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赤胆神枪—特科英雄传奇>第七百九十九章 变中变 (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变中变 (二)

小说:赤胆神枪—特科英雄传奇 作者:临盛 更新时间:2015/5/24 21:58:26

毛头小伙子突然动了!

他一步就闪到敬向革身后。

敬向革赶紧转过身来。

就见毛头小伙子手提刃口雪亮的砍柴弯刀,另一手伸出,在后窗框边上猛力一推!

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窗框下面的一段土墙,竟然是活的!这时在毛头小伙子的一推下,移动开来,晃晃荡荡闪开一道缝。

毛头小伙子冲出闪开的墙缝去,撒腿就跑!

敬向革心乱了,脑子里念头乱跳,他不知应该跟了毛头小伙子跑出去,还是站立不动。

就听得身后人喝道:“闪开!”

敬向革下意识地向边上一跳,闪开了后墙上新开出来的通道。

两个持手枪的年轻红军战士,一前一后追了出去,并不理睬敬向革。

跑在后面的一个说:“老子看你这回跑到哪里去?”

就见站在屋当中的持手枪红军干部叫了一声:“要活的啊!”也紧跟着,从墙上开缝中跃了出去。

敬向革心中一动,疾步到了门口,向外看,没有人。左右几十步外的山村住户几家,也都静悄悄的。有一家,门打开了一点,有老太太的脸闪动,露出惊惶之色,关上了门。

敬向革起步窜了出门去。

没窜几步,就听得后面不远有人喊了一声:“敬股长。”

敬向革一趔趄,差点摔倒。

他停下了脚步,转身。

他看见刚才那个身材匀称,面目清秀的红军军官,站在土屋外墙角处,手持短枪,枪口对向自己,脸上似笑非笑。

敬向革的手又摸到了自己左腰间的手枪柄。

和刚才一样,他不敢拔枪。他从对面这年轻人脸容身姿看出,自己只要动得不对,会立刻中枪。

他听到这住屋后面高处,远远传来呼喝之声。看来这年轻红军军官的手下,正在追赶搜寻那毛头小伙子。

屋后林子比较密,敬向革知道。他之前就在那里面藏身过好一阵子。

“把枪扔到地上。敬股长,这只是为了防止误会走火。等一会儿,说明白了,枪自然还是你的。”

敬向革心中更加糊涂了。

他说:“啊,这位首长。不要误会。我由上级特别派出,要去执行秘密任务。你们是哪一个部门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也没见过你们?”

年轻人微微笑。喊了一声:“大马。”

边上大树后,闪出一个高个儿年轻红军战士。他和这被称作队长的红军指挥员一样,也是一身红军军装,没戴军帽。

“你把敬股长的枪收一下,待会儿还给他。看样子他赶了好几天路,太辛苦,现在我们也来不及跟他说清楚。回头再说。”说着,年轻的红军指挥员将自己的手枪插入了腰间皮带上的枪套中。不过——敬向革注意到——皮枪套并未扣上。

大马收了敬向革扔到地面的枪,斜眼看看敬向革。

大马的一身彪悍之气,让敬向革心中惊悸。

他迅速地盘算,“------这面前的红军干部,已经把枪收了起来------这时候,应是最好机会逃走------”

可他看看大马,有些犹豫了。

像大马这样的高个子,腿极长,自己要想逃走,跑是跑不过这大马的。面前的年轻人倒是显得单薄一些。但他的眼神中犀利之色。却不可小觑。

敬向革盘算得很快。他向年轻红军指挥员身边凑。

他想夺下对方腰间手枪。

还在总院工作时候。他留意过总院警卫排,后来是警卫连战士训练。

“白手夺枪”正是训练内容中的动作。其实作为警卫战士,训练“白手夺枪”的动作主要意义,应在于熟悉动作,并琢磨练习出反夺枪动作来-----敬向革关注的是“白手夺枪”动作本身,尤其是自己决心投靠国民政府之后-----

“反夺枪动作练了做什么?要是老子到了紧要关头,对手要夺老子的枪,老子根本就是倒手过来,直接给他一枪了账------”

警卫战士们练习的“白手夺枪”动作有基本两种,一种是夺长枪。另一种夺短枪。

------短枪在敌人手中,指向自己时候,避开枪口同时,手臂和腰腿都到位,首要是抓挡住敌人持枪手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枪来------

不过敬向革刚才已经盘算过,按照这红军指挥员体现出来的动作干练程度,“如果他刚才是平端了手枪指向自己的动作不变,以老子的能力,估计夺不下手枪,反而会立刻被对方开枪,在自己身上打出窟窿眼来。而现在,年轻人的手枪在他身上腰带上枪套中插着。自己动手就有了相当的把握------

年轻人身上的服装,使敬向革觉得十分刺眼。过去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他自己就穿过这样的红军军服上千个日子。而现在对他来说,这衣服却意味着自己的彻底失败,意味着死亡。

敬向革脚下稍稍动了一下。

年轻人正端了只望远镜,向那小伙子石屋后的高处眺望。嘴里淡淡地说:“敬股长,我跟你说了,不要乱动。不要误会了。待会儿你就明白了。”

敬向革心中悸动。知道年轻人虽然关心自己的部下去追赶小伙子,却是一直留意着自己的举动。

年轻人放下望远镜。嘴里说:“林子挺密。妈的,这里到处都是这样。”

大马说:“队长,我去?”

年轻的队长说:“不用。如果他们两个连这么个毛头小伙子都收拾不下来,就他妈的白练了。”

敬向革说:“这位首长,我的任务真地很紧要,不能跟你们在这里耗着。您看我是不是先走?”

年轻的队长笑道:“我连你的职务都喊出来了,敬股长你怎么还反应不过来?好吧。在南北弓山集市上,那位柴中尉,敬股长你认识吧?”

敬向革觉得好像有闷锤砸在他胸口,立刻就透不过气来。

他想到:“糟了!狗日姓柴的家伙,还他妈的信誓旦旦的为了国民革命不惜丢脑袋,这不,一准是总院里去了人查问,逮着那小子,他把老子供出来了!”

敬向革眼前发黑,腿发软。几天来的惊吓辛劳一下子占满身体和大脑,他坐到了地上,就想躺倒。“完了完了,老子要死了。这他妈的,辛苦了这么久,得的功劳和钱财,都只是听了听,见都没见着,这下要去见阎王爷啦-----”

忽地又振作了些,想到,“老子不能就这样束手待毙-----这年轻的队长,脑子好使,手上功夫可不一定怎么样-----老子暴起发难,总比等着被押回到总院,遭千人痛骂,最后吃一颗花生米要强得多-----”

此刻,有一线希望,就能激发极大的求生欲望。这欲望转成力量,落在一拳一脚上使出去,定能杀人-----敬向革倒没想到一定要杀谁,他只想杀出条血路来-----

突然后山高远处响了好几枪。

眼见大马向屋子方向走几步,担心地向远方高处看。

敬向革两手一撑,猛然跃起,却不是直接向上,而是扑向年轻的队长。

队长正拿了张地图在手里,另一手拿了个罗盘,微微皱眉。听到枪声,也转身看向后山方向。

敬向革发动的同时,想到,“这枪声,应该是毛头小伙子和追他的战士对上了,这样的话,他是非死即伤------这红军队长,应该是在计算怎么样从这里回到苏区心脏总医院那边更合算----你算吧,反正老子是不打算活着跟你走这一趟了-----”

敬向革脑中电光石火地闪过念头,身体向前的冲力,加上腰腿拧动爆发力,连扑带冲,一拳击向年轻队长。

他已经想好,拔右小腿外侧的匕首,要多出动作,多花时间——拉裤腿拔匕首都要多花一秒钟——他必须采用最快捷的方式发起攻击-----

敬向革曾经在这一拳上下过功夫。

“一招鲜,吃遍天”。他知道像他这样半路出家,练杀人本领的,就得像大多数红军战士那样,练最紧要的杀人技术,刺杀射击投手榴弹什么的。再从什么武功架子练起,那是扯淡。

他除了练习基本军事杀人技术外,在格斗技巧上,他专门练习这一拳。这一下推而广之,可以演变为一掌,或者是手中匕首的一刺——他几天前刺死县苏维埃工会主席丁铁匠,就是这一变招的近距离发力。

敬向革想得很好,一拳击中年轻队长的胸膛,对方必倒。自己一手拔出他腰中枪,便立于了不败之地。

年轻的红军队长微微扭脸,脸上泛出一点微笑。

他身子突地一矮,同时向侧面一转,闪开了敬向革这恶狠狠的一拳。

同时他嘴里奇异地赞了一声:“好!”

敬向革一拳落空,脚下落地,整个身体还在前冲。

前冲中,他竭力转动身体。在格斗中将脊背让给敌手,乃是拳家大忌。

就听得年轻的红军队长说;“不错!你看我这个!”

敬向革已然转过身来,看见年轻的红军队长也开始垫步跳跃窜动,却不是向自己,而是向那土屋正面冲去。

另一高大的红军战士大马手里持了敬向革的手枪,瞪一眼敬向革,也急速转脸看奔窜向土屋的年轻红军队长。

就见年轻的红军队长在离土屋还剩三四步时候,人已经跃在了空中,一拳虚向前半伸,另一手成拳,猛然冲出!

连同他身体的冲力,猛然的一拳击在了土墙墙面上。

2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变中变 (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