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王阳明>路在何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路在何方

小说:戏说王阳明 作者:伊苒饭忒稀 更新时间:2013/7/7 12:15:14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旅途,王先生一大家子终于来到了帝都北京,明朝成化二十年(公元1484年)的北京一片繁华,堪称老妻少夫楷模的明宪宗朱见深已经到了晚年,不再似成化初年那般大事小事全由着万贵妃,内阁首府万安同志虽然头顶着“万岁阁老”“纸糊阁老”的荣誉头衔,总的来说是在混,在打酱油,从他顺应民心废除西厂一事看,他着实并非十恶不赦的奸臣。在大明帝国权力中枢集体无为而治的时候,帝国首都的工商业正在茁壮的成长,王守仁从江南小城来到北国大都,心里说不出的感慨,繁华的车马街道,悠久的人文景观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为了满足儿子策马奔腾的心愿,王华带着儿子出居庸关领略关外的风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绵延无尽,王守仁骑着骏马扬鞭纵横,少不更事的孩子脸上写满了沧桑,他想起太祖挥鞭灭元的伟业,想起了成祖迁都天子御国门的勇气,他还记得英宗土木堡“北狩”的心酸,还记得于谦在绝望之中的坚韧。人的一生究竟应该做点什么?应该为自己,为家人,为江山社稷,为滚滚的历史长河做些什么?他重新思索着这个不曾有答案的问题。途径汉伏波将军马援抗敌的古战场,百感交集思绪万千,王守仁写下了自己的感悟。

卷甲归来马伏波,

早年兵法鬓毛皤。

云埋铜柱雷轰折,

六字题文尚不磨。

这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向前辈先贤的致敬,通过对伏波将军马援建功封侯的敬意,表达了自己渴望为国家和人民靖难平敌的心愿。那个普普通通读着圣贤书的普通文人给自己提了一个高要求,他要朝着文武双全德才兼备的济世全才迈进。

这一天,王守仁出奇严肃的拜见了自己的父亲大人。

“父亲,谢谢您让我行**路,我想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哦,你继续说。”王华心里颇为得意,为自己带儿子出远门这个开明的决定得意,他以为自己的宝贝儿子终于下定决心好好读书好好考试然后好好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明官僚了,只可惜他实在是小看了王守仁。

“做圣贤。”一字一顿,字字千钧。

王华一听,脑子里嗡嗡一片,沉默半晌给了儿子一个响亮的答复,他顺手操起放在一旁的书气急败坏得砸向王守仁,他对这个儿子已然无话可说。做圣贤,这是一个非常恢宏非常伟大非常遥不可及的梦想。圣贤不单单只是一个称谓,他代表着一种境界,千百年的文人们难以望其项背的境界,孔子创立儒学,终被后世尊为至圣先师;孟子继往圣之绝学,乃成亚圣;那东胜神州傲来国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大闹天空,在三界一阵闹腾才闹出来个齐天大圣。应该说王华的反应说明他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判断,那就是眼前年纪轻轻的王守仁正在用非常严肃的口吻吹着牛,并且吹了一个不打草稿的牛。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王守仁用他的一生实现了这个看似少不更事天花乱坠的承诺。

不知不觉王守仁已经十七岁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王华遍让王守仁返回老家成亲,女方是江西布政司参议诸养和的女儿,看来王华觉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实在是拿儿子没办法,变寻思着帮儿子找个媳妇一同好好“管教”这个奇人。由于一大家子人千里迢迢来到北京背井离乡生活多有不习惯,王守仁和爷爷奶奶一同回了老家,一来准备婚事,二来他也到了回原籍科举的年岁。两个月过去了,王守仁和未婚妻搞好了关系在江西南昌正式举行婚礼,我们的奇人王守仁先生又给家人和后人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话说婚礼当天,大家伙都热热闹闹得张罗着各种事宜,毕竟女方是**副秘书长从四品布政司参议诸养和大人的千金,男方是社科院**状元公从六品翰林院编撰王华大人的公子,由于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桩好姻缘在当地也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正当大家准备妥当,新娘子当窗理好云鬓,对镜贴完花黄时,人们惊讶的发现除了一个重大问题,新郎不见了!老岳父这下着急了,不光耽误了女儿的婚礼,若是王守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怎么好跟亲家公交代呢?家丁随即展开了地毯式搜索,整整寻觅了一晚上把南昌城搜了个遍,直至第二天大早搜救队员终于在城郊的一座道观里抓住了王守仁,原来奇人王守仁昨日路过道观时发现里面有个端坐蒲团的道士,目似瞑意暇甚口中念念有词,好奇之余便上去请教,二人便交谈甚欢道士一乐呵就拉着王守仁传授他道家养生之法,王先生学着学着就忘了时间,也忘了今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子。

王守仁在结婚大喜的日子跑去当道士的故事从此在南昌传开了,王守仁的奇人之称谓也传开了,火了归火了,尴尬归尴尬,庆幸的是这位奇人终于还是成功把婚结了。弘治二年(1489)年十八岁的王守仁带着妻子返回故乡余姚,出发之前老爷爷王伦拉着孙子谈了谈心。“守仁啊,你真的这么想成为圣人?”日子久了,家人也没之前那么大惊小怪了。“嗯。”守仁很坚定,王伦又问道:“其实我觉得好好读书,中了进士然后做个好官为老百姓谋福利,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王守仁想了想,回答道:“爷爷说的极是,做一个好官的确很有价值,可只并不是最有意义的事,好好学习,做一个尧舜那样的圣贤,才是最不负此生的大事。”王伦闻言叹了口气不再争辩:“在上饶有我一位老友,姓娄名谅,你可向他请教请教,想必能有所收获。”王守仁拜别爷爷,来到了江西上饶拜访爷爷的故人。

娄谅是当地著名的理学学者,学习程朱理学多年颇有造诣,见是老友之孙况且王守仁又礼数周到态度谦和,便高兴得和眼前的小伙子聊了起来,分享平生所学。他们从嘘寒问暖聊到了诗词歌赋,谈话内容逐渐深入。

谈着谈着,王守仁抛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王守仁诚恳得说。

“说吧年轻人。”娄老心想,不就是个入阁拜相么,什么人我没见过。

“我想成为圣贤,我能不能成功呢?”王守仁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这个梦想有多遥远。

“…………”这下出乎娄老意料了,不经感慨这个梦想的可操作性还真是不高。然而作为一个资深老学究,他并没有像王华一样直接给出否定的答案,他慎重得想了想,给出了一个理性而严谨的答案:“难于上青天,却并非绝对不可行。”王守仁非常得开心,继续追问道:“那么到底怎样才能成为圣人呢,我该怎么做?”王守仁从没考虑过放弃也从不曾把这个梦想看得轻松,他只是迫切得想知道如何入手如何开始做,他需要一个方法,一个上路的方法。娄老作为理学学者,给出了他的答案,四个字,“格物致知”。格物以致知是成为圣贤的不二法门,圣人并非皆是天生,也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修行来达到的。娄老帮王守仁的圣人之路进行了可行性分析,得出了趋近于零而不等于零的结论,具体的方法是什么呢?这个答案被推向了另一个人,这个人是距离王守仁那个时代最近的圣人,朱熹。

0

路在何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