唬谁呢?要不我陪你出去练练?”

不给大河马面子和余地是为了争取和尽量不得罪**熊和歪蚌蚌,爸大河马挤出谈判的圈子,这套路数是海空在来的路上和大头鬼商量好了的。

坐在一边始终冷脸不啃气的歪蚌蚌终于发话了,他没有打算帮大河马找台阶下台,而是对海空说:“兄弟,好好说,怎么个合作法?”

歪蚌蚌这样的态度在这个时刻出现,谈判才算是正式开始,为了表示对歪蚌蚌的尊重,海空弯腰对大头鬼说:“尚总,你说吧!”

“好!我说。”大头鬼坐正身子,双臂撑着桌面说:“我的人可以全部撤出,但是你们还拿我的货,价格嘛......”大头鬼犹豫了一下说:“比你们原先进货的价格降百分之五,这个百分之五可太够意思啦!我保证经后都是一样的质量,这样的质量你们再出手应该还有得赚,市场上什么价我不管不问,全由你们说了算!”

**熊一听,心里一盘算,脸上舒展多了,但是依然心黑地提出:“不行,我们控制着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大的量,你怎么着也得降百分之二十。”

大河马附和说:“省城是我的地盘,你降百分之二十我就拿你的货。”

大头鬼笑开了说:“你们真能狮子大开口啊,你们以为这货是我大头鬼自己家里做的?降百分之二十我连西北风都喝不上,价格就是这个价,这是我最大的诚意也是最后的底线!”

歪蚌蚌轻轻拍了拍桌子对大头鬼说:“就这么定了,但是价格上你得给我个面子,你大头鬼什么人我知道,价格上你有余地,这样吧,百分之十怎么样,行的话你一句话,今天就算合作愉快了!”

“歪蚌蚌的面子我给了,就这样,百分之十!”大头鬼装出心疼的样子痛苦地一拍桌子说。

“**熊,你给找个地方安排宵夜,我跟大头鬼一起喝两杯我就回澄州。”歪蚌蚌说。

“没问题!那就走吧。”**熊爽快地起身说。

一场潜藏在地下黑市的冰毒风波就此了结,海空和陈建平清醒地认识到,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要在他们接货和交货的关键时刻安排行动,机会和压力甚至是危险都在向他们靠近......

0

第八十一章 黑道的文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